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当着所有人的面要了你 让我们好好玩玩你

时间:2022-11-05

秦亦安也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不妥当,撇开目光,右手拢成拳头放在嘴边轻咳一声,淡淡的道:“你的墨镜挺好看的。”

 

清冽的嗓音的微微有些低沉,在配上那张清俊的脸,这个男人简直就是禁欲男神的代名词。

 

这话要是从别的男人嘴里说出来,她一点都不信。

 

但是从这个男人嘴里说出来,特别有说服力。

 

姜柒不禁感叹,这果然是个看脸的时代啊。

 

“新买的!”姜柒顺便接话,免得冷场有些尴尬。

 

此时,她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顿时脸红了。

 

“想吃什么?”秦亦安看着小姑娘,不禁觉得好笑。

 

姜柒声音带着几分羞涩,“你吃中午饭了吗?要不我们一起吃吧。”

 

“好!”

 

听到男人答应了,姜柒急忙找了一个靠着窗户的位置,将其中的一把椅子拿开,让秦亦安能顺利将轮椅转过去。

 

中午餐厅里来了许多的年轻人,有情侣,有三两个作伴的这里吃饭的年轻女孩子。

 

很多女孩子第一眼都秦亦安那英俊的外表给吸引了,随机看到他身下的轮椅,都变成了失望。

 

这么好看的一个男人是个残废,真是可惜。

 

对面还坐着一个特别好看的女孩子,他们开始猜测是不是因为男人特别有钱,然后包养了女孩子。

 

不然一个下半身都残废的人,怎么会有人真的心甘情愿的跟他约会。

 

恶意的目光不断的留转在姜柒和秦亦安身上,有不怀好意的,有幸灾乐祸的,还有恶意揣测的。

 

可那些目光都能让没能姜柒停下勺子,她仍旧专心的吃着面前的海鲜泡饭,这碗海鲜泡饭要一百八,虽然是对方请的客,但也吃的她肉疼。

 

周围那些目光让他顿时没了胃口,挑眼一看,小姑来大口大口的吃着,腮帮子鼓鼓的,像只小松鼠。

 

他也忍不住拿勺子尝了尝,海鲜饭他吃过很多种,但是今天这个海鲜饭好像特别不一样。

 

见他们两个人没有反应的,周围窃窃私语的声音更大了。

 

“长的挺帅的,可惜了那双腿......”

 

“你喜欢人家的钱,管他能不能站起来!”

 

“现在的女人啊,为了钱连残疾人都不放过!”有人酸溜溜的说道,分明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秦亦安阴着脸,将手里的勺子放在桌子上,一双微微上挑的眼睛阴气沉沉的,看样子要发火了。

 

别人怎么说他都行,但是说姜柒,小姑娘可是单纯的很,万一真的伤心了怎么办?

 

姜柒不在意那些目光,她知道,那几个女孩子就是嫉妒她,嫉妒秦亦安长的帅,但是又嘲笑秦亦安不是个正常人。

 

她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拿别人的缺陷攻击别人。

 

她也护短,见不得自己的朋友受欺负,尤其是对面这个心思敏感的男人。

 

于是她将那副限量款的墨镜放到桌上,冲着男人甜甜的说道:“亲爱的,谢谢你送我这幅全球限量版的墨镜,我很喜欢!”

 

这款墨镜最近火爆了,就算是明星都不一定买得到,现在姜柒却有。

 

小姑娘湿漉漉的眼睛一笑弯弯像个小月牙,右边嘴角还有一个浅浅的梨涡,嗓音娇嫩纤细,像是一根轻飘飘的羽毛,在他心里面挠啊捞。

 

秦亦安轻轻撇开目光,才压住了心里的异样感。

 

这让刚才说话的那几个女孩子顿时羡慕不已,看向秦亦安的目光也便成巴结讨好!

 

姜柒见男人不为所动,又压低声音说道:“乖,配合一下!”又软又甜的嗓音带着几分诱哄,让秦亦安心又猛地漏跳了几拍。

 

活了二十几年,好像从来没有人能让他有这样的感觉。

 

秦亦安微微一怔,好看的眸子眯了眯,小姑娘正冲他挤眉弄眼,好像的在让他配合。

 

他觉得好笑,那眼镜难道不是用他VIP黑卡买的吗?

 

男人微微扯动嘴角,“你喜欢就好!”声音的低沉带着几分冷性感,这种嗓音是最有吸引力的。

 

姜柒冲他挑了挑眉,他一扭头就看到一个穿着粉红色的连衣裙的女孩子,正朝他过来,脸上还带着势在必得的神色。

 

“帅哥,我朋友刚才看到你,一见倾心,想要跟你做个朋友,方便给我一个微信号码?”女孩子一脸娇笑的看着秦亦安,手里已经调出自己的微信了,准备加对方为好友。

 

秦亦安脸上的那点笑意渐渐的敛下去了,声音也冷了几分,“不方便!”

 

男人的拒绝让女孩子脸上的笑容一僵,但是她还不罢休的说道。

 

“我朋友刚才有急事走了,就拜托我来问你要微信号,如果我没要到,她会以为我不没有用心,我就这么一个朋友,我不想让她误会。”

 

女孩子说的真情实意的,加上脸上那故作可爱的表情,看着还真让人不忍心拒绝,毕竟男人哪里会拒绝一个长相甜美的女孩子呢。

 

姜柒忍不住的皱起眉头,道德绑架都拿出来了,对面这个男人要是不给她微信,倒成了她们好闺蜜不和的凶手了。

 

秦亦安本来的就吸引了周围许多女孩子的注意,现在有人过来要微信,更是很多人看着。

 

她想替男人拒绝女孩子,姜柒小心翼翼的看了男人一眼,对方似乎不高兴了,她话到嘴边又咽了回来,只是静静的看着他。

 

秦亦安也看了小姑娘一眼,小姑娘神色淡淡,完全不在乎是不是有人问他要微信号。

 

女孩子见秦亦安没说话,开始卖萌撒娇,嗓音嗲嗲的道:“帅哥,拜托啦!”

 

女孩子故作的声音让他眉头一拧,要不是怕吓坏了对面的小姑娘,他早就让人来这个女孩子给扔到餐厅外面去了。

 

小姑娘毕竟年龄还小,秦亦安压住心里那点冲动,声音冷漠的拒绝道:“我也不想让未婚妻误会!”

 

话一说出来,姜柒神色明显一惊,随机又平复了下来,好吧,男人只是拿她当个借口。

 

“小姐,不要耽误我们吃饭了好吗?”姜柒微微板着脸,好像真的生气。

 

秦亦安看了小姑娘一眼,小姑娘似乎气的不轻,饭也不吃,气鼓鼓的瞪着女孩子。

 

万婷有些不甘心的瞪了姜柒一眼,忽然觉得这个她有些眼熟,但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了。

 

万婷气呼呼的转身走了,一回到座位上,刚才来的几个好姐妹都在取笑她,弄的她尴尬的很,万婷忍不住给自己另一个好朋友发微信吐槽。

 

女孩子一走,姜柒的手机响里,她看了一下是向媛媛,就接了起来。

 

向媛媛扯着嗓子喊道:“不是说好今天排练舞蹈的吗?你人在哪里?我们都在等你,你赶紧来,校长也来了,快点来!”

 

不知是向媛媛声音太大,还是男人耳朵太灵敏,男人淡淡朝她看过来。

 

姜柒都忘记了,她刚才跟向媛媛约定好打电话的事情了。

 

张嘴准备解释的,但是对面男人先开口了,“既然你有事情,我们改天再约,需不需要派车送你过去?”

 

今天刚出车祸了,她心里应该还有阴影吧!

 

看着男人认真的神色,她也不知道怎么能跟他解释这只是个乌龙事情,只要硬着头皮说道:“不用,我坐公交过去就好了,反正这里离学校近。”

 

“嗯!”男人淡淡的应了一声,看着姜柒起身,此刻的他多恨自己的双腿不能站起来,不然还能送一下她。

 

姜柒看着面容冷清的男人,有些不放心的问道:“那你一个人在这里可以吗?”

 

秦亦安点头,“没问题的!”一会儿,陆温白就回来接他。

 

姜柒犹豫了一下,“再见!”她起身朝门口走去。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身后淡淡的一声,“姜小姐,注意安全!”他原本想叮嘱她,以后开车注意一点,但是怕说出来伤害了小姑娘的自尊心,便改口了。

 

他怎么知道自己姓姜?

 

姜柒突然想起来了,上次她用学生证帮他挂过号,他应该是那个时候看到的。

 

当时早上走的比较匆忙,拿的是姜苒苒的证件,反正都姓姜,如果下次再见到他的时候,就解释一下。

 

想到还能再见面,她咧嘴一笑,甜甜的答应道:“好的!”

 

秦亦安也露了淡淡的微笑,单薄的眉眼,微微上扬的嘴角,整个人都透着一种淡泊又矜贵的冷欲感。

 

“对了,我还没问过你的名字呢!”

 

都见了两次面,她还不知道对方叫什么,如果下次在见面,她都不知道怎么跟对方打招呼,难道还用“喂”来称呼对方?

 

“亦安!”

 

“好的!”姜柒笑着推门出去了的,心里反复念着这个名字,姓易名安,易安。

 

他父母肯定希望他平安,可惜事愿人为!

 

姜柒冒着大太阳去了公交站台,刚上公交车就接到向媛媛的电话,“喂,我说你是什么情况?”

 

“没什么情况,就是碰到一个熟人多说了两句!”许是刚才是了那一大碗海鲜泡饭的缘故,她觉得现在自己有有力气了。

 

“呦,碰到熟人就让我给你打电话解救你啊?”向媛媛不相信,因为这种套路她用多了,一般都是用在讨厌对象的身上。

 

姜柒没办法,只要招了,“碰到一个人要约我吃饭,我不想去,就找你当托了!”

 

早知道后来她会遇到秦亦安,她就不要让向媛媛打这个电话了,因为她觉得自己一点都不反感跟秦亦安相处。

 

如果让她嫁给那个满脸凶相的秦亦安,她宁愿嫁给坐在轮椅上的易安。

 

姜柒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吓到了,她心里暗自鄙视自己,姜柒啊姜柒,才见了几面,你就想着要嫁给人家了。

 

“是我们学长还是学弟啊?长的帅吗?”向媛媛八卦的问道,毕竟姜柒在学校里很高冷的,不是一般人都约不到她,所以她才好奇,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

 

姜柒想了一下秦亦安的样子,肯定是说道:“帅,是那种冷禁欲的帅!”

 

“哇塞,这样的男人我最喜欢了,有没有联系方式?”向媛媛一激动,嗓门就大了起来。

 

对哦,她好像忘记问对方要了联系方式了。

 

怎么办?

 

姜柒看了一下站台,已经快到学校了。

 

她嘟着嘴巴,有些懊悔的道:“我忘记了!”

 

“啊,姜柒我要杀了你!那么帅的一个男人你的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向媛媛气的将床上的娃娃当成了姜柒,狠狠的揉虐了一番。

 

不要说了,她自己肠子都悔青了。

 

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向媛媛“咦”了一声,“等等,小柒,好像有什么问题。”

 

姜柒不解的问道:“什么问题?”

 

“既然对方那么帅,你为什么还让我打那通电话?难道是你看不上对方?”向媛媛就是个人精,一下子就抓住她话里的漏洞了。

 

姜柒咬了一下唇,叹了一口气,苦兮兮的道:“我不是跟你说了,我有男朋友了啊!”

 

想到秦三少是那个样子,姜柒急的伸手拽了一下头发,怎么办?

当着所有人的面要了你 让我们好好玩玩你

“哦!”向媛媛的注意力现在完全不在姜柒身上,她又兴奋的说道:“快点将那个男人的信息给我报上来,我要泡他!此刻我感谢你的男朋友!”

 

姜柒又叹了一口气,眼睛里带着淡淡的郁闷焦急,但是还是将名字给向媛媛奉上去了。

 

“易安!”

 

“好咧,我拿个笔记一下,免得忘记了!”

 

想到自己那个包办的婚姻,姜柒也没了向媛媛讨论帅哥的兴致了,敷衍的说了几句话,就掐了电话。

 

刚好,公交车在学校门口停着了,姜柒不想回家,就去了学校。

 

今天是礼拜六,学校里还有许多人,姜柒拖着沉重的脚步,去了女生宿舍。

 

虽然本地的学生不在学校住宿,但是学校都又给分配,她跟向媛媛还有另外两个妹子一个宿舍。

 

看到姜柒来宿舍了,另外两个妹子有些惊讶,“小柒,你今天不回家吗?”

 

姜柒往床上一躺,声音又带着沮丧,“回了,在家无聊又来了。”

 

苏雨乐手里拨弄着她养的小乌龟,“我也好想回家啊,想念我妈妈做的红烧肉。”

 

“那我们晚上将你的乌龟给红烧了吧,我也想吃红肉乌龟了!”

 

这次说话的人是宿舍大姐大栾金萌,留着一头短发,眉宇间带着几分英气,像个男孩子,一点都不萌。

 

苏语急忙伸手捂住自己的小乌龟,“不要!晚上我去食堂给你问一下有没有红烧乌龟!”

 

栾金萌乐了,伸手揉揉苏语的头发,“真是个乖孩子!”

 

看到这么融洽的气氛,姜柒莫名觉得心情好了大半,费心费力大半天了,这会儿她也乏了,抱着枕头睡着了。

 

等陆温白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手里提着一个精美的盒子,轻手轻脚的放在秦亦安面前。

 

“三少,蛋糕买来了。”

 

他这辈子都不要找女人了,因为折磨人了。

 

陆温白四周扫了一圈,那个女人去哪里了?

 

秦亦安扫了一眼那个蛋糕盒,淡淡的吩咐道:“给她送到学校去!”

 

“姜小姐不在这里了?”

 

“嗯!”秦亦安目光盯着在对面的位子上,心里想到,现在她应该到了学校吧。

 

腿上有伤还要去排练舞蹈?

 

忽然间,他才觉得有些不对劲,“温白,顺便问一下,她今天有没有在学校!”

 

听了秦亦安的话,陆温白觉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试探的问道:“姜小姐跟你说要回学校?”

 

秦亦安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完了,完了。

 

陆温白在心里喊出这两个字,但是也不敢说实话。

 

怎么办?怎么办?

 

秦亦安的脸色渐渐的冷了下来,冷睨了陆温白,若无其事的眼神乱瞟。

 

陆温白跟他身边十几年了,他太了解他的性格了,这一看就是有事。

 

“什么事情说!”秦亦安现在心情差极了,只想让陆温白快点去学校查一下小姑娘有没有在学校。

 

他从心里不相信小姑娘会骗他!

 

陆温白眼里闪过犹豫,但他不想骗三少,或许说了事实,也许可以让三少早点认清楚那个女人的嘴脸。

 

“刚才东皇城那边的管事来说,说有人拿着您的vip黑卡在里面疯狂购买女士香包,衣服首饰什么的。”

 

说完,陆温白觉得房间顿时冷了好几度,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三少一眼。

 

秦亦安面无表情,一双眸子冷都能结霜花了,他放在双腿上的手紧紧的攥在一起,手背经络暴起。

 

小姑娘果然骗了他!

 

“三少......”陆温白弱弱的喊了一声,他就说那个女人不值得三少这样对她。

 

秦亦安仍旧没什么反应,这一幕落在陆温白眼里,他鼻子发酸,心里恨不得将姜苒苒拖出来给三少道歉。

 

“没事了,你先吃饭吧!”秦亦安深的吸一口气,对这样结果,他应该早就习惯了。

 

另一半姜苒苒带着刘心柔在商场里大买特买的,刘心柔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大姜苒苒手里的那张vip金卡,问道:“这卡是你爸给你的?”

 

“不是!”姜苒苒这会买的正开心,于是将早上陆管家如何将金卡给她的事情说给刘心柔听了。

 

刘心柔听完笑眯眯的,不禁感叹道:“秦家真是有钱!”

 

“那是,秦家现在每年的收入可是都是全球第一,旗下随便的一个产业都能让人几辈子都吃不完。”

 

姜苒苒说着又让店员给她包了一套全新香奈儿的裙子,以后她每天的裙子要不重样。

 

刘心柔眼珠子一转,心里琢磨了一番对着姜苒苒说道:“姜柒知不知道三少给你黑卡了?”

 

姜苒苒嘴角一挑,不屑的说道:“她哪里会知道,我又没有跟她说。”

 

刘心柔拍拍胸脯,“那就好,你千万不要让她知道,不然她还不得跟你闹!”

 

最后嫁到秦家的是姜柒,这卡原本也是给姜柒的,但是现在被她拿着了,要是姜柒知道了,她还不得问自己要。

 

不行,这是她的东西,姜柒那个贱人没有资格拿。

 

姜苒苒攥着手里的卡,忽然冷笑道:“妈,我们将她从家里赶走吧,这样我买什么东西,她就不知道。”

 

刘心柔也觉得这是个好主意,两人一拍即合,决定晚上就让姜柒回学校去住。

 

没想到,刘心柔和姜苒苒在家等到天黑了,都没见姜柒回来。

 

姜辉光刚从外面回来,看到院子门口停着一辆崭新的捷豹,欣喜的问道:“苒苒,这是哪个男人送给你的?”

 

姜苒苒正在试戴今天买的珠宝,听到姜辉光这么问,立马得意的说道:“这是我自己买的,怎么样好看吧?”

 

姜辉光搓了搓手,带着几分讨好的道:“好看,能不能借爸开一段时间,我的那辆车都过时了!”

 

“行吧,但是爸你得答应我一个要求!”姜苒苒手里拿着车钥匙在姜辉光面前晃了晃。

 

“你说!”

 

“我在家里不想看到姜柒,你让她搬到学校去住!”姜苒苒将车钥匙重重的拍到茶几上。

 

刘心柔也在一旁添油加醋的说道:“那丫头一肚子坏水,留在家里也是个祸害!”

 

姜辉光不悦的看了刘心柔一眼,觉得女人都是头发长见识短。

 

“这房子是她妈妈留下来的,你们把她赶走了,她能不跟你们闹吗?”

 

刘心柔立马火了,白了他一眼,不屑的说道:“她妈留下来的怎么了,人都死了十几年了,那这房子就是我们的东西。”

 

眼看着姜辉光和刘心柔就要吵起来了,姜苒苒眼珠子转了转,急忙说道。

 

“爸,秦家那么多房子,她还要跟我们抢这座栋房子,那我们以后住在哪里?”

 

说到这里,她就有些嫉妒姜柒了,秦家的那个别墅看起来就非常气派有档次,不想家这个,地段又不好,房子还破旧。

 

姜苒苒攥紧手里的珠宝,就算姜柒嫁到秦家去,她也要让姜柒成为人人都嫌弃的女人。

 

姜苒苒的话让姜辉光恍然大悟,对啊,秦家有的是房子,那这房子就应该是他的。

 

“哼,等那个小丫头片子将我们都赶出家门了,看你爸还向着她不。”

 

姜辉光眼里露出贪婪的光,立马拍了拍茶几,语气严厉的问道:“姜柒在哪里?”

 

见姜辉光被说动了,姜苒苒心里开心的不得了,姜柒终于要被她赶出家门了。

 

“不知道去哪里鬼混了,到现在还没回来!”刘心柔不屑的说道。

 

姜辉光为了证明自己才是这个房子的主人,立马给了姜柒打了电话。

 

姜柒睡的迷迷糊糊的,接了起来,“喂。”

 

“你在哪儿?”姜辉光带着些怒火的问道。

 

“我在学校呢!”

 

她不知道姜辉光哪里来的怒气,难道自己不在他们眼前了,也碍着他们的眼了。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