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一下又一下挺进她的身体 把她按在桌上疯狂顶撞

时间:2022-11-01

乔笙笙首先从惊愕中回过神,她脸红的对念小安说:“安安,谁这么浪漫啊?今天不是情人节,这是赤裸裸的在向你邀约。总统套房的长期房卡……”

 

陆子寒紧紧的盯着盒子里的房卡,一张脸冰冷深沉。

 

念小安的心扑通扑通跳,这时候,她看见最下方的一张卡片。

 

而处在兴奋中的乔笙笙也看到了,她顺口就念了出来:“厉?是一位姓厉的男士?”

 

念小安“啪”一声把锦盒关上,脸一阵红一阵白。

 

陆子寒的脸色变得阴沉难辨。

 

乔笙笙不知道念小安在害怕什么,她还以为是念小安不想别人知道,卡片上写了什么。

 

她娇嗔的推了一下念小安:“看你,还害羞了,好了好了,我不看你的情人给你写的情话。”

 

念小安的脸更红,所有的气血都向脸上涌。一张长期房卡意味着什么,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她没有想到,厉炎会不要脸到这种地步。这又是在威胁她吗?

 

酒店的房卡是用来干什么的,猪也知道!无非是请人进去睡觉!

 

“我先走了,你们慢慢吃。”念小安憋红着脸,眼睛里面还有眼泪,但她努力的忍住了。

 

对面的陆子寒,抿着嘴唇,也跟着站起来了。

 

少一根筋的乔笙笙,还没有发现念小安的情绪,她不解的问:“怎么了?要去找厉先生?”

 

这句话,让念小安的眼眶更红。差一点儿,眼泪就掉下来了。

 

但是,她告诉自己,不可以让乔笙笙看出端倪。

 

念小安勉强挤出笑说:“嗯,我去找他,你陪我和陆先生一起吃饭。陆先生帮过我,这顿饭是我请他的。”

 

“好,我知道了。”乔笙笙对念小安眨眨眼睛,做出一个俏皮的动作:“那你玩儿得开心点儿。”

 

念小安实在是忍不住,点了点头,捏着锦盒迅速从桌边走开。

 

陆子寒的心里就像卡着一根刺,念小安挪步的时候,他也急忙的挪了一步跟着她:“小安……”

 

念小安心里难受极了,她再不想对谁解释一句,也不想欺骗伪装:“陆先生,我很感谢你帮了我很多。但是……我必须一个人去处理。”

 

她是背对着乔笙笙的,所以乔笙笙没有看见她眼红的样子,也不知道她脸上的难受。

 

乔笙笙听得云里雾里。

 

念小安说完,转身就走。

 

陆子寒不放心她,还想上前。但他想起她转身前,眼里的拜托,硬生生停下了脚步。

 

看见陆子寒对念小安如此关心,乔笙笙心里是有些吃醋的。但是她想,念小安有了一个这么优秀的秘密男朋友,应该不会对陆子寒动心。

 

走出餐厅的大门,念小安再也忍不住了。气得手指发抖,她拿出手机直接拨打厉炎的电话。

 

没有人接,她再打第二次。直到四次,电话被接起来。她的怒气更甚,开口就吼:“厉炎,你是不是有病啊!”

 

偌大的会议室,厉炎坐在圆形大会议桌的最顶端,他身边的属下皆是西装领导,面容严肃。

 

投影仪前有一位男士正在认真地讲解图中的数据,他看见厉炎在接电话,刻意将声音放小。

 

会议室里虽然坐了25人,但是安静得只有一种声音。

 

厉炎的眉头皱了皱,台上的人,还以为是自己的演讲吵到他了,吓得额头上冒了一阵虚汗。

 

“厉炎,你是不是有问题!”

 

厉炎眼睛也没有眨一下,直接将电话挂断,面不改色的看着前方演讲的人。

 

台上讲解的人,这才吁了一口气,接着讲。

 

电话这边的念小安,气得跺脚。她又骂了一句厉炎,接着打电话。

 

这一次,她的电话刚打过去,就被挂断了。她不死心,接着打。一直到第六次,电话被接了起来。

 

她的怒气依旧很大,一点儿也没有消减:“如果你这一次挂断我的电话,那么季怀白和夏娇的婚礼,你别想我去了!”

 

厉炎此时站在走廊上,他面前是落地玻璃,能看见S市的车水马龙,以及天上浮动的流云。

 

他的声音平平的,听不出情绪:“念小安,这个筹码已经被你用了。”

 

念小安顿了顿,但是看见手上的锦盒,气得咬牙:“你在哪里?”

 

“公司。”干脆简单的两个字。

 

“我去找你。”念小安极力忍着怒气。

 

“随你。”厉炎的回答依旧简洁,好像他对念小安的行踪,并不感兴趣。

 

念小安气极了,一字一句的说:“麻烦你提前向你们公司的保安说一声。”

 

厉炎直接把电话挂上。

 

一口气就这样憋在念小安,憋得她抓狂。她恨恨的想,等她见到厉炎,一定要把东西直接摔在他脸上。

 

楼上云上私房菜馆里,房间里只有贺居闻一个人。他等的人还没有到。

 

贺居闻的面前摆着一张上好的梨花木桌,桌上的茶袅袅的散发着清香。他嘴唇微勾,看着窗外。

 

原本就长得英俊迷人,此时在茶香中微微一勾嘴唇,更是迷人心魄。古往今来只有茶香配美人,但是茶香配帅哥,也别有一番滋味。

 

一位穿着西装的男士,轻轻的走到他面前,附在他身边恭敬的说:“贺先生,念小姐在你离开后一分钟,走了。”

 

“知道了,你出去吧。”贺居闻脸上的笑又挑了挑,目光从窗外挪回,脸上的神采,更是得意迷人。

 

餐厅里,桌边只剩下乔笙笙和陆子寒。陆子寒坐在桌边,心已经不在这里了。

 

乔笙笙找着话题:“我听安安说你在千和集团上班,我和安安是一个公司一个部分的。”

 

“抱歉乔小姐,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改天请你吃饭当做赔罪。”陆子寒心中不安,抬头对乔笙笙说。

 

他很有诚意,但乔笙笙还是有些失落尴尬:“应该是我请你,安安让我代她向你道谢的,可是……”

 

“那改天有时间我们三个人再聚。”陆子寒忽然站起来,就像很赶时间,他不等乔笙笙说完,直接招手让服务生过来买单:“密码六个六。”

 

他将一张卡放在服务生的托盘上。

 

他结账的过程很快,而且很专注。乔笙笙想跟他说话,但是开了几次口,都没有说。

 

乔笙笙一直在一旁痴痴的看着他,他的一举一动,都让她着迷。

 

最后,陆子寒再一次的对乔笙笙道歉:“对不起乔小姐,我先走了,门口我帮你叫了一辆车。”

 

这个男人的体贴,再一次在乔笙笙心中加分。她想,她对他更加着迷了。但她还是镇定的回答他:“不用了,谢谢,我自己开车来的。你有事就先去忙你的。”

 

“那我走了,再见。”陆子寒对她点了一点头,长腿一迈,离开餐厅。

 

乔笙笙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餐厅门口,幽幽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她和陆子寒待在一起不超过五分钟。

 

乔笙笙拿着手机,打算给念小安打电话,但她想到念小安现在可能和她的神秘情人在一起,就笑了。

 

她给念小安发了一条语音:“陆先生走了,只能下次吃饭了。你和你的厉先生怎么样了?”

 

发完后,对“厉”这个字又想了想,忽然想起一件事。

 

乔笙笙立刻又发一句语音:“是厉炎吗?”

 

说出这个名字,连她自己都惊讶了!厉炎,SX集团的总裁?念小安怎么认识这个大佬的!

 

乔笙笙激动得给念小安连发了几句语音,但是念小安一直没有回。

 

念小安坐在出租车上,手机一直在想,是乔笙笙发来的微信。她听了,心里很烦。想告诉乔笙笙实话,但怕会伤害到她。

 

最后,她回了乔笙笙一句:“等我把事情办完后再告诉你。”

 

念小安刚要退出微信,又收到了陆子寒的微信。她犹豫了一秒钟,还是点开了。

 

陆子寒发的是文字:“安安,我知道你和厉炎的关系不是情侣关系,我能看出来。如果他威胁你,甚至为难你,我会帮你。”

 

看着这些文字,念小安心里更加难受。她紧紧的握着手机,过了几秒钟才给陆子寒回微信:“谢谢你,我自己可以处理。”

 

十分钟后,念小安到了Sky楼下。司机看她在这么高档大气上档次的大楼面前下车,不禁对她刮目相看。收她钱的时候都十分客气,言语之中尽是崇拜。

 

这一次,念小安没有被保安拦住。

 

门边的保安,好像是刻意在等她一样。

 

她报上自己的名字,保安恭恭敬敬的将她带向一个电梯:“厉先生交代了,让您来了之后,直接乘坐他的私人电梯到59楼去找找他。”

 

念小安对他点头道谢,踏进打开的电梯中。

 

这个电梯,还是上一次她来找厉炎时坐的那一个。

 

念小安这时候才感觉到,这个电梯很大,比一般的电梯要大。

 

而且里面的装修也很上档次,看起来简单,但是每一处都非常细心,用心。

 

最主要的是,里面特别干净。还有一股草原上的风的清香。

 

电梯很快就到了59楼,这也是为什么她选择坐厉炎的私人电梯的原因,她想在最短的时间里把东西摔在厉炎的脸上。

 

电梯门打开,有一位穿着黑白套装,画着精致而又不夸张的妆的女士站在门前。看见念小安,女士对她客气的鞠了一下躬:“念小姐吗?请跟我这边来。”

 

女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带着念小安向前走。

 

刚踏出电梯,念小安就看出SX集团的内部装饰不简单。

 

地面是非洲LY的大理石,全国一级的地面大理石。

 

一平米是她几个月的工资。大楼的玻璃,采用的是透光无反射的材料。这种玻璃,目前只有几个人用得起。

 

用寸土寸金来形容Sky大楼,毫不夸张。如果她不是在气头上,一定会把它拍下来,写一篇独家报道。

 

走在金钱铺就的地面上,念小安的腿都有些发抖。

 

女士推开面前的一扇门说:“厉先生让您在这里等他。”

 

这扇门的价格也是不菲的,念小安是在一本科技与时尚的杂志上,看到过这种材质的门。

 

念小安走进,女士并没有跟着进来,而是在她的身后礼貌的说:“念小姐先坐一会儿,我帮您倒一杯水。”

 

念小安皱了皱眉,问:“厉炎什么时候到?”

 

她不是来这里喝水的,而是兴师问罪!

 

女士面容不改,客气而又疏离:“厉先生没有说。”

 

她说完这一句就退了下去,并不和念小安多交谈。念小安知道,她追着这个女士也不能问出什么结果。人家只是拿钱听差的,Boss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

 

女士送了一杯茶进来后就再也没有进来,念小安一个人等在这里,有些烦躁。她喝了一杯茶又要了一杯,厉炎还是没有出现。

 

玻璃外是S市最好的风景,但是念小安没有心情看。

 

这里只是一间会客室,会客室很大,很干净。里面少有的几件物品也是价格不菲。会客间的左右两边都用玻璃隔开了,但是她却不能透过玻璃看到另一边。

 

这就是这种玻璃的特殊性和高价性。

 

四个小时过去了,念小安等得不耐烦。她拿起手机再一次拨打厉炎的电话。

 

“叮叮~”刚刚拨通电话,她听到门外传来一阵独特的电话铃声。

 

“应该不会是他吧?”念小安这么想着,心里还是有一些期待的,毕竟等了四个小时。

 

当她准备走向会客室的门的时候,一道悦耳的女声传来:“神经病?谁是神经病呀?”

 

念小安的脚步顿住了,她还没有行动的时候,一道男声传来:“一个神经病。”

 

毫无起伏的声音,带着他特有的冷漠与高傲,这就是厉炎。

 

念小安愣了愣,果然是他。她还没有追究,她的备注在厉炎的手机上怎么就成了“神经病”,门就被推开了。

 

她看见高傲的厉炎,一手拿着手机,另外一手揣在口袋里,样子冷冷的而又高高在上。

 

他的左边,一位漂亮的女人,穿着性感而又时尚的裙子,挽着他的手,和他贴的很近。

 

门一打开,他们也看到了她。

 

那位女子还娇怪的叫了一声:“有人在呀?你都没有提前告诉我。”

 

厉炎的表情淡淡的,好像对念小安的存在并不在乎:“有什么关系?”

 

女子愣了一下,随即笑道:“没有关系,不过,她是员工还是?”

 

女子的声音甜甜的,念小安觉得她很面熟,好像在哪里见过。过了几秒钟,才想起来,她是最近很出名的一位电视剧演员。演了一个飘飘欲想的角色,迷倒了一大片男性。

 

见她和厉炎挽在一起,就能猜到她和厉炎什么关系。

 

“去里面歇一歇,刚坐了飞机的。”厉炎扬了扬下巴,示意女子到左边玻璃隔开的地方去。

 

女子不舍的松开厉炎的手说:“那你忙完后也过来,飞机晚点了,让你在机场等了我几个小时,过意不。”

 

念小安的脾气,噌噌就上来了。

 

本来,等了四个小时,她已经消耗掉了一部分的怒气。现在,听到这句话,她比之前更加生气。

 

这个人让她在这里等四个小时,自己却去泡妞?

 

念小安怒不可遏,她直接走到厉炎面前,狠狠将手中的盒子扔向厉炎。

 

没想到,厉炎轻轻的一个侧身,盒子就从他侧边飞过去了,落在不远处的地上。

 

“啪”的一声,盒子摔开了,里面的物品散落。

 

厉炎斜眼看了一眼地上的东西,不咸不淡的说:“你是要给我送礼物?不过项链不适合我。”

 

念小安的脸,气得通红:“厉炎,不要装了!”

 

一旁的女子,看不下去了。她对念小安粗鲁的行为,有些不满:“这位……”

 

“菁菁,进去。”她还没有说完,就被厉炎冷淡的四个字,打断了。

 

虽然不是厉言厉色,但是语气中的冷漠与命令,也让女子不敢违抗。

 

女子不满的看了念小安一眼,不甘愿的走向玻璃门。

 

一直到那道玻璃门关上,厉炎冰冷的目光,才再次落到念小安身上。

 

“我装?”厉炎冷笑一声,淡淡的走向沙发,很随意的在沙发上坐下来:“莫名其妙的打电话骂我,现在又来我的公司找茬。你是不是在想我?”

 

念小安被他这句话,气得更甚:“你是不是脑子有病?骂你是想你?”

 

厉炎抬了抬眼神,嘴角虽是噙着笑的,但是眼神冷得吓人:“不然呢?你解释一下,这是什么?”

 

“……”念小安被他的神逻辑堵了一秒钟,愤愤的说:“是你找人送的无耻的东西。”

 

厉炎的目光落在地上的放卡上,目光更为嘲讽:“无耻?我想你搞错了,我并没有找人送东西。而且,你以为那是什么?”

 

“你也配?”他说完,又加了三个字。

 

嘲讽的声音,令念小安的怒气上升到了一个极点。

 

被包养,她确实不配,但她又是哪里不配?一个女人,有时候就是喜欢在自己的外貌和才华上计较!

 

而厉炎接下来的话,让她又羞又怒。

 

他讽刺的看着念小安:“哄男人,你不会。伺候你不会,连床上的事,你也比一般女人僵硬。你说,花这么大的财力,去包养一个木偶,值得吗?”

 

念小安气得发抖,一个字说不出来。

 

厉炎的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他拿起来看了一眼,接起来说:“你在哪里?”

 

电话那边的贺居闻,猜不到厉炎的心情。老实的回答:“在你们公司,把一份资料送到项目部。怎么了?”

 

“直接来59楼,会客室。”厉炎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但是房间里的温度,却在降低。

 

贺居闻搞不明白厉炎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给项目部打了一个电话后,直接坐厉炎的私人电梯,来到59楼。

 

“阿炎在里面?”贺居闻对前台的小姐扬了扬头。

 

前台小姐客气的回答:“在的,需要我通报一声吗?”

 

贺居闻是厉炎的好友,前台小姐见到他,都是直接让他进去。除非厉炎有特别的交代,她们才会把贺居闻拦在外面。

 

“不用,忙你的吧。”贺居闻长腿一迈,直接向会客室走去。

 

念小安本来是要来找厉炎发火的,最后却被厉炎气到了。她觉得和厉炎讲道理,讲不通。但也有必要把这件事弄清楚。

 

“不是你叫人送来的,为什么里面会有一个‘厉’字?”

 

走至门边的贺居闻,听到念小安的声音。顿了一下,门已经被推开了。

 

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厉炎找他来,是定罪的。但是现在离开,已经来不及了。

 

厉炎的目光,淡淡的落到贺居闻的声音。那面容,冷得吓人。

 

恰恰,念小安也转过了头。

 

贺居闻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好尴尬的装成惊讶:“念小姐你怎么在这里,你们……”

 

“别装了。”厉炎冷淡的三个字,拆穿贺居闻的谎言。

 

贺居闻装不下去,只好尴尬的对念小安笑笑,走进会客室。

 

念小安睁着眼睛,惊讶得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她此刻的心情。她一直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贺居闻很娴熟的走向厉炎。

 

他们关系很好?

 

念小安告诉自己,这可能是巧合。但她还是有一种,被欺骗了的感觉。

 

“阿炎,你找我什么事?”贺居闻装作很轻松的样子,笑着跟厉炎打招呼。

一下又一下挺进她的身体 把她按在桌上疯狂顶撞

他不敢正视散开在地上的钻石项链和门卡。

 

厉炎态度微讽,他用眼神示意贺居闻看地上:“你干的好事,自己解释。”

 

说完,他很不屑的起身,向女子进去的那一个玻璃门走去。

 

“唉……”贺居闻想挽留厉炎,可是看着他冷漠而又孤傲的背影,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下去。

 

纵然之前有种种猜测,现在,念小安也明白了。她的显示感到一阵羞愤,现在,脸完全冷了下来。

 

她沉着脸,一句话不说,向门口走去。

 

贺居闻急了,赶紧出声解释:“念小安,你听我解释。”

 

念小安的脚步顿了一下,但她还是没有停下来。

 

贺居闻不得不跑着上前,拦着念小安的去路。

 

念小安仰着头,瞪着贺居闻。她之前还把贺居闻当好人,没想到,是和厉炎一样的不要脸!

 

“让开!”念小安吼出两个字。

 

贺居闻身形一震,有些歉疚,但他还是没有让:“你生气也好,但是你不能误会我,你把你心中的想法说出来,我才能解释。”

 

“呵。”念小安怒笑了一声:“我和你有那么熟吗?”

 

她收回冰冷的目光,直接绕过贺居闻,向另一个方向走。但是,她没有想到,贺居闻居然又拦住她。

 

“嘶……”猝不及防的,她的头撞到了贺居闻的胸膛上。撞得她原本不疼的脑袋,又隐隐的传来痛意。

 

贺居闻急得连忙道谦:“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弄疼你了吧?我带你去看医生!”

 

“贺居闻。”就在这时候,厉炎冷淡的声音,从念小安的背后传来。

 

刚才,在休息间,厉炎打电话了解了事情的始末。原来,念小安约陆子寒吃饭,被不经意的贺居闻偶遇。

 

所以,贺居闻才已厉炎的名义,送了一个礼物给念小安,来警告陆子寒,念小安是有主的人。

 

贺居闻所有焦急的情绪,在听到厉炎冰冷的声音后,都停了下来。

 

厉炎向前走了一步,眼神依旧冷淡:“你可以走了。”

 

贺居闻看着厉炎,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一句话没有说。

 

他叹息了一声,对念小安说:“对不起。”

 

有厉炎这个霸道而又冷酷的人在,他什么都不能说。

 

贺居闻转身离开会客室。

 

会客室一下子安静下来了,念小安忍了忍怒气,抬步打算离开。但是,被厉炎带着嘲讽的一声笑声,震到了。

 

“呵。”厉炎阴冷的笑声,如同鬼魅,念小安情不自禁的就打了一个哆嗦。

 

她感到,一股黑色的暴雨布在她的头上。

 

“念小安你是把我的话当做空气吗?”厉炎的话很慢,他就像是在笑着说这些字的,但是念小安知道,他极度的生气。

 

念小安不禁,又打了一个哆嗦。潜意识已经知道,厉炎说的是什么。

 

她耳边响起柏华里,厉炎对他的警告:“你是喜欢他的眼睛还是手?我把它割下来送给你。”

 

“菁菁。”突然,厉炎叫出女孩的名字。

 

“啊。”一直站在玻璃后面,静静的观看者念小安的女孩,被叫到了名字,一时间没能反应过来。

 

“过来。”厉炎的嘴角翘了翘,露出一抹阴冷的笑:“告诉她怎么取悦一个男人。”

 

菁菁还没挪动,就愣了。但也只是几秒钟,她就欢快的跑向厉炎。

 

而这时候,厉炎又淡淡的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方谨,让策划部的祁东阳过来。”

 

他说完电话,走在半途上的菁菁,又被他的另一句话命令停下来:“不用过来。”

 

菁菁愣了愣,挺住,一时间她搞不明白厉炎在想什么。

 

不过,他说什么她就会做什么。

 

背对着他们的念小安,也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在搞什么。但是,这一切都和她没有关系。她几个小时之前,气冲冲的跑过来问罪,却没想到,闹了这么大一个笑话。

 

她现在并不想留在这里,脚步刚刚提起来,背后的厉炎又开口了:“既然来了,不然学习完了再走。”

 

念小安的脸又气红了,她咬了咬牙说:“不必,这种事,还是留给你。”

 

“呵。”厉炎又讽笑了一声,这一次,他是带着真正的笑意:“你是嫌我床上的功夫不够好?没有让你舒服?”

 

念小安气得发抖,捏紧拳头。她告诉自己,不要和这种不要脸的人讲理。

 

“随便你怎么想。”说完这句话,她提步就走,真的是一刻也不想留在这里。

 

“你以为,今天你能走出这里吗?”威胁带着嘲笑的声音传来,念小安的脚步顿了。

 

这时候,会客室的大门再一次被打开。念小安看见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站在门口,他身后,是一个带着无框眼镜的男人,那男人一脸严肃。

 

念小安紧紧的捏住拳头,转身瞪视厉炎:“那你想怎么样?”

 

“看,学习,然后实际操作。”这几个字,从他口中说得十分轻松,但念小安听得,却是浑身发颤。

 

她对厉炎的说到做到,再清楚不过。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