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日本被黑人强伦姧人妻完整版 YIN荡校园嗯啊群伦交

时间:2022-11-18

自从关珩求婚成功之后,整个关家上下就进入了全面的战备状态。

  为了拍摄出让全家人都非常满意的婚纱照,宫渝的生活质量直逼当年自愿零片酬出演的教育电影。

  那是让宫渝刻骨铭心的回忆。

  在那个期间,宫渝基本上每天都是开水煮白菜,吃得形销骨立,就为了演绎出那个年代的文人志士的辛酸风骨,电影一杀青,他几乎当场厥过去,在家里硬生生睡了十天才缓过劲儿来。

  而如今为了结婚,他竟然要再走一遍当时的路子。

  “小渝,来,跟大哥再练二十个哑铃,”关羿从健身室拎着两个哑铃健步如飞地跑了出来,到跟前就塞进了宫渝的手中,“一点都不重,我跟你说,拍结婚照啊,结婚证什么的,都要瘦一点才好看”

  关珩正在练腿,听到关羿又给宫渝怼器材,不由紧张不已,“大哥,他身体不好,你别累到他。”

  关羿露出了个匪夷所思的表情,“这才两公斤,累个屁,来小渝,拿着。”

  宫渝脾气好,关羿给他什么他就乖乖地接过什么,握着两个红色的小哑铃站在客厅里练了起来。

  说话间,方苍从关羿的卧室里走了出来,边下楼边调整着颈间的领带,指指客厅那张巨幅海报,一脸炫耀

  “珩珩,你大哥说什么都是对的,你看墙上我俩的结婚照,他锻炼得多好啊。”

  说到墙上的那幅海报,宫渝还没转头过去,就已经开始笑了起来。

  关羿的脸色也跟着骤变。

  趴在地上的多多不明就里地朝着大家视线所在的方向看了过去。

  它只是一只什么都不懂的小狗。

  海报上是它妈妈的主人咬牙抱着眼前身材高大的男人的画面,可能是因为力气小,急得面红耳赤也没能将人成功抱起来,自己反而栽了个跟头趴在地上。

  而就是这个令人感到丢脸的画面,却被摄影师飞快地抓拍了下来。

  “哈哈,小羿这张照片很有纪念意义呀,所以我就让人做了一幅大的,挂在这里,每天都让大家看到,心情也愉悦。”

  外婆正坐在摇椅上慢慢地晃悠,丝毫没有顾及他社死的大孙子。

  关羿一脸黑线,“外婆,所有人的快乐都建立在您孙子的痛苦之上,您觉得这合适吗”

  “有什么不合适的呀大哥多威武雄壮啊连趴在地上的样子看起来都那么的器宇不凡”

  关澜刚好从外面回来,大喇喇地丢下书包,顺带给关羿来了一记捧杀,随后拿着一小沓照片凑到宫渝身边,表情略显谄媚

  “渝哥,你给我签几张名呗,我喜欢的女孩子特喜欢你”

  关珩揪住小犊子的后颈将他拎到一边儿,夺过他手中的照片咬牙切齿地问道“你这叫几张你喜欢多少个姑娘啊”

  宫渝朝关珩的手中看过去,眼皮也是一跳。

  关澜说的这几张实在是有点客气了。

  还没等他从关珩外套里掏出笔准备签名,关珩就已经先他一步拔开了笔帽,洋洋洒洒地在宫渝的照片上签上了自己的大名,后面拉个破折号宫渝的老婆。

  宫渝揉揉他的脑袋,无奈地笑了起来,“你这样恐怕要把小姑娘们气晕。”

  关羿对关珩冷嘲热讽道“还宫渝的老婆,你有结婚证吗你”

  “正好我们一会儿要去领证了,”关珩知道关羿是因为前几天城南那块地的事儿,所以笑着打开关澜平日里看直播的软件,对关澜说道“你也开个直播,今天让你感受一下顶流的力量。”

  “别让他去凑热闹了,再把人家民政局掀了,”关羿按下关澜的手机,示意方苍把他拎上去,“好好在家学习。”

  没等方苍动手,关澜就懊恼地抓着书包回了房间。

  关珩接过申请结婚登记声明书,哆嗦着手指在“声明人”那一栏按下了自己的手印,怀着激动得几乎要昏过去的心情,颤抖着双手接过了自己的结婚证。

  “我终于成家了。”关珩侧过身抹了一把眼睛,不让宫渝看到。

  “才二十出头就嫁人了,你不觉得遗憾吗”

  宫渝拿着自己的那本结婚证,笑着调侃关珩道。

  “想嫁给你的时候,才觉得这法定结婚年龄定得太高,我每天都在煎熬,就盼着自己早点长大。”

  宫渝吸吸鼻子,不想在小孩子面前掉眼泪

  “发个微博吧,你不是一直想要捍卫自己影帝夫人的地位吗”

  自己说自己称号的时候,宫渝还是会有点不好意思,不过为了调侃关珩,他还是忍着难堪的心情,掏出自己的手机递给关珩,朝他眨眨眼睛

  “不过要以你老宫的身份。”

  关珩凑过来亲了他一口,“知道啦,谢谢老公”

  「新婚快乐,我矢志不渝的爱人。」

  「新婚快乐,我的青春。」

  无论是唯心,还是唯物,你都是我唯一的归处。

  作者有话要说好啦,故事先讲到这里啦。

  感觉应该说点什么,但是写了很多又删掉,心情有点复杂。

  故事源于我的笔下,我赋予他们生命,让我觉得每天醒来的动力都源自于他们,所以这篇番外迟迟都不敢写,总觉得写了就结束了,就像武林外传的最后一集,我到现在都没有看最后一集,总觉得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剧情,他们的故事也就没有结束。

  然而我突然发现,前面的七十九集我已经看完了,我真真切切地相信着他们的存在,所以不管看不看第八十集,他们在我心里也依旧存在。

  因此我愿意相信,原耽永远拥有鲜活的灵魂。

  真的很感谢大家的一路相伴,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感谢你愿意看完他们的故事。

  鞠躬鞠躬鞠躬

  关公夫夫,官方夫夫携手给大家拜个早年啦

  我们,下本见。

  承蒙厚爱,不胜感激。

  勤快的小毛驴已经开新文啦沙雕影帝觉醒了,小毛驴在那里和大家再相见鞠躬

  文案

  一场车祸,让影帝班准觉醒了自我意识,发现他所处的世界竟然是一本jj的狗血文。

  目前,他的辉煌战绩包括但不限于

  威逼强娶主角攻、欺负同为演员的主角受白之、手握天价片酬还与异父异母的哥哥抢家产。

  最后被坎坷相爱的主角攻受和自家大哥联手对付,

  不仅丢车丢房,气得父母双亡,还因为偷税漏税、杀人未遂等罪名被送进监狱,坐穿牢底凄惨而亡。

  而现在剧情已经走到了他强娶主角攻的第二天,

  在从片场回家想要跟新婚爱人你侬我侬的路上遭遇车祸,

  此时,他刚脱离危险,睁开眼睛,

  身世凄惨的主角攻正站在他的床前,目光阴鸷地盯着他的氧气管。

  想到自己与其被主角攻受联手弄死,还不如主动牵根红线,留条狗命,

  班准张口就来“老荣,你要老婆不要”

  正琢磨拔管的荣潜“”

  传言影帝班准疯了。

  明明家有娇夫,却对同剧组的白之恭恭敬敬,“之之,你想不想谈恋爱啊你觉得我先生怎么样”

  面对父母,护夫得声嘶力竭,“爸妈,今天有我在,谁也别想让荣潜洗半根筷子”

  对峙大哥,他把一摞摞片酬用麻袋扛来,“大哥,钱都给你,够不够大哥,够不够”

  白之、父母、大哥“”

  班准躲在厕所给社交a上新认识的小狼狗打电话

  “宝贝别急,再等等,我马上就能离了,我有医保社保,还有”

  门外传来凉飕飕的声音,“一个73公斤级柔道七段的丈夫。”

 关羿懒洋洋地倚在宽大的沙发里,眼神有些涣散,被方苍握着肩膀问话的时候,只会歪着脑袋傻笑。


  方苍不敢松开握着关羿的手,生怕他一个不稳就一头栽倒在地上。

  不过方苍觉得自己毕竟还没有得到和关羿交往的权利,因此还是在下意识凑到关羿唇边的瞬间,控制住了自己的想法,适当地跟关羿保持着距离,没有让醉酒的人觉得不适。

  关羿看着方苍一点点靠近自己,被周围暧昧的气氛所感染,他下意识就闭上了眼睛。

  虽然他的脑子昏沉沉的,不过还是对已经渲染成这样的氛围感到很适应,于是在阖眸等着方苍亲他的时候,关羿甚至微微噘起了嘴。

  即便在这样的灯光下看得不甚真切,关羿也还是做出了自己的尊严所允准的最大努力。

  可是等了半天,关羿却没有等到方苍的触碰,而且刚刚感觉到的温热气息也随着肩上力道的减轻而越来越远。

  关羿迷惑地睁开眼睛,看着坐在自己正对面的高大青年,因为醉酒的迟钝,他直接就将平日里打死都不会问出口的话说了出来

  “你怎么,不亲我啊”

  方苍手指一僵,缓缓吸了口气,耳中嗡鸣作响“我可以吗”

  关羿烦躁地推了一把眼前人的肩膀,嘟囔着,“我都已经这么不要脸了,你还不亲我,不亲就算了,我去找别人”

  说着,他就从卡座上站起身,准备离开有方苍存在的地方,另寻一个热闹的地方找乐子。

  然而手腕却被坐着的青年一把扣住,直接将人捞回了温热的怀抱中。

  关羿得意地抬起被方苍抓着的右手腕,“看,我就知道这样可以让你着急,嘻嘻。”

  方苍忍不住抿唇笑了起来。

  他一向从容淡定,没有觉得什么事情能够难倒他,可唯独眼前这个醉醺醺的关羿,让他觉得有种十分彷徨的束手无策感。

  关羿还在自作聪明地抱着方苍的腰,脸贴在他的手掌心轻轻蹭着,嘴里不知道在念叨着什么。

  听上去像是公司的数据,但当方苍低头细听,又发现是自己的名字。

  明明相识不过一天,却觉得两个人犹如一眼万年。

  方苍坐在沙发上,用两只手抱住关羿的肩膀,轻轻亲了一下他的脸颊。

  “唔”

  关羿梗起脖子,认认真真地看了方苍一眼,“你亲我了”

  方苍像哄孩子似的点点头,担心关羿因为醉意而没有发现他的动作,又贴着关羿的脖颈应声道,“对,亲了你一下,还希望你不要生气。”

  关羿根本听不懂方苍在说什么,只纠结与自己刚刚问他的问题,发出了另一个疑问,“那你为什么不再亲一下这边”

  说着,伸手指了指自己没有被方苍亲到的那边脸颊。

  方苍听话地凑过去,响亮地亲了一口。

  小朋友都喜欢发出声音的动作。

  果然不出他所料,关羿捂着自己脸上被方苍亲过的地方,吃吃地笑了起来。

  但手上的动作却让方苍觉得惊恐不已。

  关羿竟然直接就凑过来拉他身上的衬衫领,甚至还因为醉酒后的大力,而不慎扯开了两颗。

  方苍忙捂住自己的领口,侧过身躲避着关羿的触碰。

  他不愿意在这样的情况下发生他和关羿的第一次,甚至他觉得这一切实在是太快了。

  说实话,方苍见过猪跑,但是还没吃过猪肉,以至于让他在这种情况下,直接就迎来了满汉全席。

  前后的反差让他根本无法在一时间适应。

  要知道,从研一开始,他就对身边这个昏睡不醒的男人有着无与伦比的好感。

  身为关家的最高领导人,关羿却从来都不会像许家小子和景氏那样到处招惹是非、拈花惹草,甚至连上流社会的宴会都鲜少露面,没事就待在家里,甚至外界有人猜测,他小小年纪就有了私生子,虽说是个顾家的好男人,但是总这么孤僻,京海市的商圈儿很难吃得开。

  然而关羿用现实给了所有不当猜测的人一个响亮的耳光。

  他不但行,而且还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借着父亲给他的经验,跻身于京海商圈儿的头部位置,自此便没有人可以轻易撼动关家在京海市中的实力。

  不过在感情方面,关羿仍旧是个童子鸡。

  方苍无奈地将喝得醉醺醺的人打横抱在怀中,在酒吧负责人的引领下,将关羿送到了楼上的套房中休息。

  再醒来的时候,关羿逐渐回忆起了昨天晚上的事情,对方苍这种肥肉到手却不肯下嘴的行为表示又爱又恨。

  作为总是想要尝试着开荤的胆小鬼来说,关羿其实是不敢清醒着面对这一切的,只想着趁着迷迷糊糊的状态,勉强给自己壮个胆儿。

  没想到这个方苍看起来人高马大的,实际上竟然比他还要胆小。

  一大早醒来,竟然连个人影都没见到。

  不过关羿也知道这是方苍担心他这个当总裁的尴尬,所以才提前离开房间,没有让两个人有面对这种相见无言的场景。

  周末的两天时光,让方苍对关羿的想念越发沉重。

  不过想着要让关羿有认清自己感情的时间,所以方苍在这两天里都没有去擅自打扰关羿,只有在这午饭的时间里,才去餐厅装好饭菜,借着这个理由来见关羿一面。

  照常端着两份午餐从餐厅走出来,一路上碰到的人都知道他是那位待人温和、对奋斗事业却十分痴迷的工作狂的特助,羡慕的同时不免还有些嫉妒。

  但想想自己的样貌和业务实力,确实不够格成为站在关羿身边的人。

  方苍的长相,身材高大却格外平易近人,但除了跟关羿交谈的时候才会露出真心实意的笑容,对待其他人时,则是礼貌又官方。

  还没进推开关羿办公室的门,方苍就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道抱怨的声音。

  关羿办公室所在的位置非常隐秘,如果不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几乎不会有人敢越过秘书和特助来直接找他,所以只有方苍和关董事长之前的老秘书可以毫无顾忌地来到这边找关羿。

  碍于屋中发出来的声音听起来像是总裁的私事,因此方苍便没有擅自敲门打扰,而是直接端着餐盒,准备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突然,他想起了前几天跟关羿一起去大排档吃烧烤的时候,关羿打出去的那个电话。

  那时候只顾着对成功约到关羿出来吃饭而感到喜悦,竟然丝毫没有觉得关羿跟电话里的人自称“大哥”这件事有多么的奇怪。

  毕竟关羿在外界是以关家的独子身份出现的。

  想到那些豪门都会想方设法地保护着自己的孩子,能多隐藏一个是一个,方苍不禁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因此,也就记起了入职那天他所签署的那份保密协议,其中应该就是有这么一条,不过当时他并没有详细浏览其中的条款,只觉得可以留在关羿身边,就是他莫大的福气,所以他想也没想地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就算是买卖合同,他也愿意将自己就这么托付给关羿。

  “关澜,你要是还他妈在乌漆嘛黑的夜里玩手机,我就直接把你的眼睛打瞎”

  方苍刚要拐过那个拐角,就被屋中的咆哮声吸引了注意力。

  关澜。

  果然是和他猜的一样。

  如果不是叔伯家的兄弟,那就只有一种可能了。

  家大业大的关家为了安全起见,隐藏了还有其他孩子的事实。

  关羿的咆哮声还在继续“我告诉你小关澜,你二哥马上就要保研了,而你,要是连高考的时候连六百分都不到,你看我能不能让你站着走出关家的大门”

  方苍微微讶异。

  还有个老二

  不过只要关羿没有主动告诉他,这些事情就不是应该被他所听到的。

  方苍摇摇头,抬腿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身后仍旧传来办公室里面的争吵声。

  “二哥什么脑子,我什么脑子,”关澜罕见地顶了句嘴,说着就要从办公室里跑出去,另外寻一个清静的地方,“大哥你以后不要逼我啦,我不喜欢学习。”

  关羿气得咳嗽了两声,生气地拍了一下桌子,怒喝道“今天你走出这道门,下个月就不要再来找我要钱”

  关澜正处于叛逆期,脾气阴晴不定,听到关羿这样对他说话,不免气性跟着上来,“不要就不要我就算是乞讨,也不会再来要你的一分钱”

  说完,他就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大门,径直冲了出来。

  没想到却跟还没离开走廊的方苍来了个对视。

  关羿仍旧待在屋子里没有追出来,估计是觉得伤心,或者是出于当哥哥的尊严,总之他放任关澜自己一个人离开,并未管他。

  然而关澜刚出门,视线就和一个高大的男人碰了个正着。

  明明长了一副脾气好的样子,可那双微微眯起的眼睛里却带着连他大哥都不具备的攻击性。

  关澜下意识往后退了半步,想要跟他大哥求助。

  但是突然想起了刚刚跟关羿立下的豪言壮志,关澜顿时挺起了胸膛,朝方苍大步走去。

  其实不是他突然就有了勇气,而是他看见了方苍身前挂着的工作证,在这个公司里,只要是挂着这个证件的人,就没有理由不听他的话。

  不听他的话,就是在跟他作对,跟他作对,就是跟他大哥作对,跟他大哥作对,就是在跟整个关氏作对。

  所以他觉得一个小员工,应该没有胆子主动刁难挑衅他。

  因此关澜便背着身上的书包,昂首阔步地从方苍的身边经过。

  没想到错身之际,关澜却被自己身侧的男人一把攥住肩膀,肘弯一屈,就将他怼在了墙上。

  关澜本以为自家182的大哥和还在长身体的184二哥已经够高了,但眼前这个男人站在他面前,显得他好像一只短腿柯基,去除可爱之外,就剩下满满的滑稽可笑。

  “你是谁”

  关澜不想让他大哥知道他被关氏的员工这么随意地就怼在墙上教训,另外虽然他在跟大哥生气,但是也明白自己和二哥被隐藏起来的身份并不能被外人轻易知道。

  “进去,跟你哥道歉,哄好他,不许让他伤心。”

  方苍的语气平静,可关澜就是在这话里听出了咬牙切齿的意味。

  他才十几岁,向来都是仗着家中有钱,像个小霸王似的横行霸道,从来不会考虑后果,更不会顾及将他当场真爱至宝的大哥的感受。

  因此突然遇到这么一个人,直接吓得原本就色厉内荏的关澜战战兢兢,畏缩着朝关羿的办公室门看了一眼,想要呼救,却又因为男人如同某种大型的野生动物般凶戾的眼神,而下意识将口中的“大哥救我”憋了回去。

  不过至于方苍对他提的那个要求,关澜作为一个叛逆期的青少年,还是拒不从命。

  方苍虎口钳着关澜的下巴,“那是你哥,世界上最希望你好的人,你这样伤害他,于心何忍。”
日本被黑人强伦姧人妻完整版  YIN荡校园嗯啊群伦交
  “谁让他,总管我。”

  嘴巴周围的肉被方苍掐得嘟成一团,关澜带着怒意的话,出了口却变成了可怜巴巴。

  “你想让他不管你,”方苍话音还未落,就在关澜的眼睛里看到了认同,他讽笑了一下,接着对关澜说道,“完全可以,只不过”

  关澜虽然被方苍桎梏着,但是他已经屈服于眼前这个男人的恐怖力量,只能对他的话言听计从,因此见到方苍给了他另一个选择,关澜不免有些期待。

  方苍停顿了一下,看得出关澜脸上的表情昭示着听从于他的命令,继续说道,“以后换成我来管你。”

  关澜的眼中惊恐更甚。

  “不出意外的话,我以后会成为你的大嫂。”

  方苍面对着当事人以外的人,说起这种话来丝毫不觉得羞涩。

  关澜惊呆了。

  他愣愣地看着俯身从地上捡起餐盒的方苍,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方苍朝关澜抬抬下巴,示意关澜现在就可以按照他的话来行动了。

  关澜忙不迭地转过身朝关羿的办公室走去,被方苍在身后用冰冷的目光盯着,关澜只觉得如芒刺在背,惊魂不定。

  方苍见他敲门进去后,这才离开走廊,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里。

  良久。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还没等方苍说请进,关澜就探着一颗脑袋,鬼鬼祟祟地走了进来,“方苍哥”

  进来的时候关澜有看到门外的牌子,于是拿出虔诚的态度敲响了门,期间甚至还练习了几次叫哥时的语气。

  方苍正在整理上一任秘书给他交待下来的任务,见关澜走了进来,便不轻不重地看了他一眼,再次转过身去忙自己的事情,口中问道“给你大哥道完歉了”

  关澜闷闷的“嗯”了一声。

  方苍放下文件夹,“他原谅你了吗”

  关澜内疚地又应了一声,“大哥哭了”

  方苍的手指一顿,转头严肃地问道,“哭了”

  作为被外人狠狠修理了一顿的熊孩子,关澜十分害怕这个让他吃了苦头的男人,因此下意识朝后退了两步,急忙解释道

  “我大哥,我大哥说,他从来没有见过我这么懂事的时候,所以感动得哭了,我也觉得很后悔。”

  见方苍站起身,作势要朝他走过来,关澜绝望极了,“我出去之后,我大哥好像喝了点酒,我进去的时候还把我给打了。”

  方苍顾不上管他,直接越过关澜出了门,朝总裁办公室走去。

  然而当进了关羿的办公室之后,方苍却发现关羿根本不在里面,看到他经常放车钥匙的托盘里并没有钥匙的踪迹,方苍不由一阵心惊。

  喝了酒,车钥匙又不在这里。

  坏了。

  方苍忙朝着电梯狂奔而去。

  正好看见关羿专用的电梯楼层到了1层。

  所幸旁边俩员工电梯离办公室所在的楼层都不远,方苍叫梯也比较快捷。

  走进停车场的时候,方苍一眼就看见了那个晃晃悠悠走向那辆suv的身影,忙吼了句,“关羿”

  关羿站定脚步,回过头来。

  他喝的不多,意识其实还算清醒。

  只不过这种第一次在工作时间放纵自己感情的行为让关羿觉得很难接受。

  他从来都没有这么失控过,他觉得自己很可怕。

  可当他听到自己身后传来方苍的声音后,关羿心中的大石才落了地。

  他很想抱住方苍,然后做一些自己期待已久的事情。

  思考间,方苍已经走到了跟前。

  毫无芥蒂的拥抱也足以说明一切。

  “我车后座空间很大”

  关羿是个要面子的霸总,心道就算是自己将人追到手,也不能急切地将目的说出来,否则会让自己的小男友觉得自己不矜持。

  可他又很想跟方苍早点修成正果,做采阳补阳的事情。

  因此他只能隐晦地做出暗示,希望方苍可以明白他的意思。

  果然,方苍和关羿想象中的一样聪明,听到关羿的话后,他老老实实地点点头,主动朝着关羿的车走去,伸手拉开了后排座位的车门,示意关羿先坐进去。

  即便关羿看起来像个情场老手,但方苍仍旧不难发现,自己的顶头上司就是个小童子鸡。

  喝醉的时候学到了很多油腻的情话,挥金如土的时候往往伴随着重金求子的急迫。

  但这一切发生在关羿的身上,就显得笨拙可爱。

  伴着方苍关上车门的闷响,关羿的肩膀忍不住微微蜷缩起来。

  他的右手在微微发抖,下意识隔着裤袋的布料摩挲着里面的长方体。

  这么快就要用上了吗。

  但毕竟是他自己亲口邀请的方苍,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想到这里,关羿猛地朝方苍的胸前蹿了过去,将人按在座椅上动弹不得,旋即低头吻住了方苍因为错愕而微微张开的嘴唇。

  “关总唔”

  方苍攫住关羿的肩头,迫使他先跟自己分开一点,想要好好跟他说话。

  关羿却不管不顾地亲咬他的嘴唇。

  方苍的职位是特助,所以每日要比总裁穿得还正式规范,总裁偶尔不系领带是很正常的现象,而他这个特助是没有理由不系的。

  因此方苍也就拥有了关羿没有的工具。

  他一手按住关羿不断挣动的两只手,另一手扯下脖颈间被关羿拉得有些松动的领带,手指灵活地捆在自家总裁的手腕上。

  紧接着,就将桎梏着关羿行动的领带直接缚在了车窗顶上的扶手处,深吸了口气

  “我来。”

  作者有话要说关弈迈指指点点珩珩,你看看你大嫂,多主动,看大哥我,多有掌控权

  关茶茶不置可否没看出来,就看见你让人家用领带捆住了

  宫猛攻跟着点头我也是,大哥,我看见你被方特助

  关弈迈暴怒而起屁

  方特助解开领带来,宝儿,你绑我,让他们看看你的能耐。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