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学渣做错一道题学霸就插一下 学渣错一题学霸c一下

时间:2022-11-04

这是周倾将电话接起来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她的声音微微忐忑,是因为她害怕纪川生气。

 

犹记得,在周倾上高中的事情,曾经 放学的路上遇到了另外一群的小混混,人倒是没有什么事情,就是受了一点惊吓以及身上的钱被抢走,而纪川在得知了这件事情之后,二话不说就直接带着自己的那群人,和那群人直接在街头开架,虽然纪川方胜了,但是受伤最重的那个人,也是他。

 

因为他瞄准了那个混混头往死里打,其他人一见肯定是要反击,于是后天几乎变成纪川一个人挑了他们所有的人。

 

于是毫无避免的,伤痕累累。

 

而这一次,如果真的是程诺诺的话,在她的背后,是像陆皖丰说的那样程民申那样强大的势力,虽然纪川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只会冲着一股蛮劲做事的人,但是,她也不想引起他一点点的情绪。

 

电话那边的纪川顿了一下,然后说,“好。”

 

周倾微微松了口气,但是纪川嘴上这么答应着,却不一定会这样做,于是她又说道,“你现在在哪里?”

 

“…门口。”

 

这回换成是周倾一愣,随即,猛地转过头,却见纪川正站在门口,手里拿着手机,看着自己。

 

周倾不由笑了,挂掉电话,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他的身边。

 

“到了还给我打电话,你有毛病啊?”周倾不由笑骂。

 

“只是想要早一点确认你的安全而已。”纪川的声音淡淡,目光很快地转向别处,眉头微微皱起,望着的方向,却是...她的办公室。

 

周倾的心里不由咯噔了一下,抓住他的衣襟,“你看,我现在人不是好好的?”

 

“恩。”纪川说着,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脸上却是一片凝重。

 

周倾深吸一口气,“是...程诺诺吗?”

 

“八九不离十。”他依旧没有什么情绪,但是在说到的时候,语气微微一沉。

 

“你...打算怎么办?”周倾在说这话的时候,眉心没有由来地跳了一下,攥着纪川衣襟的手不由又加了几分力道。

 

纪川显然也意识到了她紧张的情绪,大掌覆在她的手上,说道,“我自有打算。”

 

也是,他会跟她说才奇怪,周倾深吸一口气,说道,“纪川,不要受伤。”

 

“好。”

 

他答应得越是爽快,越是想要让她放心,她的心里越是忐忑,但是,话到嘴边,周倾不知道应该怎么说,因为她知道,不管她怎么说,纪川做了决定的事情,绝对不会更改。

 

“周倾!”一道声音传来,周倾转过头,却见张羽原本正往这边跑过来,在看到她身边的纪川的时候,脚步明显慢了下来,甚至,在最后几步的时候,周倾明显看到了他眼中的犹豫。

 

“你...没事,对吧?”犹豫了许久,最终他还是说道,脸上带着一抹笑容,只是那嘴角的弧度,未免有些僵硬。

 

周倾点了点头,看了一下自己办公室的方向,“其他人...没有惊动吧?”

 

“没有,还好是我这个天才先走了进去,一闻到那个气味就觉得不对,赶紧通知了人过来,又怕你已经先进了去不知道在哪里,所以才打了电话给你。”

 

“你先进去?那你有没有事?”周倾立即变了脸色,张羽已经挥了挥手,“没事没事,我立即就退了出来,而且那东西也不至于致命。”

 

周倾微微放下心来,张羽的目光已经落在纪川的身上,张了张嘴唇想要说是什么,但是最终,还是住了口。

 

毕竟,这是周倾的选择,他干涉不了。

 

纪川走后,周倾一整天的精神都有一些魂不守舍,好在田主任认为是她受了惊吓,倒也没说什么。

 

倒是院长将她请了过去,言明希望周倾能够处理好这件事情,毕竟,这是危及到其他同事以及病人的安危的事情,他生为一院之长,不能坐视不管。

 

处理?

 

怎么处理?周倾也不知道,就连纪川会去做什么,她都无法去预测,但是心里却有一股化不开的不安,就好像当年,在得知他和人开架之后,她赶去现场的时候,那一种忐忑不安的心情。

 

他答应她,不会受伤的。

 

周倾在心里告诉自己,冷不防却是一阵铃声响起,这让精神紧绷的周倾吓了一跳,差点直接失声叫了出来。

 

“喂,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饭都做好了。”电话那边传来曲弯弯的声音,笑意盈盈,终于给了周倾些许的安全感。

 

她抬头看了一下时钟,才发现距离下班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她收拾东西站了起来,“我马上回去。”

 

挂断电话,周倾走出办公室的时候,才想起今天早上的事情,关于苏丹收的白迎风结婚的消息...

 

想到这里,周倾立即翻开手机,找到苏丹发给她的联系方式,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一会儿都没人接,就在周倾想要放弃的时候,一道声音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你好。”

 

曲弯弯之所以对白迎风如此着迷,在最开始的时候,是因为白迎风那低沉磁性的嗓音,在一次无意中听到了之后,就对他在心里产生了无比的崇拜,而在见到他本人之后,更是一头栽了进去,到现在都没有出来。

 

周倾的声音平静,“白学长吗?”

 

电话那边的白迎风顿了一下,然后回答,“我是,请问你是?”

 

“周倾。”

 

“周倾?”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白迎风不由一愣,身为曲弯弯身边最要好的朋友,白迎风不可能不知道她是谁,当初在学校的时候,他就总觉得性格活泼开朗的曲弯弯和淡漠冷静的周倾简直就是两个世界的人,而那么多年过去,两人之间的感情,似乎也从来都没有变过。

 

“好久不见。”白迎风说道。

 

周倾忍住嘴角的冷笑,说道,“是好久不见,倒难为学长还得想起我的名字。”

 

白迎风知道,从一开始,因为曲弯弯的原因,周倾就没有喜欢过自己,甚至每次见面的时候都是冷嘲热讽,以往每次有他们两人在的场面,曲弯弯都是要左右顾全,却往往落了一个里外不是人的角色。

 

白迎风看了一下旁边,在不远处的地方,他的未婚妻正在那里试着婚纱,娇俏的脸上带着幸福的笑容,眼睛微微眯起的动作,竟有点像她。

 

白迎风的身子一顿,说道,“周倾,大家都是明白人,有什么话就开门见山地说吧,没有必要在这里跟我打着哑谜。”

 

要是当年你也能这样决绝地对待曲弯弯不知道多好。

 

周倾在心里说道,脸色不变,说道,“很简单,白迎风,一开始你和弯弯在一起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说弯弯配不上你,但是我一直都觉得,是你配不上她,因为你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伪君子,真小人,我告诉你,你最好一辈子都不要回到这个地方,回到我的面前,否则,我一定将我手里的硫酸,泼你一脸。”

 

话说完,周倾直接挂断了电话,紧接着就将刚才的那个号码直接拉入了黑名单,在按下确定键的时候,周倾又在心里说了一句,白迎风,你就这样滚出我们的生活吧,渣男!

 

做完这一切,周倾的心情顿时好了些许,在推开家门的时候,脸上甚至带了笑容,“我回....”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生生掐断,客厅里面一片漆黑,月光下,一个人影正坐在沙发的角落里面,似乎已经等待多时。

 

“你打电话给他了?”曲弯弯的声音传来,带着些许周倾无法捉摸的情绪。

 

周倾嗯了一声,走到鞋柜面前换鞋子,“啪”的一下,曲弯弯将灯开了起来,走到她的面前,深吸一口气,“为什么?”

 

“我替你觉得委屈。”周倾抬起头来,面向着她,说道。

 

曲弯弯咬牙,将脸转向一边,“我现在不是挺好。”

 

“好不好,你自己心里清楚,曲弯弯,你已经为他浪费了那么多年的青春,我不希望你就这样一直忍气吞声的,我为你感到不平。”虽然不及曲弯弯会察言观色,但是她也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彼此的情绪,她知道,曲弯弯不开心,一点都不开心。

 

她上前,想要抱一抱她的时候,曲弯弯突然转过头来,冷硬的态度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她说,“周倾,你自己也不是一样?你和纪川呢?你不是也为他浪费了那么长的一段时间!?”

 

周倾没有想到她突然提起纪川的事情,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要说什么,而在这个时候,曲弯弯已经转身就走,“我现在很好,我可以一个人慢慢疗伤,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再去找他了。”

 

话说完,曲弯弯已经将自己的房门观赏,整个客厅里面,顿时只剩下周倾一人。

 

是啊,她忘了,她自己都说过,她和曲弯弯在对待感情的时候,其实是多么相像的两个人,一条路,走到底。

 

哪怕在最开始的时候,她们就心知肚明,这条路,没有尽头。

 

另一边,作为H市最为火爆的酒吧,此时午夜刚过,酒吧最热闹的时候,刚刚来临。

 

女人在第一眼望进来的时候,就看中了坐在角落中的一个男人,他身上穿着白色的衬衫,手上端着酒杯,独自一人一杯接着一杯饮着,明明是和周围热闹的环境格格不入,但是偏偏,就好像让人移不开眼睛一般夺目耀眼。

 

“琳琳,怎么了?”玩味的声音传来,女人确实看都不看那人一眼,从座位上起身,端起手里的酒杯,踩着小碎步,走到男人的跟前。

 

“一个人?”她的声音魅惑妖娆,双手撑在吧台桌上,身子微微向男人的方向倾斜,露出身上刺绣吊带背心中傲人的事业线。

 

男人转过头看了自己一眼,却不做任何的停留,恩了一声,算是回答。

 

女人毫不气馁,伸出手指,冰凉的指尖划过男人裸露白皙的手臂,刺激着她身上的每一个细胞。

 

然而,男人的身形依旧没动,甚至,脸上的表情连动都不动。

 

女人有些急了,身体不由又贴近了男人几分,正想直接吻上去,手臂处却是一疼,随即整个人被狠狠一拽,她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响亮的巴掌,已经直接落在了自己的脸颊上。

 

女人顿时目瞪口呆,她惊讶地看着来人,却见是个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的小姑娘,一张脸蛋倒是长得不错,一双眼眸中却满是怒火。

 

女人何曾受过这样的冤屈,心里不由一阵恼怒,正想上前,却见在小姑娘的背后,是好几个高大的男人,他们身上穿着统一的服装,面无表情。

 

久经夜场的女人立即明白了这肯定是某个大佬的千金或者情妇,反正不是她惹得起的,一时之间,也只要咬碎牙将嘴里即将破口大骂的言语吞下,转身离开。

 

程诺诺轻蔑地看了那女人的背影一眼,冷笑了一下,说道,“纪川,你叫我来,就是为了给我看这个吗?”

 

听见她的声音,一直沉默的男人转过头来,灯光下,他的脸庞坚毅冷峻,正是纪川

 

他的嘴唇微微上扬,眼底中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笑意,他说,“程诺诺,你知道我叫你出来的目的是什么的。”

 

程诺诺的身子一凛,随即一屁股在纪川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说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纪川举手,将手里酒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低声说道,“我知道你恨我,但是你不应该将这种仇恨,转嫁到她的身上,我不爱你,是我的事情,与她无关。”

 

程诺诺就这样看着他,看着自己从第一眼开始就再也没有移开眼睛的男人,她爱了他那么多年,为他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他的态度一直不明确,让她以为他只是不善于言辞,而现在,她发现她错了。

 

大错特错。

 

因为他如今,如此轻易地就将不爱这两个字,说出口。

 

程诺诺强忍住扭头就要走的冲动,说道,“如果我说,我不呢?”

 

纪川转过头,却见程诺诺的头微微扬起,眼神之中带着几分倔强,更多的,却是嘲讽,“难道你还要为了她,跟我,跟我爸,跟世什派对立吗?”

 

“有何不可?”纪川反问。

 

程诺诺有想过他的回答,她觉得最过,不过是他对自己说一些,但是面上却依旧不敢跟整个世什派作对。

 

而现在,他说,有何不可。

 

程诺诺突然笑了,笑得眼泪都直接掉了出来,她说,“纪川,你果然狠,不仅对自己狠,对你不爱的人,更狠,你怎么能做到?在一个爱了你这么多年的女人的面前,说这样的话?”

 

“当然,如果可以,我也能..”

 

“不。”程诺诺一把擦掉眼泪,从那天开始的时候,她就已经不再是那个只会跟在他和陆皖丰身后跑的小姑娘,她要强大,强大到,让眼前这个男人,跪在她的面前,求她的原谅。

 

“纪川,你就看着吧,我会亲手,将你和她,在我的手中,慢慢摧残掉。”程诺诺说完,转身就走,跟在她身后的那几个男人随即跟了上去。

 

纪川却微微皱起了眉头,在程诺诺离开酒吧十几分钟之后,他也缓缓往停车场的方向走去。

 

车内,他拿起手机,拨下一串号码。

 

“喂,小黄,帮我做件事情。”

 

“王队?真是你?什么事?”那人原本正在睡梦之中,一听见他的声音立即清醒了过来,惊喜地说道。

 

“帮我暗中保护一个人,我现在身份特殊,又是在抽不开身,只能麻烦你了。”

 

“王队,你这是哪里的话,没问题,你告诉我那个人的姓名身份,我保证完成任务!”

 

挂断电话,纪川趴在方向盘上好一会儿之后,才缓缓拿出另外一部手机,在上面的一个号码停顿了许久之后,才拨了过去。

 

“你好,我是纪川。上次你说的交易…我答应。什么时候?好,我一定到。”

学渣做错一道题学霸就插一下 学渣错一题学霸c一下

挂断电话,纪川直起身子来,将手伸进口袋中,想要点一支烟,却又突然想起自己在好几年前就已经为周倾戒掉,在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动过一口。

 

他看了一下手表,上面的时间已经指向凌晨一点,原本想要打给周倾的念头顿时被他打消。

 

而其实,这个时候的周倾,根本无法入睡。

 

她的脑海中还回荡这曲弯弯的话,以前的时候,她们就因为感情的事情吵了无数的架,每次周倾说她在白迎风身上浪费时间的时候,曲弯弯立即将她引向了纪川的身上,这两个男人,就是她们彼此身上最致命的伤口,一旦触及,顷刻便可血流成河。

 

而现在,曲弯弯已经说自己可以向新的生活奔去,那么,她呢?

 

周倾正在想着,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传来,曲弯弯的声音随即想起,“周倾…”

 

这样的语气…

 

周倾不由苦笑,起身打开房门,却见曲弯弯正站在门外,眼睛已经哭得红肿了起来,眼睛滴溜溜地盯着地上,轻声说道,“你晚上还没吃饭,我把菜又热了一遍,你要不要吃?”

 

周倾在桌子的一边坐了下来,这么多年过去,曲弯弯的厨艺越发精湛了起来,更重要的是,一眼望过去的时候,全部都是周倾爱吃的菜。

 

“我刚刚…不是故意的。”曲弯弯的声音依旧低低,眼泪已经直接砸在了她面前的碗上,“我就是…我就是一时生气,所以才说你和纪川的事情的…”

 

同样的,她爱哭的脾气,也没有变过。

 

周倾在心里轻叹了一声,将纸巾递给她,说道,“我知道,我不怪你,今天的这件事情,我确实也有些欠妥,我也有错。”

 

曲弯弯猛地抬起头来,“周倾…”

 

“好了,别哭了。”周倾帮她一把把眼泪擦掉,“过去都过去了,现在好好的,就好了,不要说着一个人疗伤的傻话,再怎么样,我还在呢!”

 

“那…纪川呢?”曲弯弯小心翼翼地问道。

 

周倾原本想跟她说自己和纪川的事情,但又觉得眼前她这样的情绪,一听到这个消息肯定会跳起来,在听到纪川让自己等他五年的事情也一定不会同意,于是干脆选择了缄默,只说道,“先吃饭。”

 

而那一边,曲弯弯见周倾这样的反应,却是觉得这依旧是周倾一个未痊愈的伤痕,一时之间也没有再说,低头吃饭。

 

一会之后,周倾突然想起了今天苏丹跟自己说的事情,抬头说道,“对了,两天,哦不,就在明天晚上了,有个同学聚会,我已经答应苏丹我们两个会一起过去了。”

 

“同学聚会?”曲弯弯瞪大了眼睛,“你之前不是一直都不参加的吗?”

 

“恩,突然想去了,不行吗?”

 

曲弯弯狐疑地看了看周倾,但也知道周倾不会跟自己说什么,干脆也不问了,就在这时,周倾的声音传来。

 

“你工作打算怎么办?”

 

听到这个问题,曲弯弯顿时一僵,说实话,她还这没想过这个问题,甚至想着要不要当一阵子米虫再来做打算,但是她知道这个想法一出一定会遭到周倾的鄙夷,眼下只想敷衍过去,于是支吾说道,“还没有想,我不想去当医生,又不想去做一名普通白领。”

 

“所以呢?”周倾已经忘了自己有多久没有这样正经地吃一顿饭,转眼之间已经吃掉了半碗饭。

 

“所以,我过阵子就来打算好了…”

 

周倾就知道,从小曲弯弯就没有什么事业心,从她说她的理想是当一名家庭主妇来看甚至可以看出半丝都没有。

 

“我最近听张羽说过,说他爸酒店准备招一个大堂经理,你有没有兴趣?”

 

“经理?”程诺诺一听到这个名号就有点两眼放光,但很快又垂下头来,“算了吧,我能力那么差的一个人,而且…”

 

“我已经把你的简历给张羽了,他说他爸非常满意,让你有时间过去面试。”周倾直接说道。

 

曲弯弯差点将筷子扔下去,震惊地看着她,“为什么你都不用询问一下我的意见的?”

 

“等你的意见出来大半年都过去了,而且你的性格开朗,我觉得这工作还是挺适合你的,而且又不累,一年还有半个月的带薪假期,挺好的。”

 

周倾的话一说,曲弯弯顿时有些心动了,“那好吧,过两天我去看看。先说明天晚上的同学会,你准备怎么去?”

 

“什么怎么去?”周倾茫然地抬起头来。

 

曲弯弯翻了个白眼,说道,“大家都多长时间没见了,尤其是你这样一毕业就彻底断了联系的人,这次出场,肯定是要艳惊四座的啊!这样吧,我明天上街给你买套衣服,保准你满意!”

 

到了当天晚上,周倾发现自己脑袋是被门挤了才会相信曲弯弯的话,她怎么能相信曲弯弯的品味?

 

只见镜子中的自己,水蓝色的连衣裙及膝,裙子是挺正常的,周倾就是不明白,明明只是夏末的季节为什么非要在脖子上绕条大围巾,还有一个特别夸张的同色的发圈,曲弯弯硬是把它安在了自己的头上,周倾觉得镜子中的自己却像极了一直鹦鹉。

 

还是特丑的那种。

 

想到这里,周倾一把将头顶上的那坨东西扯了下来,顺带着那条围巾,曲弯弯还来不及大叫,那东西已经被周倾直接干脆利落地扔进了垃圾桶。

 

曲弯弯气绝,周倾转过身,笑着说道,“我觉得我现在就挺好。”

 

“挺好是挺好,就是太普通了,不够艳惊…”

 

“艳惊四座是吧?”周倾直接将她的话补全,顺带着一声叹气,说道,“我又不是太阳,为什么非得散发光芒让别人注意到我?快走吧,再不走要迟到了。”

 

为了能够等一下不至于在旧同学面前丢脸,曲弯弯硬逼着周倾去跟张羽借了一辆车,还是他家所有车中最骚包的一辆,红色的宝马敞篷车。

 

周倾开的时候,曲弯弯还逼着自己一定要将蓬打开,说要好好呼吸一下H市的空气,周倾翻了个白眼,说道,“你都来了这么多年了还没呼吸够?小心别中毒了。”

 

说完,毫不留情地将蓬关上。

 

相比起周倾,曲弯弯今日的打扮也算是赚足了人眼,她长得本来就好看,比起周倾将近一米七的个头虽然笑了一点,但是将一身红色短裙穿在身上的时候,更显出了几分娇俏,再加上她弄了将近两个小时的大波浪卷发,更是加分不少。

 

两人一出场,立即引起了一众人的惊呼,苏丹原本正坐在正中的位置,看见她们之后立即起身,笑道,“你们两个可来了,他们都在跟我抱怨说来的都是我这样的黄脸婆,没有一个养眼的美女呢!”

 

几年的时间过去,比起当年的纤瘦,苏丹的身材圆满了不少,笑起来的时候却和当年温和的样子一模一样,从她那幸福的表情中,也可以看出她现在的生活过的很好。

 

“怎么样,大家还记得她们是谁不?”苏丹转身,问其他人。

 

周倾一眼望过去,才发现在这酒店最大的包厢里面,居然坐了不下三十个人,围了满满的一桌,她们似乎还真的是来得最晚的两个。

 

苏丹的话很快就有人回答,“谁不记得啊?”

 

“当初的筷子姐妹组合,曲弯弯和周倾嘛!”

 

说实话,如果不是因为今天晚上的这个聚会,周倾还不知道她和曲弯弯居然还被起了这么一个外号。

 

而很快,曲弯弯就和人打成了一团,反观她,一圈看下来除了苏丹之外就没有一两个眼熟的人,而偏偏,他们对她似乎都很熟悉,弄得她说认识对方也不好,说不认识也不好。

 

一顿饭很快就吃完,周倾才知道除了饭局之外,他们还安排了KTV的活动,吃毕,一行人浩浩荡荡地往下个地点而去。

 

周倾开的车很快引起围观,投向她的目光更加崇敬惊艳起来,只有周倾在心中叫苦不迭。

 

还好,曲弯弯的情绪看上去还算高涨,总算给了她一点安慰,周倾的车技一般,于是就跟在了那一行车流的最后,让她觉得有些不安的是,车后面,似乎有人在跟着他们。

 

自从那天医院的事情过后,她就再也没有遇到过什么事情,而纪川,也突然之间没了消息,他不找她,她也没有去打扰,昨天晚上的时候,她从睡梦中惊醒,都开始分不清自己和纪川的这一重逢,是否真实存在着。

 

很快,ktv到了,不知道是同学中隐藏的土豪,直接包下了这里最大最豪的一个房间,周倾刚刚走进去,琳琅满目的酒水和水果零食就上了慢慢的几张桌子,周倾却只想躲在角落里面做个透明人。

 

曲弯弯的情绪已经完全被调了起来,跟人在那里摇骰子正在大吼大叫,完全忘了今天晚上出门前跟自己说的要走淑女风格的话。

 

一会之后,连输了十几局的曲弯弯终于撑不下去了,一把周倾的手,说道,“我的头好晕啊…”我的男朋友就是学霸。那我就是学渣了。我做错一道题。他就会插我一下。或c我一下。为了让我更好的学习。也是为我好。我也就同意了。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