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我的可能有点大你忍一下 好几天没好好要我了

时间:2022-11-06

将柏立寒抱到床上,凌小凡拉过薄被,悄然盖住他瘦削却笔直修长的双腿。“您是现在睡,还是再看会儿书?”

我的可能有点大你忍一下 好几天没好好要我了

凌小凡以为这一天将在静谧的阅读中悄然结束,柏立寒却指一指旁边的电脑支架:“我要开始工作了。把电脑推过来。”

 

我的天,凌小凡汗颜,还以为就是个有钱二世祖,最多就是有点文艺的二世祖,搞半天,竟是个工作狂?

 

终于结束护士生涯的第一天,凌小凡回到自己房间,才沾上枕头就进入了梦乡。

 

刚刚梦到自己和小敏去游乐场玩,还没坐上旋转木马呢,突然警铃大作,赶紧逃跑,却吧叽一下摔了个嘴啃泥。

 

顿时惊醒,发现是召唤音乐正唱得自由自在。

 

柏大人有请啊!

 

从床上一跃而起,瞬间进入“凌护士”模式,这一秒还在揉眼睛,下一秒钟已经出现在柏立寒床边。

 

“柏先生有什么需要?”

 

哪知道柏立寒怔怔地望着她:“你这个样子来问我有没有需要,很容易引起误会。”

 

什么意思?

 

愣了两秒,凌小凡突然发现自己冲得太积极,竟然忘记……

 

穿!衣!服!

 

一声尖叫,夺门而逃,飞回自己的卧室。

 

留下躺在床上的柏立寒,动弹不得,也哭笑不得。

 

凌小凡穿的是一件圆领短袖,样式陈旧,里面空荡荡的,一看就没有内衣,跑过来的时候,柏立寒清楚地感觉到了衣服下饱满的跳跃。

 

更过分的是,她居然穿着小花猫内裤。

 

好吧,就算承认她的腿雪白修长具有相当的视觉冲击,可那内裤也太土了,她到底是22岁,还是12岁?

 

不能因为我双腿不方便,就当我哪里都不方便了吧?

 

幸亏够土,柏立寒摇摇头,瞬间恢复了平静。

 

没一会儿,凌小凡期期艾艾地又过来了。这回她穿戴得超级整齐,好像立刻就可以上街买菜。

 

“柏先生……”连语气都是小心翼翼的。

 

到底还是个孩子,穿小花猫内裤的孩子。

 

彼此都不提刚刚尴尬的一幕,柏立寒指指电脑架:“移走吧,我要睡了。”

 

“哦……”凌小凡垂着眼睛,不敢看他,默默地将电脑架子移到一边,又端了一杯水过来,给柏立寒吃药。

 

一凑近,她满脸褪不掉的红晕让柏立寒一览无遗。

 

“你觉得自己合格吗?”柏立寒挑眉问。

 

凌小凡垂着眼睛,轻轻摇头:“不太合格……但是,我不会轻易放弃,我会努力让自己合格。”

 

“你这是欺负我行动不便啊……”柏立寒说得意味深长。

 

“不不不,真的不是。”凌小凡的脸都红到脖子根了,“以后我穿着衣服睡觉。保证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希望是这样。否则,我也不敢保证会有什么后果。”

 

这是对凌小凡的警告,也是柏立寒对自己的警告。

 

吃完药,柏立寒挥挥手,示意她离开。可凌小凡步子挪了半天,还没走出去。

 

柏立寒不耐烦了:“怎么了,舍不得走了?”

 

“不不不……”凌小凡艰难地解释,“是这样……柏先生,今天这事……能不能不要告诉云姐……”

 

“你以为我这么无聊?”柏立寒没好气。

 

虽然柏立寒的确没那么无聊,但第二天,他还是叫外出采购的云姐给凌小凡买了些换洗衣服,也包括从头包到脚的睡裙。

 

云姐心中一动,却什么都没问。只暗暗希望自己坚持留下凌小凡的决定是对的。

 

第二天,凌小凡是彻底学乖了,严格按照柏府的规矩行事,绝不自作主张,也不碰任何不明物体。总算相安无事地过了一上午。

 

倒是去客厅打电话给乔墨的时候,碰到了采购回来的云姐。

 

云姐不动声色:“昨晚睡得好吗?”

 

“挺好的。”凌小凡心虚,不敢看她的眼睛,假装发现了桌上的鲜花,“这花是您买的吗?”

 

这回避也太明显了,云姐心中暗笑,越发肯定昨晚一定发生了些什么。

 

“不是啊,是我们自己花园里的。”

 

“柏府也有花园?”这倒让凌小凡很高兴,她很喜欢花花草草,平常在大学校园也总会为美景驻足。

 

“嗯,花园很大,值得去走走。”

 

因为下午有复诊,凌小凡没有来得及去花园,而是按照乔墨助手电话里的吩咐,去三楼的康复室做准备。

 

有些遗憾的是没能和乔墨本人说上话,但一想到下午会和他照面,凌小凡又激动的期盼起来。她在很多医学期刊上见过他的名字,对他本人却一点都不了解。

 

凌小凡趴在康复室的窗口,望着窗外的海潮起起伏伏,想像着乔墨的样子。

 

他应该年纪很大了吧,不知道是不是好相处,更不知道是不是愿意指点一下渺小的自己。

 

无论如何,就冲着可以近距离接触这样的专家,她都觉得值得自己留在柏府。这一开心,就止不住哼起了小曲。

 

“你唱歌很好听啊。”

 

凌小凡一惊,转身,见一个年轻的男生靠在器械上,一身运动装束,时尚阳光,笑吟吟地望着自己。

 

一时有点懵:“您是……”

 

男生却显然对柏府很熟悉:“应该我问你,你是谁?”

 

“我是柏先生新请的看护,我叫凌小凡。”

 

男生耸耸肩:“原来大哥请了个这么漂亮的看护,居然没告诉我,这是想私藏么?”

 

大哥?

 

没听说柏府还有二公子啊,难道是自己孤陋寡闻了?

 

“您是柏先生的弟弟?”她确认。

 

男生笑道:“可以这么说。叫我艾伦就好。”

 

唉,这男生好洋气,一看就是国外刚回来吧。也是大学放暑假了吧,嗯,一定是这样的。而且笑起来阳光开朗,竟不比海城大学的万人迷宋天成差啊。

 

这柏家,还真是出帅哥。

 

“你回来了,柏先生一定很高兴。”凌小凡是真心希望这个开朗的艾伦能好好感染一下她阴郁沉闷的大哥。

 

哪知道艾伦一歪脑袋,一脸不以为然:“这可不一定,他有时候可讨厌见到我了。”

 

这话真说到凌小凡心里去了,就凭柏立寒那个阴晴不定的脾气,半天就能辞退自己两回,跟亲弟弟摆摆脸色也不是不可能啊。

 

但对待雇主,只宜腹诽,不宜牢骚。

 

“自家人,哪里会真的讨厌。我和妹妹也是这样啊,常吵架呢,不过吵归吵,真有事,心绝对是在一处的。”

 

艾伦坏笑:“亲生的?”

 

凌小凡一愣,不知道艾伦为何会这么问,虽然觉得他冒失,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不是,爸爸妈妈领养了我,后来又生了妹妹。”

 

艾伦显然没有料到一个玩笑竟然扯出人家的隐私,立刻道歉:“哦,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真抱歉,小凡……”

 

凌小凡笑笑:“没关系,这也不是什么秘密,我们一家人感情很好,不介意有没有血缘关系。”

 

见凌小凡是真的不在意,艾伦才舒了一口气:“瞧我这玩笑开得……”

 

又凑到凌小凡耳边,低声说:“其实……我和柏立寒也不是亲兄弟……”

 

这信息量有点大啊。

 

看他性格这么爽直,凌小凡也轻松起来:“那你们两个,谁是领养的那一个?”

 

艾伦想了想:“那……应该算是我吧。”

 

“看来我们俩运气都很好嘛,虽然被领养,但是都被领养到一个幸福的家庭。”

 

“何以见得家庭幸福?”

 

“没发现我们性格都很好吗?”

 

艾伦被她逗笑:“你还真会拐着弯夸自己。云姐从哪儿把你找来的,一定把大哥逗得开心死了。”

 

凌小凡觉得他真是高看自己了:“柏先生好像一点都不开心啊,我才来了两天,就惹他生气两回……哦不,三回了。”

 

她想了想,觉得昨天晚上那段难以启齿的“秘事”也该算进去,便临时加了一回。

 

“居然生气三回了?”艾伦瞪大眼睛,竖起大拇指,“你很了不起。”

 

凌小凡愁着脸:“我也知道自己有点冒失,争取就在三回这儿打住,不能再多了。”

 

哪知道艾伦摇头:“不不不,我惊讶的不是居然生气了三回,而是,生气了三回居然还没把你赶走,你真了不起。”

 

门口传来柏立寒阴恻恻的声音:“乔墨,你是不是在找死?”

 

凌小凡大惊失色,亏得自己没说他坏话,不然找死的就是自己啊。

 

可是,可是……

 

“谁是乔墨?”她惊讶地望着艾伦,又望望柏立寒,再望望艾伦,瞠目结舌。

 

柏立寒缓缓地进来,轻蔑地扫了凌小凡一眼:“这个把你耍得团团转的艾伦,就是乔墨。”

 

凌小凡皱起了眉头,一阵不悦袭上心头。

 

乔墨竟然笑道:“小凡别听他的,我可没耍你,艾伦是我英文名。”

 

转身又对柏立寒道:“谁规定不能用英文名啦?”

 

柏立寒显然在门口听了不少时候,不理乔墨,反而嘲笑凌小凡:“你说你蠢不蠢,人家说什么你都信。明明都知道下午乔医生要来,还被他花言巧语耍了半天。”

 

真是先入为主害死人,凌小凡低声道:“我以为乔医生是个老头子……”

 

“哈哈——”乔墨大笑起来,“没见过像我这么年轻有为的是吧。很正常,很多人见到我,都不敢相信。”

 

刷新凌小凡的三观啊,不管眼前这两人是亲兄弟还是表兄弟还是结拜兄弟,奇葩起来,的确是不相上下、并驾齐驱。

 

康复开始前,柏立寒将凌小凡赶了出去。

 

乔墨摇头:“你这是何苦,形象就那么重要?”

 

柏立寒却白了他一眼:“这丫头连我洗澡的时候都不走开,你觉得我在她面前还有什么形象可言?”

 

“啊?哈哈,有趣。柏立寒,你也有今天!”

 

“注意言辞,小心我把你也赶出去!”柏立寒威胁完,又幽幽的道,“我不是要保持形象,我只是不想让她知道,我康复到了什么程度。”

 

“对看护都这么防备,果然还是那个柏立寒。”

 

客厅里,凌小凡把自己上当受骗的“悲惨经历”跟云姐告状,惹得云姐掩嘴笑得不行。

 

“乔医生也没说错啊,他和柏先生是同学兼邻居,从小一起上学,好得跟亲兄弟似的。”

 

“那也不能说自己领养的啊,过份!”

 

“人家不是怕你难堪嘛。”

 

“可是我一点都不觉得难堪啊,虽然我从小就被遗弃,可那也不是我的错,只会让我更珍惜身边人,更珍惜拥有的一切。”

 

“你说得对。只可惜,不是每个被遗弃的孩子都像你这么乐观积极。”云姐话中有话,凌小凡却浑然未觉。

 

诊疗结束,乔墨跟凌小凡交代未尽事宜。

 

凌小凡将乔墨拉到角落,低声问:“柏先生似乎不愿见阳光,是因为他的病情吗?”

 

乔墨望了望柏立寒:“从表面看,他受伤的是腿。实际上,是心。”

 

没多解释,凌小凡却恍然大悟。

 

送走乔墨,柏立寒很不满:“十八相送吗?”

 

“你还知道梁祝?”

 

“为什么不能知道,我是中国人。”

 

“好好好,柏先生真是学贯中西、博通古今啊。”

 

“麻烦你别夸我,这么生硬,我尴尬。”

 

“好的,柏先生。”

 

“送我回房洗澡。”

 

“好的,柏先生。”

 

凌小凡吐吐舌头,反正柏立寒脾气就是这么差。

 

洗完澡吹头发的时候,柏立寒突然没头没脑地说:“乔墨的女朋友从来没有超过三个月的,你趁早别痴心妄想。”

 

凌小凡一愣,脸立刻又红了:“不过是对前辈的崇拜而已,柏先生想多了。”

 

“也对,你有男朋友了。”

 

什么莫名其妙,凌小凡摸不着头脑:“我才来两天,就有谣言了?”

 

“你昨天摔完跤,打电话安慰你的不是男朋友?”

 

原来说的宋天成。凌小凡摇头:“宋学长替我抓到了抢包的小贼而已,不是男朋友。”

 

“这个学长很有正义感嘛,还帮你抓小偷?”柏立寒试探,“这样的好男生不多了,考虑考虑吧。”

 

今天的柏立寒怎么这么八卦 ,凌小凡坚定地打算制止柏立寒庸俗化。

 

“我只想怎么赚钱,才没时间想这些。”

 

吃过晚饭,柏立寒回了房间,却破例开电视看新闻。凌小凡趁着这闲暇替他按摩双腿。

 

新闻里正在说海城新近的一桩并购案,某老牌企业重组,多家实力雄厚的集团争夺,最后却花落一家名为“新势力”的新公司。

 

凌小凡按摩的速度明显下降,不由自主地扭头看电视。

 

柏立寒皱眉:“能不能认真点?”

 

“哦,对不起,走神了。”凌小凡赶紧回头。

 

“你一个学医的,关心财经新闻干嘛?”

 

“我听说过这个新势力啊,很神秘很厉害。”

 

柏立寒真要刮目相看了:“看来你学业不够繁重,还有空关心这些。”

 

“不是不是。是舍友八卦宋学长的时候,我听到过一点。”

 

“哦?”柏立寒眉毛扬起,凝神望着凌小凡,“说来听听?”

 

“前段时间舍友说,宋学长家的那个什么集团,居然被一个新公司抢了生意,就叫‘新势力’,还说,这个新公司很神秘,已经在海城出手几次,无一落空,可那些大集团却摸不透新势力的底细。”

 

“看来你们都很喜欢宋天成啊。”

 

“有钱,还长得帅,成绩又顶尖,自然是男神不二人选。”

 

“哼……”一声极其细微的冷哼从柏立寒喉间发出,搞得凌小凡莫名其妙。

 

半夜,凌小凡睡得正香,隔壁房间却传来些动静将她惊醒。

 

愣了两秒,突然意识到,这是柏立寒在呻吟啊!

 

凌小凡又是一跃而起,却立刻想到昨晚的那一幕,下意识往身上一看,还好,云姐买的卡通睡衣果然够严实,就露两脚踝。

 

冲进卧室,一片黑暗中什么都望不见,只听见柏立寒粗重的喘息、以及混乱的呻吟。

 

“你怎么了?”

 

凌小凡摸到床边,正要去开灯,被柏立寒伸手一拉,猝不及防地栽到了床上。

 

“啊——”凌小凡惊恐地尖叫,瞬间却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嘴。

 

下一秒,滚烫的舌头侵入了她的唇齿之间……

 

该死的,是柏立寒!他一个翻身将凌小凡重重地压在身下,一边亲吻,一边用结实的双臂将她箍得紧紧的,嘴里还胡乱说着:“有人害我,有人害我……别离开我……”

 

凌小凡心惊不已,拼命地挣扎,可柏立寒竟如此有力,箍得她快喘不过气来。

 

“放开我!救命啊!”凌小凡愤怒的呼救却被他又一次堵个严严实实。

 

凌小凡绝望地发现,柏立寒的手已经开始不老实地在她身上急切地游走,多亏这从头裹到脚的睡衣,暂时地充当了屏障。

 

就在凌小凡快要窒息的时候,柏立寒终于放过了她的唇,颤抖着低吼:“若欢,我知道你还在。”

 

什么鬼!我不是什么若欢!

 

凌小凡趁着柏立寒放松的一瞬间,狠狠地咬住了他的唇……

 

“啊——”柏立寒吃痛,顿时双臂一松,让凌小凡一个打滚终于溜了出去。

 

卧室的灯光亮了,凌小凡愤怒地站在床前,头发散乱,眼眶里忍着泪水,大声咒骂:“混蛋!你这个混蛋!”

 

柏立寒被这灯光刺痛了眼睛,半晌才缓缓睁开,整个人似虚脱地一般,躺在床上,怔怔地望着凌小凡。

 

“对不起……”他哑声道。

 

“我要辞职!”

 

“可以。”

 

凌小凡没料到他竟然答应得如此爽快,倒也一愣。

 

“深更半夜的,外面危险,明天早上我让司机送你回学校。”他像是大病初愈般,每一个字都说得低沉而缓慢。

 

凌小凡默不作声,转身要回自己房间。却听到身后传来柏立寒虚弱的声音:“帮我换身衣服。”

 

稍一犹豫,随即又释然,就当站好最后一班岗吧。

 

一扶起柏立寒,凌小凡却愣住了。柏立寒丝质的睡衣已尽湿,连身下的床单和枕头上已被汗水打湿。

 

他根本不是故意要占自己的便宜,或许是梦魇、或者是犯病,无论如何,一定是身不由己。

 

凌小凡刚刚还愤怒无比,这一刻却起了说不出的同情。

 

医者对患者的同情。

 

“你还是冲个澡吧。”她简短地说着,将柏立寒送进了浴室。

 

趁着他冲澡的功夫,迅速将潮湿的床单和枕套换过。扯下床单时,在上面看见一根长发,凌小凡脸一红,想起刚刚的暧昧场景,难以自处。

 

这尴尬,一直延续到第二天早上。

 

柏立寒嘴唇上赫然一个伤口,堂而皇之下楼吃早饭,云姐和芳姐,惊得以为自己看错了。

 

“这是怎么了?”云姐问,眼神不由望向凌小凡。

 

凌小凡不知该如何解释,想想自己吃完这顿早餐就真的“滚蛋”了,给柏立寒留点面子吧,便默不作声。

 

“昨晚不小心撞的。”柏立寒很平静。

 

“不是有小凡照顾吗,怎么还会撞了?”

 

凌小凡迅速看向柏立寒,以为他要说“没有以后了”。

 

哪知道柏立寒喝完一杯牛奶,若无其事的道:“我又不是三岁小孩。再说吧。”

 

等二人一离开餐厅,芳姐立刻就小声嘀咕上了:“傻子都看得出来不是撞的。”

 

云姐顿时恍然大悟,难怪刚刚看着伤口十分异样,现在想想,是齿痕啊。

 

“难道是咬的?”

 

“我可没说啊。”

 

回到书房,凌小凡等着柏立寒给自己安排司机,可他只低头看文件,完全没有要把自己送走的意思。

 

难道睡了一觉,忘记了?

 

“柏先生……”

 

“嗯?”头都没抬。

 

“我……东西已经收拾好了。”

 

柏立寒终于抬起头,深深地望着她:“你是个很称职的看护,我还是想请你再考虑一下。”

 

这话让凌小凡意外,她一晚上没睡好,心中早已是懊恼盖过了愤怒,没想到柏立寒也后悔了。

 

可是,懊恼归懊恼,对昨晚的一幕还是心有余悸。

 

见她不说话,柏立寒倒是快刀斩乱麻:“再给你点时间吧,午餐时候你若把行李带下来,我就明白了。”

 

这下,皮球踢给了凌小凡。

 

收拾行李的时候,心里那个纠结啊,都纠成蝴蝶结了。

 

一个凌小凡说,留下来吧,毕竟工资高啊,而且人家也不是故意的。

 

另一个凌小凡说,莫名其妙的初吻就没了,再来一次,连初夜都要没了,工资再高也不行。

 

一权衡,还是走吧,反正包也找到了,学费暂时不愁了,回头把两万预付款还给柏立寒便是。

 

刚把包包拉链拉好,有人敲门。

 

是芳姐。她一反平常爱搭不理的臭脸,打量着凌小凡:“你生病了?”

 

这是从何说起?

 

“柏先生说你可能身体不大好,要不要把午餐给你送到房间来。”

 

凌小凡一惊,一看手表,果然:“我没生病,这就下去。”

 

急急忙忙跑到餐厅,突然望见坐在餐桌前的柏立寒,正盯着自己空荡荡的双手……

 

我晕!

 

就那两件衣服,收拾了半天,还忘记拿下来!

 

衣服事小,态度事大。这这这……

 

这就让柏立寒误会了!

 

柏立寒自然第一时间就先看凌小凡的双手,一看,空空如也,明显是跑下来吃饭的,不是跑下来滚蛋的。

 

心中一定,表情淡然:“既然没生病,那就要继续履行职责了。午餐结束,把上午的按摩补上。”

 

凌小凡想说自己其实是忘了拿行李,自己是真的想滚蛋的啊。可是张了张嘴,不知为何,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竟然乖乖地坐到柏立寒对面,像往常那样扒了几口饭菜。

 

真是食不知味。

 

按摩的时候,凌小凡根本就不敢抬头看柏立寒。

 

“低着头,睡着了?”

 

“啊,没有。”

 

不知怎么,柏立寒就想到了她的小花猫内裤。这丫头,到底还是个学生,肯定是被昨天晚上的事给吓到了。

 

“我经常会做恶梦,所以……不敢保证还会不会再犯。以后没有呼叫铃声,你可以不过来。”

 

凌小凡轻轻“哦”了一声,总算觉得有了点人身保障。

 

哪知道柏立寒的脑海还回旋着昨晚凌小凡眼中强忍的眼泪,忍不住又问:“昨晚……不会是你的初吻吧。”柏立寒对凌小凡说。我的可能有点大。你等一下要忍一下哦。凌小凡说你好像好几天没有好好的要我的了。等一下不要太用力哦。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