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被强J高H纯肉公交车 清纯校花被脔日常H多人乱P杂交公车调教

时间:2022-11-18

  田韶与裴越两人没回家,而是去了三眼井胡同,将老孙头这几个月鉴定的真品运到长安街的宅子里。

  徐琨跟于小春两人收的东西,真货的比例八比一都不到。相对另外两人收的东西,假货的比率太高了,不过田韶是满意了。

  将东西放到吉普车的后备箱里,老孙头与田韶说:“田同志,这几日胡同里有不少陌生人转悠,我瞧着这些人的眼神不善。”

  田韶知道现在这片治安比长安街还差,老孙头带着外孙在这儿也不安全。地窖的东西也鉴定完了,她说道:“孙爷爷,这儿就不管了,你们去郊外吧!”

  正巧前不久,许超与罗小平两人凑了一车东西送了过来。这儿干完,老孙头又可以回郊外继续干了。当然,又换了一个地方。

  孙老头想着他帮着鉴的那些东西,小声提醒道:“田同志,这事能让外人知道,不然走漏了风声会惹来祸端的。”

  他特意提醒不是担心两人会被恶人谋财害命,而是怕上头风向又变,到时候这些老物件就是催命符了。

  得了孙老头的提醒,田韶与裴越说:“裴越,之前众人都觉得那些东西不值钱,咱们悄悄地收也没人在意。现在大家都知道值钱了,有些还大张旗鼓地在收,我想将这摊子生意收了。继续收就太惹眼了。”

  京城这边前年年底就没再收了,只剩下洛阳长安两个地方。东西收得也挺多的,田韶已经心满意足了,觉得该适可而止。

  裴越沉默了下说:“继续收,收到年底,东西不再运过来。等老孙头将这边的东西都鉴别完了,到时候就让他过去那边。”

  田韶知道他的心思,是怕好东西流传出去。不过这事也没办法,再怎么样他们也不可能将东西都收,只能说尽力而为。

  东西搬回了长安街,两人又去找了郝家老大。因为郝老大做建筑的,认识的人多消息也广。田韶想再买一个大的三进宅子做办公室,托了人找可惜都不满意,后来就托了郝老大打听。前日傍晚,郝老大留了话说找了一栋符合田韶要求的房子。

  郝老大不在家,有事出去忙了。

  他媳妇知道两人的来意,就带他们去看房子。那房子确实是三进的,只是里面已经损坏得很严重了。二进院的耳房塌了半边,西厢的屋顶大半都被掀了,东厢房好几间屋的门窗都是坏的。

  田韶接连住了两套四合院,知道这些老宅子都很结实,:“这得多大仇了,竟将房子都推倒了?”

  郝大媳妇叹了一口气,说:“这房子归还了原主,但住户不搬,后来被逼着搬走后气不顺,就将这房子糟蹋成这样。”

  这些人不仅将房子弄坏,走之前还往地上泼了腌臜物。不过房主花高价请人清理了那些腌臜物都清了,又过去好几个月这才没味了。

  这些事郝老大媳妇也没瞒着田韶,都与她说了。郝大媳妇说:“其实之前来了两个买主,知道这事后觉得不吉利,都放弃了。我当家的说你不信这些,我才带你来的。”

  田韶还真不信这些,她笑着说:“这房子二院损毁得如此严重,要住得大修了。”

  要是让她也嫌,但这是做办公用的,就没那么讲究了。

  郝大媳妇表示,郝老大过来看,说二院最好是推倒重建。

  田韶摇头说道:“主梁并没坏,不用推倒重建,不过门窗都要改。特别是窗户太小了,整栋房子全都要改,并且都安上玻璃。”

  办公的地方,那窗户肯定要大了,不然光线不足。

  郝大媳妇表示这事还是得跟她丈夫谈,她并不懂。

  田韶也没去后面看了。现在房子不好买,而她还要求在家附近,那就更难了。能找些满足条件就行:“嫂子,这房子多少钱?”

  郝大媳妇说:“对方最先开价一万,只是先后来了买主都走了,现在已经跌到了六千六。不过这房子损坏得这么严重,我当家的说可以压价到六千三四百。”

  田韶点头说道:“这个价格可以,请郝大哥帮我去谈下,谈好了到家来找我,我今天都在家的。”

  郝大媳妇早知道田韶有钱,却没想到买个房子眼睛都不眨就定下来,真正的财大气粗。不过郝老大帮田韶修的三栋房子,也赚得也不少,大大改善了他们的生活。

  下午,郝老大过来跟田韶说那房子谈好了,六千三百八:“若你不急,就说咱不买,晾他几天应该会降的。”

  田韶摇头说:“算了,不等了,明早一起去街道办办手续。”

  现在工作室是挂在京美名下,这房子也没法以工作室的名义买了,不然就是公家的。等以后脱离京美那就掰扯不清了,她可不想背负个私吞公家财产的恶名。

  “好。”

  晚上五点,田韶跟裴越准时来到老莫餐厅。刚下车,就看见谭敏隽朝着他们挥手:“三叔、三婶,这儿、这儿。”

  洪亮的声音,让旁边的人纷纷侧目。

  田韶笑着说:“这敏隽还挺跳脱的,跟大哥与大嫂一点都不像。”

  裴越却觉得谭敏隽不稳重,相对而言更喜欢内敛的谭敏行。不过好与坏自有他们父母管,不用他多事。

  田韶看到只叔侄三人,不由问道:“大哥大嫂跟二嫂呢?”

  谭兴华解释道:“大哥调回来这些年一直都忙,今天难得休息一天,从山上回来后就去了大嫂娘家。你二嫂下午肚子有些疼,还让我代她跟你们道歉。”

  谭敏隽见田韶看着他,忙解释道:“在我妈没回来之前,我放假大半时间都是在我外公家的。二叔难得回来,我肯定要跟敏行多陪陪他了。”

  谭兴华笑骂道:“若不是你三婶答应来这儿吃饭,我连你的人影都见不到。还陪我,这话也就只能哄哄你外公外婆了。”

  谭敏行也笑着说:“二哥,你别什么都带上我。”

  看他们相处得这般融洽,田韶觉得挺难得的。老话说得好,家和万事兴,一家子和和睦睦不管做什么都会顺当。

 

  周日,田韶与裴越吃过早饭就去了约定的地方。等了不到五分钟,谭兴国他们就来了。这次除了谭兴国跟白初榕他们,还多了两个年轻小伙子。


  白初榕朝着两小伙子说道:“敏隽、敏行,这就是你们三叔跟三婶。”

  听到这称呼,田韶很不习惯。

  谭敏隽闻言立即站直了身体,敬了个礼后笑呵呵地说:“三叔、三婶,你们好。”

  谭敏行先是一愣,转而也跟着敬了个礼:“三叔、三婶,你们好。”

  两小伙子都长得俊朗帅气,特别是谭敏行跟裴越有六七分像。不过看两人的言行举止,谭敏隽性子跳脱而谭敏行比较内敛。

  裴越很高冷地点了下头。

  田韶笑眯眯地说道:“我也就比你们大两三届,你们可以叫我学姐。”

  明明相差不了几岁,结果却凭白长了一辈。不对,谭兴国的大儿子谭敏才已经有两个儿子了,那岂不是直接升级当奶奶了。想到这里,她整个人都不好了。

  谭敏隽跟谭敏行都愣了下,这三婶还挺有趣的。

  白初榕笑着说:“小田,你是老三的媳妇儿,这辈分可不能乱。”

  裴越猜到她的想法,走到她旁边柔声说:“不过一个称呼,你不用在意。”

  能不在意吗?人家还是妙龄少女,结果嫁个人直接升级当奶奶了,太亏了。算了,谁让她被美色所误,只能认了。

  在场的人,唯有周思卉能理解田韶的感觉了。毕竟她今年才二十八岁,结果却有个十八岁的大儿子。这滋味,真是一言难尽。
被强J高H纯肉公交车  清纯校花被脔日常H多人乱P杂交公车调教
  谭兴国没管这些女人的小心思,压低声音说:“咱们上去吧!”

  上香的时候,谭敏隽看着白初榕带了纸钱跟香烛这类,他惊讶不已:“爸、妈,上头不是不让烧纸钱吗?被人知道会被批评的。”

  不等谭兴国夫妻两人接话,田韶就说:“上坟烧纸钱香烛,这是咱老祖宗传下来,都上千年了。敏隽,这不是封建迷信,这是一种文化传承。”

  “这是文化传承?”

  田韶嗯了一声说:“像元宵吃汤圆猜花灯,端午吃粽子划龙舟,中秋吃月饼烧铁搭放孔明灯,这些都是我们的传统习俗,是宝贵的文化遗产。不仅不应该禁止,还应该鼓励,让这些传统习俗能一直延续下去。”

  她的漫画里,都会写到的。不会特意去介绍,但看了的人起了好奇心就会去查,这也算是将传统文化宣扬出去了。

  谭敏隽被说得一愣愣的。

  谭兴国却是点点头,说:“敏隽、敏行,你们三婶说得对,这些习俗也是我们的文化遗产,要一直传承下去。”

  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有的是糟粕,但也有许多是精华,他们应该去其糟粕汲取精华。

  周思卉却是有些疑惑,她这弟妹不是学经济的,怎么感觉像是搞文学的。不过她没说话,准备回去问谭兴华。

  将香烛都摆上后,谭兴国握着三根香,红着眼眶说:“妈,老三回来了。这些年他受了许多苦,你以后要保佑他平平安安顺顺利利。”

  听到这话,裴越的眼眶也湿了。若是当年没有生出那场变故,他妈也不会死,而他也能承欢母亲膝下。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田韶看他这样,走上去牵着裴越的手,轻声说:“妈,你放心,我以后会好好照顾他,给他一个温暖的家。”

  带着裴越回家过头次年她就知道,裴越最想要的是一个温柔又热闹的家。

  裴越也哽咽道:“妈,你不用挂念我,我以后会好好的,跟小韶好好的。”

  上完香,到了山下谭兴华询问裴越什么时候有时间,说老爷子想见他一面。裴越对见老爷子没兴趣,直接拒绝了。

  裴越说道:“我昨日接了个案子,明日的火车。”

  至于什么案子去哪里,这些都是保密的不能说。当然,在场的人都懂没人问。

  什么都大不过工作去,谭兴国点点头说:“那等你回来咱们再定。”

  谭敏隽却是说道:“三叔,二叔说你晚上请我们吃饭?三叔,我跟敏行想去老莫餐厅,不知道可不可以?”

  田韶看了他一眼,这小子还挺会选地方。现在去老莫餐厅吃饭的都是有身份地位的,去那儿吃饭,吃的都不是饭而是面儿了。

  谭兴国沉下脸。

  白初榕见状忙笑着打圆场,说:“敏隽不要胡闹,老莫餐厅太远不方便。去什么地方吃饭,让你三叔选就好。”

  田韶笑着说:“敏隽想去老莫餐厅,那就去。那儿的罐焖牛肉跟鹅肝都很好吃,还有调的鸡尾酒味道也不错。”

  谭敏隽本以为要泡汤,没想到田韶这么大气,他兴奋地说道:“三婶,那就这么说定了,晚上就去老莫餐厅。”

  田韶笑着点了下头,说:“行,那下午五点,咱们在老莫餐厅见。”

  等分开以后,谭兴华一巴掌拍在谭敏隽肩膀上,说:“老莫餐厅?你可真敢提,这么多人去那儿,吃一顿你三叔一个月工资都不够。”

  谭敏隽疼得龇牙,他苦着脸说:“叔,于繁那家伙总跟我炫耀说老莫餐厅的鹅肝跟鸡尾酒多好吃多好喝,我听得馋了。”

  他倒是想爸妈带他去吃,可惜也只能想想,那么贵他爸妈可舍不得,而且还会被训斥。

  谭敏行也觉得谭敏隽有些过了,他说:“二哥,老莫餐厅那么贵,三婶还在念书没钱,三叔还要攒钱结婚。咱们这样真不好。”

  谭敏隽看了一眼这个傻弟弟没说话。三叔或许没钱,但他这位三婶绝对是个有钱的主。那手表还有那身衣裳,没大几百搞不定。

  谭兴国看了儿子一眼,什么都没说直接上了车

  谭敏隽见状就知道一顿罚是逃不了的,不过能去老莫餐厅吃一顿被罚也值了,以后于繁再不能借这事到他跟前嘚瑟了。不过这会为了不挨骂,他还是坐了谭兴华的车子,然后又跟着他们去买东西了。

  因为是次子,谭兴国对他要求没那么严格,只是今日的事让他觉得有必要严加管束了。不然就这爱攀比的性子迟早要惹祸。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