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么公又大又硬又粗又爽小玲 爽⋯好舒服⋯宝贝…翁公

时间:2022-11-04

小玲知道这是翁公又有人找上门了。

 

陈大壮吓得脸色一白,忙将手上还没啃完的鸡肉塞进了一旁的被窝里。

 

秦翠花也慌了神,学着陈大壮也塞了进去,在看见陈静梁和陈静芳嘴里还含着没吃完的鸡腿时,忙一把扯了下来。

 

“还愣着干什么,别被人看见了。”

 

一边说着一边收拾炕上的东西,手脚麻利,转眼的功夫,包子烧鸡全成了“被中餐”。

 

“陈大壮,你给我滚出来,别以为当了缩头乌龟这事就结了,我告诉你,再不开门,我就撞门进去。”

 

敲门声越来越大,陈大壮忙下了地,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转身从炕上又扯了一双棉被。

 

“他爹你这是干啥?”

 

“大丫头买的米面还在外屋呢,要是被看见了可就完了。”

 

秦翠花听着一阵心惊也忙去帮忙,等到该遮的都遮的差不多的时候,就听见砰的一声,院门被人从外面踹开了,紧接着房门也被人一脚踢开,三房陈大宝带着媳妇王氏闯了进来。

 

“好啊你个陈大壮,原来躲到这儿来了,你家那个小贱人呢,快把她交出来,否则我就要了你的命!”

 

陈大宝一进来不分青红皂白就一把薅住了陈大壮的衣领,陈大壮原本身子就不好,哪里是陈大宝的对手,双手紧紧抓着他,想要挣脱却根本没有办法。

 

“他三叔,你这是要干啥啊,快放手,你二哥身子不好。”

 

“呵,身子不好,我看是心眼不好,先是害的陈天娶不到媳妇,现在又害了我们家佳莹,你们这是变着法的让我们老翁公绝后啊。”

 

“陈大宝你说什么呢?”

 

“说什么,你们听不懂吗,别在这儿和我们装,小玲那个小贱人呢,赶紧给我叫出来,敢害我闺女,看老娘不打死她的!”

 

站在一旁的王氏怒气冲冲的接了一句,随后撸起袖子就往里面冲。

 

秦翠花见着连忙挡在了王氏身前,“三弟妹,你这是做什么,静瑶做错了什么?”

 

“你给我滚开。”

 

王氏根本不愿和她废话,一把就将人给推到了一边,秦翠花比王氏要矮上一些,力气也不如她大,这么一推,连退了两步,直接撞到了门框上,还好被从里面走出来的小玲扶住了身体,否则非摔倒不可。

 

“静瑶,你快回去!”

 

秦翠花一看见自己的闺女出来了,也顾不上身上的疼,忙要将她推回屋里。

 

“小贱人,你还敢出来,看我今天不打死你的。”

 

一看见小玲,王氏就想起晚上王大丫说的那些话,这个小贱人竟然害了她的闺女,看她能饶得了她的!

 

秦翠花挡在两人中间,王氏挥着手就往上打,撕扯间,王氏被东西绊了一下,直接摔了个四仰八叉。

 

“哎呦喂!”

 

王氏嚎叫着,不远处的陈大宝见状赶忙将手中的陈大壮甩了出去,跑了过来。

 

一把将王氏从地上扶了起来。

 

“好啊,你们这一家子合起伙来欺负人,当娘的打人,当闺女的就将我宝贝女儿往火坑里推,我告诉你们,佳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要让你们好看,哎呦,我这命怎么就这么苦呢,这是要要我的命啊。”

 

说完就边哭边拍大腿。

 

秦翠花也没想到自己能将人推倒,一时也吓坏了,平日里都是王氏她们欺负自己,今天要不是为了护着小玲,就是借她个胆子,她也不敢和王氏动手啊。

 

见她不说话,王氏只当她是心虚,一下子嗓音又拔高了几分,“秦氏,你今天要是不将你养的这个小贱人交出来,这事我就和你没完。”

 

“对,陈老二,我告诉你们,今天小玲交也得交,不交也得交。”

 

陈大宝也在一旁应和着自己媳妇的话。

 

陈大壮这会儿也缓了过来,走到秦翠花身边,朝着陈大宝问道。

 

“我们家大丫头做了什么,让你们这么逼人。”

 

“做了什么?你还敢问我做了什么,串通布庄老板陷害我家佳莹,害她被扣在了布庄,这事你问问这个小杂种是不是她干的?”

 

“布庄?”

 

陈大壮一脸迷茫回头看了看小玲,他家大丫头是买了不少的布回来,可是这怎么就又成了陷害陈佳莹了呢?

 

“老三,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误会?现在人还在布庄扣着呢,王大丫回来可都说的一清二楚,就是这个小贱人害的我们家佳莹,你们将人给我交出来,我现在就拿她去换我们家佳莹去……”

 

说完从地上站了起来,就又冲了过来。

 

陈大壮忙挡在了前头,秦翠花也将小玲紧紧护在了身后,这时候陈静梁和陈静芳也从屋里跑了出来,护在了小玲的身前。

 

“你们不能动我姐姐,否则我和你们没完。”

 

看着护在自己身前的一家人,小玲心里只觉得一股暖流流过,上一世她也一样生活在幸福的家中,虽然待她严苛,但是也一样会在关键时刻护在她的身前。

 

“住手!”

 

小玲厉声吼道,气势十足,在场的所有人就真的听话停了手,齐齐看向了她。

 

陈静梁看着自己的姐姐,一直小手紧紧拉着她的胳膊。

 

小玲一脸宠溺的朝着他拍了拍,小家伙的目光就随着她到了王氏面前。

 

“大丫头……”

 

“爹,娘,这件事我来处理。”

 

陈大壮忧心忡忡看着自己的闺女,还想上前,却被秦翠花给拦了下来,冲着他摇了摇头。

 

“小玲,你耍什么花样,我告诉你,今天我一定将你抓走去换佳莹回来。”

 

“不行……”

 

秦翠花急着说道,王氏拿着眼神瞟了她一眼,满是讥讽的说道。

 

“不行?好啊,那你们拿三十两银子,这事就这么算了。”

 

“三……三十两?”

 

秦翠花听着咽了咽口水,不敢置信的看着王氏。

 

王氏也不搭理她,又将目光重新落回了小玲的身上。

 

“小玲,你是自己跟我走,还是我动手?”

 

“我要是不跟你走呢?”

 

小玲挑眉说道,语气带着几分阴沉,

 

王氏仿若听了什么笑话,上前就要去扯小玲的手,却不想那只手刚伸过去,却被小玲紧紧握住,牢牢固定在了自己的面前。

 

“三婶,陈佳莹出事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别是找错了人!”

 

手腕被小玲紧紧握着,王氏试了几下都没甩开,心头一震,这丫头怎么力气这么大,面上恼羞成怒的吼道。

 

“小杂种,我是你三婶,你竟然敢对我动手,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长辈?你娘就是这么教你的?陷害手足,对长辈动手,你这是什么教养?”

 

“我今天就好好替着你娘教育教育你。”

 

王氏再一次用力想要将自己的手从她手中抽出来,可是依旧抽不动,气急败坏,另一只手也抬了起来,朝着小玲的脸就打了过去。

 

小玲嘴角轻挑,伸手挡住了,随后她另一只手也被自己握在了手中。

 

“陈……小玲,你给我放手。”

 

王氏吃痛大叫了起来,神情都变得扭曲,陈大宝一看赶忙上来帮忙,只是刚一凑近,就发现眼前一个什么东西扑了过来,随后王氏将他压在了身下,两人齐齐倒了下去。

 

随着一声震天动地的惨叫声,所有人都傻愣在了原地。

 

秦翠花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来,她家大丫头怎么连老三家的也给打了呢。

 

陈大壮倒是比起她要好一些,不过心里也是忐忑不安了起来,上前一把拉住了小玲的胳膊。

 

“大丫头,剩下的事交给爹吧,你带着弟弟妹妹进屋去。”

 

“你们谁也不能走!”

 

小玲没打算真的要拿王氏怎样,不过就是吓唬吓唬罢了,见他爹一脸的为难看着自己,也没想在继续,点了点头,拉着陈静梁和陈静芳准备先站在一旁看看情况。

 

谁曾想陈大宝突然一嗓子喊了起来,随即就将他从地上跳了起来朝着小玲就扑了过来。

 

陈大壮心头一震,赶忙伸手去拦,只是他哪里是陈大宝的对手,一下子就被推到了一旁。

 

小玲见着心头的怒火就涌了上来,如若说此刻冲上来的是王氏,也就算了,但是陈大宝好歹也是自己的三叔,竟然一点长辈的模样也没有,她有心放过两人,谁知道这么不知好歹。

 

眼神也越发变得冰冷了起来,眼见着陈大宝冲着自己过来了。没有丝毫的犹豫,猛地一脚踹向了他。

 

她这一脚可是用尽了全力,虽然这身子单薄了一些,但是自醒来之后没少打架锻炼筋骨,倒也不似小姑娘那般柔弱,力气不小,正中陈大宝的肚子,王氏刚要站起来去帮着陈大宝一起打架,谁成想,身子还没站稳,就被陈大宝撞了个正着,一个不稳,两人齐刷刷的都朝着地上倒了下去。正准备支援自己的丈夫。

 

王氏是个蛮狠不讲理的主儿,虽然也觉得小玲比起以前强势了不一样了,但是就没打算这么算了,当即发起飙来,指着小玲大骂:“你敢打我,还敢和你三叔动手,小臂崽子你是胆儿肥了,活腻了是不是!”

 

这边王氏破口大骂的功夫,陈大宝就从地上站了爬了起来,随后捡起一个破烂的笤帚嘎达就冲着小玲打了过来。

 

陈大壮刚被秦翠花扶稳了身子就瞧见了这一幕,一阵心惊肉跳,也顾不得自己身子弱不弱,就冲了过去,拼了命的往陈大宝身上扑,紧紧抱住了他。

 

秦翠花也趁机将陈大宝手里的笤帚抢了下来,推搡间陈大宝倒在了地上,陈大壮将他压在下面,秦翠花也按着他的胳膊,生怕他一激动在干出点啥来。

 

王氏一见这架势,哪儿受的了,便宜没占到还让人给打了一顿,陈大壮被人按着,自己一个人怕是闹不到什么好,趁人不注意就跑出了屋儿。

 

却不想慌乱中绊到了一个东西,险些摔倒,回头一瞧,只看见什么东西被棉被盖着,也来不及多想就跑了出去。

 

站在院里就扯着嗓子大喊:“快来人啊,杀人了,老翁公杀人了。”

 

龙岭村本就不大,几十户人家也都紧挨着住,这会儿都在屋里呆着,这一喊,村里不少人都听见了。

 

一个叫着一个,没多会功夫,就来了不少的人,院子里几乎都要占满了。

 

王氏见着就开始趴在地上嚎,见状来的这些人就你一句我一句的问开了。

 

“他三婶,你这是怎么了?”

 

“你这儿怎么跑到陈大壮家里来了?”

 

“是啊,你喊着杀人了,谁杀人了?”

 

“哎呦,陈大壮要杀人了,他们一家是要打死我们啊!”

 

王氏嚎的更大声了,众人面面相觑,怎么听着像是陈大壮把王氏咋地了呢,这平日里都知道陈大壮是被欺负那一个,翁公的几个妯娌之间也只见秦翠花经常被欺负哭,今天这倒是奇了怪了。

 

这时陈大壮一家也从里面走了出来,陈大宝也一并出来,一脸怒气冲冲先走到了王氏身边,揉了揉自己还有些疼的肚子。

 

“陈大壮,我们家哪儿对不起你们了,让你们这么欺负。”

 

这话说完,众人更迷糊了。

 

王氏借机又开始哭天摸地的控诉了一番,“大家都来给我们评评理啊。小玲要害死我家佳莹,我不过是来问问情况,这死丫头就把我和我家这口子给打了,这是不让我们活了,大伙儿可要给我们做主啊。”

 

说完还不忘边哭边拍大腿,头发凌乱不堪,脚上还缺了一只鞋,这画面让小玲觉得像是看到了农村大电影里的泼妇在线。

 

“被打了?”

 

“这大丫头还能打人了?”

 

众人都将目光朝着小玲看了过去,这一大早听说放狗把张氏给咬了,晚上就把翁公老三两口子给打了,难不成死过一次的人都这么大的变化吗。

 

“老三家的,有事咱们好好说,你先起来。”

 

村里几个年纪稍大的妇人站了出来当和事老,先是将王氏从地上给劝了起来,又朝着秦翠花道:“大壮家的,到底怎么回事?你们都是自家兄弟,有话好好说。”

 

秦翠花一愣,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回头看了看自己家的大丫头,整张脸憋的通红。

 

“我……”

 

“都是他家那个赔钱货,坐扣让我家佳莹被扣在了布庄,布庄的人说了让我们拿三十两银子去接人,没钱就不让我家佳莹回来。”

 

王氏没敢说中间还有被卖那一段,要是被传开了,以后她闺女就嫁不到好人家了,当然这些话也不是布庄老板差人传的,是王大丫回来告诉她的。

 

“什么?三十两银子?”

 

众人听着一阵心惊,要知道三十两银子可不是闹着玩的,这要是不放人,陈佳莹可就完了,城里人他们可得罪不起。

 

“他大丫头,这是咋回事,佳莹怎么好好的被扣了呢,当时你也在店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是啊,这好好的为啥要扣人呢,还要三十两银子才放人?”

 

“是她和布庄老板串通好的,骗了佳莹。”

 

小玲还没等出声就有人替着她回答了,王大丫从人群里站了出来,一脸恨意的用手指着小玲开口说道。

 

“她和布庄老板合伙骗佳莹买布,她先是假意买布,又偏佳莹和她一起买,佳莹不肯,他们就逼着她买,最后还将人扣了下来。”

 

王大丫说着也哭了起来,这一下更热闹了,院里简直不能乱的更乱了。

 

“买布,怎么好好的又成了买布了?”

 

“是啊,买什么布啊,怎么能买出三十两银子的布吗?”

 

王大丫原本就想含糊其辞的糊弄过去,只要给小玲身上泼点脏水这就完了,谁知道,这些人问的这么仔细,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总不能实话实说,恶狠狠的瞪着小玲,恨得咬牙切齿,就因为她,自己还被逼着买了那三尺棉布,都是这个贱人的错。

 

“还能怎么回事,就是她逼着我家佳莹,给她设的圈套……”

 

突然王氏想到了什么,冲着屋里就跑了过去,秦翠花见着忙也跟了过去,众人也疑惑的跟上了前。

 

眼看着王氏要去掀角落扣着的那双棉被,秦翠花心惊不已,冲了上去就要拦着。

 

“你给我滚开。”

 

王氏一把将秦翠花推到了一旁,一把将棉被掀开,众人看着里面的情景吓了一跳,好家伙,这么多吃的,白面大米还有鸡蛋,这可都是好玩应啊。

 

这翁公什么情况,他们在清楚不过了,怎么会有这么多吃的?

 

“你们看看,这就是他们卖了我闺女得的钱买来的。”

 

王氏也愣了一下,当时她被绊到的时候没太注意,刚刚才回过味,急匆匆回头看见的是什么东西。

 

“你胡说,这是我姐花钱买的,不是拿堂姐换的。”

 

陈静梁冲了过来,护在了那些东西面前。

 

“买的,她哪儿来的钱买,你们家什么情况我们会不知道?”

么公又大又硬又粗又爽小玲 爽⋯好舒服⋯宝贝…翁公

王氏满脸的讥讽,拿着眼神扫着翁公老二一家,恨的不行,好这个陈大壮竟然藏了这么多的好东西。

 

“这些确实是我家大丫头花钱买的,她卖药换了点钱才买的这些东西。”

 

“大壮,你这是唬谁呢?还卖药挣得钱?你家什么时候种的药材让我看看?”

 

说话的人是王大丫的老爹王有为,自己闺女回去可是和自己好顿哭诉,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

 

“就是啊,大壮,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住着,难不成你家还盛产这草药不成。”

 

眼看着陈大壮家突然多了这么多的好东西,哪个不眼馋,这会儿都随着王有为冷嘲热讽了起来。

 

“这……”

 

陈大壮听着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他想说是后山采的,只是话还没说口就听见一个刺耳的声音再一次响了起来。

 

“老二,你这个畜生,敢打你弟弟弟妹,看我今天怎么收拾你!

 

随后就瞧见陈大强、张氏和翁公老太太三人从人群里挤了进来,横眉冷对的看着陈大壮一下,火气冲天。

 

陈大壮还没反应过来,就见陈老太不分青红皂白从墙根拎起一个笤帚冲着他就来了。

 

秦翠花赶忙上前阻着,翁公老太太偏心,尤其疼爱老三。

 

一旁的陈大强和张氏看着,怎么能这么轻易让陈大壮躲过去呢,今天的他们的事还没完呢,上前一把扯开了秦翠花,这一下不光方便陈老太打陈大壮,连着秦翠花都只有挨打的份儿。

 

陈老太手上的笤帚举得老高就要冲着陈大壮落下去,却不想突然被人拦了下来,就看见小玲站在自己对面,笤帚被她握在手中。

 

陈大强和张氏见着忙跑来帮忙,却不想小玲突然用力一扯将笤帚从老太太的手上扯了下来,冲着两人就扔了过去,两人吓了一跳,忙躲开,却差点摔在地上。

 

“反了,反了,小玲,你这个孽障,你要对我也一起动手吗?”

 

老太太气的直哆嗦,一旁的王氏忙见状扑到了老太太的脚下开始告状,

 

“娘,小玲是要害死我们考翁公的人啊,他们把佳莹卖了,竟然拿着钱在这儿吃香喝辣的,娘,你可一定要给佳莹做主啊。”

 

其实就算没有王氏这番哭诉,陈老太也不打算放过小玲,只不过王氏又给了她一个好的借口罢了。

 

“好好好,真是越来越能耐了,陈大壮今天你们要是不拿钱赎人,就把这小贱蹄子给我送到布庄去,将佳莹给我换回来,要不然我们翁公就没你这个儿子。”

 

“娘……”

 

见陈大壮一脸的为难,陈老太这火气就更大,当即用出了杀手锏,坐在地上和王氏之前一样开嚎了起来,“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生了你这么个不孝子,这是要逼死我啊,我不活了。”

 

“够了,哭什么哭,都给我闭嘴。”

 

小玲实在有些受不了这场面,一哭二闹三上吊,这婆媳三个就是复制粘贴,看一次是热闹,看多了就是闹心。

 

被小玲这么一喊,翁公老太太立马闭了嘴,早上被狗追,刚刚又被抢了笤帚,说一点不忌惮那是假的。

 

只是又气的不行,明明就是个让自己往死里欺负的主儿,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

 

终于没了噪音,小玲才觉得没那么烦躁了,走到了王大丫面前,一把将人扯了过去。

 

“王大丫,今天布庄的事情,你最好原原本本说一遍,陈佳莹为什么被扣,又为什么人家要拿三十两银子去赎人!”

 

刚刚那一出连着一出,也把她吓得够呛,什么时候小玲这么吓人了。

 

忌惮的朝着她看了一眼,支支吾吾,不敢说话。

 

见众人都见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话都说了总不能收回去,实话就更不能说了,陈佳莹的事儿,也有她一份,要是被陈大宝和王氏知道了,以王氏的性子肯定也不会放过自己的。

 

一时没了主意,进退两难,最后只能索性来了一句,“我不知道。”

 

“不知道?”

 

小玲轻笑着,手上的力气更大了一些,王大丫吃痛的叫了起来,想要挣脱,王有为一看自己闺女受欺负了那还了得,上前就要拼命,却不想小玲突然将人松开了。

 

拍了拍手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轻声说道,“既然不知道那就算了,左右当时店里不止你一个,只是这来往县城路途不近,跑这一趟去验证这么点的小事也不值得,我家挺穷的,这车马费付不起,你们去我又不放心,不如经官吧,让衙门的人去帮着查查,省的我们麻烦。”

 

“……”

 

所有人都被小玲的话吓了一跳,经官?那可不是小事,进了衙门,玩意查出来什么,那是要吃板子的。

 

王大丫吓得差点坐到地上,一脸惊恐的看着小玲,嘴里嘟囔着,“不行,不能经官,不能……”

 

她长这么大,见过最厉害的人就村长,去过最远的就是云城县,如今说让她去官府,见官爷,那就是要了她的命了,当场就吓的脸色发白。

 

别说是她了,就是在场的不少人也都和她一样,这经官可不是小事。

 

翁公人也吓坏了,怎么闹都行,但是不能经官。

 

“怎么样选好了吗?要不现在就去找人上衙门问一声?”

 

要说谁最镇定,要数小玲了,此刻她就跟个没事人一样,仿若刚刚的话不是她说的一般,似笑非笑的看着王大丫。

 

王大丫一个小丫头片子,不过是因为小玲才撒的慌,自己想要吓唬她还不容易。

 

王大丫一听脸色更白了,当即一点也敢隐瞒的说出了实情,王氏就算在不放过自己,也无非就是小打小闹,起码在小玲这经官的事来比,就是小打小闹了。

 

“当时我和佳莹正在布庄买布,陈……小玲走了进来,也说要买布,佳莹有心戏弄她一下,觉得静瑶穷,不可能买的起布庄的布,所以就笑话她…”

 

说道这里,王大丫有些紧张,偷偷的看了看地上的陈大宝和王氏,有些犹豫,两人也变了脸色,只觉得她接下去的话一定不是好话。

 

“继续。”

 

小玲不咸不淡说了一句,王大丫就吓得浑身一震,忌惮的看了她一眼,继续说道。

 

“当时佳莹说要跟小玲打赌,她买什么,小玲就买什么,原本以为小玲会不答应,不成想小玲竟然同意了,然后就……”

 

“然后怎么了,你快说啊?”

 

其他人早已等不及了,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

 

“后来小玲买了很多的布料和绸缎,并且直接付钱了,而佳莹因为没钱付,那些布又多提前扯好了,这才欠了布庄三十两银子。”

 

“什么买了三十两银子的布料,这……”

 

众人听着吓了一跳,三十两银子够他们过好几年的了,这就买布了? “原本是陈佳莹先挑起的事端,还来人家找茬,啧啧,这可真是够劲儿。”

 

“就是,不过这老翁公可真是能耐,养出的闺女各个能耐,有这么多钱买布,以后可不是一般人家能娶到起的。”

 

陈老太被人说的臊的荒,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恶狠狠的朝着王氏瞪了一眼,这个败家媳妇,要不是她喊了这么多人过来,怎么能丢这么大的人。

 

“你胡说,根本就不是这样的。”

 

王氏被说的气急败坏,冲过去就要撕王大丫的脸,王有为怎么能干,一下子挡在了王氏的面前,就要和王氏翻脸。

 

王氏自然打不过王有为,没辙只能坐到地上痛哭不已。

 

就在这时,一只在一旁看热闹的张氏突然说了一句,“王大丫,你说小玲付了钱,三十两银子的布钱她都付了?”

 

这一句让众人终于意识到了什么,不敢置信的看着翁公二房,他们怎么就有三十两银子了?

 

王氏一听说银子也一骨碌的从地上坐了起来,现在只要能弄到银子就能救回女儿,她自然十分激动。

 

张氏比起她更激动,小玲有三十两银子买布,家里还买了这么多的东西,是不是代表他家还有钱,那么这样一来,自己儿子娶媳妇的钱是不是就有着落了。

 

一下子翁公人都动了心思,一脸贪婪的看向翁公二房,只要他们有钱就不怕他们不拿出来。

 

而围观的村民也一样的激动,翁公二房有钱了,那欠他们的债也能还了。

 

而除此之外,翁公老太太也一样的高兴,她儿子有钱了,以后她也不用过苦日子了!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