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对就是这里再用点力 再深入一点你会得到莫大的快乐

时间:2022-11-06

凌小凡终于抬头了,白他一眼:“是小猫。”

对就是这里再用点力 再深入一点你会得到莫大的快乐

柏立寒忍不住笑意,一摸鼻子,转过了脸偷笑。莫名其妙的,二人气氛就融洽了,也没人再提“滚蛋”一事。

 

花园里,景色怡人,云姐叫了凌小凡一同出来散步。

 

“柏先生晚上会做恶梦,云姐你知道吗?”

 

“哦,以前的看护也提起过。”云姐突然就想到了柏立寒嘴唇上的伤痕,“看来昨晚闹腾得不轻,小凡你辛苦了。”

 

凌小凡脸微微一红,立刻又掩饰过去:“我没事啦,照顾他本来就是我应该做的。”

 

“恶梦是心病。说实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云姐老实说。

 

“乔医生的意思,柏先生不是不能见阳光,而是不愿见,这也是心病啊。”

 

说到这个,云姐黯然了:“因为长年不接触阳光,很影响健康,只是大家都想不到什么更有效的法子能让他走出殷若欢这一段。”

 

“殷若欢?”凌小凡又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心中一震。

 

“怎么了?”云姐立刻感觉到了凌小凡的异样。

 

“昨晚上,我听到柏先生梦中还在喊这个名字。”

 

“果然担得起恶梦二字。”云姐难得收了笑容,略有些不屑,“殷若欢是柏先生大学女友,不过……已经不在人世了。”

 

晚饭后回卧室,是一天中难得的闲暇时光。

 

柏立寒又在看新闻,凌小凡有备而来,主动搭话:“中午云姐带我去花园了,原来柏府的花园这么美啊!”

 

“我请了很棒的园丁,所以才能培育出这么多稀有名贵的花草。”

 

“怪不得呢。明天我推您去花园走走吧。”凌小凡开始循序渐进。

 

“我不喜欢花。”刚刚还能愉快沟通的柏立寒,立刻就冷淡了下来。

 

凌小凡不气馁:“不可能,不喜欢花怎么还会请那么好的园丁?”

 

“因为我有钱,乐意。”

 

“才不是。昨天你还夸云姐的插花漂亮,你只是不喜欢花园里的花。”

 

柏立寒冷冷地:“我说过,不要干涉别人的生活习惯。”然后面无表情地看着新闻,根本不再搭理她。

 

新闻又在讲新势力集团和并购案,新势力集团一个长相英挺的负责人正接受连线采访。

 

凌小凡心中一凛,这个人,就是每天上午准时出现在柏府书房的助理蒋藜!

 

凌小凡不由偷望了一眼柏立寒,心中生起一个大胆的猜想。

 

怪不得他这么神秘,怪不得他这几天格外关注财经新闻,难道他才是新势力集团的幕后老板?

 

我的天,一不小心还伺候了一位大人物啊!

 

接连几天,她都回避着蒋藜。她可不想跟什么热点事件挂上勾,知道太多容易被灭口。

 

可有时候,就是怕什么来什么。她这边躲着柏立寒的真实身份,那边,新势力集团的竞争对手——宋天成竟然找上门来了!

 

门外站着的宋天成还是那样唇红齿白的样子,一笑两个酒窝,带着孩子气的青春。见到凌小凡,笑着道:“你还说你不在海城,干嘛躲着我?”

 

见他想要进屋,凌小凡赶紧拿身子一挡。

 

屋里屋外可是竞争对手,这一进屋,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自己的麻烦就惹大了。

 

“走,我们去那边说。”她指指不远处的海滩,急急地就将宋天成拉走。

 

见凌小凡竟愿意和自己一起去海滩,宋天成也是喜不自胜:“宿管李阿姨说你到这儿来当看护,想着你万一要用包里的证件,就给你送过来了。”

 

司机徐哥的确能耐果然很大,而宋天成这份用心就更让凌小凡感激,想到自己之前还骗他说不在海城,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怕太麻烦你,所以才骗你说不在海城,希望你不要介意。”

 

“小事。”宋天成耸耸肩,“李阿姨说这家的病人脾气不好,你做得还顺利吗?”

 

“还行。我们学医的,以后面对那么多患者和家属,生了病谁的脾气都不会太好,就当是提前锻炼了。”

 

“你倒是心宽。要是做得不顺心就辞了,我给你介绍工作。”

 

宋天成的好感表达得太明显,纵然凌小凡从没谈过恋爱,也能感受得到他的热情。可是,在没有决定接受他的追求之前,凌小凡不想欠他太多,便婉言谢绝了他的好意。

 

“你在这儿工作一定也挺闷的,我有空再来找你。”

 

宋天成热切的眼神,让凌小凡实在不好拒绝,而且说实话,她天天在柏府里困着,也的确不反感有个宋天成这样的伙伴过来聊聊天。而且人家还帮了自己这么大一个忙。

 

只是……

 

见她犹豫,宋天成抓住时机:“那我就当你答应了,下次来之前,我给你打电话。”

 

柏府,柏立寒悄无声地回到了客厅。

 

云姐不动声色:“小凡可能一时半会儿回不来,要不要让芳姐给你按摩按摩?”

 

“芳姐会什么,我等凌小凡回来。”

 

“那小伙子长得挺帅气,和小凡还挺配的。”云姐故意这么说,观察柏立寒是什么反应。

 

哪知道柏立寒阴沉沉的:“他就是宋天成。”

 

云姐一惊:“宋天成?”

 

“是啊,追上门来了。”

 

“那我们岂不是……”云姐想了想,“不行,回来我跟小凡说,以后不允许让陌生人上门。”

 

“不要限制,要给他们创造机会发展感情。”

 

厚重的窗帘被悄然打开一道缝,云姐低声道:“他们去海滩了,有说有笑。立寒,你要不要过来看看?”

 

柏立寒没过去,不完全是因为外面有阳光,他还隐隐感觉到了自己难言的失落。

 

或许是对青春和自由的妒忌吧,他暗暗告诉自己。

 

凌小凡回来的时候,柏立寒阴沉着脸,看得出反正不是太愉悦。

 

云姐可不会放过这个八卦。逮到机会就悄声问凌小凡:“都让人追上门来啦,我们小凡可真有魅力。”

 

“云姐可别取笑我了,人家就是给我来送包,之前我包丢了。”

 

“瞧瞧,多好的孩子,还帮你找着了包。我看这男生不错。”

 

“不是我矫情,云姐。”凌小凡微叹一声,“这样的有钱公子哥儿,我真的没时间陪他们吃喝玩乐,我招惹不起……”

 

“也不是每个男生都喜欢吃喝玩乐。”

 

凌小凡语塞:“是吗?”

 

“当然了,我就是。”一个爽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都不用回头,凌小凡就知道,这是已经坍塌的偶像——乔墨,乔医生。

 

“是艾伦啊,今天来得够早啊。”云姐笑着和他打招呼。

 

“幸亏来得早,听到了我们小凡姑娘的心声啊。”大概是对待专业太认真,乔墨把所有的不羁都留到了现实生活中,“吃喝玩乐那是低端的恋爱,懂么?”

 

他潇洒地走过来,潇洒地将手搭在凌小凡肩上:“还没谈过恋爱吧?要不要艾伦哥哥教你?”

 

凌小凡脸涨得通红,看来柏立寒说得没错,这个乔墨真是四处留情。

 

一扭身,摆脱乔墨的“魔爪”:“我还是学生。”

 

她紧张的样子越发激起了乔墨的兴趣,他笑得坏坏的:“对啊,当我学生,我手把手教你?”

 

那张俊脸凑得太近,炙热的呼吸都拂到了凌小凡的脸上,弄得她面红耳赤,求救般地喊:“云姐……”

 

云姐没出声,柏立寒冰冷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乔墨,你是不是又皮痒?”

 

乔墨不满道:“柏立寒,你很煞风景啊,每次我想和小凡说几句贴心话,你就出来横插一杠子。”

 

“贴心话留给你那些莺莺燕燕,别把小凡带坏了。”

 

听到他竟然直呼自己为“小凡”,凌小凡的心突然漏跳了一拍,就是刚刚乔墨凑到跟前,也只让她觉得慌张,没有这样心乱啊。

 

乔墨朝凌小凡挤挤眼神:“他好像吃醋了。”

 

凌小凡心中小鹿乱撞,努力稳住声音:“乔医生,你是前辈啊,不好乱开玩笑的……”

 

见凌小凡避难一样跑到柏立寒的轮椅后,乔墨觉得这个女孩真是好玩极了,容易脸红,偏偏还嘴硬。

 

“不逗你啦。大哥很久没被女人咬嘴唇了,逼急了,万一来咬我……可怕,哈哈。”

 

凌小凡窘得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柏立寒也是,自愈能力那么差,嘴上都咬了好几天了,结了老大一个痂,偏偏就是不掉,时时刻刻提醒着她想起那晚的香艳,搞得她都不敢正眼瞧他。

 

柏立寒白了一眼乔墨:“我就是咬蒋藜也不会咬你,别自作多情。”

 

“哇塞,还真的是咬的。好激情,啧啧啧……”乔墨一边摇头,一边看凌小凡,“楼上准备好了?”

 

“没想到您来这么早,我这就上去准备。”凌小凡赶紧溜之大吉。

 

见她跑得比兔子还快,瞬间身影就消失在楼梯拐角,乔墨变得认真起来:“立寒,你真的和她……”

 

“没有的事。”柏立寒迅速打断,“磕破的。”

 

“这话你骗骗云姐可以,就不要骗我了,OK?”

 

柏立寒沉默了。

 

乔墨正色道:“小凡是个好姑娘,如果你真心喜欢她,我替你高兴。但……我知道你心里忘不掉殷若欢。你要是想开始新的感情,我可以介绍无数女朋友给你,最好不要是她……”

 

柏立寒挑眉:“你好像很关心凌小凡?”

 

“她玩不起,我是怕你出事。”乔墨深深地望了他一眼,“虽然我不赞成你的复仇计划,但你终究已经出手,不要给自己惹麻烦。”

 

“放心吧。我对她没兴趣。你也瞧见了,她还是个孩子,前不突后不翘的,我是这么不挑的人嘛?”

 

楼梯拐角口,凌小凡呆愣在那里。

 

她忘了拿毛巾,还没到三楼又折返,却没想到将二人的对话听了个清清楚楚。

 

什么复仇,什么计划,她完全没兴趣。她只记住了“前不突后不翘,我是这么不挑的人吗?”

 

还有,乔墨竟然说自己“玩不起”!呸,本宝宝根本不屑跟你们玩好吗?

 

今天乔墨还带了个助手,他把助手留在康复室,自己出来找凌小凡。

 

“小凡,我们需要谈谈。”

 

凌小凡心里正反感,觉得这个乔医生的形象已经不仅仅是坍塌,简直就是要重塑,重塑成游戏人间的极品渣男,哼!

 

“只谈柏先生病情,别的免谈。”

 

“怎么了,态度这么差。我有正经事。”乔墨很奇怪她的态度怎么说冷淡就冷淡起来,“跟我说说立寒晚上做什么恶梦了?你们发生了什么?”

 

凌小凡一听,这是打探隐私吗?

 

“干嘛要告诉你……”凌小凡问。

 

“我要找到解决他心病的法子。”

 

见乔墨果然不是之前玩世不恭的样子,凌小凡这才相信他的确是说正事来的。身为医学生,她自然知道查清疾病的心理成因有多重要。

 

“他半夜突然开始呻吟,我以为出了什么事,就跑过去看他,谁知被他误认为是什么若欢,一直喊着有人要害他,叫若欢不要离开他。”

 

“还有什么细节吗?”

 

凌小凡脸红:“有些细节……和柏先生的病没有关系吧。”

 

“当然有关系,每个细节都很重要。”

 

乔墨认真起来的样子很有气势,直接压榨出了凌小凡内心的“小我”。

 

她的声音如蚊虫般,低不可闻:“他抱住我……还把我……把我压在身下,抱得很紧,还……还亲了我……”

 

乔墨哭笑不得:“亲没亲你可以不说,就说他在床上的表现。”

 

凌小凡大惊失色:“没有啊,我们什么都没干,柏先生没机会表现啊。”

 

“凌小凡,你思想不要这么不健康好不好?”

 

“怎么是我不健康,明明是你不健康,还问他……问他床上的表现,你真是重口味八卦病患者。”

 

乔墨又好气又好笑,伸出手,重重地在她头上敲了个毛栗:“你说他压住你,显然他在恶梦中竟然能翻身好不好!你好好回忆当时他做了哪些动作,和平常有什么不一样!”

 

翻身!

 

凌小凡一时竟忘了害羞,完全被这个词给震惊到:“对啊,当时柏先生似乎行动很迅捷……”

 

“他的双腿有没有动过?”乔墨的双眼放出异样的光彩。

 

凌小凡皱眉,使劲回想当夜的每一幕,可惜,自己只记得当时的恐惧与慌乱,竟想不出更多的细节。

 

“当时有点混乱,而且也没有灯光,我不记得他的双腿是不是动过,但翻身是肯定的,而且毫不费力。”

 

乔墨语带欣喜:“你应该知道,他一直都不能自己翻身,所以才要请看护啊!”

 

“所以……”凌小凡也不由惊喜起来,“莫非柏先生的腿……并未真正丧失机能?”

 

乔墨双手插在裤兜里,随意地靠在窗边:“不,坠海后,他双腿的确是丧失了机能,不过,别忘了年轻有为的乔墨医生一直没有放弃努力。”

 

只是,哪怕他已经让柏立寒的双腿悄然恢复,只要他一天不除心魔,就依然只能在轮椅上度日。

 

晚上,凌小凡已经伺候完柏大人洗澡,躺在自己柔软的大床上刷朋友圈。

 

看到好朋友陈心妍发动态:和美人相撞,伤口都不那么疼了。我果然是超级颜控哦!

 

下面配了两张照片,一张就是流血的脚后跟,一张是长发美貌女子在检查行李箱。

 

陈心妍是她高中同学,也是她无话不谈的闺蜜,考上了海城旅游学院,暑假当海外领队赚钱,才从美国回来。

 

凌小凡不由好奇起来。什么样的美人竟能让陈心妍都心动?

 

点开那张照片,仔细看大图……

 

这个风情万种的妙龄女郎,为什么那么像书房镜框里的……

 

殷!若!欢!?

 

殷若欢不是已经死了吗?

 

听云姐说,二人汽车坠海,一失踪,一重伤,警察搜寻了很久,殷若欢下落不明,估计早就葬身鱼腹。

 

一定只是相像,嗯,相像而已。

 

看了好久,恨不得把那照片都要看出个洞来,凌小凡激烈跳动的心才慢慢平复。

 

沉沉地睡了一夜,第二天一上午在书房出入,眼神老是忍不住向倒扣的相架看去。

 

蒋藜今天来得有点晚,一见到柏立寒就说:“柏先生,孙律师来了。”

 

“请他进来吧。”柏立寒的神情格外严肃,又对凌小凡道,“这里暂时不用你照应了,去跟云姐说,中午我留蒋藜和孙律师一起吃饭。”

 

“好的。”凌小凡知道,这是要谈隐秘之事。

 

来到客厅,望见桌上放着几个商场购物袋:“云姐逛街去了?”

 

“嗯,给立寒买了些衣服。”

 

凌小凡不由朝袋子里打量,果然和柏立寒平时衣着一脉相承,挺刮的衬衣,以及裁剪精良的长裤。

 

“其实柏先生这现状,穿运动裤更舒适啊。”

 

云姐笑道:“要他改变习惯,难。”

 

凌小凡叹息:“真是个专一的人,对殷小姐也是一样。”

 

听她一下子扯上殷若欢,云姐不由有些感慨:“除非哪天警察找到殷若欢的下落,否则他会一直心存幻想。”

 

凌小凡心中一动:“或许,也不是幻想?毕竟当时只有他们两个在场,真实情况是怎样,谁也不知道。也许柏先生也有自己的判断吧。”

 

云姐迅速望了她一眼:“就算你真这么认为,也千万别流露出来,不要再助长他的幻想。”

 

“好像……你不太喜欢殷小姐?”

 

“夫人也不喜欢她,我想,她更讨男人的喜欢吧。”云姐耸耸肩。

 

“夫人就是柏先生的母亲吗?”

 

云姐叹道:“嗯,不过去世都大半年了,他从小没有父亲,是个可怜孩子。”

 

凌小凡震惊:“哦,不好意思,我不知道是这样……”

 

“没事。我是还好,立寒从此却成了孤身一人,你说,叫我心疼不心疼。”

 

“没想到柏先生倒是和我一样了……”

 

云姐知道凌小凡的家庭情况,怜惜地拍拍她:“可是,他没你乐观。”

 

“不,云姐。他承受得比我更多。”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