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花木兰羞涩的抬起后臀 花木兰被啪到深处娇喘

时间:2022-11-02

小智笑嘻嘻的,似乎根本买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我还能怎么进来,自然是爬墙进来的。”他的脸上还待着一些轻微的淤青,但是已经完全不影响他大笑了。

 

花木兰无奈的扶额,“天哪,你胆子太大了,这里可是龙家,你以为龙门不凡是这么好对付的睁眼瞎?”她愤愤的说道。

 

小智被她的话逗得哈哈大笑,笑过后,才说道,“放心吧姐,没人能看到的。”

 

这点,他还是有把握的。

 

只是,花木兰不那么放心,“那你现在看到我了,赶快回去吧,乖乖回医院,等我过两天去看你。”她觉得自己心跳太快了,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

 

“姐,我才来一会儿,你就赶我走。”他嘟起嘴,很不开心。

 

“不是,我只是害怕……算了,你愿意在这就在这吧。”花木兰现在也没精神跟他打太极,只能随他意了。

 

小智听花木兰这么说,立刻高兴起来,精神抖擞,站在来站在地上来回踱步,“姐,这就是你的房间啊,虽然不大,但是看着挺温馨的。”

 

刚刚他是从龙门不凡的房间里出来的,他的房间里,是冷清的灰色系,进去就给人一种冷清的烦闷感。

 

而花木兰的房间,颜色都是暖色的,粉红色的窗帘,粉红色的床单,被褥上面还是带着HelloKitty图案的。

 

沙发是橘色的,上边有各式的玩偶抱枕。

 

书架上摆着一些杂志和言情小说,有的还散落在地上,梳妆太上面是花木兰的化妆品,没有几样,衣柜的门大敞开着,里面各式的衣服都能看个一清二楚。

 

花木兰有些尴尬,“我今天有点不舒服,所以没收拾。”

 

“姐,我挺喜欢这样的,这才是人该有的正常生活嘛。”小智笑着说道。

 

见他这样,花木兰也轻松了起来,这就是她喜欢跟小智在一起的原因,跟他在一起,会让她觉得非常轻松,不用刻意的去掩饰自己,也不需要去做任何违心的事情,只要随心所欲就好,他都会无条件的支持的。

 

小智坐到了沙发上,笑着笑着,就僵住了脸,“姐,你怎么突然就病了。”

 

花木兰眼光渐渐柔和,摸着自己的小腹,“可能是肚子里的小家伙太淘气了吧,没什么大事的。”

 

“姐……”小智的目光在对上花木兰的肚子时,渐渐有了焦距,“那个男人那么坏,你怎么还要为他生孩子?”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他都不相信天下会有这么薄情寡义的男人。

 

“孩子是无辜的,况且,正如他所说,这孩子不是他的。”花木兰无奈的说道。

 

这下,倒是让小智呆愣住了,“不,不是他的?那是谁的啊?”在他的认知里,花木兰似乎不像是那种随便的女人啊。

 

“我也不知道。”对于花木兰来说,这件事情太过于痛苦了。

 

单尘枫不能生育,她却偏偏在这个时候怀了身孕,至于这孩子是谁,她比任何人都不清楚,仿佛像是一个旁观者一样。

 

小智更加惊讶,“姐,你,你跟谁在一起了,你不知道?”

 

“嗯,所以,孩子就当是上天赐给我的,我会好好待他的。”花木兰摸着自己的小腹,微微隆起了,他正在她的肚子里,悄无声息的慢慢长大。

 

只是,小智真的完全无法接受。

 

呆愣了好一阵,小智才说道:“姐,我会跟你一起把他养大的。”

 

他现在有姐姐了,再来个小外甥,他的人生就完美了。

 

到时候,他们可以在一起生活,花木兰给他做饭,他待着小外甥在别墅的草坪上踢足球,一切都是那么的惬意,完美。

 

只是,这龙门不凡的存在,极为碍眼。

 

“姐,我给你打电话来着,但是,是龙门不凡接的,他不让我跟你来往。”小智委屈的说道。

 

花木兰听了,微微皱起眉头,“他怎么可以这样。”虽然签了合同,但是私生活啊,他怎么还要干涉,别看他外表给人一种能呼风唤雨的霸气,实际上,私下里就跟个小孩子一样,总会做出来一些幼稚的事情。

 

天知道,这些幼稚的事情让龙门不凡自己也很苦恼,偏偏,只有在花木兰面前才会显现出来。

 

“笃笃笃”敲门声突然响起,打断了他们二人的谈话。

 

“谁啊?”花木兰问了一声。

 

龙门不凡有几分不耐,“还能是谁,你把门打开。”

 

第一次,他发现花木兰居然把门给上锁了,他来花木兰的房间不是一次两次了,从没见她锁过门,她似乎都很少把门给关紧。

 

“我要睡觉了,懒得开门,有事明天再说吧。”花木兰立刻说道。

 

龙门不凡说道,“我从监控里,看到有人翻墙进来了,所以,我赶紧来找你,我得确保你的安全。”

 

“我没事,不用你操心了。”花木兰说道。

 

龙门不凡这个时候却有些急了,“你忘了合约是怎么写的了?”

 

这一句话,花木兰立刻怂了,然后,她急忙冲小智使眼色。

 

小智倒是机灵,笑了笑,从窗子就翻了出去,当时花木兰都吓傻了,这是二楼啊,这孩子就这么翻出去了?

 

小智本身就是属于灵活性的孩子,所以,这点距离,根本就难不倒他。

 

这边,花木兰急忙把门给打开了。

 

龙门不凡倒是不着急了,他径直走进来,坐到了沙发上。

 

花木兰的脸上还有些红晕,是发烧的后遗症,她弱弱的躺回床上,明明就不想开门的,这个家伙。

 

“看你这么精神,病是好了?”龙门不凡悠悠的说了一句。

 

“我不精神的话,怎么给你开门啊?你看看,哪里有人啊,真不知道你怎么会这么疑神疑鬼,莫非,是你做了什么亏心事?”花木兰决定先发制人。

 

龙门不凡盯着花木兰,三秒钟之后,才说道,“不听话,我就收购白氏。”

 

虽然他的话轻飘飘的,不过确实给花木兰吓到了,收购白氏的话,就是龙氏吞并白氏,到时候,白氏将不复存在!

 

花木兰被震撼了,好久她都说不出话来,这么久了,她一直努力,一直维持的,不过是白氏的存在。

 

她明知道在单尘枫的领导下,白氏已经走向了灭亡,她却一直在苦苦的支撑着,无非是心里的那么一点寄托。

 

也是父亲留给她的,最后一点念想。

 

她绝对不能看着白氏被吞并。

 

“我很听话,我没有不听话,真的。”花木兰尽量用眼神来表达她的情真意切。

 

只是,这一切在龙门不凡的眼里,简直就如同儿戏。

 

他太知道花木兰在做什么了,整个走廊,都有监控,只是别人不知道罢了。

 

小智进他的房间,然后又去了花木兰的房间,他都亲眼所见。

 

只不过,他不拆穿。

 

不捅破这层窗户纸,大家才都有面子,也有缓和的余地。

 

看到花木兰已经瞬间乖了下去,龙门不凡这才离开。

 

之后的几天,花木兰就在家乖乖养病。

 

公司也没去,医院也没去,平日里,就是跟小智聊微信安抚他。

 

生怕再出现那样的事情,龙门不凡说到肯定就会做到的。

 

她比任何人都知道他。

 

只是,总是会有变故,安抚好小智不来闯祸,赫立珠却又来了。

 

这天,花木兰和龙门不凡正在吃早饭。

 

真不知道赫立珠这丫头为什么会起得这么早。

 

“凡哥,你们两个居然还一起吃早餐。”赫立珠进屋看到这一幕,立刻就炸了。

 

花木兰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不由无奈的看向了龙门不凡。

 

没想到龙门不凡竟然像没听到一样,慢悠悠得吃自己的饭。

 

没办法,花木兰只好说道,“只是偶尔。”

 

“偶尔也不行的。”赫立珠上前一步,“凡哥,你恐怕不知道呢吧?我那天在医院里看到她了,她跟小白脸眉来眼去叨扰,还同吃一个苹果,你一口,我一口的。”

 

花木兰本来以为赫立珠都忘记了呢,可是看这状态,似乎并没有。

 

她也没想过赫立珠居然会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这事讲出来。

 

龙门不凡依旧没有说话。

 

因为他一直低着头,导致花木兰根本看不清他是什么情绪。

 

赫立珠倒是越说越生气,“两个人还你侬我侬的,什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那男的是我同学,比我还小一岁呢。”

 

她说完,气哼哼的看着花木兰。

 

花木兰虽然没有想到她会这么说,不过她似乎又误会什么了,不然这样做对她有什么好处?

 

虽然这样想,但是花木兰却一直没有问。

 

龙门不凡没说话,她也不好接话。

 

赫立珠看着花木兰,狠狠地瞪了她一眼,然后又对龙门不凡说道,“凡哥,你看你对她那么好,又是吃,又是喝的,她是怎么对你的,她的名声,都传遍了。”

 

“你怎么知道。”花木兰问到。

 

赫立珠愣了一下,转了转眼珠,“那你别管了。”

 

没想到龙门不凡抬起头,只说了一个字,“说。”

 

赫立珠眨巴了一下眼睛,立刻就有些心虚了,说道,“我不过就去了她家公司,然后她妹妹跟我说的。”

 

不用说,是白珊珊了。

 

在白珊珊嘴里,花木兰是没有一点好的。

 

花木兰听赫立珠这么说,立刻就笑了。

 

没想到的是,龙门不凡发火了,而且是对花木兰发火的。

 

“好笑?出去笑。”说完,他摔了筷子径直离开。

 

当时,赫立珠得意的笑了。

 

花木兰蒙在那里了。

 

她从来没想过龙门不凡会对她说出这样的话来,别的不说,他对她一直都是很好的,至少,两个人还能保持和平的合作关系。

 

而且,这次花木兰不过是笑了一下而已。

 

花木兰也生了气。

 

赫立珠却在那里说道,“看到没,你的小人面目是不会逃过凡哥的法眼的。”

 

“小人?”花木兰刚想呛赫立珠两句,莫名的又想起了龙门不凡的话。

 

不知道怎么的,心里堵得慌。

 

转身,她就走了出去。

 

没错,这里是龙门不凡的家,他想要赶她走,完全是随时的。

 

东西,她也没什么可拿的,不管是衣服还是用的,也都是龙门不凡给她的。

 

孑然一身的感觉,让她有几分轻松。

 

走出龙家大宅,她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应该去哪里了。

 

难道,天下这么大,竟然还没有她的容身之处?

 

难道,她没来父亲之后,就只能依靠别人生活么。

 

不自主的,花木兰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兜,竟然一分钱都没带。

 

看来,她想要离家出走,恐怕一天都会饿死在外面。

 

“汪汪。”这时,一只傻不拉几的二哈冲着花木兰叫嚷。

 

“真是虎落平阳被犬欺……”花木兰不等说完,就认出了那只狗。

 

“阿花?”

 

自然而然的,她去了小智的家里。

 

小智家里的格局跟龙门不凡家等我一样,只是有些空荡荡的。

 

“姐,你随便坐,我去给你倒杯水。”小智说道。

 

“我,我被龙门不凡赶出来了。”花木兰说完,心里有些酸酸的,也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

 

小智一点都没有惊讶的表情,“我的家就是你的家,你早该来我这住了。”一边说着,他一边给花木兰倒了果汁。

 

“谢谢你啊,小智。”花木兰说道。

 

“姐,咱俩之间,不用说那些,我有钱,足够养你和大外甥的,你就安心在这里养胎。”小智是有些高兴的。

 

因为他的梦想实现了。

 

花木兰给他做饭,他带着大外甥在门口踢球。

 

想想就觉得幸福。

 

“姐,你只要依靠我就行,有我在,你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色。”小智认真的说道。

 

看着他还有淤青的脸,花木兰总觉得对不起他。

 

毕竟,只有她需要他的时候,才会来找他。

 

其余的时候,都是努力的躲他的,只因怕龙门不凡生气。

 

一想起龙门不凡,她似乎更生气了。

 

“好,以后咱们姐弟俩相依为命。”花木兰气哼哼的说道。

 

小智眼中亮晶晶的,他唯一渴望的,就是家的感觉,有花木兰在,他肯定就能享受到这种感觉的。

 

“姐,那你饿不饿,我给你做饭吃。”小智说道。

 

花木兰刚吃完早饭,自然不饿,“我不饿,你吃吧,我去看阿花。”

 

就这样,花木兰就在小智的家里住下来了,基本上每天都是他们两个人外加阿花。

 

只有中午得时候,钟点工会过来一趟,收拾房间,喂喂阿花。

 

“姐,我今天要回学校一趟,阿花就交给你了。”小智一大早的对花木兰说到。

 

花木兰点点头,“行,你放心去吧。”

 

等小智走了,花木兰跟阿花两个几乎是大眼对小眼。

 

虽然离家出走,不用上班,但是闲下来花木兰也坐不住了,因为这样意味着,她离搬倒单尘枫又远了一步。

花木兰羞涩的抬起后臀 花木兰被啪到深处娇喘

饶是这样,她也一就不愿向龙门不凡屈服。

 

龙门不凡不是讨厌她吗,那她凭什么还死皮赖脸的回去,一个笑都不让笑得人,她才不愿看到。

 

越想越生气,但是花木兰还是忍不住朝外面看去。

 

透过小智家的玻璃,就能看到她的房间,还有一楼的客厅。

 

客厅里,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是龙门不凡,此时,他正在来回躲避,似乎很生气,他周围站了几名穿着西装的保镖,都垂着头。

 

“连一个女人都找不到。”管家摇头说道。

 

龙门不凡眉头紧锁,虽然一句话都没说,但是众人都能看得出来,他十分生气。

 

管家叹了口气,“你们,继续找,但凡她能去的地方。”

 

“如果没找到她,你们也就别回来了。”龙门不凡说道。

 

众人一愣,都有些害怕了,领了命,急忙跑了出去。

 

其实也不是那些人无能,而是谁都没想到花木兰会去小智家里,大家都认为花木兰会回自己家,或者公司,或者朋友家里。

 

怪不得说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就是这个道理。

 

不过龙门不凡这边急了鸡飞狗跳,花木兰也不知道,在她看来,龙门不凡应该是要对付某个人,才这么大张旗鼓的。

 

看够了热闹,花木兰不由摸了摸阿花的脑袋,“阿花,你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出去玩啊。”

 

她本来也不是很想出去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冷不丁的与龙门不凡分开,她倒有几分失落感。

 

平日里天天在一起,还真觉得没什么。

 

这样想着,花木兰换上了一身运动装,头戴棒球帽,拉着阿花就走了出去。

 

其实也不是为了溜阿花,主要她是想到墓地去看看父亲,然后再到公司门口看看。

 

虽然没有龙门不凡这个大靠山,但是她也绝对不会认输的。

 

墓地离这里有些远,但是骑自行车的话,倒是也不算什么。

 

可惜花木兰现在怀着孕,并不适合骑自行车,因为一不小心,很容易折腾小产。

 

现在孩子是她活下去的唯一动力,她可不敢轻易的冒险。

 

拉着阿花在路边走着,只能寻个出租车了。

 

因为阿花体格庞大,所以,很少有出租车愿意拉他。

 

在等了半个小时之后,倒也找到了愿意拉他们的车。

 

到了墓地,看到白枭雄的坟墓,花木兰忍不住眼泪落下来,她抱着墓碑,哭得凄惨。

 

原本她幸福无比,可是一夜之间,却什么都没了。

 

傻阿花坐在一样,看到花木兰嚎啕大哭竟然还发出了呜咽声。

 

一人一狗,都在那悲悲戚戚的。

 

这时,突然有人声传来,花木兰擦了擦眼泪,拉着阿花躲到了旁边。

 

白珊珊和单尘枫,这两个人,倒是形影不离。

 

“为什么非要来这种地方。”白珊珊穿了一身黑色的连衣裙,戴着墨镜,一脸的不情愿。

 

单尘枫却是一脸的笃定,“我花费了好大的价钱,才打听到花木兰从龙门不凡家失踪了。”

 

“失踪了?”白珊珊一脸不可思议。

 

“所以,咱们若是比龙门不凡先找到她,到时候,呵呵。”单尘枫没有说完,笑得奸诈。

 

花木兰听了,一身的恶寒。

 

她不由看了看阿花,此时阿花正若无其事的坐在那里,伸着舌头喘气。

 

花木兰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而且,这两个人丧心病狂,她根本就不是这两个人的对手。

 

这时,阿花也不知道哪来的兴致,竟然扬起头要叫。

 

花木兰吓得不行,急忙捂住了它的嘴,“大哥,给点面子,你要叫,去一边叫去。”

 

她低声在阿花耳边说道,也不管阿花能不能听得懂。

 

半晌,阿花挣脱花木兰,跑了出去。

 

突然从墓地跑出一只哈士奇,换谁都得吓一跳。

 

白珊珊当时就尖叫起来,躲到了单尘枫身后,单尘枫嗤笑一声,“不过是一只疯狗,怕什么。”

 

“怎么能不害怕,这狗太吓人了。”白珊珊四处张望,“也不知道这狗是跟哪人来的。”

 

单尘枫到底是男人,丝毫没有害怕,他看着坟前的一束花说道,“看到没,你我丢没来,这新鲜的花是谁给的。”

 

这时,白珊珊也注意到了,“那你的意思是……”

 

两人相视一笑。

 

“尘枫,你还真是厉害,我现在越来越觉得我不如你了呢。”白珊珊柔柔的说道。

 

只是,单尘枫似乎正在想别的事情。

 

他之所以纠着花木兰不放,主要就是因为花木兰肚子里的孩子,只要孩子在一天,他就觉得堵得慌。

 

以前有龙门不凡保着她,现在,可就没什么人可以护着她了。

 

“现在你就给家里打电话,派人四处寻寻,至少要比龙门不凡先找到人。”单尘枫说道。

 

“好,我这就打电话。”白珊珊立刻拿手机。

 

单尘枫对于找到花木兰,又十足的把握。

 

从墓前的那束花就能看出来,花木兰绝对是来过的,两个人在一起生活了三年了,谁会比他还了解花木兰?

 

然而,花木兰跟他想的不一样,她看到白珊珊那积极打电话的模样,心中不由有几分酸楚。

 

一个是对自己唯唯诺诺的妹妹,一个是深爱自己的男人,如今,都是这般嘴脸。

 

三年啊,两个人有那么多的回忆,难道,他都这么快就摒弃了?

 

当初两个人玩笑的时候,他的笑容都是装的?

 

实在是太可怕了。

 

花木兰是真爱过单尘枫的,只是,他做事太过决绝,她虽然恨他,但是,心里多少还是对他有几分感情的。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