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吃饭还一直连着下面做h 嗯…啊潮喷桌子底下高H

时间:2022-11-05

林清寒是孩子的干爸,也是云烟在国外唯一可以信得过的人。

 

两个人在机缘巧合之下认识的,这些年也多亏了林清寒的帮助让苏云烟能够减轻一些负担。

 

**

 

傅九爷来到万城酒吧,看着热闹的场面感到心烦意乱。

 

“九爷,今天怎么想起来约我喝酒了啊?

 

最近一段时间看你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难不成是为了那个女人?”穆星半躺在沙发上,细细品味进口红酒。

 

穆星认识九爷也有十来年了,从来没有见他因为那个女人变得如此颓废,看来这次是遇到强劲对手了啊。

 

“喝你的酒,别烦我。”九爷一瓶接着一瓶的白酒大口喝。

 

“好好好,你随意。”穆星看着九爷的脸逐渐变得通红,有什么事情九爷都会憋在心里。

 

不一会,空酒瓶堆满在角落中,九爷看起来迷迷糊糊的。

 

“我送你回家吧,喝不了这么多的酒还非要逞能。”穆星将九爷扶起来下楼放在车上。

 

“你是回到傅家老宅子还是到你自己的住所啊?”穆星不知道平时九爷住在哪里,拿出来九爷的手机。

 

手机通讯录显示的只有几个人,有苏云烟还有宁宁、小董,其它的穆星也没有什么接触。

 

穆星只知道苏云烟将九爷迷得神魂颠倒,关于他们两个之间有什么瓜葛倒是一点都不清楚,直接打给了小董。

 

“九爷喝醉了,我把他送到哪里?”

 

小董一听是穆星的声音,“喝醉了?”

 

傅老爷子听着小董的谈话,“让九爷回到这里,一个人再出现什么情况就不好了。”

 

“那就麻烦穆星大少爷将九爷送到傅家府邸这里吧。”毕竟傅老爷子说的话小董也不能不听。

 

“老爷,那我去照顾九爷,您先回房间歇着吧。”

 

“不用了,九爷自有人照顾,你先下去吧。”

 

“嗯嗯,好。”小董不明白老爷子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不过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绝对不是好药!

 

看着小董离开客厅,老爷子让保镖到门外等着九爷,拨通了韩安然的电话。

 

“爷爷,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啊?”韩安然语气满是轻柔。

 

“今天九爷喝多了,你看看有没有时间过来照顾他?”

 

韩安然听到老爷子这番话立即心领神会,这分明就是给他们两个人创造二人世界。

 

“爷爷,我有空,这就回去。”

 

“好孩子,能不能让我再抱一个孙子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放心吧,安然绝对不会让爷爷失望的。”韩安然也顾不上公司的拍摄,开车赶紧往傅家走。

 

九爷回到房间后吐了好几回,整个人感觉头疼欲裂。

 

将领带扯了扯盖上被子准备睡觉。

 

第二天天明,云烟依旧是像往常一样到公司上班。

 

看到站在大厅的欣月,云烟上去就给了她两个嘴巴子。

 

欣月早上精心做的发型瞬间被打得不成型,她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感觉脸火辣辣地疼。

 

“苏云烟,你敢打我?下级触犯上级是要被开除的,看来你是不准备在公司混下去了!”欣月比云烟矮一头,需要踮起脚才能够够得到她。

 

“昨天晚上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把我关在地下室还将监控销毁,如今证据确凿我看你还怎么狡辩!”

 

云烟将其中的一段视频拷在U盘上,直接扔在欣月的脸上。

 

欣月气急败坏看着苏云烟,“是又怎么样,我就是看不惯你,有本事你把我给换了啊!”

 

云烟不屑一笑,“就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真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现如今这个职位的,还有你设计的那些草图要是拿出去让主办方看到了简直能够笑掉大牙。”

 

“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你就是区区一个实习生,还配对我指手画脚吗?有本事你对YY设计师说这句话啊?”欣月一脸高傲的样子看着苏云烟。

 

苏云烟拽着欣月的头发往墙上撞,小声在她耳旁说,“不好意思,我就是YY设计师,现在你应该退位了。”

 

欣月一脸不可思议看着苏云烟,随后哈哈哈大笑,“有没有搞错?你说你就是YY设计师?大家听见了吧,这个苏云烟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勇气竟然说出这样的大话。”

 

苏云烟从包里拿出来自己设计师证,上面白纸黑字写着——苏云烟YY设计师认证书,并且还有国际章。

 

欣月当场愣住了,脸上的笑容满是尴尬,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栽倒她的手上。

 

“原来她真的是YY设计师啊,我们能够跟国际设计师一起工作太荣幸了吧。”

 

“就是就是,云烟,要不你跟总裁商量一下来我们部门吧。”

 

“好啊,欣月经理,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脸继续在这里混下去吗?”云烟捏着她的小脸,“可千万不要随便战队,要不然到最后你练自己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面对在场人的嘲讽,就算是云烟不告她的状,她也没有办法继续在这个公司里继续待下去了。

 

可以说,整个人的老脸都算是丢尽了。

 

顺理成章,欣月主动辞职之后云烟就坐上了设计师经理的位置,其他员工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

 

欣月躺在九爷的怀里,为了让场面看起来更加暧昧一些,她还用口红在自己的脖子、锁骨处轻轻吐了一些口红。

 

她赤裸着身子与九爷盖着同一条被子,顺便还拍了几张照片存在相册中。

 

好不容易遇到这么一个机会,韩安然是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的。

 

趁着九爷还没有完全苏醒,韩安然小心翼翼将九爷的手机拿出来然后一个个试指纹。

 

终于,手机打开了,韩安然翻开手机的通讯录,看到了有宁宁的联系方式。

 

“宁宁,爸比精心挑选了一份礼物送给你,你现在过来拿好不好?”

 

韩安然邪魅的狐狸眼坏笑,接下来坐等鱼饵上钩。

 

宁宁看着爸比给他发来的消息,“豆豆,爸比说准备了一份礼物要我过去拿,你说他是不是良心发现了准备给妈咪一个惊喜啊?”

 

“有可能,那我们稍微收拾一下就去爸比那边吧。”

 

豆豆赶紧起床洗脸刷牙,虽然嘴上说讨厌爸比,心动倒是非常诚实。

 

“好的,我们一会就到。”

 

伴随着一声震动,韩安然看了看宁宁发来的消息,然后删除,并且把回收箱的内容都删除。

 

这样才可以做到万无一失。

 

九爷醒来时依旧感觉到头非常痛,而且自己胸口好像被一个什么东西压着似的喘不过气来。

 

“九爷,你醒了啊?要不要喝一杯蜂蜜水醒醒酒。”韩安然的小脸出现一抹通红,一脸羞涩看着九爷。

 

九爷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竟然没有穿衣服,所以他们两个昨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不用了,我不喝。”九爷捏着太阳穴,回想起昨晚与穆星喝完酒之后就回到房间休息。

 

至于中间发生了什么他目前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所以,我们昨晚?”九爷桃花眼注视着韩安然,这个眼神没有任何的柔情,还有一些责备。

 

“昨天晚上我说不要你非得要,你不会不认账吧,毕竟我现在全身都疼这呢。”韩安然抿抿嘴看着九爷,“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这件事情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

 

“嗯嗯。”九爷点点头。

 

韩安然看着九爷这不乐意的表情心里满是愤怒,难不成自己就这么见不得人?

 

“爸比,我与妹妹一起过来了,你是有什么礼物要送给我啊?”宁宁一脸开心牵着豆豆的小手来到九爷的房间。

 

推开门就看到九爷的身边多了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正是韩安然!

 

“所以,爸比,这就是你给我们准备的礼物吗?”豆豆圆溜溜的眼睛透露出来的满是失望。

 

原本九爷在豆豆心目中的形象一直都是高大、勇敢的,可是这一次彻底让豆豆感到失望了。

 

“不是这样的,听我解释。”九爷原本想追出去却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穿衣服。

 

豆豆与宁宁怎么会突然之间找到这里呢?还偏偏是在自己刚刚睡醒的情况下?

 

九爷披上一件衣服看着韩安然,“是不是你在背后搞的鬼?”

 

韩安然一脸委屈摇摇头,“不是我,可能是两个萌宝太想你了所以过来找你。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如果昨天晚上我拒绝你就好了。”

 

“砰”的一声,九爷摔门走出去,吹着风冷静冷静。

 

“哥哥,爸比怎么是这样的人啊?还有那个奇怪的阿姨看起来就不是善茬。”豆豆牵着宁宁的手一边走一边抽噎,“我们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妈咪啊?”

 

“不能让妈咪再受渣男爸比的气,我自有办法来好好收拾他们。”宁宁打电话给曹乐,“是时候把我准备好的放出来了,这一次给你好好表现得机会,事情办好了自然是少不了你的。”

 

曹乐看着新任务有点小激动,“我也不需要多大的报酬,只要你教给我一些黑客方面的技术就行了。”

 

“嗯嗯,成交。”

 

于是,没过多久,傅爷公司的技术系统全部都瘫痪。

 

穆星看着电脑浮现出来的字母都快要看花眼了,不知道这又是哪一位大神的操作,这不就是让他为难吗?

 

“九爷,不好了,公司全网瘫痪,数据得不到及时回馈估计我们又要损失了。”

 

“知道了,我马上就去过去。”

 

九爷来到公司首先找到苏云烟,“你看看能不能解决现在的网络问题。”

 

“好啊,你现在把欣月开除我就去解决,昨晚的事情相信你也清楚一二。”

 

云烟看都没有看九爷一眼,毕竟他以后可是韩安然的老公,应该学会避嫌才对。

 

面对云烟的冷漠,九爷眼底满是寒意,“我打电话给人事开除欣月,现在你可以开始工作了。”

 

云烟来到电脑前查看系统bug,看着对方这操作怎么跟宁宁的手法有些相似呢?

 

云烟快速堵住一个又一个的漏洞,宁宁则开始寻找新的破绽,两个人你追我赶。

 

最后,云烟给宁宁打了一个短信,告诉他停下来。

 

宁宁一看是妈咪发来的短信,连忙停下来手头的工作,还是被妈咪发现了。

 

“妈咪,我刚刚是替你出了一口恶气,不要怪我呀。”

 

“知道了,不过不能再有下次了,尤其是这种方法会让公司造成很大亏损的。”

 

宁宁只好同意妈咪的看法,谁让妈咪那么心善呢!

 

“完成了,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我就先去工作了。”云烟现在一分一秒都不愿意与九爷待在一起。

 

九爷看着云烟的背影,心里更是说不出来的滋味,因为他将她无声无息之间放在了心上。

 

然而,这仅仅是开始,一段韩安然高层老板撩骚的语气被爆在网络上,一时间引起轩然大波。

 

九爷听着那段不堪入目的言语觉得恶心,像这样的女人还想被自己娶回家恐怕傅老爷子也根本不会答应吧!

 

“到底是谁把这段音频放在网上的?一定要给我查出来,我一定会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韩安然辛辛苦苦经营的局绝对不能就这么被砸了,“公关呢,赶紧想办法找个人背锅。”

 

“安然,你也先别生气,到时候每天问起来你就说这个声音不是你不就行了,反正也没有视频或者画面来证明这个人就是你啊。”

 

“也是,就是不知道九爷那边会不会听我的解释了。”韩安然坐在沙发上,考虑着接下来应该怎么走。

 

刚刚将这件事情处理好却发现一段韩安然与欣月之间对话在网上疯传,这下全网都知道韩安然是孩子的后妈且针对孩子的亲妈了!

 

“一群没用的东西,赶紧找人把这个都给我删了,无论花多少钱。”

 

“我们尽力删除,可是不知道源头在哪里啊。”现如今整个团队也只能干着急。

 

没多久,韩安然收到一条陌生短信,“想要得到原本视频明天晚上小树林见,来不来你随意。不过我手中还有更多有关于你的黑料。”

 

“好,我去!”韩安然就不信了,大不了出一些钱解决,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什么东西是用钱解决不了的。

 

随后,看着医生给她发来那个女人的体检报告一切正常,“是时候给老爷子移植肾源了。”

 

只要韩安然能够拿捏住傅九爷的软肋——傅老爷子,那么一切也就都好说了。

 

“安然小姐不好了,傅老爷子突然之间就住院了,你现在要不要赶紧过去啊?”

 

“行,我马上过来。”

 

韩安然有一种强烈的预感,看来傅老爷子这次确实是药准备进行手术。

 

韩安然知道老爷子住院之后第一时间赶过来,看到在走廊中来回晃悠的九爷连忙上去挽着他的胳膊,“九爷,你放心,只要是能够用我的肾换取爷爷寿,我都愿意去尝试的。”

 

九爷看着韩安然点点头,“谢谢你为爷爷做的一切,至少以后的时间我可以保证让你衣食无忧。”

 

韩安然微微皱着眉头,“你知道的,我跟你在一起从来都不是为了钱,只要你对我是真心的我就已经足够了。”

 

话音刚落,急诊室的门打开,走出来两名医生,九爷松开韩安然的胳膊。

 

韩安然能够清晰感受到九爷的冷漠,凭什么她就不能得到九爷的心,而苏云烟那个女人随随便便出现就能够把九爷的魂给勾走?

 

她不服气,也是绝对不会放弃,输给苏云烟的!

 

“医生,我爷爷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怎么就会突然之间旧病复发呢?”

 

“毕竟年纪大了,再加上肾原本的毛病,如果找到肾源的话尽快手术吧。不过也要考虑清楚了,选择动手术的话会存在一定的危险性。

 

更何况傅老爷子现如今70多了,都不能确保手术能够万无一失。”

 

“好,谢谢医生。”

 

九爷走到病房看着爷爷的脸色明显苍白许多。

 

原本九爷还想着等等看有没有合适的肾源,这样就不会亏欠韩安然什么,可是现如今看来好像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九爷朝着韩安然的方向走过去,勉强有一个好脸色,“你最近好好养养身体,我会定期让小董给你送保健品,有什么需要的你随时跟他说就可以了。”

 

“好的,谢谢九爷,你对我真好。”韩安然的笑带着妩媚与算计。

 

要不是这样九爷怎么可能会多看她一眼呢?

 

九爷将老爷子住院事情打点好之后就到公司上班,最近有一个新开发地的项目还等着他去研究,并且还要接待一位客人。

 

九爷到达公司差不多是中午员工用餐时间,九爷想着考察一下大家的情况。

 

来到餐厅转角,九爷余光就瞥到云烟身边坐着一个男人,两个人看起来有说有笑的。

 

九爷攥紧拳头,油然而生的愤怒感不断蔓延开来,毒辣的目光看着他们两个。

 

明明担心自己给孩子找后妈,现在苏云烟不知道已经给孩子找了多少个后爹了,想想真的是够可笑的。

 

“清寒,你这次回来怎么没有提前跟我说啊,我也好去接你。”云烟温柔地目光看着林清寒。

 

林清寒颧骨偏高,灰白色卫衣配上卡其色外套。

 

杏眼下的卧蚕很亮眼,眼睛笑起来时仿佛整个世界都充满着阳光,左耳后面纹有几个英文字母。

 

“没事,我怕耽误你工作,等晚上把孩子都带出来吃饭好不好?这一次我把梓梓也带回来了。”

 

“梓梓?看来这一次宁宁与豆豆的玩伴又多了一个。”

 

“嗯嗯,他们如果见面的话应该会跟开心。”林清寒点点头,全程都在盯着苏云烟看,“几个星期不见,你又变漂亮了呢。”

 

“啊?有吗?”苏云烟觉得自己没有变老就算是万幸的了,最近有太多的事情围绕着她。

 

云烟简单吃了几口饭,怎么感觉身后的气氛比较压抑?

 

怪怪的。

 

对视上九爷冷峻的眼眸,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吓死我了,你怎么出现在这里?”

 

“不过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你行啊苏云烟,背着我不知道勾搭了多少个男人。”九爷一把抓住苏云烟的手腕,死死捏着,“梓梓又是谁?”

 

林清寒看着眼前的九爷与宁宁长得一模一样瞬间就明白了,悠哉哉地回答,“梓梓啊,是我与苏云烟的孩子,你们两个人现在好像没有任何的关系吧?”

 

九爷看了一眼苏云烟,再看看林清寒,他们两个人之间竟然有孩子了?“行啊你,没有想到你还挺能生的!”

 

“怎么?难不成只允许你娶老婆就不允许我再嫁了?真不知道这是哪门子的规定。”苏云烟小脸瞬间气得通红,懒得解释。

 

现在看到傅九爷就来气,“我现在的生活跟你没有关系。”

 

“确实是跟我没有关系,不过孩子只有我一个亲爹,待在你这样的妈妈身边我可是一万个不放心啊。

 

从今天开始,宁宁跟我住在一起,豆豆我过段时间带走!”

 

“凭什么?”

吃饭还一直连着下面做h 嗯…啊潮喷桌子底下高H

“就凭我是孩子的爹,你好好跟眼前的这个男人过去吧。”傅九爷松开云烟的手,一肚子的气不知道应该怎么发泄才好。

 

“云烟,对不起啊,我也没有想到说这些话会激怒他,要不然我去找他解释一下梓梓的身份。”林清寒刚刚起身就被云烟拦住,“没事,这件事情不怨你。

 

“那宁宁怎么办?”

 

“宁宁很聪明的,就算是去了傅家也不会受到委屈。”云烟尽管嘴上这么说,心里肯定不愿意宁宁离开自己的身边。

 

可是傅九爷本来就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到时候如果真的出现了什么差错后悔都来不及,倒不如先妥协。

 

剩下的最后再想想办法,看看有没有可解决的方案。

 

“九爷,你的脸色看起来不太好,发生什么了?”

 

小董看着九爷冷冰冰的不敢上前多问一句,搞不好自己都会挨一顿臭骂。

 

那可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没什么,傅老爷子那边盯紧了。”

 

“放心,现在到了开会的时间点了。”

 

九爷拿着文档夹朝着会议室的方向走过去,据说这次地皮项目负责人刚刚从外国回来,具体什么样子还不清楚。

 

九爷整理了整理领结,推开门进去看到苏云烟低着头,其它的员工也都瞬间安静许多。

 

“您好啊,九爷,我是这次的合作方林清寒。”林清寒站起来冲着九爷笑了笑。

 

九爷抬头一看,这不正是刚刚坐在苏云烟身边的那个男人吗?

 

这秀恩爱都已经明目张胆到公司了,看来苏云烟是真的想要把自己给活活气死!

 

“坐吧,这一次的项目规划我会派人跟你对接的。”

 

九爷虽然看不上林清寒这个人,不过既然好不容易有一丝合作就应该算计这个人一把,要不然就真的以为他傅九爷是这么好说话的了?

 

“嗯嗯,好。”

 

林清寒倒是回答得大大方方。

 

宁宁在家收到傅九爷给他发来的消息,让自己过去住,那妈咪怎么办呢?

 

有一种预感,那就是爸比与妈咪之间一定出现了问题,可到底是什么情况呢?最近不知道为什么。老公再我们吃饭的时候喜欢做小动作。吃饭的时候还一直连着的下面做。桌子底下动来动去的。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