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小东西我们两个轮你 小东西我们三个一起上你

时间:2022-11-06

第一次见到秦小宝这样严肃的提问,秦雨微内心波荡此起彼伏,应该如何回答?

小东西我们两个轮你 小东西我们三个一起上你

不过秦雨微在见到霍北琛之后,确实跟之前不大一样了,就连霍卿尘都看出了一点端倪,而秦小宝身为她最为亲密的人,这一点肯定也是逃不过他的眼睛的。

 

“没,没有的事情,小宝,为什么会这样问呢?我跟他之间不过也才今天第一次见面,能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呢?”

 

“再说了,今天一半以上的时间,我不都是跟你呆在一起的吗?我还有什么空闲去跟他更多的接触呢?”

 

“而且就算是去跟他接触,我也不愿意,看他那副桀骜不驯,浑身冷冰冰的样子,好像全世界的人都得听从他的,谁愿意去啊?”

 

提起霍北琛,秦雨微没有比这更深的印象了。

 

秦小宝看着秦雨微这个女人眼睛一闪一闪的,就知道她还是有事情瞒着自己的,这么大的人了,撒谎都还不会,真是无语。

 

不过既然现在她不愿意对自己说实话,那么秦小宝也不会继续逼问,他得继续做一个不让秦雨微烦心的乖儿子。

 

说到厕所叔叔,秦雨微倒是心里有一个疑惑,秦小宝这也才第一次见到霍北琛,怎么对他会有这样莫名奇怪的称呼?

 

“对了,小宝,为什么你要叫霍北琛厕所叔叔?”

 

“这个呀,还得从我们在机场的时候说起……”

 

秦小宝若有所思的回想着今天在机场遇到霍北琛的一切,只不过没有将自己和霍北琛之间比大小的事情告诉秦雨微,否则自己会被挨骂的。

 

静静的听完秦小宝诉说的这一切,原来他们之间早就见过面了,也难怪霍北琛会对自己说他很喜欢这个孩子。

 

原来是这样。

 

“行了,没事了,早点睡吧,今晚的事情就这样吧,明天早上我们回米兰。还有,这件事情别告诉你的卿尘叔叔,我们在这里住下已经很是麻烦他了,所以不想再让他为这样的事情烦恼,知道了吗?”

 

“嗯!”

 

今晚遭受这样的折腾,估计秦雨微已是无心再逃了。

 

“哈欠~”

 

说着,不自觉的打了一声哈欠,看来是真的被劳累到了。

 

不过在睡觉之前,秦雨微还是先把明天一早的机票预定好,以免再出什么意外,明天一早,她是非走不可了!

 

这个地方,待久了可是会让她的原形一点一点的暴露。要真是到了那个时候,说什么都晚了,到时候,在这世界上和自己唯一有亲属关系的人都要离自己而去了。

 

不安的看着秦小宝,秦雨微委屈的眼泪在眼眶久久回旋,为了不被身边的人儿察觉到,她硬生生的将眼眶里的泪水憋了回去。

 

现在已经是深夜了,入夜渐微凉,秦雨微熟睡中不经意的将自己身上的被子往上面扯了一扯。

 

而此时,经过秦雨微的房门外,霍北琛停住脚步三秒钟,不假思索,便转头回到了自己屋里。

 

这一夜,很有趣!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阳台轻薄的窗纱,照射在奢华的大床上,而床上此刻也躺着一个四仰八叉的女子,这个人正是秦雨微。

 

许是被和煦的阳光暖了心窝,秦雨微微微睁眼,看了一眼窗外的天气,还不错的样子。

 

就算在经历了昨晚的的那段小插曲之后,秦雨微竟也出奇的睡得很舒心。满意的伸了一个大大的懒腰,又伸手打了打自己身边的床铺,咦?空空如也,秦小宝呢?

 

“小宝?小宝?你在吗?”

 

……

 

没有人回应秦雨微的叫唤。

 

在确定秦小宝没有在房间里之后,秦雨微有点不安,已顾不上自己现在是个什么鬼样子,“嗖”的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下去,然后破门而去。

 

刚一出门就差点撞到了前来叫自己起床的霍卿尘。

 

“雨微?你这是怎么了?一大早的,出什么事情了,这样慌张?”

 

好在霍卿尘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秦雨微,否则两人可是会来了正面撞击。

 

看了一眼秦雨微此刻的样子,乱糟糟的头发,不整齐的睡衣也在刚才的快跑中垮掉在一边,露出十分香艳的香肩,慌乱的脸上也变得红润,看起来实在是诱人。

 

一清早,就看见这样惊艳的一幕,霍卿尘自认自己的定力很好,可是看见自己心仪的女人这个样子出现在自己的跟前,再好的定力,也终究会有被突破防线的那一刻!

 

“卿尘,你来得正好,你有看见小宝吗?我这刚醒过来,就没有看见他了,叫他好几声也没有人回应,他去了哪里你知道吗?”

 

秦雨微害怕自己就这样失去了秦小宝,紧紧地抓住霍卿尘的肩膀急问道。

 

霍卿尘将秦雨微的衣衫整理好,还是怕自己会忍不住,做了对不起秦雨微的事情;这也让秦雨微意识到自己刚才有多失态。

 

“对不起!我太慌了。”

 

“没事,小宝不是跟你一起的嘛?”

 

霍卿尘不太喜欢秦雨微对他说这句话。

 

“是,可是我这才起来就没有见到他的人影,就是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许是贪玩,估计一个人出去院子玩去了吧?没事儿的,雨微,我陪你一起下去找找,别着急,会没事儿的。”

 

“孩子也许就是睡不着觉,又不想吵醒你,所以一个人出去玩去了,别太着急,小宝是个懂事的孩子,他心里会有分寸的。”

 

霍卿尘一边安慰着秦雨微,也一边猜想着,秦小宝到底去了哪里?

 

自己也才从下边上来,不过他并没有看见秦小宝的影子;就连一贯早起的霍北琛也没有见到,难道是……

 

霍卿尘不敢继续深想,也不敢将自己心里的猜疑告诉秦雨微,害怕会多此一举,反而误了自己的大事。

 

随着秦雨微来到室外,里里外外都找了一个遍,就连泳池边的更衣室都找了,还是没有见到秦小宝的身影

 

不过奇怪的是,他们两个人这样大的动静,居然没有惊动霍北琛?难不成霍北琛也不在家里?

 

“卿尘,你哥呢?”

 

秦雨微转头疑问道霍卿尘。

 

“我哥?不知道,没有看见,许是已经离开了吧,怎么了?”

 

霍卿尘恍惚的回答道,并没有直视秦雨微的眼睛。

 

而秦雨微不敢断定自己的想法是否真实,只好叫到霍卿尘给霍北琛打个电话证实一下。

 

“你给霍北琛打个电话,我有事问他!”

 

“哦,好。”

 

霍卿尘拿出自己的手机,播出了霍北琛的电话,然后递给秦雨微。

 

秦雨微怀着忐忑的心情,电话接通之后,耳边立马传来十分嘈杂的音响。

 

“喂?什么事?”

 

霍北琛一如既往的冷漠,就连对自己的堂弟也是如此,可见他这个人是有多冷血,活得有多无趣了。

 

“霍北琛,是我!”

 

霍北琛听到说话的人不是霍卿尘,还特意将电话拿到面前再看一眼,没错,是霍卿尘的电话,怎么会是秦雨微的声音?

 

“你知道秦小宝在哪里吗?”

 

不管她和霍北琛之间昨天发生了什么,此刻秦雨微的心里只有一件事情,知道秦小宝到底在哪里?

 

“我想恳求你帮我在外边看看,有没有秦小宝的身影;他不过才是一个小孩子,初来到这个地方,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出事情,我真的不敢想!”

 

“在家里我和卿尘找了个遍,都没有结果。”

 

本来霍北琛在听到秦雨微开口恳求自己的时候,心里有一丁点的悸动;但是在后边听到她对霍卿尘这样亲密的称呼之后,所有的心动都变为乌有。

 

至于为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只感觉冥冥之中,秦雨微跟自己之间是有着一种什么关系。

 

霍北琛低眸望了一眼自己身边的秦小宝,顿时心生一计。

 

“你的孩子不见了,你却来找我要人,秦雨微,我把我霍北琛当成什么人了,人贩子?还是,你心里有鬼?你是想通过这个事情,跟我表达一些另外的意思?”

 

没想到霍北琛会突然这样反问道自己,秦雨微脸上神色紧张一时之间变得哑口无言。

 

霍北琛在自己和秦小宝的事情上处处逼问自己,这样下去,自己迟早是会露出马脚的。

 

秦雨微的一言一行都尽收霍卿尘的眼底,手里的拳头也不知不觉的紧握。

 

“霍北琛,你什么意思?我不过是想让你帮忙一起找人,你不愿意就算了,何必说出那样的话?”

 

“还想要我帮你设计婚纱,不可能!真是一个冷血无情的动物。”

 

说着,秦雨微就想挂掉电话,但是愤怒之余好似听见了秦小宝的呼喊。

 

“麻麻!”

 

听到秦小宝的声音之后,秦雨微瞬间又拿起手机,问道霍北琛。

 

“霍北琛,小宝是不是跟你在一起?你到底把他带到哪里去了?你把他还给我,霍北琛!”

 

秦雨微冲着电话那头的人怒吼道,秦小宝是她最后的防线;霍北琛这一次可真是触碰到了她的底线。

 

“别急,他现在没事,而他似乎也很对我有好感。”

 

霍北琛眼神里出现了一抹从未有过的柔意,这种柔意好似父爱!

 

“你最好现在就把秦小宝给我带回来,否则我与你没完!”

 

秦雨微不知道霍北琛将秦小宝带去了哪里,只是觉得他们两个人单独在一起的时间越久,就越容易出问题!

 

霍北琛邪魅的一笑,转瞬即逝,乖乖呆在身边的秦小宝也没能看见。

 

最开始,霍北琛那样反问道秦雨微,为的就是想从她的口中听出端倪,而秦雨微还真没有让他失望。

 

“厕所叔叔,我们可以回去了吗?我觉得麻麻肯定急死了,我这样不打一声招呼就私自跟你出来,麻麻肯定会生我的气的!”

 

秦小宝一觉醒来变无心再睡,看见睡在自己旁边的麻麻还在熟睡中,就没舍得叫醒她;所以他便一个人悄悄地下了床,出了门。

 

刚一关门转身就看见了从另一间屋子里出来的霍北琛,本来是不想理会的,但是霍北琛竟主动地来邀约秦小宝跟自己一起出去!

 

秦小宝最开始当然是拒绝的了,既然麻麻那样不喜欢他,自己也应该要离他远远的。

 

但是,心里是这样想的,然而秦小宝自己下一步做出的动作却是实打实的违背了最初的本意。

 

“我可以请你吃冰淇淋,口味样式随你挑选,你只要答应跟我出去。”

 

霍北琛很有耐心的跟秦小宝谈判道。

 

想到自己之前想吃冰淇淋都是要再三乞求麻麻,一次还只能吃一个,有点委屈;而现在,摆在自己眼前这样好一个机会,秦小宝是有点心动的。

 

“可是,你不会是坏人吧?麻麻说,给小孩子故意套亲近的人都是坏人,不可以答应的!”

 

还真是一个难说服的人啊,简直是跟秦雨微一个样子。

 

“你要是觉得我是坏人,为何你现在还会安然无恙的站在这里?”

 

秦小宝细细想来好像也是这样一个道理,所以便屁颠屁颠的跟着霍北琛出去,以至于都还没有来得及跟秦雨微汇报一声。

 

再后来,就有了秦雨微心急找孩子的事情。

 

“不急。”

 

霍北琛目前还没有打算将秦小宝带回去,因为他的心里似乎在等待着某个答案。

 

是的!霍北琛总觉得,秦雨微会自己找过来,所以他应该是在期盼着。

 

另一边的秦雨微在别墅来回走动,心情十分急躁,为何霍北琛还没有回来?

 

“算了,卿尘,我自己出去找霍北琛吧,这么久了,他们一点动静都没有,我真的担心小宝有什么意外!”

 

秦雨微说着就赶紧跑回楼上换了一身干净衣服下来,可是她不知道的是霍北琛到底在哪里。

 

“滴滴~”

 

这时霍卿尘的手机微信显示霍北琛给自己发来一个定位,是在市中心的时代广场。

 

跟秦雨微说过之后,霍卿尘也想陪着秦雨微一同前去时代广场,但是被秦雨微婉拒了。

 

因为秦雨微不想让霍卿尘参与自己和霍北琛之间的事情,还有就是待会她和秦小宝就会离开这里,回去米兰了。

 

“好吧,那你路上注意安全,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记得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霍卿尘即使此刻心里有再多的不满,但还是选择尊重秦雨微。

 

“谢谢你,卿尘。”

 

看着秦雨微着急的身影一点一点的消失,霍卿尘心里的怨恨也一点一点的加深,为什么自己心爱的女人喜欢的人会是自己的堂哥?

 

出了门,秦雨微招手打了一辆的士,跟开车师傅说了目的地之后便急骋而去。

 

一路上,秦雨微不禁在心里多次猜想到,霍北琛要是知道了秦小宝就是他的儿子,是否还会让自己带走?

 

依照他的性格,他绝对会深究到底的。

 

在秦雨微猜想之余,车子竟也已经停在了时代广场的大门处。

 

“女士,目的地到了!”

 

秦雨微楞的回过神,结了账就赶紧下车。

 

刚才出门的时候只知道霍北琛在时代广场,到了这个时代广场才发现,秦雨微好像并不知道霍北琛具体到底在哪里。

 

懊恼之际秦雨微只好给霍倾尘打电话要霍北琛的联系方式了。

 

“霍设,你可以把霍北琛的电话发我微信吗?我已经到了时代广场,但是并不清楚他的具体位置。”

 

“好,稍等。”

 

霍倾尘对于秦雨微的要求向来都是有求必应,尽管现在秦雨微的心里还没有自己,但是他相信总会有奇迹到来的那一天。

 

根据霍倾尘发来的定位分享,秦雨微还是费了好的力气才找到霍北琛和秦小宝两个人。

 

当秦雨微见到霍北琛的第一眼,没有说话,只是将秦小宝快速拉过自己的身边,好似霍北琛是个十恶不赦的坏人。

 

不过在经过这件事情之后,秦雨微估计也快把霍北琛列入自己的黑名单中了吧?

 

细心检查确认秦小宝没有事情以后,再正眼瞧过霍北琛,然后语气很是不好的说道:“霍北琛,你要是有什么事情你只管冲着我来就好了,你私自带走一个孩子,算什么正人君子?”

 

“我们之间不过也才仅有过一面之缘,实在是想不通你竟然会对一个孩子下手,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当然,我不知道是否是孩子童言无忌,说的话冲撞了你,但是你好歹也是这么大的人了,又何必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呢?看不出你的心眼竟是如此的小。”

 

霍北琛竟然毫无波澜的听完了秦雨微对自己的谩骂,要是搁以前,换做任何人,稍有一句不尊霍北琛的话,那么那人的下场绝对很难看!

 

秦雨微的情绪很失控,可她管不了自己的言语有多重,她只是想表达自己的愤怒。

 

许久,秦雨微也没有了力气继续说下去,霍北琛也仍然是一言不发;尴尬的氛围说来就来。

 

秦雨微别过头,不再看向霍北琛,只是双手不安的来回摩挲着秦小宝的手背,她有点害怕?

 

“说了这么多,想必你的心情应该有好点了吧?”

 

就在秦雨微以为这个场面要尬死的时候,霍北琛终于舍得张开他的金口说话了。

 

“啊?什么?”

 

“你说的有一句话没错,我们目前是只有过一面之缘,可是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定,是吧?”

 

霍北琛似笑非笑的说道,话里暗藏玄机。

 

“不过我可没有对你的孩子做点什么,相反,我们两个人相处很愉快,是吧?小宝?”

 

霍北琛丢给秦小宝一个笑脸。

 

霍北琛这个样子,吓得秦雨微赶紧将秦小宝藏在自己的身后,他们两个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别太自以为是了,我对你并不感兴趣,只不过这个孩子,我很喜欢。”

 

“所以,放心,我不会对他做什么坏事的。”

 

“霍北琛,你是什么意思?秦小宝是我的孩子,而我们之间也没有任何的关系,凭什么要你喜欢?”

 

秦雨微不明白霍北琛到底要跟自己说什么,只是觉得现在自己在他的跟前,越来越有点像透明人了。

 

“没有什么意思啊?只不过就是简单的字面意思而已,秦小姐还听不明白了?”

 

霍北琛从容不迫,只是秦雨微心里更加的恐慌了。

 

“霍北琛,我警告你,你最好不要太过分。”

 

“没关系,我们以后还会见面的!”

 

霍北琛靠近秦雨微的耳边低喃道,然后扬长而去。

 

终于,在霍北琛离开之后,秦小宝这才站到秦雨微的跟前说上一句话。

 

“麻麻,你在生小宝的气吗?”

 

秦小宝可怜巴巴的拽住秦雨微的衣角,小心翼翼的来回晃动着。

 

秦雨微这才从霍北琛的背影回过头来看向自己的儿子。

 

“你知道就好,谁让你自作主张跟一个不认识的人出远门的?”

 

秦雨微并不是真的生气秦小宝,只是她这样说了之后秦小宝才会长记性。

 

“厕所叔叔不是坏人,而且我们不还同住一个屋檐下吗?况且他今天只是带我来吃冰淇淋了。”

 

“秦小宝,谁说同住一个屋檐下的就不会是坏人了?除了麻麻我和你的帅叔叔之外,其余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尤其是刚才那个人。”

 

“以后不许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听见了没有,真是急死我了。”

 

秦雨微竟然从秦小宝的嘴里听见了这样偏袒霍北琛的话,实在是让她大吃一惊!霍北琛到底是给了他什么好处?

 

“好嘛,知道了。”

 

不想让秦雨微不开心,秦小宝就没敢再多说话。

 

秦雨微忽地拿出自己手机,糟糕,跟霍北琛在这里费口舌,却浑然不知她们飞机起飞的时间要到了!

 

“小宝,快点,我们赶紧去机场,时间快到了!”

 

跟霍北琛在这里胡扯了大半天,竟然浪费了自己这么多的时间,真是一个扫把星!

 

最后两人急急忙忙的赶到机场,却被告知飞机已经起飞了。

 

秦雨微来到售票窗口想要买下一班去米兰的机票,很不幸的,在这之后以及这一段时间所有飞米兰的机票都被提早预定了。

 

“什么?全被预定了?”

 

秦雨微不可思议的盯着售票员,一张都没有了?不会有这么巧的事吧?

 

就这样,两人拖霍北琛的福,完美的错过了飞机。

 

看着自己头顶一架又一架的飞机飞过,却没有一架是载自己的,秦雨微心情瞬间变得沮丧。

 

看着如此好的天气,为何就要发生这一系列不开心的事情呢?

 

“麻麻,对不起,都是小宝的错,要不是小宝贪吃,就不会让妈妈着急生气,更不会让我们错过飞机起飞的时间了。”

 

秦小宝十分的自责。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