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做生物课的肉教具 我成了生物课的教具

时间:2022-11-04

凤卿卿满是戒备,双手死死的抱住自己的手臂。泪眼汪汪,泫然欲泣。

 

下唇被她死死的咬住,渗出血丝,她无助至极,仿佛这个世界上,所有人都遗弃了她。

 

尘渊的心,被这一幕狠狠刺痛。

 

各大亲传弟子见此,也惭愧的低下了头,先是落衡表了态:“小师妹从小在缥缈山生活,养在璇玑宫,我们都是看着她长大的,她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

 

班璃接着道:“要是大祭司还活着,小师妹也不至于落到如此地步。”

 

“是啊,连与她一起长大的姐姐都想着算计她,当真是可怜。”

 

青云欲言又止,终究没有说话。

 

林袅袅看着众人。

 

凤卿卿明明只是说了两句话,就准确的击住了他们心底最深处的柔软,现在的凤卿卿,深谙人心,比起她林袅袅来,都还要恐怖百倍。

 

“尊上……”

 

“魔窟迷雾处,有我派人手所镇守的孟槐兽,其野性十足,极难驯服,前段时日,逃出牢笼,已伤诸多百姓,师妹,你身为大祭师嫡传之女,当担起重任,明日,你便收拾一下,随着大队一起出发吧。”

 

林袅袅面露喜色,尊上这意思是,解了她的禁足了?

 

果然,她与尊上一起修行多年,他不会对自己这般狠心的。

 

“是,尊上,我收服孟槐兽之后,便会尽快赶回璇玑宫。”

 

“不用。”尘渊将视线移开,看向殿外远方。“师妹心性不定,回璇玑宫未免大材小用了,以后,金陵城的玉芙宫便为你的行宫,若是没有璇玑宫的传召,不可回山。”

 

林袅袅不可思议,面露痛苦。

 

“尊上,这是要将我赶出璇玑宫?”

 

“璇玑宫收揽天下之才,当为百姓分忧,师妹,这是你肩膀上的责任,若是你不愿意听从本尊的安排也罢,即日起,你与我缥缈山璇玑宫,再无半点瓜葛!”尘渊声音不大,却字字珠玑,铿锵有力。

 

尘渊拂袖。

 

再次走向凤卿卿。

 

素手一伸,将凤卿卿揽入怀中,凤卿卿只觉得脚下一下腾空,下一瞬,人已经在尘渊怀里了。

 

“卿卿,我带你去阡陌殿。”

 

尘渊的怀抱,虽然温暖,却带着疏离。

 

“尊上……”身后传来呼声,女子终于败下阵来,心灰意冷道:“我愿意去金陵,你不要逐我出师门。”

 

尘渊未回答。

 

抱着凤卿卿,消失在众人眼前。

 

自作孽不可活。

 

凤卿卿在尘渊的怀里,却只觉得陌生,尘渊,会是明川其一碎片吗?雪球儿将自己传送到的这个位面,危机四伏。她靠近尘渊,却感受不到生命碎片带来的能量。

 

看来,尘渊不是自己要找的人。

 

自己得另想一个方法,离开缥缈山。如今自己的身体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下了山之后,才能想办法去寻明川散落在这一位面的碎片。

 

临行之前,尘渊抱起凤卿卿,林袅袅的手指,都快要嵌入到血肉之中了。

 

看来,林袅袅真是爱惨了尘渊。只怕在嫉妒心的催使之下,什么都能够做出来。

 

有了。

 

凤卿卿双眸中有星光浮现,想到了对策。

 

第二日。

 

天色微亮。

 

林袅袅毕竟是璇玑宫的大师姐,如今她要下山,来送她的人,外门弟子居多,数不胜数。

 

她心情不佳,将自己关在房里,不到最后一刻,不肯出门。

 

直到,有人敲响了她的门。

 

林袅袅看到门外身影轮廓,心中大喜,连忙起身,打开了房门,果然,出现在她面前的,是她日日夜夜都不能忘怀的尘渊尊上,就在林袅袅正感动,开口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

 

从尘渊身后,“咻”的一下蹿出来一道淡青色的身影,一进门,便亲切的拉住了林袅袅的双手。

 

待看清来人后,林袅袅面色一沉,十分不悦。只是碍于尘渊在场,不好发作。

 

“卿卿天还没亮就吵着要过来看你,我拗不过她,便带她来了。”

 

林袅袅心里恨得要死,可已经在凤卿卿上面吃瘪两次的她,强行的按下了内心的不满,皮笑肉不笑的道:“妹妹来看我做什么?我都要走了,妹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凤卿卿眨巴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好似听不懂林袅袅这句话的意思。

 

尘渊脸色微寒,护住凤卿卿。

 

“卿卿心智不全,却还能记得你这位姐姐,想着来送你一程,你若是不喜她来,本尊现在就带她走。”

 

林袅袅连忙挡住了去路。

 

勉强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尊上,我与妹妹开玩笑,你别见怪。”

 

“姐姐,姐姐,我想要姐姐抱抱。”凤卿卿张开了双臂,叫着让林袅袅抱她,林袅袅上前,将凤卿卿拥入怀中,一副慈祥姐姐的模样。

 

尘渊见状,脸上难得浮现笑意,看到她们姐妹和好如初,心下,自是高兴的。

 

“尘渊哥哥,我要送姐姐一个礼物,你能不能先出去啊?”

 

尘渊点头,怜爱的摸了摸凤卿卿的青丝。

 

在他出门后瞬间,门内,林袅袅的脸立马变得阴沉沉,她推开凤卿卿,一脸鄙夷:“凤卿卿,你真会演戏。”

 

凤卿卿拍了拍双袖。

 

“彼此彼此。”

 

“你如此毒蝎心肠,心思歹毒,怎能配上尘渊尊上。”

 

“怎么?我配不上尘渊,就轮得到你?林袅袅,伤同门,弑养父,毒妹妹,设计害我入鬼蜮,受磨难,还觊觎自己妹妹未来郎君的你,只怕连毒蝎心肠这四个字都不配吧。”

 

“你……你究竟是谁?你胡说……胡说些什么!”

 

这些事。

 

自己做得干净利落。

 

不可能有人知道才对。

 

林袅袅警惕的看向四周。

 

“不用看了,四下无人,你的罪行,还没有暴露。”

 

林袅袅不信凤卿卿的话,自行运用内力感知确实没有埋伏之下,才放下心来。

 

“你既然知道这些,为何不将这些事捅到门人面前,我害得你如此惨,你不该想方设法的让我身败名裂才对吗?为何要找我,与我闹这样的一出?”

 

“林袅袅,你当我傻?”凤卿卿轻笑出声。她接着道:“我无凭无据,将这些捅到尘渊面前,他们会不会信我姑且不说,我之前都一直是痴傻状态,如今突然好转,指认于你,不就正中了你的圈套吗?”

 

“什么圈套?”林袅袅还在装傻。

 

“我入鬼蜮,是拜你所赐,与那所谓的夜王扯上瓜葛,也与你脱不了关系,我若是一回缥缈山,就对众人说出这些所谓的真相,只怕到时候你会倒打一耙,说我被那鬼蜮之主迷了心窍,特来祸乱缥缈山,扰乱璇玑宫军心的,对吗?”

 

毕竟这些年来,林袅袅的确是为璇玑宫做出了不少功绩,也在江湖上,有了袅袅仙子之称。而凤卿卿,却也是实实在在的在那无人生还的鬼蜮完完整整的回来了,人们总是害怕未知的风险,为了规避风险,便会做出宁可杀错一千,绝不放过一个的疯狂事来。

 

到时候,璇玑宫作为江湖表率,尘渊为正派之首,他们就不得不处理凤卿卿了。

 

林袅袅一环接一环,早就将凤卿卿的后路堵的死死的。

 

“若是我没猜错,你应该连那所谓的人证物证都准备好了吧,只是可惜了,我醒来之后,并没有如你所愿。”

 

从鬼蜮劫后丛生回来之后的凤卿卿,与之前,大不一样了,若不是林袅袅深知凤卿卿身上的每一寸肌肤的话,她都要以为,凤卿卿定是换了一个人。

 

“所以,你来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我来,送送姐姐。看看你,是如何狼狈的离开缥缈山的,姐姐你要相信,只要妹妹我留在这璇玑宫一日,就有办法,让你永远都回不了缥缈山,永远都回不了尘渊哥哥的身边。”

 

“对了,姐姐,就算你设计杀死了父亲,哪怕是毒傻了我,又将我丢到鬼蜮受尽屈辱,尘渊哥哥,依然能接受这样不堪的我,我,依然会是尘渊哥哥唯一的良配,你就算再怎么觊觎尊上,也只可远观,这一辈子,你都拥有不了他。”

 

林袅袅还在忍,她死死的咬紧了后槽牙。

 

就怕自己一个冲动,造成不可估量的后果。

 

凤卿卿心里也在感叹,这林袅袅真特么是忍者神龟,自己都婊成这样,说出这么多刺激她的话了,她竟然还能忍住不动手。

 

“卿卿,时间快到了,我们该走了。”门外,响起了尘渊的声音。

 

凤卿卿甜甜一笑,道:“尘渊哥哥,我马上来……”

 

她就是要恶心死林袅袅,不引君入瓮,如何金蝉脱壳?

 

回了阡陌殿,尘渊便要赶着去与各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开会,如今鬼蜮人手众多,纷争四起,尘渊得安排璇玑宫的人下山,支援大荒各处。

 

凤卿卿,自然就被留在了阡陌殿中。

 

不一会儿。

 

身后响起了极其细微的响动声。

 

凤卿卿早有了防备,却还是被对方一个手刀,劈得失去了知觉。

 

这人手真特么欠儿,动起手来这么不讲武德。

 

再次醒来时。

 

她已身处极其阴冷的寒洞之中,四下查看一番,没有其他人,脖颈处的酸痛,提醒着她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果然啊,一个人一旦有了欲望,这欲望再被放大,就很容易吞噬他人本来的理智。

 

林袅袅啊。

 

你以为。

 

是你赢了吗?

 

真正落棋之人,是我。

 

如今不是寒冬腊月。

 

洞外,应该还是春意阑珊,杏雨梨云。

 

凤卿卿堪堪站起,手脚一阵无力。一股蓝楹花的香味扑鼻而来,缥缈山地质特殊,蓝楹花生长在温暖的环境,十分不耐寒。

 

璇玑宫里,凤卿卿与尘渊极爱蓝楹花。幼时,两人常在夜晚寂静之时,携手在树下共赏月色。

 

蓝楹花,承载了两人的许多回忆。

 

这里折胶堕指,寒风刺骨,能在这么短的时间找到如此山寒水冷,并且还栽有蓝楹花的地方,只会是阡陌殿的后山,毗连珠玑泉的寒洞了。

 

幸好自己早有防备,提前服下了自制的解毒药剂,要不然现在,只怕还是晕晕沉沉,无论面对何等危险,也没有还手之力。

 

林袅袅将自己扔在这里就走了?

 

事情显然不可能如此简单。

 

不一会,洞口处有了响动声,凤卿卿抬眼看去,无数条蛇,从洞口之处,蜿蜒着身体,朝着凤卿卿的方向,快速滑行而来,凤卿卿往自己身上一看,果不其然,她的外裳之上,全被泼上了腥味极重的血液,这样一来,最为吸引这些蛇虫鼠蚁了。

做生物课的肉教具 我成了生物课的教具

快速的将衣服脱下。

 

还好,自己准备好的东西都还在。

 

凤卿卿快速的弯下身体,从地上捡起了一个巨大的石块,而后将衣服撕成七八份,她的动作快速凌厉,不出十秒,就完成了一系列的动作,将那包着石块往一旁的石壁上扔去,正好卡在了缝隙之中。

 

她一跃。

 

整个人便挂在了石壁之上。

 

而后,她从腰间取出早就准备好的雄黄,从空中一撒而下,没过多久,刺鼻的味道就传了出来,那些蛇极怕刺激性的东西,纷纷往洞外爬去。

 

凤卿卿身体一晃。

 

脚在石壁上一借力,身体也快速的到了洞口处。清理好路之后,她走出寒洞,见到的便是正拿着布袋,看着无数条蛇从洞内仓皇而逃的林袅袅。

 

此时后山。

 

空无一人。

 

那巨大的瀑布,似从天而降,凤卿卿的正南边,是深不见底的悬崖,那个地方,被称为魔涧,若掉入魔涧,则比丢入鬼蜮还要恐怖,魔涧之中隐藏着什么,至今都没有人知道。

 

这地方,被璇玑宫的大祭司,也就是原主的父亲玄老,列为了禁地。

 

“你命还真大,竟然还能活着出来。”

 

“命不大,怎么敢放心让你绑来?”

 

凤卿卿诡异一笑,将先前已经被她撕碎的血衣,破破烂烂的搭在身上。

 

林袅袅从腰间拔出佩剑,指向凤卿卿。

 

“凤卿卿,是你逼我的,我本想看在我们幼时情谊份上,让你多活些时日的,你既如此想死,我便成全你。”

 

多活些时日?怎么多活些时日?在洞内日日看着自己的身体被蛇虫鼠蚁啃噬而不能动弹的这种吗?去她大爷的多活些时日。

 

林袅袅步步逼近。

 

凤卿卿反应迅速,极快的从地上捡起了数十个小石子,朝着林袅袅扔过去,每一个石子,劲道十足,方向十分刁钻,林袅袅在空中挽了数个剑花,才将其挡下。

 

等林袅袅收住步子,看向凤卿卿的时候,她已然到了魔涧悬崖旁。

 

凤卿卿低头。

 

脚下一片云雾,深不见底。

 

“姐姐,你不要杀我。”凤卿卿惊慌失措,害怕的看向林袅袅。

 

林袅袅只当凤卿卿死到临头,终于知道害怕了。

 

“不杀你?凤卿卿,你必死无疑。你不该和我争,你这种人,生来拥有一切,什么都不用自己争取,我就只有尘渊尊上,就他一人对我好,你不是叫我姐姐吗?那你为何也要爱上尊上?为何不肯将他让给我!”

 

“我就见不得你们恩爱,见不得你们成双成对,痴傻荡女,怎配不染尘埃的尊上,我就是要一步步,把你凤卿卿推进地狱。”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