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怎样把自己老婆弄得服服帖帖 馒头型的好还是蝴蝶型的唇形

时间:2022-11-18

 “倭奴们,看看谁来了!”

  杨丰拎着俩狼牙棒,在遍布死尸的海滩上咆孝着。

  然后右手棒子一甩。

  地上一个还没死透的倭寇直接被三棱钉勾着甩飞。

  “是我带人血洗越前,是我带着刀夷在你们的土地上烧杀抢掠,是我在鼓动大明皇帝讨伐你们,现在我来了,让你们跪伏颤抖的人来了,像狗一样在我面前哀嚎吧,你们很快就没有机会再开口了……”

  他很招人恨的咆孝着。

  然后在他前方密林中,那些固守的倭寇手中箭射出。

  但杨丰身旁明军手中三眼铳喷射火焰。

  倭寇弓箭手纷纷倒下。

  杨丰就那么生怕人家看不到他般抡着狼牙棒撞过去,一群倭寇举着长枪攒刺,他左手狼牙棒甩出,这东西带着风声转着圈,一下子撞上了这些倭寇。那几十斤重带着十几个三棱钉的大木头棒子,被他的蛮力甩出,倭寇的阵型直接被砸开,还没等他们从混乱中恢复,杨丰已经连人带狼牙棒一起撞进去。

  捡起左手狼牙棒的他,双棒左右一分,又是一片血肉飞溅。

  后面明军士兵涌入。

  一根根三眼铳轮开,在林木间对着倭寇狂砸。

  双方的身高差距,让这些大棒子基本不是脑袋就是肩膀,倭寇就像被象群践踏的野狗,一个个在惊恐逃跑中倒下。

  杨丰的确很恶意地践踏他们。

  然后他转回头。

  杨文的战舰上一面旗帜挥动,告诉他目标在右侧。

  “我站在,猎猎风中……”

  他立刻康慨高歌。

  他真的就只是为了方便哈福那些人锁定他,然后布置伏击。

  他带着明军士兵直奔前方倭寇的寨墙。

  这时候逃回的倭寇已经基本上都进了寨门,守卫寨门的倭寇,在关闭只是木栅的寨门,杨丰拖着俩狼牙棒以最快速度狂奔,转眼到了门前,抡起狼牙棒就砸。里面倭寇立刻用长枪攒刺,因为他的速度太快,后面跟随的明军没跟上,寨门前就他一个,而且拉开至少两百米距离,就在此时后面号角声骤然响起。

  杨丰毫不犹豫地扑倒。

  几乎同时密集的火焰在右侧的密林中射出。

  炮弹在他头顶呼啸而过。

  “快,快换提炮!”

  混乱的喊声响起。

  那里林清带着手下混乱地为速射炮换弹药。

  与此同时头顶倭寇的寨墙上一支支三眼铳伸出,对着地上的杨丰喷射火焰,子弹的打击中他很有演技的趴在那里惨叫着。

  “快上!”

  喊声再次响起。

  哈福带着部下立刻冲出。

  不过这时候他们已经全部换成倭寇的打扮,虽然身高和色目的确很不协调,但倭寇本来就是大杂烩,不仅仅是倭国人,高丽人,吕宋人,甚至包括色目都有过,色目在南洋那些贸易港并不稀罕。

  这个算不上疏漏。

  与此同时那些速射炮和三眼铳对准后面明军开火。

  他们的火力在局部形成压制,明军不得不隐蔽,然后在林木间与他们对射,与此同时后面增援赶到,更多三眼铳加入射击。不过他们的目的本来也就是为哈福等人争取时间,迅速冲到杨丰身旁,原本装死的杨丰突然睁开眼,对着他露出笑容。

  哈福愣了一下,丝毫没有反派风度的抡起狼牙棒就砸。

  但下一刻狼牙棒对狼牙棒,他的狼牙棒飞了,后面部下射出的箭瞬间到了杨丰身上,甚至其中一支正中他脖子,杨丰从地上弹起同时左手狼牙棒飞出,砸在弓箭手中间,紧接着他从护颈上拔出箭,反手直刺哈福的右眼,后者手中骨朵正中他肩膀。

  但杨丰的箭也插进他右眼。

  虽然没有箭头,但依然插了进去。

  哈福惨叫着倒退。

  后面部下同时向前,标枪和箭全都落在杨丰身上。

  不过全都没进去。

  杨丰狰狞的上前,把剩下那根狼牙棒一扔,咆孝着撞上他们,拳头抡开就是狂殴,然后各种兵器混乱的落在他身上,但仿佛不死怪物般的他依旧铁拳打出一片残影。

  一拳放倒一个。

  那些色目依旧悍勇向前,作为死士的他们很尽职,悍不畏死的抡着手中的鞕锏锤连枷甚至狼牙棒,试图用他们的数量优势淹死对手。但那银色的怪物却如妖魔无视任何攻击,尽管身上银甲很快残破,但他依然悍勇的咆孝着,继续用他的拳头,不断将一个个色目打倒。

  安装最新版。】

  然后践踏在脚下。

  甚至很快因为踩着的太多,他都明显在高起。

  “大炮!”

  捂着眼睛的哈福嚎叫着。

  他在让林清别管他和部下,继续向杨丰开炮。

  然而他忽然发现无数明军士兵已经在合围,林清根本顾不上这边,明军一样悍勇,重甲长刀的步兵已经冲到了速射炮阵地,然后抡着羽林大刀砍杀。

  那些速射炮手终究只是些海盗。

  看着已经到达的明军步兵,他们惊慌地抛弃武器,跑向后面留出的暗门,但却在明军三眼铳攒射中一个个倒下,部分明军已经到达寨墙,然后一枚枚手雷扔向里面。

  爆炸的硝烟在里面升起。

  外面明军士兵立刻开始攀爬寨墙。

  林清还想组织抵抗,但很快手下就跑光了,只剩下他自己也赶紧接过墙上扔下的绳子,然后向上爬,但刚爬半截,下面一名明军军官到达,很干脆地一刀扎在他臀部。林清惨叫着坠落,被他一脚踏住,上面一个海盗拿着手雷扔下,那军官一把接住,顺手扔了回去。

  刚飞过寨墙,手雷就炸开,倒霉的海盗在凌空的爆炸中一片惨叫。

  “哈福何在?”

  杨丰大吼一声。

  他已经打倒了所有色目。

  代价是身上的银甲全烂了,不过里面软甲和防弹衣,依然保护他没受实质性伤害。

  哈福下意识地答应一声,然后惊愕的看着杨丰……

  “黑撒儿已经被抓了!”

  玩够了的杨丰说着将手中两个色目直接摔在地上。

  哈福愣了一下。

  他毫不犹豫地抓住右眼箭杆,试图将它插进脑袋,但下一刻面前出现了杨丰的身影,后者的手也抓住了那箭杆,然后开始向后抽。哈福用尽全力试图继续插入,但面对这种不可抗拒的力量,也只能看着箭杆从自己手中一点点滑出。

  他无奈而又愤怒地吼叫着,但却无济于事。

  “想死,可没那么容易!”

  杨丰说道。

  的确,这些色目他一个没打死。

  当然,有些重伤的死了,这个就没办法了,但活着这些有一个算一个都是要凌迟的,既然可以凌迟,为什么要让他们死的那么痛快。

  一队明军士兵走过来,迅速控制住了哈福,而且为了避免他咬舌,还给他把嘴堵住了,这时候他要是自杀成功,皇太孙那里就很不开心了。至于其他色目,也全都捆起来,哪怕重伤的也一样,甚至一个明显已经快咽气的都捆绑起来。

  杨丰看着他们被押走。

  然后从背上抽出步枪,很嚣张的爬到寨墙上……

  “杀啊!”

  他很狂暴的吼叫着。

  然后手中步枪对着那些还在顽抗的倭寇喷射子弹。

  泗州塘之战就这样,以全歼倭寇而结束,不过倭寇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在倭寇中间,发现了可以说震动朝野的大事……

  南京。

  大夏国使馆。

  “你这厮坏的很!”

  皇帝陛下感慨着。

  他此刻正和杨丰在下棋。

  象棋。

  “陛下何出此言?

  鄙人为大明不惜以身犯险,又是被人刺杀,又是在战场上血战,自问对大明可以说问心无愧,不知道这坏从何来?”

  杨丰笑着说道。

  “所以你其实是有功?”

  朱元章冷笑道。

  “有功,绝对有功!”

  杨丰很肯定地说道。

  “那你想要什么赏?”

  朱元章没好气地说道。

  “陛下客气了,杨某既然做之前没要好处,那做之后更不会要,能还沿海百姓安宁就足矣,戚斌那个后代写过一句诗,封侯非我意,但愿海波平,能有他这话在,杨某自然也不会因此要什么赏赐。”

  杨丰说道。

  当然,准确说现在的局面,就已经让他心满意足。

  幕后主使是晋藩……

  当然,肯定不是晋王,晋王在嘉峪关呢,怎么可能知道,是晋藩的长史和晋藩护卫一名指挥使,认为是杨丰谗言蛊惑圣听,要让皇帝陛下将晋藩移藩沙州。所以他们愤怒之下要给晋王报仇,就和与他们关系密切的刘斌徐贵等人合谋,原本是派黑撒儿为首的这些色目过来找机会杀杨丰,但发现杨丰武力值太高,如果杀不死反而容易暴露,正好倭寇来了,杨丰又跑到战场和倭寇交战。

  那机会就来了。

  只要他死在和倭寇的战场上,当然也就不用怕暴露。

  但却没想到从一开始,就因为杨丰抓了立花而暴露,结果他们自认为计划进展顺利时候,其实已经被杨丰在一旁看着了。

  最终可以说满盘皆输。

  这就是真相。

  当然,是不是真相那都是真相。

  这是皇帝陛下都已经承认的真相。

  皇太孙因为自己的好朋友差点被人暗杀了非常震怒,所以亲自督促锦衣卫,最终彻查出这个真相,而且这个真相已经正式上奏了,所以接下来需要看的就是皇帝陛下如何处置,话说这可是晋藩啊!

  “朕的儿孙啊!”

  朱元章看着要输的棋局,很不爽地直接划拉一把,将棋盘上所有棋子都打乱了。

  “难道最后还是免不了?”

  他叹了口气说道。

  “陛下,您给他们的太多了。”

  杨丰说道。

  “他们是朕的儿子,这是朕的江山,朕辛辛苦苦打下这江山,难道不是为了他们?大明是我朱家的,我活着就是我的,我死了就是他们的,朕即国家。”

  朱元章站起身很霸气地说道。

  “可您的孙子也这样认为啊!”

  杨丰说道。

  朱元章默然坐下了。

  对呀!

  他孙子也是这样认为的啊!

  可他孙子的认为,肯定是从他孙子开始的,而不是连这些乱七八糟的叔叔们都算是,大家亲戚归亲戚,账还是要算清楚的。对于皇帝来说朕即天下,天下都是自己的,自己死了也是自己子孙后代的,可没上辈这些亲戚什么事,他们最多也就是宗室。所以就是因为他孙子和他一样心态,才必然会出现这种皇族内斗,不过这次晋王明显只是想保住自己的封地,以此向朱元章表明态度而已。

  也可能是真被气的。

  毕竟朱棡这个人脾气还是很暴躁的。

  被扔在嘉峪关有家不能回,难免有些狂暴化。

  但即便如此朱允熥也不接受。

  所以朱元章选的这个继承人,其实比朱允炆更强硬。

  甚至他都不想演。

  他都不想在朱元章面前装什么叔侄情深,以此装好孩子,很显然常遇春的血统,终究还是有作用的,不过也可能是有恃无恐,毕竟他后面是真有一个强大的武将集团。

  我就明明白白表明立场,我继位后不会维持藩王们目前的权势,只要我继位就一定削藩,另外估计也是要朱元章自己动手,在这之前处理好这些藩王们。所以朱元章是该庆幸自己的继承人有几分自己的霸气,未来很可能也是一代雄主,还是该头疼自己死后那些儿子们,很可能要比朱允炆继位更倒霉呢?

  朱元章叹了口气。

  然后站起身,一脸沧桑地走了。

  “陛下,您想一劳永逸,那就索性狠狠心。”

  杨丰在后面说道。

  “朕老了,不想以后见个儿子还得花大半年。”

  朱元章头也不回地说道。

  杨丰的意思是让他干脆把晋王扔到西域去,反正都在嘉峪关了,哈密也已经解决了,再往前也不是多么遥不可及的,但很显然朱元章还不想自己活着时候,搞得父子远隔万里。不过这意思也很明白,他很可能会在临死时候做此类决定,所以从这一点上看,他很显然对朱允熥是满意的。

  这个孙子有点像他。

  够强。

  虽然不懂装好孩子,但作为未来的皇帝,就是要有这种霸气。

  未来的皇帝不需要优柔寡断。

  未来的皇帝也不需要在乎什么宗族亲情。

  他是皇帝。

  就是要做天下之主。

  或者说他就是要学会无情面对一切威胁。

 杨丰本着能坑一个是一个的原则,到苏州后就把赵贱籍等人扔下。


  就是扔下。

  无论苏州卫还是苏州府都不肯跳这个火坑。

  所以他很干脆的把囚车往府衙门口一扔,然后和戴贵就直接跑了,可怜至今依旧还代理的苏州府同知哭着追赶他们,恍如在追赶负心薄幸的男人,但终究还是没追上……

  他真哭了!

  定海卫那边逮捕了徐贵。

  但当天晚上徐贵就在牢里面自杀了。

  这他玛但凡有点脑子的,都明白后面得是藩王级别,能让一个指挥佥事选择自杀以保护的,这已经根本不是公侯级别的了,这种事情肯定要躲着啊。无论最后结果怎样,沾上的都是个麻烦,话说苏州府接了押解赵贱籍进京的活,那他们路上究竟该不该暴毙呢?或者说皇帝到底对这件事是个什么心思,还有皇太孙对这件事到底是个什么心思?

  暴毙?

  皇帝可能满意。

  但这就告诉皇太孙,这边对他并不尊重。

  他肯定希望借此打击那个藩王。

  这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对于皇太孙来说,这真就是送到手的刀,可以趁机对他那些叔叔们展开一场名正言顺的打击。

  如果苏州府这么不给面子,那等他登基后就该秋后算账了。

  不暴毙?

  那皇帝就觉得你不懂事。

  他可能不用等秋后,用不了多久就跟你算账。

  总之只要接手了那就是惹祸上身。

  可现在杨丰扔下就跑了,苏州府也不可能追着他送到南汇啊,可怜的苏州府同知当天晚上以泪洗面,第二天他还是派人押送进京了,不过只是派了十几个差役……

  就是那种白嫖的。

  甚至都得自己带干粮的民夫。

  不过他的做法也没错,因为这时候地方官府押解罪犯进京,就是使用这种差役,只有军队押解的,才会真正配上士兵。总之机会给了,剩下的爱怎样就怎样吧,左右送出苏州府就不用他管了,所以最终他选择的其实还是给皇太孙面子。

  皇太孙才是未来。

  皇帝陛下还能活几年?

  未来才是最重要的。

  南汇。

  “忠诚不绝对,就是绝对不忠诚。”

  杨文苦笑着说道。

  所以现在压力到了他这边。

  他看了看面前已经在等待命令的部下……

  “起锚,进军泗州塘!”

  他说道。

  两个副手刘德,商昺,随即带着部将各自离开。

  而他们前方一名信号兵挥动起锚的旗帜,战鼓敲响,炮声隆隆,号角声响彻海空,涨潮的海面上一艘艘战舰上接令的旗帜挥动,水兵们趁着潮水开始起锚扬帆,一艘艘战舰缓缓开动,帆樯如林的壮观画卷,在长江口的海面上展开,充当信号的炮声制造的硝烟在战舰间消散。

  “忠臣!”

  杨丰对着杨文一挑大拇指说道。

  所以杨文的选择和戴贵一样。

  “哼,杨某自然是做忠臣,就是不知道阁下想做什么。”

  杨文说道。

  他选择做单纯的忠臣。

  毕竟这是他的职责,至于后果不需要考虑。

  他在执行朱元章的命令。

  就这么简单。

  不过杨丰这么欢乐地看皇帝笑话就很让人无语了,毕竟怎么看杨丰都没实际的好处,最多也就是让他在皇帝面前得意一下,但有可能激怒皇帝跟他秋后算账。

  或者说杨文这种正常人的头脑无法理解一颗作死的灵魂。

  “我做大明的国际友人啊,我为大明撞破这么大的阴谋,让大明能够清理内部叛逆,保沿海百姓安宁,尽显大明与大夏国友谊,皇帝陛下应该给我发一枚勋章的。”

  杨丰笑着说道。

  杨文只是冷哼一声。

  话说还勋章,皇帝陛下不给你准备口油锅就不错了。

  然后两人一起登上了前面等待的小船……

  三礁江。

  杨文的旗舰上。

  杨丰架着高倍镜在甲板上,看着随战舰向前而逐渐显出的泗州塘。

  一艘艘倭寇战船就停在那里。

  “让所有带千斤速射炮的战舰排成一列纵队,然后乘着风横切,所有千斤速射炮全部移到面向倭寇的一侧并换上独头弹,在靠近到三十丈内的时候开火。不过千斤速射炮的威力依然太小,想要真正轰沉一艘战舰,所需的炮弹必然多,以后可以专门建造短粗的重炮。一发炮弹十几甚至几十斤,抵近后对着水线轰,一发炮弹就能洞穿敌舰,后世泰西战舰横行大海就是靠着这种战术,不过这样所需战舰就得足够大。

  因为大炮开火震动太勐。

  如果战舰不够大,舰体不够结实很容易震散架。”

  杨丰教授他们新式海战战术。

  “故此就是拼船大炮大,万料巨舰配上万斤巨炮?”

  杨文说道。

  “对,所向无敌!”

  杨丰说道。

  “可是我大明上哪里找配得上这种战舰的敌人?”

  张显宗很无语地说道。

  “宣扬国威不行吗?再说这样的大炮难道就是轰击战舰?开到敌人的港口外面,轰击他们的沿海城市不行吗?甚至还可以设计专门的开花弹然后轰击敌人城市。

  那时候像南洋,西洋那些番邦就必须臣服在大明脚下。

  否则战舰随时可能上门。”

  杨丰说道。

  当然,他也知道其实未来至少可见的未来,明军真找不到配得上这套装备的敌人,千斤弗朗机就已经足够横行海上了。虽然千斤弗朗机想轰沉战舰并不容易,但问题是如果对面只是用弓箭的敌人,也不需要轰沉敌舰啊!

  换上霰弹把人轰死就行了。

  所以准确说他只是自己想看巨舰大炮而已。

  万料巨舰加万斤巨炮。

  如果是朱棣的话,应该很喜欢这种画风。

  不过朱元章就要考虑成本了。

  杨文只是微微一笑,紧接着他们脚下的战舰横切泗州塘。

  后面一艘艘炮舰纵队跟随。

  而那些桨帆快船则护卫在这些炮舰外侧。

  西北风推动下,旗舰很快进入港湾。

  甲板上一门门千斤速射炮瞄准。

  另外还有大量的小型速射炮,这些是装霰弹的。

  再就是三眼铳和弓箭手。

  “稳住,靠近了再打。”

  杨丰亲自指导。

  对面倭寇战船已经冲出,不过只是小型战船,那些大型的反而都已经直接凿沉在湾内……

  他们就是固守待援。

  所以这些大型战船没什么用,出海反而被明军围殴,凿沉在海湾就可以借助周围礁石,把明军战舰限制在无法快速机动的范围,而他们这些战船则载着引火物从空隙冲击,撞上明军战舰就可以实施火攻。说到底这时候水战最有效的就是火攻,但这些只是倭寇的类似敢死队,真正倭寇主力都在岸上,可以看到山林中他们的营寨,那才是他们防御的核心。

  这些只是用来削弱明军登陆实力的。

  杨丰看着一艘艘倭寇战舰。

  这些战舰上倭寇水兵们吼叫着。

  他们的主要武器就是弓箭,另外还有些投掷的斧头标枪。

  再就是长矛之类。

  护墙后面明军士兵静静等待,居高临下通过炮门看着倭寇,后者拼命划桨向前,船舱内堆积着干草硫磺之类,在一艘艘凿沉的大船间,就像一群钻出小巷的疯狗……

  “开火!”

  杨丰很有气势地大吼一声。

  千斤速射炮从前向后,以极短的间隔喷射火焰。

  距离只有几十米。

  这样的距离命中率极高,倭国战船上瞬间血肉飞溅。

  然后……

  下沉了。

  “呃,这也太不结实了!”

  杨丰很不适应的看着面前下沉的一艘艘倭寇战船。

  因为是居高临下,所有命中的炮弹都是从上面打入,而这些倭寇的小型战船木板太薄,哪怕是千斤弗朗机的炮弹,在这样近距离也扛不住,最终从上向下直接贯穿……

  “哈哈,这就是大明海上最强的敌人!

  如此何须万斤巨炮?

  千斤都绰绰有余!”

  杨文得意地笑着说道。

  而海面上炮声依然在不断响起,一艘艘试图冲击明军的倭寇战船则在炮声中不断下沉,虽然也有突破千斤速射炮火力的,但还没等靠上明军战舰,那些倭寇就被小型速射炮和三眼铳的火力打成筛子,最终没有一艘倭寇战船成功实施火攻。

  杨丰无语地看着那一艘艘沉没中的倭寇战船和船上死尸。

  这就是碾压啊!
怎样把自己老婆弄得服服帖帖  馒头型的好还是蝴蝶型的唇形
  而就在同时明军的桨帆船开始进入泗州塘。

  至于大型战舰上的速射炮,则将目标对准岸上倭寇,一枚枚炮弹在后者中间落下,举着弓箭躲在盾牌后面的倭寇们,这时候才知道他们的盾牌毫无意义,这些炮弹轻易的击碎他们的防护,然后收割他们的生命。甚至都不需要独头弹,大号霰弹一样能轻松击穿他们的盾牌,然后击穿他们的藤甲,再击穿他们的身体,海滩立刻变成了倭寇的地狱。

  迅速崩溃的他们在海滩向着后面山林狂奔,但射程远超他们想象的炮弹依然不断在他们中间落下。

  然后带出血肉飞溅。

  紧接着第一艘明军战船靠岸,端着三眼铳的士兵最先冲出,然后对着倭寇后背齐射。

  这种武器威力的确弱。

  但是,那是对有真正铠甲保护的来说。

  这些倭国足轻们无非就是藤甲皮甲而已,三眼铳的子弹轻松洞穿,溃逃的倭寇在密集子弹打击中,大量倒在海滩上。

  顾不上再装填的明军,紧接着冲向受伤的倭寇,很干脆的举起三眼铳敲碎他们的脑袋,然后继续向前追着倭寇进入山林,虽然在山林里面无法展开火力优势,但好在冷兵器肉搏他们也一样碾压对手。而后面一艘艘的战船不断靠岸,更多明军完成登陆加入追击,硝烟在海滩弥漫,而海面的大型战船上,那些千斤速射炮的炮口抬高,继续追着倭寇打,甚至跑进山林的倭寇都逃不过打击。

  “继续抬高炮口,看看能不能打到他们的寨子!”

  杨文举着三倍镜,自己也有些不太适应的说道。

  这战斗真的太轻松了。

  当然,这个结果他肯定早就预料到了,只是如此顺利还是让他有些感慨这世界变化太快而已,直到现在他能看到的伤亡,估计也就几十人,而倭寇的死尸都在染红海滩了。

  “距离两里,射程倒是足够,不过他们的海拔高,抬到最大仰角,然后趁着船体晃动到最高时候开火!”

  杨丰说道。

  八门千斤速射炮瞄准。

  就在船身随着波浪起伏摇晃到炮口到达最高时候,八门炮同时喷出了火焰……

  “继续,能打到,把他们从里面赶出来!”

  用高倍镜盯着那寨子的杨丰喊道。

  这个距离他的高倍镜甚至能看清能里倭寇的模样,在炮声中他继续盯着寨子,看着里面倭寇的混乱,这寨子就是用木墙围起来的一块山顶,所以里面的情况一览无余,他很快在里面的混乱中,找到了自己想要寻找的目标……

  “李百户,靠过来,本大使要亲征!”

  杨丰很开心地喊道。

  然后他把高倍镜交给了戴贵。

  “兄弟,你不会坑我吧?”

  他用真诚的目光看着后者。

  “大使有事请吩咐!”

  戴贵木然说道。

  很显然对那句兄弟无动于衷,做这家伙的兄弟太危险,说不定哪天就被皇帝陛下砍了。

  “看着哈福,他往哪边,你这边的信号旗就指哪边,我怕他在战场上找不到我!”

  杨丰指了指他的高倍镜说道。

  那里面可以清楚的看见,哈福还有手下的色目,正在倭寇的混乱中从他们的窝棚里出来,不过这时候他们已经全副武装,而且不仅仅他们,还有一支上百人的火器队,这些应该是林清手下,这种海上走私商都是亦商亦盗。

  他们就是使用那些速射炮和三眼铳之类的。

  这个组合很聪明。

  大量火器组成的火力投射组,再加上精锐士兵组成的肉搏组,一个针对杨丰的诛杨军团等待着他。

  戴贵点了点头。

  “兄弟!”

  杨丰满意地拍着他肩膀说道。

  紧接着杨大使很有气势地把身上袍子甩开,露出里面那套装逼铠甲的耀眼银色,他其实想用镀金的,但那套需要朱元章批准,金饰不是随便可以用的,就这样阳光下明晃晃的他抄起两根特制的狼牙棒,往两边肩膀一扛,看了看已经靠过来的李百户,直接纵身跳了下去……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