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花木兰的大长腿好紧好爽 花木兰坐在巨龙上娇喘

时间:2022-11-02

卓一阳侧目看向花木兰,脸上带着浅淡的笑容:“花木兰现在有空吗?”

 

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花木兰点头:“有空。”

 

“那走吧。”卓一阳说着,调转方向离开。

 

花木兰立即追着卓一阳而去。花木兰问道:“你来我们学校干什么?”

 

“合作。”花木兰懵逼:“你们医院要跟我们医馆合作?”

 

“不错。我对你们治疗近视有点兴趣,双方可以技术合作,秘书已经跟安正河先生联络。”卓一阳平静地回答。

 

话音未落,花木兰立马拒绝:“我不同意。”

 

闻言,卓一阳挑眉:“你拒绝?”

 

“是。现在中医治疗近视刚打出名号就跟你们合作,岂不是让你们白白占便宜?”花木兰斜了他一眼,傲娇地说道。

 

卓一阳忽然俯身凑近她,花木兰吓得立即后退。“我看你是不想放过这机会,想趁机捞钱吧。都说中医师悬壶济世,我看未必。”

 

“你说什么呢?你们西医才趁机捞钱吧。我们中医古代有那么多的好医生,比如医圣,人家不善良吗,人家可是官员,即使这样,人家不仅没有高高在上,反而坐在大堂上为病人看病,不仅如此他看到冬天人们被冻得身上到处都是冻疮,他就发明了饺子,不就是为了治好大家的病吗?所以他才配得起医圣这个名号啊,你也不想想现在为什么称医生为坐堂先生。我的卓大少爷。”

 

话音未落,花木兰扬起脖子,杏眼圆睁:“而且我也没有趁机捞钱!这是中医的优势,凭什么教你们。想窃取我们的技术,门儿都没有。”

 

见她转身,卓一阳淡定自若地应道:“好好学语文,这叫等价交换。”

 

“实事求是。”卓一阳不咸不淡地回答,“毕竟我们卓氏和谁合作,都是大新闻。”

 

“我们不会跟你们合作,中西医势不两立。”花木兰倔强地回应道。

 

拍了下她的脑袋,卓一阳笑道:“你这丫头还挺固执。不过你是你,普济堂的当家人是你爸。”

花木兰的大长腿好紧好爽 花木兰坐在巨龙上娇喘

双手叉腰,花木兰高傲地说道:“我爸更不会跟你们这种蔑视中医的人合作。你们,等着被拒吧。”听闻这话,卓一阳勾起嘴角,从容地回答:“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知道结果。另外,一旦合作,获利的不只是卓氏和普济堂,还有更多受眼部疾病困扰的孩子。小小医馆的影响力,还不够。”

 

“凭着我们医馆,也能医治更多人。”花木兰不示弱地反击。就在两人唇枪舌战时,卓一阳的余光忽然瞥到什么。抬起手,抓住她的手腕。花木兰还没反应过来,只见卓一阳一使劲,花木兰直接撞入他的怀中。

 

花木兰挣扎:“卓一阳,你放开我!”卓一阳没说话,见状,花木兰气恼地用力拧住他的腰,卓一阳眉心紧蹙,却没吭声。

 

片刻后,卓一阳这才松开她。

 

“卓一阳,你混蛋!”花木兰气急败坏地喊道。

 

瞪着眼,花木兰气得说不出话来。用力一跺脚,气呼呼地转身离开。

 

卓一阳站在那,揉了揉腰:“劲还挺大。”

 

“总裁,你喜欢那姑娘?你可不是那种会随便这样欺负女孩子的。”林助理八卦地问道。

 

“按那丫头的脾气,这合作指不定会失败。如果误会是我的人,他们也不敢对她怎样。”卓一阳云淡风轻地回答。

 

助理恍然大悟,随后不解地问道:“那你刚明明是帮了她,为什么不告诉她?”

 

倪了他一眼,卓一阳傲娇道:“不需要。”说着,卓一阳淡定地笑着往前走去。

 

普济堂内。花木兰心情不爽地往里走去。

 

医馆的内厅,苏正河坐在椅子上,若有所思地看着某处。或许是太过专注,以至于她来了都没发现。

 

“爸,在想什么呢?”花木兰好奇地问道。

 

“回来了,我在想医馆的事情。”苏正河回过神,淡淡地说道。

 

闻言,花木兰不由想到遇到卓一阳的情景,询问道:“你指的是和卓氏医院的合作?”惊讶地看着她,苏正河不解:“你怎么知道?”

 

“他不是好人。”想到他的强行拥抱,花木兰愤愤地说道,“不过爸,你一定不要答应跟卓氏医院合作啊。”

 

双手交叉,苏正河凝重地回答:“实际上,我想答应。他们说得没错,如果治疗眼部疾病这项目由卓氏医院展开,将会造福更多的人。毕竟,卓氏医院是国内排行前十的知名医院。”

 

话音未落,花木兰义正言辞地反驳:“那又怎么样?这用中医的方式治疗近视,是中医的成果。要是把这技术教给他们,岂不是让他们占了便宜。爸,你可别上了他们的当。”

 

“但靠着我们医馆的实力,很少达到帮助更多的人。先不说我们医馆没什么知名度,单单是人手也不够。要是一下子来个五个十个人,我们医馆也完全忙不开。”

 

苏正河担心地说道,“至于你担心的,我并不在意。只要能帮到患者,这就是最重要的。”

 

这些年来,中医就业问题严峻,前来医馆当学徒的学生也少。现在整个医馆里除了苏正河父女外,只有一名执业中医师和一名学徒。要真是多来些病人,就会忙不过来。

 

“可是……”花木兰的话还没说完,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传来。见苏正河要起身,花木兰连忙说道:“爸你在这休息,我去看看。”说着,花木兰往外走去。当看见来人,花木兰嘴唇抿着。朱佩琪疾步来到花木兰的面前,扬起手作势给她一巴掌,却被花木兰眼疾手快地抓住:“哟,这不是乔凯的新女朋友吗?找我干嘛,还嫌不够丢人?”甩开手,朱佩琪食指指着花木兰,威胁道:“臭丫头,乔凯什么都告诉我了。原来这两年来是你一直纠缠他,你还要不要脸?我今天来就是要警告你,以后离我男人远点。你要再敢缠着他,我有一百种办法,让你在景城活不下去。”

 

听到朱佩琪的话,医馆内的人小声地议论:“不会吧,这花木兰也太下贱了。”

 

勾起嘴角,花木兰嘲讽地说道:“朱佩琪,你的智商也够令人捉急的,怪不得乔凯那混账能把你骗得团团转。”

 

“花木兰,我明确说过不爱你,你就是死缠烂打不肯分手。虽说你长得不错,但你和佩琪相比,有可比之处吗?佩琪是景城朱氏房地产的大小姐,身份高贵,长得还漂亮,跟我也门当户对。而你什么都不是,我怎么可能为了你而劈腿。”乔凯搂着朱佩琪,鄙夷地说道。

 

周围人不停地点头附议,花木兰冷笑。心中对乔凯最后一点感情,也都荡然无存。“也不拿盆水照照镜子,我是凤凰你是鸡,就凭你也想跟我比?你要再敢出现在我老公身边一米,我就把你这唯一能看的脸都划花。”朱佩琪得意地撂下狠话。

 

听着朱佩琪和乔凯你一言我一语的诬陷辱骂,花木兰紧紧地攥着拳头。忽然,只见她快速地从针灸包里抽出针灸,迅速来到朱佩琪的身侧。眼疾手快地将针刺向她的后颈。

 

“啊!”朱佩琪吃痛地大喊,却见发出沙哑难以听清楚的声音。

 

“佩琪,你怎么了!”乔凯惊呼道,“花木兰,你对她做了什么!”

 

把玩着针灸,花木兰云淡风轻地回答:“没什么,看她说话太多,刺了下哑门穴,让她休息休息。乔凯,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你以为你们这么污蔑我,我就拿你没办法?”

 

看着她笃定的神情,乔凯有些紧张,故作镇定道:“事实胜于雄辩。”

 

朱佩琪想要发声,却只能发出难听的嗓音,气得抓狂。花木兰淡定地拿起手机,微笑地拨通一则电话:“你好陈琴,我是安溪。我要起诉乔凯诬蔑诋毁我的名誉,麻烦你帮我受理下……嗯,好的,我晚些就去你的律师事务所。”

 

乔凯瞳孔睁开,他没料到花木兰竟会选择起诉。看到这,围观者有人占花木兰这队。“花木兰,你快把佩琪治好,要不然我今天砸了你的医馆!”乔凯怒道。

 

“半小时后自动痊愈,今天你们俩在我医馆闹事,对我人格侮辱,我不会就这么算了。乔凯,你跟我交往两年,跟她劈腿一年,我们身边有不少朋友校友能作证。我这还有不少你送我的礼物情书作为证据。如果我把这件事闹得人尽皆知,我很好奇你们要怎么下台?”

 

见她镇定的样子,朱佩琪握着拳头朝着花木兰冲来,却被乔凯拦住:“这事我跟你没完,佩琪我们走。”说着,乔凯不由分说地将朱佩琪拉走,后者气得挥舞着拳头,却只能瞪眼,无法发声。

 

见他们离开,花木兰抱歉道:“不好意思,让各位看笑话了。”说完,花木兰转身回内厅,不去理会那些人或嘲笑或同情的眼神。本篇的文字主要介绍的是花木兰的大长腿好紧好爽 花木兰坐在巨龙上娇喘 希望大家喜欢阅读。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