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我喜欢你大水比 你看,都这么多水了

时间:2022-11-06

秦雨微心不甘情不愿的。

我喜欢你大水比 你看,都这么多水了

“那麻麻,我们现在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唉。”

 

“叮铃铃…”

 

秦雨微的手机响起,来电人是霍卿尘。

 

“霍设,怎么了?”

 

“雨微,你现在在哪里,怎么还没有回来?”

 

出去这么久了,一点消息也没有,霍卿尘只好给秦雨微打来电话询问。

 

“霍设,其实现在我和小宝正在机场呢,本来是提前预定了今天飞回米兰的机票,但是中途有事情给耽搁了,然后现在飞机起飞了,这一段时间的机票也没有了。”

 

“我们正在想着这段时间去附近的酒店住下,等有了机票我们再走。”

 

秦雨微柔柔的说着,她不想再麻烦霍卿尘,更多的是不愿意再见霍北琛。

 

“雨微,你看你说的什么话,这里有着偌大的别墅不住,去挤外边的小酒店;再者说了,这次回来,我们不是还有任务吗?任务都没做完,你还想旷工啊?”

 

霍卿尘听完秦雨微的话,心里也有点匪夷所思,不过先把秦雨微留下再说。

 

任务?帮霍北琛设计婚服?

 

“快回来吧,任务做完了,我们一起回去。”

 

拗不过霍卿尘,秦雨微只好回别墅。

 

跟秦雨微分开之后,霍北琛拿着自己手里的发丝找到他的下属。

 

没错,那一根发丝正是秦小宝的,之前他说的亲子鉴定,现在还没有最终的结果。

 

有了秦小宝的发丝,结果不久就会出来了。

 

“拿去,办事隐秘一点,别被人发现了,结果多久能够出来?最快也得要一天。”

 

“嗯。”

 

递给下属秦小宝的发丝,霍北琛也回了别墅。

 

想必现在秦雨微那个女人现在应该也是乖乖的回别墅了吧。

 

霍北琛在昨晚上知道了秦雨微想要离开,因此他便停止这段时间A市售卖飞米兰的机票。

 

他这样冲动的想法也让他自己为之震惊。

 

别墅。

 

“卿尘,不然你帮我想想办法,你在这边有熟人,我想你弄到一张机票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吧?”

 

“我答应你,首先肯定是会把任务做完的,怎么样?”

 

秦雨微期待着霍卿尘的答案。

 

不是霍卿尘不愿意帮忙,只是刚才他已经了解到为何秦雨微会误机的原因,甚至是刚才秦雨微说这一段时间没有票卖,这一切都是霍北琛指使的。

 

“雨微,不是我不想帮忙,你看我们回来是帮我哥设计婚服。那你肯定也知道了他这个人有多刁钻,婚姻这样大的事情,婚服如果设计得简单或者他不满意了,那我们肯定是要再三修改,直到他满意为止,不是吗?”

 

霍卿尘只好拿霍北琛来当借口。

 

“那要是他一直不满意,我们不就不能完工了?”

 

“又是他这个扫把星!刚才耽误我时间,让我错过飞机起飞的人是他。”

 

秦雨微提起霍北琛心里就来气,她和霍北琛之间绝对是合不来的。

 

秦雨微见状,只好作罢,还是安心待完这段时间。

 

等霍北琛回来之后,秦雨微早已不在客厅。

 

“我有话问你。”

 

一直坐在客厅的人是霍卿尘,终于等到霍北琛回来,立马走到他的面前。

 

“什么事情。”

 

“你为什么带走秦小宝?你不知道他是秦雨微的全部吗?要是小宝真的出了什么意外,雨微是会疯掉的!”

 

霍卿尘碍于霍北琛是他的堂哥,也碍于他是A市的老大,所以他忍住想要揍人的冲动。

 

“怎么,你很在乎?”

 

霍北琛答非所问,他就是想要知道他这个堂弟对秦雨微的心思到底深到哪一个程度。

 

“算了,我也不问你这个了;机票的事情也是你做的吧?”

 

“我就不懂为什么了,你和秦雨微之间不过也才一面之缘,为何你却要这样针对她?”

 

霍卿尘低着嗓子吼道,怕惊到了楼上的秦雨微。

 

“为什么?没有为什么,就是想到这样,然后就这样做了,我做事情还需要向你汇报吗?”

 

霍北琛耸耸肩,很无所谓的样子。

 

“霍北琛,你不要太嚣张!”

 

霍北琛的态度让霍卿尘的火气蹭蹭往上涨,随之不再说话,甩手离去。

 

直到等二天。

 

“霍总,您要的报告!”

 

终于等到这一份亲子鉴定。

 

霍北琛一拆开文件袋,翻阅开来,看到的是那红色醒目的大字——肯定亲子关系!

 

看来,他之前的怀疑是正确的,秦小宝真的是自己的儿子。

 

秦小宝既然是自己的儿子,秦雨微是秦小宝的母亲,可是他和秦雨微之间又是多久发生的关系?

 

秦小宝现在五岁,莫不是五年前那个晚上?可五年前那个晚上,在自己身边的人是秦媛媛。

 

霍北琛看着这份报告,越想越不对劲,既然是这样,为什么秦雨微在一开始见到自己不迎合还反倒是躲避?

 

他可是孩子的亲生父亲!

 

一连串的疑问涌上霍北琛的心头,总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这件事还有第三人知道吗?”

 

“属下办事,霍总请放心,绝对没有第三人知晓。”

 

“嗯,知道了。”

 

最后霍北琛拿着这份报告离开了医院。

 

本来他想拿着这份报告去质问秦雨微的,但是又仔细一想,既然秦雨微在最开始就打算躲着自己,不让自己和秦小宝相认,想必这其中肯定是有原因的。

 

至于这是什么原因,霍北琛得去自己调查。

 

糊里糊涂的,自己竟然凭空多了一个儿子,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幸福还是不幸福。

 

“小宝,妈妈问你一件事,你那天跟霍北琛出去,他有问你什么奇怪的问题没有?比如家事?”

 

秦雨微把秦小宝抱上自己的大腿,然后询问道。

 

“家事?没有吧,厕所叔叔没有问我什么问题,只是带我去吃了冰淇淋。”

 

“真的?”

 

“嗯,是真的,小宝不敢说假话。”

 

秦小宝认认真真的说道,不像是在说谎。

 

竟然没有借此机会问点什么?有点不正常。

 

秦雨微才想起之前霍北琛在自己房门外打电话说的事情,只是不知道这也有几天过去了,他那里到底查出了什么没有。

 

时间越久,秦雨微的心里越是焦躁不安。

 

不过也正是这么几天过去了,她和霍卿尘回来也这么久了,却也一次都不见霍北琛跟他们商量婚服的事情。

 

“霍设,你有跟霍北琛说设计婚服的事情吗?我们回来也有这么些日子了,天天都无所事事的,实在是太无聊了。”

 

秦雨微找到霍卿尘,问道设计帮霍北琛设计婚服的事情。

 

秦雨微在知道是帮霍北琛设计婚服的时候,心里就大致清楚了,跟霍北琛结婚的人应该是她那个妹妹秦媛媛吧?

 

五年过去了,自己和他们也都有五年没见了,也不知道他们是否都已经忘记了她这个人的存在。

 

可是秦雨微是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身为她最亲近的人,却做了最伤害她的事情,这个仇,她一定会报的,不光是为了她自己,更是为了她已经去世五年的奶奶。

 

想当初,那段时间她是多么的痛苦,好不容易缓过痛苦,现如今又要这样残忍的让自己回忆起从前。

 

“我哥说不急,他自有安排。”

 

霍卿尘也无能为力,他们两个之间的差距悬殊太大了。

 

“切,真是霸道无耻!”

 

这是秦雨微对霍北琛的另一评价。

 

霍卿尘也是无奈的耸耸肩。

 

“那我带小宝出去逛两圈,整天待在家里,都要发霉了。”

 

既然他自有安排,那她也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出去逛逛,看看这个五年都没有回来的地方,有多大的变化。

 

“好,注意安全!”

 

“没问题!”

 

秦雨微带着秦小宝刚一出门,就碰上了手里拿着鉴定报告回来的霍北琛。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就别过了。

 

只不过,秦雨微的直觉告诉她,霍北琛手里拿的东西不简单。

 

秦雨微刚出去,霍北琛就进来了,霍卿尘看见了霍北琛手里的文件袋,心有疑惑。

 

“我想跟你商量个事儿。”

 

“为何你每天都有问不完的事情?”

 

显然,霍北琛开始变得不耐烦了。

 

“我想让你放走秦雨微,她不应该继续留在A市!”

 

“你都是要结婚的人,不应该继续对除了秦媛媛以外的女人有接触,不是吗?”

 

“你说你是邀请我们回来帮你设计婚服,可是这么多天过去了,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你说你自己有安排,那安排呢?怎么什么都没有见到?”

 

“设计婚服我一个人也可以,希望你可以让秦雨微回米兰。”

 

霍卿尘说话的语气不带一丝的商量,很明显的是已经决定好了,在通知霍北琛。

 

“那好,那我也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的答案符合我想的,我会考虑的;反之,则会拒绝!”

 

霍北琛想要试探一下霍卿尘是否也知道秦小宝的身世。

 

“你跟秦雨微认识几年了?”

 

“五年。”

 

“五年的时间里,你们都是在一起的吗?”

 

“那不然呢?”

 

霍卿尘简直是对答如流。

 

“那好,秦小宝的父亲是谁?”

 

霍北琛问出了关键问题,眼睛直勾勾的盯住霍卿尘的眼睛,只要是有一丝的躲避,那就证明他的心里有鬼。

 

“这…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五年前我遇见雨微的时候,她就已经有了身孕,孩子父亲的事情,她从未提过。”

 

“那你都没有问过?”

 

“问过,但是都被她跳过了,我也就没有多问了。”

 

霍卿尘开始理直气壮,越到后边越有点闪烁其词,很明显是在故意掩盖什么。

 

所以,霍卿尘也是知道秦小宝是自己儿子这件事情的。

 

现在霍北琛已经有了有力的证据,他不再相信任何人说的话,既然霍卿尘不打算对自己说实话,那么刚才他对自己提的要求也就没有可行的余地了。

 

“真是不好意思,你的回答没有让我满意,所以,你刚才说的那些要求,我拒绝!”

 

“你们还是乖乖地留下来帮我设计婚服吧,其他的事情,不要再想了。”

 

“哦,对了,下周开始,你们就可以工作了。”

 

霍北琛从沙发上站起来,直接越过霍卿尘的身边,一点都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哦,对了,下周开始,你们就可以工作了。”

 

霍卿尘走到楼道拐角处又回过来告诉霍卿尘工作的事情。

 

看着霍北琛那副轻狂的样子,霍卿尘心里暗自发誓,迟早有一天,自己会把现在的账全部算回来的!

 

第一次带秦小宝出来转悠,秦雨微对好多的地方都不记得了。

 

不过也难怪,自己都走了五年了,早已是物是人非了。

 

“妈妈,这就是你以前生活的地方吗?感觉比米兰还要漂亮。”

 

A市是远近闻名的山水秀丽之地,这里的历史文化名城数不胜数,参观的游客更是人山人海。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优秀的地方,却是秦雨微最为伤心的地方。

 

“嗯。”

 

秦雨微有气无力的回应着秦小宝,她没有什么较高的兴致,倒是秦小宝这孩子,兴致极高。

 

不过看着秦小宝这样无忧无虑的生活,她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这一天,秦雨微带着秦小宝去逛了好多地方,都是她自己以前经常去的,只不过真的是全都变了。

 

“怎么样?看你现在这个样子,这一天下来,应该是没有遗憾了吧?”

 

秦雨微拿出纸巾,温柔的擦拭着秦小宝额头上的汗水。

 

“妈妈,刚才我有看到好多小朋友都是爸爸妈妈陪着一起的,一家人有说有笑的,让我很是羡慕。”

 

“可是妈妈,我的爸爸到底在哪里啊?难道说我真的没有爸爸吗?”

 

秦小宝触景伤情,看到那些有着爸爸妈妈一起陪伴的小朋友,他真的很想自己的爸爸,可是他却从来都没有见过。

 

秦雨微没有料到小宝会跟自己提起这个事情,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如何开口是好。

 

“小宝,对不起!”

 

秦雨微每次被秦小宝问道这样的问题的时候,她能够跟他说的,就只有这三个字了。

 

“妈妈,我多久可以见到我的爸爸?”

 

秦小宝两眼期待的望着秦雨微,希望能够得到一个肯定的答复。

 

秦小宝不过也才只是一个孩子,年纪轻轻的竟背负了这样沉重的包袱。

 

实在是不忍心开口说拒绝的话语,秦雨微只好先平复秦小宝的心情。

 

“快了,小宝,只要你听话,会有那么一天的。”

 

秦雨微揽过秦小宝,一把抱在怀里,眼眶微润。

 

不是秦雨微不愿意告诉秦小宝他的父亲是谁,只是在当时那个环境下发生的事情,现在说出来,不仅是对秦雨微的旧伤揭疤,更是对秦小宝身世的胡乱猜疑。

 

所以,秦雨微现在都是在尽她最大的努力给到秦小宝最好的,不想让其他的人对自己的孩子在背地里嚼舌根。

 

可是她不知道的,秦小宝心里最想要的却是一家人的团聚!

 

要是真的有到和霍北琛相认的那一天,他会接受他们娘俩儿吗?一般像他这样高傲冷漠的人,最接受不了的不就是欺骗吗?

 

“小宝,别哭了,回去吧。”

 

秦雨微拭去秦小宝脸上的泪水,每一滴都滴在了自己的心尖儿上。

 

霍北琛以前都是极少回来这栋别墅的,但是在秦雨微她们出现之后,他竟然三天两头的往这边跑来。

 

“帅叔叔!”

 

秦小宝大声的叫道霍卿尘,甩开秦雨微的手,然后飞奔霍卿尘的身边。

 

“嗯,小宝,这样开心,是不是出去玩得很高兴啊?”

 

“对呀,妈妈带我去了好多好多的地方,对了,今天她还破例让我吃了两个冰淇淋呢!”

 

秦小宝示意霍卿尘俯下身来,然后自己贴在他的耳边悄悄地说道,脸上洋洋得意的表情也带动了霍卿尘的心情。

 

“你这个小子,真是没有办法!”

 

霍卿尘轻敲一下秦小宝的脑袋瓜子,然后一脸宠溺的说着。

 

霍卿尘一直将他眼前这个孩子当做自己的亲生孩子一般对待,因为这一切都是为了得到秦雨微的肯定。

 

“小宝,你先自己去玩吧,我跟妈妈说点事情。”

 

霍卿尘待秦小宝走后,跟秦雨微来到庭院的亭子里坐下。

 

“有什么事情吗?”

 

这是有什么事情,不能让小宝知道,还要来外边说。

 

“抱歉,雨微,这一次我是真的为力了,机票的事情,我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霍卿尘带着一丝歉意跟秦雨微说着,既然霍北琛已经跟自己说了那么绝对的话,那么在这A市就还真的没有第二个可以有办法的人。

 

现在秦雨微也不想再去想离开的事情,想得越多倒不如乖乖住下来更让人踏实。

 

“没关系,不用说对不起的,你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要不是这一次我是真的走投无路,不知道应该找谁帮忙,我也不会再忍心麻烦你的。”

 

“没有办法就是最好的办法,放心吧,我会住下来的,一直到我们任务结束的那一天。”

 

这样劳累的来回跑,自己辛不辛苦倒无所谓,只是别累着了孩子。

 

秦小宝的年纪也到了应该上学的阶段了,一直这样被她束缚在家里,也不是一个办法,更会耽搁他的前程。

 

“我想了一下,小宝现在的年龄也可以去上学了,我想着去找一所全日制的幼儿园或者托儿所,让他去读书。”

 

听到秦雨微的这样的想法,霍卿尘也是赞同的。

 

“可以啊,那这件事就放心让我来做吧,至少我在这边也还是有些熟人的,商量起来也不是那么麻烦。”

 

秦小宝的国籍不在国内,所以没有有力的人际关系,想要在这A市上学,也还是有一定困难的。

 

秦雨微着实的想了想便也答应了,光靠她一个女流之辈,还没有一个熟人,这件事确实有点难度。

 

“那也好,不过又要麻烦你了。”

 

秦雨微不好意思的笑笑,才说不想麻烦霍卿尘没多久,结果这里又要麻烦他了。

 

“瞧你说的什么话,进去吧。”

 

霍卿尘拍拍秦雨微的肩膀,一脸淡然。

 

“妈妈,厕所叔叔…”

 

秦小宝向着秦雨微指着霍北琛。

 

跟着霍卿尘有说有笑的进了大门,随着秦小宝手指着的方向看去,就看到客厅中间坐着的霍北琛,眼神深邃,也看不出有什么表情变化。

 

秦雨微本能的牵过秦小宝的手就要上楼去,却被霍北琛叫住了。

 

“你,过来。”

 

霍北琛指了指秦雨微。

 

“有事吗?”

 

“听不懂人话?过来,听不懂啊?”

 

霍北琛不耐烦地说着。

 

“有事就这样直说,不说我走了。”

 

以为自己是谁呀?秦雨微的暴脾气岂是能容忍霍北琛这样霸道指使自己的?

 

“给我看看你近几年的设计稿。”

 

霍北琛见秦雨微丝毫未动,也懒得跟她一个女人计较,只是还站在一旁的霍卿尘将霍北琛的行为看得清清楚楚。

 

虽然一开始霍北琛对自己和秦雨微也就没有什么好脸色,但是就刚才的那个情况而言,秦雨微当众顶撞他,竟然就这样算了?

 

“什么意思?”

 

秦雨微一脸疑问。

 

“既然身为设计师,又是帮我设计婚服,我总也应该瞧瞧你的设计水平吧?万一风格不是我喜欢的类型,又或者是你的水平还不配给我做事,那就又是另外的事情了。”

 

霍北琛玩转着自己的手机,云淡风轻的说着,俨然不给秦雨微一个面子。

 

秦雨微听完霍北琛对她说的那些话,脸上、手上青筋暴起,作出一副想要上前给霍北琛一拳的架势。

 

好在霍卿尘眼疾手快,拉住了秦雨微,这才避免了一场“血腥”的画面!

 

“你拉着我干什么?你没有听见刚才他是怎么说我的吗?这口气我实在是忍不下去。”

 

秦雨微此刻愤怒的脸扭曲得就像是一只狂暴的老虎,从未有人如此践踏自己的尊严。

 

而他霍北琛,这是第一个!

 

霍北琛就这样看着两人在自己的眼前拉拉扯扯,浑然不觉得自己刚才说的话有多过分!

 

“厕所叔叔是坏人,怎么可以那样说我妈妈呢?我妈妈的设计可是独一无二的,好多人都抢着欣赏,预定呢。”

 

“你不应该那样说话的,你得跟她道歉。”

 

秦小宝此刻也开口了,他也完完全全的听进去了刚才霍北琛对自己妈妈说的话,实在是太坏了。

 

秦小宝说过霍北琛之后来到秦雨微的跟前,抱抱她,安慰着她。

 

“哥,你刚才确实有点过分了,雨微是我公司旗下的设计师,她的设计水平是我们大家有目共睹的,不比现在国际上的任何一个知名的设计师差分毫。”

 

“就算是你不喜欢她的设计,我们也可以按着你的想法去思考,直到你满意为止;你真的没必要那样说那样难听的话,来伤害她。”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