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每次先进去那一下特别胀疼 女生做的时候叫是因为什么

时间:2022-11-18

    张权非听我说的这一番话不再说话,而我则是接着说道:“如果大家都为了把成本降低依靠低价来争取市场,那样的话就会出现层出不穷的各种恶劣的手段和方法,这样一来就让诚信经营的优质商家没办法经营下去,这就是典型的劣币驱逐良币。这些行为如果依靠市场监管部门来监管查处你觉得现实吗?所以说行业协会应运而生了。协会的作用就是对整个行业起到监管和指导的作用,让优质的商户得到市场的认可,能够更好地发展,让那些不良商贩没有生存的空间,也让广大消费者很明白的知道那些商户是优秀商户,怎么知道呢?就比方你的商铺前面是不是有一块水果行业协会副会长单位的牌子?这就是告诉了消费者你的诚信是得到行业认可的,在你这里做生意是可以放心的。”

    张权非听到这里还是有点不解,说道:“那他们用各种手段逼迫商户加入协会,这样子做总归不妥吧。”

    “初期只能这样子,你放心,这不是常态的,只要有百分之十的商户加入后,你看他们还不会再强迫商户加入?再说了,现在让你去找商户其实也是给你一个拉拢商户的机会,你也要挑选的。那些不怎样的商户你就别去劝人家加入了,后期再把他踢出来你面子上也不好看。权非哥,你听我的,现在你找那些口碑好的商户去拜访劝说,你放心吧,后期你们的会员将会是拿着钱都进不去的。”看着我信誓旦旦的样子,张权非半信半疑,但是还是接受了我的建议。

    送走了张权非我看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收拾了一下就准备下楼去吃饭。就在这时办公室门突然被推开了,有个人直接进到了我的办公室内。我有点愠怒道:“谁呀,不知道敲门么?”对方并没有说话,我感觉好像就那样站在门内,我抬头看了一眼发现进来的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但我并不认识。我皱着眉问道:“你是哪位?怎么进来的?”

    那个男人看着我还是一声不吭,但是他的那个目光让我感到一股说不出来的寒意。直觉告诉我这个男人来者不善,不过看到他是赤手空拳的我内心倒也安稳了下来,没有武器的情况下我不一定会被他怎么样了。

    就这样我们两个对视了大概两分钟的样子,办公室别的同事也呼呼啦啦的涌进了我的办公室,将那个陌生男人围住,前台接待也挤了进来低着头给我解释道:“冯总,这个人刚才上来说找你有事,我问他什么事情,他也不吭气,我问他的姓名也不说,就在前台那里站着不说话,只说要见你。我没有让他进来,后来来了一个送水的师傅给咱们公司送水,我领着师傅去了办公区让他换水,不知怎么的这个男人自己就进来了,对不起啊冯总。”

    听着前台接待这个女孩子快要哭出来的声音,我摆了摆手让她先退到一边,然后对着那个闯进来的男人说道:“你叫什么?为什么闯进我们公司?如果你现在不说的话,我就报警让警察来问你了!”

    听我说要报警,那个男人的情绪突然激动起来:“姓冯的,你还报警?你他妈的报警啊,报警了让大家都知道你做过的龌龊事情。”

    这个男人这一番话把我也给说蒙了,我让挤在办公室的同事都退出了办公室,但是没有关门。看到人都出去了我冷冷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倒想知道我做了什么龌龊事情了?你来这里这样闹究竟为了什么?”

    “我叫徐亮。”那个男人开口说了这么一句话后又不吭气了。

    徐亮?我感觉到这个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说过,有点印象,但是又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听过,跟我有什么样的联系。我跟徐亮就这样又沉默了下来。过了好半天我突然想到,徐亮,莫非就是穆丹的那个老公?但是我又不敢肯定,于是问了句:“杜斌是你什么人?”

    “我姐夫。”徐亮回了一句后又不吭声了。他的回答让我算是彻底想起来了。徐亮,穆丹的现任老公,有个姐姐叫徐倩,他姐姐的老公就是我的老熟人杜斌了。当然我也见过几次他的姐姐徐倩,只是从来没见过这个徐亮,不过现在仔细看看徐亮的长相确实跟她姐姐徐倩有些相似的地方。

    “哦,徐亮啊,要说咱们也算是熟人了吧,我跟你姐夫杜斌的关系还是很不错的,不过我没有得罪过你吧?你今天来这一出是怎么回事?”我还是有点不解,无论是我跟穆丹的关系还是跟杜斌的关系,都不可能让他家人对我这个态度吧?

    徐亮仍旧是一言不发。看着这个男人这个样子,我也想到杜斌告诉我徐亮是一个不善言谈性格很闷的老实人,所以我的语气也温和下来:“你有什么事情可以慢慢说,我跟你姐夫的关系不错,你爱人穆丹跟我以前也是同事,有啥话咱们慢慢说,没必要搞得跟仇人一样吧。”

    我说这话的时候眼睛一直盯着徐亮,明显发现我说到穆丹的时候他身子颤了一下,我感觉到今天徐亮过来应该是跟穆丹有关的。想到跟穆丹有关,我也不仅感觉到事情可能有点复杂了,于是又说道:“你先坐一下,我先去外边交代点事情,然后咱们详细谈谈。”看到徐亮并没有反对,我走出办公室来到外边的休息区给杜斌去了一个电话,简单的把徐亮现在在我公司办公室的事情说了一下,杜斌听了后我十分吃惊,让我先稳住徐亮,他马上赶过来。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虽然时间已经到了中午下班的时间,但是由于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情,前台接待并没有走,而且还叫来了写字楼里的保安一起在外边等着。我交代了前台泡两杯咖啡送进了办公室后,我也回到了办公室。然后仍然是开着办公室的门,我跟徐亮就这样默默的一直坐着。

    约莫半个小时后,杜斌风风火火的赶了过来,一进我的办公室就看到坐在沙发上的徐亮。杜斌冲我点了点头,就过去拉起徐亮往外走,但是徐亮倔强地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我看这个情形,就说道:“杜总要不你跟徐亮就在这里说吧,我出去。”说完我转身出了办公室并将房门关上了在休息区的沙发上坐下。

    十来分钟后杜斌从我办公室走了出来,来到休息区我对面坐下,开口道:“冯总,这事情对不住了,我没想到徐亮会犯神经跑你公司来。”

    我摇了摇头说道:“咱们就别客套了,给我说一下怎么回事?”

    杜斌组织了一下语言后才把刚才他了解的情况给我说了一下。原来穆丹给徐亮生了一个儿子,徐亮起初很是兴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徐亮越来越觉得孩子长得不像他。并且不知道徐亮从哪里隐约的听说了我跟穆丹的事情,虽然有扑风捉影的嫌疑,但是徐亮心里还是有了芥蒂。前几天徐亮单位的几个同事在一起吃饭,原本不怎么喝酒的徐亮可能有些心事的缘故竟然喝多了。回到家里一向脾气温和的徐亮竟然跟穆丹破天荒的吵了架,两人闹得很不愉快。老实人的倔脾气上来后思维就明显的滞后了,智商不在线的徐亮忍了几天后终于忍不住了,今天就这样闯到了我的办公室。但是来了以后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就这样将到这里了。

    听到这里我跟杜斌一样哭笑不得。如果是要追究我跟穆丹的一些事情可能我还心虚,但是穆丹的孩子这可真的跟我没关系。杜斌当然也知道,所以也觉得有点啼笑皆非的。好半天后杜斌才说道:“冯总,这事闹的,不知道徐亮到底怎么想的,我刚才也劝了半天。我再给我媳妇打个电话,让他姐姐过来。”我想了想也没有太好的办法,也就点了点头,说道:“要不这样吧,你跟嫂子联系一下,这也中午了,该吃饭了。现在这情况出去吃不太现实了,我让同事帮忙买点回来咱们就在这里对付一下吧。”

    四十多分钟后,同事帮我带的饭与徐倩几乎是同时到了。徐倩听完杜斌简单的说明后,直接冲进了我的办公室在我和杜斌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抬手就给了徐亮几记响亮的耳光。这一动作把我和杜斌以及徐亮都给打蒙了。杜斌连忙上前拉住了徐倩,而我则挡在了徐倩和徐亮中间防止徐倩再动手。

    这时候就听徐倩对着徐亮呵斥道:“你个混蛋玩意吧,这几年冯总帮了家里多少你不知道吗?别人凭什么这么帮咱们,那不都看在之前跟你媳妇是同事,关系处的不错的面子上吗?人家冯总是个念旧情的人,不但对你媳妇好,你看看人家对之前他们车间的老师傅们那个不是礼遇有加,逢年过节的不都是挨家拜访?穆丹也是不长眼咋会看上你个窝囊废,辛辛苦苦的为家操心,不但帮你操持家里,就连大姑子家的事情人家也是尽力帮忙,这才有你姐夫的现在。你可好,现在反过头来不知道听了哪个王八蛋的谣言,就来冤枉你媳妇跟别人冯总不干不净,你的内心得多肮脏才能想出来这出?你给我滚回去,别在这里丢人现眼的。”说着又要动手。

    我一看这情况马上又拦了过去,防止再发生暴力事件,一边还劝着徐倩。就这样闹腾了好半天,徐亮才被徐倩跟杜斌带离了公司,我也是被弄得心烦意乱的。同事帮忙买回来的饭我也一口没吃,一下午就在烦躁不安中度过了。

    第二天我从纪检办公室出来已经是下午四点了,他们从早上八点半我进入到办公室开始就不停的让我会各种问题和说明各种事项,甚至有些地方要反复询问三四次,我也很配合的把他们想知道的事情都如实说了。就这样中午就给了吃份盒饭的时间,整整折腾了七八个小时才算结束。但是我并不觉得难应付,相反倒觉得很简单。因为他们的很多问题都是经不起推敲的,几句话就能让他们的问题出现漏洞。


    出来后我就来到了黄品中的办公室,他正在那里等着我呢。说好了晚上要跟黄小英一起吃饭,黄平中应该是会作陪的。黄品中询问了一下我在纪检的情况后说道:“这估计是集团里边有人故意针对我搞得事情,国资那边的负责人就是负责纪检那块的副总,国资那边这次换届后是另外的人任了国资委的主任,他们是看着老爷子的病情加重了,才有这样的心思,估计是想要试探一下我这边的反应吧。不过你不用担心的,身正不拍影子斜,你做好自己的事情掌控好自己的行为他们就拿你无计可施的。不说这个了,一会下班了咱们就去饭店,我姐已经订好了房间,咱们直接过去就可以了。”

    晚上在一个较为高档的酒店的包间内我与黄小英、黄品中吃了一顿饭,又进行了一番算是走心的商业吹捧后,我回到了下榻的酒店房间。躺在床上我回忆了白天纪检部对我的问话,心里总有些不安。虽然他们的态度很温和,也表明知道这些举报材料不可信,对我的问话只是例行公事,但我还是隐隐感到有些事情可能将要发生了,并且不是什么好事!

    从京城回到z市我又投入到繁忙的工作中。新办公室的装修,数据中心的验收,运算中心的开工,每天都在各种琐事中忙忙碌碌的,不知不觉已经是五月底了。我跟孟媛的婚事因为非典从五月推迟到了十月,老妈天天就是在算着还有没有亲朋好友没有通知到,我则是将分公司从原来宾馆租用的房间搬到了新装修好的写字楼里。

    数据中心最后的一期工程的验收也进行完了,通信管理局对整体的设计和建设质量十分的满意,现在就等着最后的并网运行了。运算中心的工程也按照既定的计划有序的建设推进着,我这边也算是可以松口气缓缓劲了。这天我正坐在新办公室里翻着这阶段运算中心的建设档案,前台打来电话问:“冯总,有一位张权非张先生过来找您,你看见不见?”张权非过来找我干嘛?市场的事情不是处理完了,他还有什么事情?我有点纳闷问道:“他一个人吗?”

    “是的,冯总!”电话里回答道。

    “让他进来吧。”说完我就挂了电话,正了正身子。

    一分钟后就听到有人敲门,我说了句进来,看到前台的接待推开了办公室门后,把张权非让了进来。张权非进来后我示意他去沙发那里坐下,对前台接待说了声:“没事了,你出去把门关好。”

    看到前台接待出去后,我从办公桌后边站了起来走到沙发旁坐下有点好奇的问道:“权非哥,你这跑公司来找我是有什么急事吗?”

    “没什么,就是今天出来办点事情,从你们这个写字楼经过,我记得你给我说过你们现在搬到这里了就上来看看。”张权妃一边打量着我的办公室一边说道。:“你这个办公室还挺气派的啊,看来你现在混得确实不错,跟那时候在看守所简直是判若两人。”

    我听张权非提起看守所,心里就是不悦,那段经历是我不愿意被提起的。我的不悦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笑着说道:“权非哥你看你说的,看守所过的是什么日子?不说那些事情了,今天你过来中午就别急着走了,一会我下班咱们去楼下吃个饭,楼下有家湘菜馆做的挺不错的。”

    张权非没有反对也没有说同意,而是一直在打量我的办公室,好一会才开口说道:“你小子现在有出息了,比我们混的强,因为市场的事情你帮我了两回了,就算是吃饭也该是我请你的。”

    “你别跟我计较这些了,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事吧?”我又一次问了一下。我不相信张权非是真的路过上来看看的。

    张权非犹豫了一下说道:“其实确实有点事情想问问你,不过不是什么大事。”

    我笑着道:“那你就说呗,跟我还客气呢?”

    张权非想了想好像是在组织语言,然后才缓缓的说道:“是这样的,我们市场前段时间不是跟市里边的工商局还有民政局报请成立了z市水果经销行业协会嘛,给我了一个协会副会长的职务。现在我有点不想干了,但是我去说了几次都让他们给劝回来,就是让我继续干下去。”

    “这是好事啊,你为啥不想干了?”我有点不解。

    “我这个副会长你知道天天都干什么吗?就是让我去动员商户加入协会,不光是市场里的,包括别的市场里的经营商户和一些别的市场里的零散的批发商户。说是加入协会,其实就是让别人掏会费,并且还有一系列的自律条款。你说人家加入后没有好处还要被你管并且还要掏钱,你说谁脑子进水了会来加入?不加入他们就让我注意这些抵触的商户有没有违规违法的行为,然后上报给管理部门进行处罚,这才两个月不到,已经处罚了七八十家了。你说这活儿不是丧良心吗?我干不下去,也不愿再干了。”张权非有点愤慨的说着。

    “那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呢?”我问道。

    张权非犹豫了一下说道:“我知道你跟那个黄总关系很好,你能不能帮我去说说别让我再当这个什么副会长了,我真的做不来的。”

    我看这张权非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一个行业协会想要规范行业,出台了一系列的行业自律规章制度,并且履行着监管扶持等功能的半政府性质的协会,怎么就让张权非说成了这样不堪的一个敛财工具呢?我想了想问道:“权非哥,咱们先不说你说的那些事情是不是真的是那样,坏不坏良心,我就先了解一下你这个副会长是怎么产生的?”

    “协会的筹委会给出了提名,然后让商户代表投票选出来的。”张权非说道。

    “就是啊,你这是民主选举选出来的,可不是某一个人任命的,所以说我就算去找黄总了也没用的。你们这算是半官方性质的协会,在工商局和民政局都是有备案的,是受国家主管部门监管的行业协会,里边的会长,副会长理事等都是通过选举产生的,而不是某个人来任命的,黄总那边只是一个企业,她们是没有权利去干涉政府的事情的,你让我去找黄总你觉得有用吗?”我解释道。

    “那你说怎么办?找她们为啥没有用?市场是他们投资盖起来的,协会也是他们搞出来的,为什么找他们没有用?”张权非还是不解。

    我看到张权非这个样子也是觉得很无奈,只能耐心的继续解释:“市场是他们投资建设的,所以他们集团跟地方政府进行了利润分成,这是商业行为。他们牵头成立协会这是行业自助行为,他们只是一个参与者。行业协会是经过政府主管部门的审批才能成立,协会所有的运作都要受到政府相关部门的监管和指导,这就是行政行为了,一个企业没有参与政府行政行为的权利,法律也不允许的。就拿你现在的工作来说,动员商户加入协会参与到行业自律中去,这是政府工作的一个辅助行为,不是黄总她们集团能够指挥的。再有你说商户违规违法了被处理了,这是政府监管部门的行政行为,不是一个企业能够左右的。为什么要成立协会,就是为了更好的贯彻国家的《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让每个商户能够自律自己的行为,遵纪守法开展经营,这样一来不但对消费者有利,对你们整个行业都是有利的。我给你打个比方来说。有两个人都在批发香蕉,香蕉的品质都差不多,但是香蕉的储存是个问题,首先你要租用冷库储存,就算有了冷库香蕉的储存期也是有时间的对吧。为了能在最好的储存期内将香蕉完全的卖出去,批发商就要想办法。最简单的办法就是价格便宜,但是这也难免会有一些香蕉在你销售的过程中变质腐烂对吧。”我这边说着就看见张权非点着头。

    我继续道:“那些腐烂变质的香蕉不能出售了只能丢掉,你还不能随便丢,要丢到政府规定的区域,以防造成环境污染,这些都会计算到香蕉的成本里,比如说你的商铺租金、运费、物损、冷库的租金、人工工资等等,你就算再便宜也不能赔着本卖对吧。”张权非听着连连点头。

    “所以市场的香蕉批发价格基本上都应该差不多,进货量大,出货快的商户可能会稍微便宜点,因为他们运营成本会稍微小点,但是绝对不会产生大幅度的价格差,这时候大家都在拼什么?”我突然问了一句。

    张权非一愣后想了想说道:“那大家就靠的是人脉、信誉、品质和服务了。”

    我点了点头说道:“对,如果依靠这些赢得了市场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但是往往有人不这样干。据我听说有一种所谓的保鲜液,按照比例兑水后喷洒在香蕉上就能够保障香蕉菊酸不放进冷库也能有个很长时间的保质期不致于腐烂变质。”张权非接口道:“是有这么一个玩意,不过我们都不敢用,据说对身体不好。”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我笑了笑继续道:“权非哥,我刚才说的那些物损和冷库的成本占你们水果价格的几成?”
每次先进去那一下特别胀疼   女生做的时候叫是因为什么
    “水果不同,比例也不太一样,就按你说的香蕉这种水果算是中等的吧,占比将近三成了。有些水果耐放就低一些,如果遇上不耐放的比如说葡萄可能占了一半都是有的。”张权非说道。

    我接着说:“就按照香蕉来说,一般十来天的保质期差不多了吧,但是我听说喷了保鲜液的香蕉可以放四十天以上,并且只要不是热天,就不用进冷库。这样一来是不是把冷库费用,物损费用以及其中的别的杂费给省了?那他的香蕉是不是就能很便宜,并且不用着急出手?”我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但是我们不那样干,亏心啊!”张权非争辩道。

    “你只能保证你不这样干,你能保证咱们z市所有的批发销售水果的不这样干吗?”我看看张权非。张权非陷入了沉思中。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