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动态图 么公的粗大挺进了我的密道

时间:2022-11-15

封父的出现让现场尴尬了半秒。

    姚子让很快反应过来,对着他认真解释:“伯父,请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向你证明我对若岚是真心的。”

    “不给。”

    “……”

    封父这回答实在是让人措手不及。

    语气听起来就跟孩子闹别扭似的,封景城和时宛言在旁边听了,差点笑出声,好在忍住了。

    向来跟封父同声同气的封母,忽而开口说话。

    “老头你这样不给人面子,咱们这顿饭还能不能好好吃了?是想要开饭之前就把人赶走吗?”

    封父没有预料到妻子竟然数落他,意外地瞪了一眼。

    结果发现整个屋子里压根没人跟他站在同一阵线。

    就连他最疼爱的孩子们也在旁边玩成一片,完全不打算加入大人们的话题,帮忙说几句。

    心里莫名有点堵。

    他从鼻尖哼出一口气。

    “开饭!”

    恰好饭也做好了,管家和佣人们摆好碗筷,大家都移步到饭厅去用餐。

    封若岚坐在母亲和姚子让的中间。

    姚子让非常识相地给封母夹菜,“伯母。”

    “哎,谢谢,你客气了。”

    而后,他又给封父夹肉:“伯父。”

    然而封父故意装作听不见,自顾自地吃起来。

    封母见状,推了推他手肘,结果被他怒瞪了一下。

    “食不言寝不语,到底懂不懂规矩?”

    “呵,你个老头说什么规矩,平常餐桌上最多话的人就是你。”

    封父被她怼得面红耳赤,差点就要血管炸裂。

    还好这时候六宝宝开口解围,“子让叔叔,给我,给我你夹的那块肉。”

    姚子让这才笑着把肉放进他碗里。

    丝毫没有因为吃闭门羹而觉得尴尬。

    封若岚倒觉得愧疚无比。

    一顿饭吃得很别扭,因为封父的低气压缘故,大家都识相地不再说话。

    还好有小桃子这个开心果,咿咿呀呀地吃着,一个劲儿地夸菜好香,逗得大人们不由得笑出来。

    尴尬的气氛才得以缓解。

    七个孩子们在这时候充当了调适氛围的大功臣。

    虽然不见得有说有笑,但吃完一顿饭之后,封父的气也消了不少。

    主要的怒意都来自于封母。

    因为没人跟他同声同气,导致他总觉得自己被全家人孤立。

    他本以为,封母会跟他一样反对姚子让和封若岚交往的。

    结果没料到她很快就接纳了姚子让。

    态度变化得很快,三两下就被姚子让哄得服服帖帖,吃顿饭的时间,封母就把他当做女婿来看待了。

    怎么看都满意。

    封父觉得事情不能这么发展下去。

    饭后,就在大家准备去客厅看电视聊天时,封父忽然站在姚子让身后。

    “你,跟我来。”

    封若岚见状,连忙道:“我也一起去。”

    “我只允许他一个人过来。”

    她还想争取机会,却被姚子让拍了拍肩膀,低声在耳边安慰:“别担心,我可以的。”

    “你小心点,要是我爸动手打你,你可别傻乎乎挨打。”

    姚子让用眼神示意让她安心。

    这话恰好被封父听进去,气得不轻。

    “你怎么就没担心他动手打你爸?!”

    话毕,他气呼呼地转身上楼去。

    封若岚心里一咯噔,知道自己惹怒了父亲,然而她现在只能眼睁睁看着姚子让跟上楼。

    “坐下吧,他们估计要聊很久。”

    封母的声音传来。

    封若岚心里有些担忧,“妈,爸不会真对他做什么吧?”

    “原本是没有的,但你说了那话被爸听见,搞不好弄巧反拙。”封景城打岔道。

    她被亲哥说得脸色一刷。

    封母瞪了儿子一眼,连忙安抚起来:“别想这么多,子让又不是傻子,就算你爸要动手,他也不可能会挨打的。”

    “妈,为什么爸对子让有这么大敌意?”

    “这还用问?他原本就跟姚家老爷子有点小过节。你爸他挺记仇的,以前在生意上的矛盾都已经过去几十年了,还放在心上。我瞅着子让那小子还挺不不错的,上一辈的事情,没必要牵扯到后辈……”

    封母一五一十地将上一辈人的小小恩怨娓娓道来。

    连封景城都觉得意外。

    “从来听说过姚家和封家有过节。”

    “当然,你爸当时丢了多大的脸,他肯定不会说的。姚家老爷子又觉得自己没做错,自然也不会往外说。抢生意这种事,又不是没有经历过,真不知你爸怎么还这么记仇……”

    封若岚闻言,担忧地朝楼梯看了一眼,心里愈发牵挂。

    相比起客厅的热闹,书房里头的两个男人就显得较为安静。

    姚子让跟着封父进书房之后,就一直站着。

    封父背对着他,拿着浇花器给自己的盆栽浇水,然后又捣鼓浴缸里的鱼,故意将姚子让晾着。

    姚子让最不缺的就是耐心,索性在书房里逛起来,欣赏书架上的书法作品和古董。

    直到封父有些耐不住了,转头偷看了他一眼。

    “你可别把我的古董弄坏。”

    “伯父好眼光,竟然能收集到这么多上等瓷器。”

    “呵,你懂瓷器?”

    “略懂,上大学的时候跟姑姑去拍卖场打暑假工一段时间,了解过一些些。”

    封父从鼻尖嗤了一声,眼神稍微有些变化。

    “我问你。”

    “伯父随便问。”

    “你喜欢我家若岚什么?”

    “她的一切我都喜欢。”

    “是吗?连她有我这样爸爸你都喜欢?”

    “爱屋及乌,这是应该的。”

    “哦,那你是说我没有爱屋及乌了?”

    姚子让被封父这么尖酸刻薄的话问住,愣了愣,然后失笑。

    不得不说,他的五官本来就很俊,笑起来的时候,像太阳般暖和。

    封父莫名觉得有些刺眼。

    “你笑什么?”

    “我知道伯父心里是因为太在意若岚,才会对我有所敌意,我能明白你的心情。”

    “你懂个屁哦。”

    “若岚也很在乎你。”

    “少用这种话来哄我开心,我不像你伯母那样好骗。”

    封父虽然说话语气还有点不屑,但姚子让已经从他的举止和眼神看得出来,他已经有些许心软。

    于是姚子让继续进攻。

    “伯父,不如你直接开口吧,要怎么样才同意我跟若岚的婚事呢?”

    封父喂鱼的动作顿了顿,忽然抬起头,对上姚子让的双眸。

    那一刻,姚子让从他眼神中看见了无比凝重的审视。

    *

    两个小时后。

    坐在客厅的封若岚急坏了,封母还在劝导。

    “若岚啊,不用太担心,子让他一定能搞定的。”

    “我想我还是上去看看吧。”

    “喏,他们下楼了!”

    封母的话刚落,所有人的目光同时转移到楼梯处。

    只见两个男人双双走下来,面无表情,看不出任何情绪。

   封若岚以为姚子让走了之后,封景城就要开始审问她昨晚的事情。


    然而他却让时宛言把她带上楼去疏导。

    “嫂子,我哥是不是让你来训斥我?”

    “你想多了,他就是想让我帮你看看有没有受伤。”

    “没有,昨天我只是被电击了一下,很快就恢复过来了。”

    “咳……”时宛言有些不好意思地轻咳一声,补充道:“你一晚上都被折腾了,或多或少有些疼吧?子让中的那个药,据说药效很猛……”

    封若岚的脸瞬间刷红。

    要说不疼,那肯定是假的。

    尤其是走路的时候,她都疼得难以呼吸。

    时宛言是过来人,见她满脸尴尬羞涩,就知道自己猜得没错,于是拿了些药膏给她。

    “嫂子。”

    “嗯?”

    “谢谢你和哥愿意支持我的决定。”

    她非常真挚地道谢。

    时宛言对着封若岚那双感动的眸子,微微勾起一抹笑容,像冬天里的太阳一样温暖。

    “你是他的妹妹,血脉相连。他若是不支持你,你就无依无靠了。”

    “我知道他忽然改变心意支持我,背后一定是你帮忙说了好话,谢谢你。”

    “不用谢,我只是让他知道姚子让有多么看重你罢了。你哥一直希望你能找到真爱,所以他会不惜一切代价为你换来幸福的未来。”

    时宛言说完,就笑着离开了。

    封若岚眼眶一湿,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感动。

    她现在才明白,封景城之所以帮助姚子让,不仅仅是看在兄弟情分上,其中还有更大的部分,是因为封若岚。

    只有协助姚子让铲除掉那些麻烦,不再有后顾之忧,封若岚和姚子让才能有幸福美好的未来。

    事实也确实如此。

    姚子让那边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了。

    一直想要陷害他的二叔,被送去坐牢已经是板上钉的事实。

    姚老爷子没想到自己看上的孙儿媳人选竟然企图谋害他孙子,好在他孙子福大命大,才没有被陷害死。

    家族里所有曾经帮助过姚子让的二叔的亲戚们,都被赶出家族企业名下的所有公司。

    姚老爷子甚至还在全家族的面前,从祖籍和遗产继承人名单之中,将这些搞事的人一一除名。

    经过这次血淋淋的教训之后,他也不再强迫姚子让相亲联姻了。

    姚子让终于找到时机跟爷爷坦诚。

    “爷爷,我想娶若岚。”

    “你说封家那孩子?”

    “是。”

    “你想娶人家,对方可未必愿意嫁给你呢。”姚老爷子还在意着上次自己被封家两老拒绝的事。

    姚子让却一点都不担心。

    “我会亲自登门拜访。相信封老和封夫人都会愿意接纳我的。”

    老爷子知道自己的说多了也没用,挥挥手就让他去。

    这次批准,对于姚子让来说就跟皇帝的赐婚一样重要,以前的他从没想过自己有机会和权力选择跟谁结婚。

    这次无论如何,他都要尽全力获得封家老夫妇的认可。

    *

    封若岚今天很忐忑。

    这是她跟姚子让交往满一个月的日子,爸妈从哥哥那边得知她有了对象,特意打电话让她把人带回家看看。

    之前她就听说过爸妈不是很喜欢姚子让,所以去之前特别忐忑。

    姚子让看着副驾座上不停捏着大拇指的人儿,伸手将她的手牵起。

    “你看起来比我还紧张,明明见家长的人是我。”

    “我还害怕,万一爸妈不喜欢你,那怎么办?”

    “他们若是不喜欢我,你会跟我分手吗?”

    “当然不会。”

    “那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反正不管他们支持与否,都不会对我们的感情造成影响。”

    话是这么说没错,但她还是放心不下。

    姚子让继续安抚道:“别担心,我对这事有一定的把握。”

    封若岚不明白他说的把握是什么意思,却也没问。

    车子开到了封家老宅。

    封景城夫妇的车子也已经停在门口了。

    封若岚和姚子让牵着手一同走进老宅,就听见里头传来热闹的孩子嬉闹声。

    许久没见的六胞胎,虽然都已经上了小学,但在爷爷奶奶的眼里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小孩。

    玩得最不亦乐乎的人偏偏是封父。

    “爸、妈,我带子让来见你们了。”

    封若岚一声招呼落下,客厅里的嬉闹声瞬间停顿,所有人停下动作,齐齐将目光落在她和姚子让的身上。

    封父睨了一眼站在玄关处牵着手的情侣,眉心微微皱起。

    还不等他说话,原先坐在小木马上面玩耍的小桃子,拉着她的玩伴季恩,一起走到封若岚面前。

    “姑姑!这样牵手手就是交了男朋友吗?小桃子也有男朋友!”

    这举动可把封父和封母气得不轻。

    “在家里牵什么手,教坏孩子!”

    封若岚脸色一僵,只得默默从姚子让的手里抽开。

    还好姚子让很懂得看人眼色,不仅没有觉得尴尬,反而还借势将自己带来的见面礼递过去。

    “伯父,伯母,打扰了。这点心意,请你们收下。”

    “放那儿吧。”

    封父说完,朝着小桃子招了招手,“乖孙女,过来,爷爷带你去看家里养的乌龟。”

    “好耶!”
啊灬啊别停灬用力啊动态图   么公的粗大挺进了我的密道
    小桃子被封父带走,六胞胎也一块儿跟过去。

    客厅里一下子被清空,只剩下封景城夫妇和封母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吃瓜子。

    封若岚有种非常不自在的感觉。

    仿佛自己就跟客人似的,不属于这个家。

    时宛言忽然唤一声:“若岚、子让,快过来坐坐吧,晚饭还有一会儿才能做好。”

    有了台阶,封若岚和姚子让才敢过去坐下。

    封母其实根本没在看电视。

    从姚子让和封若岚进门的时候,她就一直盯着姚子让打量。

    而姚子让也非常大方地迎上她的目光。

    “伯母,好久不见。”

    因为是封景城的死党,上学的时候常常来家里做客,封母早就见过很多次了。

    但这次见面的身份不同了,所以封母得用新的角度重新审视他。

    刚坐下没多久,封母就单刀直入地发问。

    “跟我们家若岚在一起多久了?”

    “一个月。”

    “是真心相爱吗?还是闹着玩的?”

    “绝对真心,伯母请放心。”

    “你会娶我们家若岚吗?”

    “只要伯母现在点头,我明天就立刻带聘礼上门。”

    姚子让毫不避讳地回答。

    刚说完这话,身后就传来封父的冷哼声。

    “我有说过答应了吗?”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