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玩弄花木兰丰臀粪眼菊蕾 花木兰的身体被蹂躏小说

时间:2022-11-02

花木兰本想去酒吧喝杯酒。打电话给好友厉微微,却意外得知她住院的消息。来不及多想,连忙赶到医院。

 

医院内,厉微微躺在床上,面容苍白地说道:“只是个阑尾炎手术,又不是大病,不用这么急跑来。”

 

“你也真是的,阑尾手术也是手术,怎么不告诉我一声。”花木兰责怪地说道。

 

“这点小病没事,休息几天就好。话说回来,那乔凯真不是东西,竟然劈腿。不过我说什么来着,看那一脸桃花的样子,就不是什么安分的男人,你还不信。庆幸今天被你撞见,要不然,按着他现在还跟你假装恩爱,指不定他结婚了,你还被蒙在鼓里。”

 

花木兰咬着嘴唇,愤愤地说道:“是我识人不清,他要是敢来纠缠我,我弄死他。”

 

拍了拍她的手背,厉微微安慰地说道:“对的,天下男人多了去,何必守着这朵狗尾巴草。等我出院,给你物色帅哥去。按着你这漂亮的小脸蛋哪个男人不喜欢?”

 

“吃一堑长一智,对男人果然不能抱太多希望。这社会很现实,不平等的恋爱关系,果然不长久。”花木兰丧气地说道。

 

闻言,厉微微不赞同地说道:“那是他劈腿的理由,虽然现在讲究门当户对,但不是所有人都这样,至少我们家不会。”

 

眼中带着坚定,花木兰目光灼灼:“我决定不了出生,但可以选择未来。我要让自己强大起来,让所有人不再轻视我!还有我的家庭!”

 

“嗯嗯,我相信你是最棒哒,加油哦。哎哟,我饿了。”

 

花木兰站起身,重新恢复笑容:“我去给你买点粥,很快回来。”说完,花木兰转身离开病房。

 

走出病房,伤感在眼里浮现。两年的情感付出,她没办法做到若无其事。只是在好友面前,她不想让她担心。低垂着头,心事沉重地走着。

 

走出住院部,沉浸在悲伤里的她没注意到迎面而来的人,直接撞了上去。“对不起。”花木兰连忙回神道歉。

 

“是你?”醇厚的嗓音从头顶响起。

 

花木兰抬起眼,瞧见是他,脱口而出地说道:“怎么又是你?还真是阴魂不散。”

 

卓一阳蹙眉,冷冷地讽刺道:“不是很看不起西医吗?来医院做什么。还是说,你一边认为西医治标,一边屁颠屁颠地跑过来看病?女人,果然虚伪。”

 

双手叉腰,花木兰反驳道:“一,我是来看望朋友的,又不是我看病。二,我是看不起西医治标不治本,但需要手术的情况,自然首推医院。毕竟它在紧急需要手术方面,比中医强。当然,如果是我自己生病,除非是必要的病,要不然我都不会来医院。”

 

听着她有条不紊的回答,卓一阳冷然:“丫头,我劝你趁早改行,免得将来失业。西医科学严谨,中医多数只是前人累积的经验。万一治出问题,有你受的。”

 

“我的事不用你管。我会证明中医博大精深,一定有不少优胜于西医的地方。到时候,一定让你放下高姿态,对中医刮目相看。”花木兰斩钉截铁地说完,甩了下头迈开腿。

 

才刚走出一步,手腕忽然被人握住。花木兰回头,不悦地警告:“卓一阳你放手,要不然我扎死你!”说话间,花木兰另一只手立即打开包包手链,从中取出针灸包。

 

“啊!”花木兰还未来得及拿出针灸,一声惊呼,后背抵着墙壁,手被按到墙壁上。愤怒地抬起拿着针灸包的手想反抗,却被利落地擒住手腕。

 

用力地挣扎,花木兰杏眼圆瞪:“臭混蛋,你想干什么,放开我!”

 

卓一阳悠悠地回答:“不干什么。”

 

花木兰小心地睁开眼,只见卓一阳饶有兴致地看着她。

 

“原来你也有怕的时候,还是害怕的样子比较生动。”卓一阳放开她,邪魅地说道。

 

闻言,花木兰这才知道被戏弄了,面颊瞬间通红:“混蛋,你耍我。”

 

“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回馈你昨天的行为。”说完,卓一阳转身,从容淡定地离开。

 

双手叉腰,花木兰冲着他的背影大声喊道:“如果再让我见到你,一定扎死你。”

 

听着她的话,卓一阳的嘴角扬起很浅的笑意。助理见了,不由惊愕,浅笑地说道:“那小姐挺有意思,竟然对总裁不来电。一般女人,恨不得立马亲上来。”

 

神情冷然,卓一阳没有回应。眼前浮现出下午路过某广场时,那决然离开的背影。

 

景城某酒店前,花木兰坚定地走上台阶。想要扭普济堂生意下滑的局面,必须内外兼顾。提高中医师的自身医术,并非一朝一夕。而通过外在条件,让别人更深刻地认识到中医的功效,也是重要一步。

 

而恰好在今天,一场关于全国青少年护眼宣传活动拉开序幕。由于现在的青少年学习与娱乐,导致用眼过度,近视问题相当普遍。除此之外,散光和斜视也困扰着很多青少年。

 

因此,景城开展护眼活动,探讨如何科学用眼。现场还邀请专业眼睛调配师为青少年,配备眼镜,由于是一场公益活动,所有的治疗费用主办方承担。因此,吸引许多近视的青少年前来报名。

 

来到酒店里,只见很多工作人员都在忙碌,为下午即将到来的活动做最后准备。打听下,花木兰来到一个中年男人面前,礼貌地开口:“你好,请问是陈经理吗?”

 

中年男人回头,点头说道:“我是,你是?”

 

“你好,我叫花木兰,我今天来是想参加这场公益活动。我不是来治近视的,我是想要帮助青少年眼病患者解决近视等问题。”花木兰从容地解释道。

 

中年男人充满着质疑地打量着她:“解决近视,中医?怎么可能!”

 

见他不信,花木兰拿出早已准备好的笔记本,说道:“这是中医这两年研发出来的技术,确实能治疗近视。半年前,我们医馆开始推出,有些孩子都来治疗,确实有效果。年纪越小的孩子,治疗的效果越显著。所以,可以让我加入吗?如果有孩子愿意……”

 

中年男人根本不看,烦躁地推开她:“小姐,我们这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你别在这耽误我们时间。”

 

“陈经理,我说的是真的,这确实是个治疗近视等问题的方法,所以我想借助这个……”

 

“小姐,下午就要举行活动,别影响我工作,要不然我立刻让人把你赶出去。”陈经理威胁地说道。

 

花木兰刚要开口,一个让花木兰记忆深刻的声音传来:“中医治疗近视?”

玩弄花木兰丰臀粪眼菊蕾 花木兰的身体被蹂躏小说

听到这声音,花木兰咬牙切齿地转身:“还真是哪哪有你。”

 

瞧着她,卓一阳嗯了声:“彼此彼此。不过,你一个中医师,来凑什么热闹。”

 

“我不是凑热闹,我是想要让别人知道,能够解决近视问题的不是只有戴眼镜和手术治疗,中医也可以。”花木兰认真地表明观点。

 

目光清冷,卓一阳面无表情:“丫头,扯这种谎被戳穿,只会比现在更丢人。趁着现在,怎么来的怎么滚。”

 

回应着他的视线,花木兰坚定地回答:“这是事实,这一个个案例就是证明。现在还有一些孩子来我们医馆治疗,只是受众范围小,所以我想借助这次的平台来宣传。”

 

卓一阳接过笔记本,翻开,只见上面清晰地记录每个孩子刚开始左右眼的度数,还有治疗几天后的度数,有很清晰的数据呈现。“中医怎么治疗?”卓一阳低沉地开口。

 

“以推拿按摩加物理训练为主,疗程短。”花木兰如实地回答,“卓一阳,如果我能参加,一定能证明至少在治疗近视方面,中医比西医更有优势。眼镜一旦戴上,想要摘下很难,这样孩子的眼睛,算是毁了。”

 

合起笔记本,卓一阳平静地说道:“好,我让你参加。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本事。不过有多少人愿意当你的试验品,就看你的说服力如何。”

 

花木兰坚定地抬起头,肯定地回答:“不是试验品,是一定能成功!”

 

酒店内,青少年护眼公益活动正如火如荼地举行。活动现场相当火爆,上百名家长带着子女前来。

 

宣扬教育部分结束后,紧接着便是免费配眼镜的环节。花木兰与一众眼镜调配师一起,等待着为青少年服务。“小朋友你好,我是名中医师,我们医馆有治疗近视散光等方法,可以治疗眼部问题,彻底治愈,不用戴眼镜。”花木兰拦住一名小男孩,说道。

 

闻言,男孩妈妈明显不相信地说道:“彻底治愈?怎么可能,我们不听她瞎说。”男孩妈妈说着,便要将男孩带走。

 

“女士,我说的是真的,这是我们医馆之前治疗的案例。我们医馆免费为二十名小朋友免费治疗,哪怕近视四五百度,我们也有把握治疗好。”花木兰拉住男孩母亲的手,说道。

 

见她不依不饶,男孩妈妈不悦地推开她:“你这人有病吧,我都说不用你还死皮赖脸拦着干嘛,不要耽误我们去配眼镜,都那么长队伍了。”说完,男孩妈妈生气地离开,前去一支配眼镜队伍的最后面排队。

 

花木兰险险地站稳,深呼吸,快速调整好状态,继续游说其他人。只是无论花木兰怎么推销中医治疗近视的方案,却始终没人愿意尝试。半个小时后,花木兰口干舌燥,孤零零地站在那。而与她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几家配眼镜的摊位前,却是门庭若市,好不热闹。

 

“这女孩是来搞笑的吧?近视不通过手术,还指望靠着中医治疗好?真是笑掉大牙。有谁会那么蠢,被她糊弄。”排队等待的几个人嘲笑地说道。

 

有人哈哈笑着,附和道:“是啊,我听说中医喜欢用各种理由坑钱。明明没半点用处,把自己吹得多牛。要是中医真能治疗近视,那古代怎么还有人戴眼镜。”

 

听到那几人的对话,一些围观者纷纷鄙夷地看向花木兰,将她当成圈钱的庸医。

 

皱着眉头,花木兰思考着该怎么做时,低沉的男音冷冷地从身后传来:“别白费心机,中医根本不可能治好近视,也不会有人信你。”

 

听到这让她很得牙痒痒的声音,花木兰抬起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我说行就行!现在他们不信,只是没有感受到中医的魅力。”

 

“今天,你注定是个笑话。”卓一阳不咸不淡地开口。

 

双手叉腰,花木兰杏眼圆睁:“卓一阳,你不说风凉话会死吗?”

 

“事实胜于雄……”

 

他的话还未说完,花木兰抬起手,手肘迅猛地顶向他的腹部,卓一阳吃痛地拧起五官。“臭丫头!”卓一阳怒喝,用力地擒住她的手腕,写满冷意的眼眸,像要将他生吞活剥。

 

两人僵持着时,只见一名戴着眼镜的中年女人怒气冲冲地冲进现场,满是愤怒地喊道:“陈志帆!”

 

尾音还未落下,便见中年女人径直冲向一个男人,直接抓住他的衣领:“你个天杀的,竟然敢找女人!”

 

那叫陈志帆的男人满是惊慌地看到她,有些焦急地想跑,却被中年女人用力地抓住衣领,不停地拍打着他的脸。

 

“别打了,你放开他。”站在男人身边的小女人帮着忙,将那原配推开。

 

原配双眼冒火地指着他们的鼻子骂道:“臭男人,我辛辛苦苦赚钱养家,你却找别的女人,还带着儿子约会。要不是被我朋友看到,你还要继续欺骗我吗!”

 

听到这番话,现场的人纷纷侧目,满是八卦地凑上前,对着他们指指点点。

 

见气氛尴尬,男人连忙解释地说道:“老婆你别误会,她只是我表妹……”

 

“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志帆并不喜欢你。”小女人冷不丁地打断男人的解释。

 

不等他说完,原配直接一脚朝着男人踹了过去。下一秒,又冲过去,揪住小女人的头发,用力地打她的头,惹得小女人吃痛地惨叫连连。

 

看到眼前的画面,花木兰没想到新闻里出现的事情就这么在眼前上演。围观的人很多,却没人上前阻止。

 

男人见情人被打,连忙上前维护情人。看到这,原配越是火大,手脚并用连打带踹。

 

小女人不停地反抗,手无意中打落原配的眼镜。顿时,原配眼前一片模糊,完全无法看清楚。见状,小女人立即反击,情势逆转,小女人用力打原配的脸。

 

没了眼镜,原配处于被动,处处挨打,显得狼狈。保安及时地赶来,立即将打架的几人分开。“我要打死你。”原配冲着前面嚷嚷道。

 

“那女人在你后面。”人群中有人戏谑地笑道,“没了眼镜,就跟瞎子似的。”

 

花木兰灵光一闪,提高音量地回应:“这位先生说得没错,一旦戴上眼镜,如果失去没有眼镜这个依靠,就和瞎子差不多。各位大哥大姐,你们希望自己的孩子一辈子都要依靠眼镜吗?如果你们的孩子是这位原配大姐,今天这事将来发生在他们身上,你们会是什么心情?”

 

听到花木兰会这么说,现场的大人纷纷陷入思考。“大家都很清楚,眼镜一旦戴上,度数只会越来越高,越来越依赖眼镜。既然这样,为什么不尝试下中医治疗?反正都是免费,给孩子一个脱离眼镜的可能,不好吗?”

 

沉默良久,一位妈妈说道:“好,我愿意试一下,反正最坏的结果是戴眼镜,死马当成活马医。”本篇的文章主要介绍的是玩弄花木兰丰臀粪眼菊蕾 花木兰的身体被蹂躏小说 希望大家喜欢阅读。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