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少妇饥渴偷公乱A级无码 男的特别粗进去时特别疼

时间:2022-11-18

  倚在走廊的椅子上,伍北一口接一口的嘬着香烟。

  人的第六感是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起初他只是怀疑家里可能出现了诡,既没什么根据,也不是那么笃定,可当蚊子飞车出现在国美大厦的停车场,并且拼了命的救他时候,他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严格算起来,蚊子并不属于虎啸公司的真正成员。

  他拜的码头是林青山,虽然大部分时间跟弟兄们同吃同住,可还是有着本质上的区别。

  应该如何处置?

  不闻不问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的话,传出去还怎么服众?可真要是把他废掉,林青山的情绪又该如何照顾?

  “这号人要是放在过去,三刀六洞都是轻的,也就是我说了不算,不然今天不把他裤衩子拽飞边,都算他搂的紧。”

  桶子鄙夷的瞄了一眼手术室轻哼:“还特么救他?不当场给他来两刀都算是仁至义尽。”

  “少说两句吧你。”

  郭大炮拿胳膊肘捅咕对方两下,眨巴眼睛暗示。

  他虽然理解不了伍北此刻的矛盾心理,但能感觉出兄弟非常窝火。

  “切,优柔寡断,一看就不是干大事的人。”

  桶子哪管那么多,他本身就不是跟伍北混的,甚至于打心眼里都瞧不上这个岁数差他一大截的年轻人,要不是实在没地方去,再加上动手之前伍北给他的酬劳很丰厚,他才懒得淌这滩浑水。

  “饿了,我吃宵夜去了,有什么事情电话联系联系吧。”

  愤愤的踩灭烟蒂后,桶子拔腿就走。

  “本事不大,屁话不少,别搭理他伍子。”

  郭大炮皱眉骂咧一句。

  “他说得对,优柔寡断不是王道。”

  伍北使劲抽了口烟,掏出手机拨通林青山的号码:“来趟医院,你自己过来。”

  另外一头,桶子哼着小曲晃晃悠悠的走出医院。

  虽说金万腾时运不济,但自打来到锦城之后,这个没什么文化的大老粗才恍然发现,大城市的钱是属实容易挣,尤其是像他这样的“特殊”人才,平常毛事没有,关键时刻放两枪,票子立马就跟流水似的源源不断的涌来。

  “喂妈,给你汇过去的钱收到没有?开春以后找村西头的张瓦匠给咱翻盖一下房子,咱也享受一下村长的待遇,完事再找人给我大哥说门媳妇,他眼看四十五了,再不娶媳妇,你跟我爸死了都抱不上孙子。”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掏出自己没有任何高科技功能的老年机,桶子一边给千里之外的老娘打电话,一边转动脑袋在街边寻找可口的宵夜摊:“不用担心我,你老儿子最不缺媳妇,大姑娘小媳妇哭着喊着要跟我,等我干完这趟活儿,给你领个洋气的城里媳妇回去。”

  “儿啊,你可千万别再犯错了,我和你爹真等不起你。”

  电话里老太太担忧的叮嘱。

  “不能,我现在跟着大老板开车呢,对了,回头我再给你们开台小汽车回去,也带你们旅旅游、度度假,你不说一直想去我二姨他们屯子住两天嘛,到时候老儿子领你去,往后你就等着享清福吧..嗯?干嘛啊?”

  桶子正唾沫横飞的畅想未来时,感觉到有人在后面拍他肩膀,条件反射的转过去,等看清楚面前的人竟然是一个多小时刚刚打过照面的萧洒时,他本能的张嘴就要喊。

  “唔唔..”

  萧洒右手抬起,直接捂住桶子的嘴巴,接着右手从腰后摸出一把匕首,噗噗两下刺入对方的脖颈。

  浸红的血渍顷刻间喷涌而出,溅的萧洒满脸都是,他却不为所动,捂对方嘴巴的右手顺势下移,搀住桶子的腰杆,慢条斯理的浅笑:“不能喝少喝点,你看你咋又醉了,来,我扶你到路边坐会儿。”

  几秒钟后,萧洒不动声色的顺着树荫离去,只剩下耷拉着脑袋,浑身如同痉挛似的桶子蹲坐在马路牙子上,他一只手紧紧攥着电话,另外一只手试图捂住不停迸出的鲜血,浑身的力气仿佛被全部抽走,连抬起脑袋如此简单的动作都无法实现。

  “桶子?你怎么啦?说话啊?”

  老年机里,老太太焦急的不停呼唤。

  “疼..”

  “想回..回家。”

  桶子蠕动嘴角,像极了一条脱水的鱼,声音微弱到连他自己都听不清楚。

  因为深夜的缘故,再加上附近的路灯比较昏暗,即便总有人从这个粗犷汉子的面前经过,但是谁都没有发现任何端倪。

  “真是便宜他了。”

  与此同时,凌厉得手的萧洒拽开一台黑色“桑塔纳”轿车坐进去,一边拿面巾纸擦拭脸上的血迹,一边冲着开车的熊磊抱怨:“在地下停车场的时候,你应该直接把我撞死,那样我就不用再面对你这张令人作呕的脸颊。”

  “下次我努力。”

  熊磊似笑非笑的呲牙,随即看向医院大门口道:“接下来是郭咆,他们绝对想不到我们的报复会如此迅速...”

  银色本田车犹如一头脱笼的猛兽,四条车胎摩擦地面荡起阵阵白烟,马达的咆哮声更是在停车场内回荡。


  几乎是眨巴眼的功夫,就已经距离伍北不到三米远。

  “嘣!”

  “嘣!嘣嘣!”

  几声枪响零零散散的泛起。

  “吱嘎!”

  本田轿车的左前轮肉眼可见的速度瘪了下去,前风挡玻璃也被干出几条蜘蛛网似的大裂缝,车身瞬间失去平衡,再加上伍北及时后退几步,彻底扑了个空。

  第一声枪响来自几米外一台大巴车车顶,只见之前跟金万腾相依为命的战犯桶子怀抱一杆“五连发”,呈半蹲姿势瞄准,而后面两声枪响则是急急忙忙跳出出租车的赵念夏。

  她双手攥着一把银色的小手枪,表情无比刚毅,即便虎口被枪的后座力震的生疼,但仍旧没有放弃保护心上人的决心。

  “轰!轰轰!”

  哪知道驾驶本田车的熊磊也是个狠人,利索的挂上倒挡,再次撞向伍北。

  “嘣!”

  “嘣!嘣!”

  赵念夏吓得赶忙再次叩响扳机,而半蹲在大巴车顶的桶子也不敢怠慢,迅速射击。
少妇饥渴偷公乱A级无码   男的特别粗进去时特别疼
  子弹在本田车的前机箱盖和车身荡起几多火星。

  没等所有人反应过来,将脑袋缩在方向盘底下的熊磊车技超群的猛拉一下手刹,车头原地来了个“神龙摆尾”,后屁股一下子拍在还坐在地上的萧洒身上,将他和蚊子再次撞出去几米远。

  不过这次蚊子明显精疲力尽,两人在半空中分开,他脸朝下重重摔在地上,滚出去老远,而萧洒毕竟有功夫傍身,被撞飞的同时就已经做好准备,他用自己后背先着地,顺势缓冲减缓冲击,也滚了几圈后,一瘸一拐的爬起来就跑。

  “走!”

  熊磊再次踩下油门,这次的目标则是郭大炮,后者无奈之下只得朝旁边倒退躲闪,而熊磊借机降低副驾驶的车窗,朝唐才吆喝一声。

  唐才想都没想的顺车窗玻璃蹿了进去,本田车晃晃悠悠的朝出口逃离,速度快到令人瞠目结舌。

  “小伍,你没事吧?”

  赵念夏一溜小跑奔向伍北。

  “快看看蚊子。”

  伍北心有余悸的摆摆手,指向十几外好像变成血葫芦的兄弟。

  刚刚他距离最近,看的也非常清楚,蚊子是结结实实被撞了一下,此时趴在地上生死不明。

  半小时后,几人再次回到伍北刚离开的医院。

  “什么情况啊哥们,你不说你枪法凑合么?咋一枪都没干中?”

  郭大炮埋怨的瞪向桶子。

  “大哥,防弹玻璃,你又不是没看见,谁特么能想到一台普普通通的小车会安那玩意儿。”

  桶子吞了口唾沫解释,随即翻了翻白眼球嘲讽:“你还好意思说我呢,如果不是你废话太多,先按下那个满脸肉疙瘩的家伙,再及时检查一下车内,能有这事儿么?”

  “我..”

  郭大炮哑口无言的张了张嘴巴,今天确实是他托大了,感觉十拿九稳,结果没想到之前让他吃了点暗亏的熊磊居然也在车上,并且如此沉的住气,直到最后一刻才现身。

  “都消停点吧。”

  伍北指了指手术室门前“禁止喧哗”的标语,揉搓两下腮帮子看向赵念夏。

  不怪两人粗心大意,身为“总导演”的伍北都没想到明明板上钉钉的事儿竟还能出现偏差,在意识到有人针对自己,并且可能盯梢虎啸公司的所有高阶战力后,他就铤而走险的将暗棋郭大炮抬到了明面。

  “我没事,就是手稍微有点抖。”

  赵念夏强颜欢笑的摇了摇脑袋。

  她手里有枪是伍北始料未及的,更让伍北没算到的是佳人的枪法似乎很不错,算不上有多专业,但比起寻常人绝对要强上太多,而且她的那把家伙什,凭伍北不俗的见识竟没认出来是什么型号。

  “以后这么危险的事情不要做,我既然敢铺开棋局,就说明肯定是有自保的安排。”

  伍北轻轻抚摸赵念夏红肿的虎口低喃。

  “伤者需要大量输血,我们血库不足,麻烦问下哪位是a型血?”

  就在这时,两个护士急匆匆的从手术室里跑出来,朝着几人发问。

  “我是。”

  赵念夏立即向前一步。

  “跟我进来吧。”

  护士来不及客套,连忙摆手招呼。

  “夏夏..”

  伍北关切的开口。

  “什么都没有救人重要,我身体很棒的,抽点血无所谓。”

  赵念夏递给一个放心的眼神,在伍北额头轻轻吻了一下,头也不回的跟进手术室。

  “伍子,那个叫蚊子的小孩儿..”

  郭大炮皱了皱脖子欲言又止。

  “这事儿别告诉任何人,包括二阳。”

  伍北压低声音叮嘱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