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渺渺上体育课当着全班人 渺渺在水上乐园玩激流勇进

时间:2022-11-02

渺渺狠狠翻了个白眼。

 

“薄总,现在是上班时间,我来自己的办公室有错吗?”

 

但当她扭头时,却挂起标准的微笑,“至于走……我这不是看您在忙嘛,所以……”

 

“你先出去。”薄九崇冷眸微瞥。

 

“好嘞!”渺渺一口应下,直接扶住门把手。

 

可这时,一双大手却箍住她的肩膀,令她动弹不得。

 

渺渺纳闷的转身。

 

“薄总……”

 

臭男人不是让她出去吗?怎么……

 

“是,九爷。”下一瞬,管家便开口。

 

“让薄奕辰立刻上来见我。”待管家走到门口时,薄九崇再次出声。

 

“他若不来,直接关小黑屋,从今以后不许他离开半步!”

 

“是!”

 

渺渺:……

 

臭男人!说句话都不说完整!

 

多说几个字能死?

 

还有,这叫薄奕辰的也真够惨的……

 

“女人,欲擒故纵这招用多了可就没意思了。”

 

渺渺心里抱怨时,薄九崇手上力道加重。

 

疼的她眉头皱作一团,身子一个趔趄,向后仰去,不偏不倚,恰好倒在薄九崇的怀里。

 

薄九崇的脸色立刻变得阴沉。

 

刚才,她不过揪了一下他的衣角,他就把衣服丢了。

 

这下,她竟整个人倒在他的怀里……

 

这死变态指不定怎么整她呢!

 

渺渺心里慌得紧,她连忙挣扎几下,试图起身。

 

哪知,薄九崇却将她箍得更紧。

 

渺渺心道不好,连忙用无辜的眼神盯着他。

 

“薄总,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女人,这不是你想要的吗?”薄九崇戏谑一笑,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庞逐渐向她逼近。

 

他素有洁癖,若有人靠近他超过正常社交距离,他就浑身不舒服,尤其是女人。

 

所以,这些年来,他身边从不留女人。

 

唯独五年前的那晚让他至今难忘,他虽记不得那女人模样,与她在一起的感觉却让他回味无穷。

 

事后,他动用全部力量,几乎将整个齐城翻了个底朝天,才找到那晚的女人。

 

可当他见到她时,非但没有那晚的冲动,反而非常排斥。

 

直到遇到渺渺,才让他重新找到那种感觉。

 

可惜……

 

“啪”

 

突然,一声清脆声音响起。

 

薄九崇错愕的回神,脸颊处传来的火辣,使他胸腔怒火奔涌。

 

这小女人,竟然敢打他?

 

“薄总,请自重。”渺渺眼眸躲闪,借势将他推开。

 

薄九崇冷眸泛寒,那架势好似随时都可能将她吃个一干二净,连骨头都不剩的那种一般。

 

“渺渺!“

 

渺渺虽是害怕,但还是仰着脑袋,非常严肃道。

 

“虽然我想留在景盛,但我只想凭我的实力,而非出卖自己的身体,薄总要是实在情难自控,可以去夜店找几个公主,她们应该非常欢迎薄总这样的大人物。”

 

让他去找公主!?

 

薄九崇的脸色霎时沉了下来。

 

“不过……对于男人来说,一时享乐虽是爽,年过三十人过晌,所以薄总最好还是克制那么一丢丢,这样对你对她人都好,毕竟放纵过头伤身又伤肾,还容易得不好的病!”

 

见薄九崇没有回应,渺渺继续道,“对了,还有日积月累,铁杵磨成针……”

 

想不到衣冠楚楚的景盛总裁薄九崇,竟如此欲求不满,动不动就用下半身思考。

 

难怪这死变态喜欢往女换衣间跑……

 

这一点,真真像极了薄伟逸那渣男!

 

难道他们薄家人都这样?

 

想到这里,渺渺不禁有些庆幸。

 

还好当年薄伟逸悔婚了,不然她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现在呢!毕竟那种病可是要人命的……

 

殊不知,一旁的薄九崇却已愤怒到极点。

 

他那鹰隼般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渺渺,冷冷道,“看样子,你懂的还挺多。”

 

“那是自然!”渺渺用力点头。

 

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所以,你在怀疑我的能力?”薄九崇眉头一挑。

 

渺渺:??

 

好端端的,怎么又扯到她身上了?

 

而且,薄九崇看她的样子,怎么还有点色色的感觉?

 

“不不不,怎么会呢!”渺渺心下一慌,连忙转移话题。

 

“对了……薄总,现在是上班时间,咱们还是先谈工作吧!”

 

薄九崇意犹未尽的看着她。

 

“薄总,你看,你让我找的问题合同,我全都找出来了!”

 

渺渺避开他的目光,将一大摞的资料递到他近前。

 

薄九崇这才回神。

 

他低头瞥了一眼桌上的文件,眉头皱作一团。

 

景盛半年的合同,少说也有七八百份,三个小时的时间,别说找出全部问题合同了,只是粗略的查看,恐怕都看不完。

 

可眼前的这些资料……

 

这小女人是怎么做到的?

 

“问题合同的备注做了吗?”薄九崇冷眸微抬。

 

“做了!”渺渺连连点头。

 

薄九崇转身回到办公桌前,“搬过来。”

 

“好嘞!”渺渺屁颠屁颠的上前。

 

见薄九崇拿起第一份合同,她小声道,“薄总,你先验收,我先出去……”

 

“站在这等着。”薄九崇头也没抬,冷冷开口。

 

“不是,我……”渺渺下意识反驳。

 

这么多资料,得验收到猴年马月?她可不想站这当摆设。

 

“不想待,可以马上收拾东西……”

 

臭男人,动不动就拿赶她走作为威胁!

 

最可气的是,这还是她的软肋……

 

渺渺欲哭无泪。

 

“别!全听薄总安排。”

 

……

 

与此同时。

 

景盛停车场的阿斯顿马丁上。

 

“管家,我爸爸的办公室里有其他人吗?”薄奕辰探出半截身子,小心翼翼道。

 

“一开始没有,不过,刚才进去了一个女人,九爷对她好像还蛮特别的……”管家如实回应。

 

有女人?父亲还对她很特别……

 

他就知道!以杜妈咪的能力,肯定能征服父亲!

 

既然父亲不讨厌她,那自己是不是就有更多机会和杜妈咪相处了?

 

想到这里,薄奕辰冷峻的嘴角勾起一抹甜甜的笑容。

 

可下一瞬,管家的话却让他的笑容秒速凝固。

 

“嗐!小少爷,你还是别问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了,九爷说了,让你马上上去,否则……否则就让你永远住在小黑屋……”

 

薄奕辰身子一僵。

 

现在上去不就露馅了吗?

 

如果被杜妈咪看到他,一定会觉得他是骗人的坏小孩……

 

可是,小黑屋又是他最怕的地方……

 

“小少爷,来,我送你上去!”管家见他迟疑,连忙伸手扶住他。

 

薄奕辰下意识将手抽回。

 

“小少爷……”

 

“管家,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薄奕辰一脸严肃道。

 

“什么忙?”

 

……

 

薄九崇将渺渺整理的资料粗略翻看了几页。

 

里面不仅有景盛上半年问题合同汇总,就连备注都非常详细。

 

越往后看,薄九崇的脸色越是难看。

 

普通人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做到这些?

 

这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原先,他本想试探这女人一番,将她赶打发走。

 

现在,他突然改变主意了。

 

既然这女人想留在景盛,他便成全她!

 

薄九崇将手中的文件摔在桌上,原本冷漠的脸上,多了几分生人勿扰的神态。

 

“渺渺,你不适合秘书这个岗位。”

 

“为什么?”渺渺难以置信的瞪大眼睛,她快速上前翻看了几页资料,“薄总,你是觉得我整理的合同哪里有问题吗?还是说……”

 

薄九崇抬起胳膊,将手表向着渺渺近前伸了伸,“你自己看,现在几点了?”

 

几点?

 

渺渺低头看了看时间。

 

这不才十点零一吗?

 

“薄总,咱们公司的上班时间是弹性一个小时,刚才我来办公室的时候,还不到十点钟,所以……”

 

“所以,你还是迟到了。”薄九崇不留半点情面。

 

“不是……”

 

“从今天起,仓库便是你工作的地方。”还没等她做出解释,薄九崇就冷冷开口。

 

仓库?

 

她一个国外著名大学毕业的硕士,让她去仓库!?

 

渺渺瞬间恼了,“薄九崇,你交给我的工作,我明明超额完成了,你挑不出毛病,就在上班时间上找茬是吧?你这分明是公报私仇!”

 

“我就是公报私仇,你能怎么样?”薄九崇冷魅一笑。

 

“你……咱们之间可是签订了劳动合同的,你无权单方面更换我的工作岗位!”渺渺更加气愤。

 

死变态!竟然直接承认他是公报私仇了,真不要脸!

 

“月薪二十万的仓库员名额可不多,你不服气,可以走人。”薄九崇索性直接将笔记本合上,戏谑的盯着她。

 

渺渺的情绪已经在失控的边缘。

 

臭男人!未免欺人太甚了吧?

 

若非她身上担着任务,别说二十万了,就算给她一千万,她都不想看他的臭脸色!

 

“咚咚咚。”

 

这时,一阵有节奏的敲门声响起。

 

薄九崇原本带着几分笑意的脸,立刻耷拉下去。

 

“进!”

 

下一瞬,房门便被推开,一戴着黑色鸭舌帽的小男孩低垂着脑袋,一副犯了大错的模样走了进来。

 

看清小男孩的轮廓,渺渺登时怔住了。

 

这不是糖糖吗?他怎么来这儿了?

 

渺渺嘴唇半张,下意识想要上前将小男孩护住。

 

“薄奕辰,你能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薄九崇的话却让她再次怔住。

 

“现在都敢装病糊弄人,还离家出走了是吧?”

 

薄奕辰?

 

难道这是死变态的儿子?

 

也是,刚才她还和糖糖通过电话,怎么可能突然跑这儿来?

 

可能这么大的小孩,身形轮廓都差不多吧……

 

“爸爸,我知道错了。”薄奕辰把头垂的更低,也许是因为害怕,声音都变了。

 

“知错有什么用?”薄九崇脸色更加阴沉,“把帽子摘掉,过来说话!”

 

薄奕辰连忙捂住帽沿,身子瑟缩着,非但没有上前,反而退后了几步。

 

“听不懂我的话?还是想让我叫保镖把你请过来?”薄九崇的声音更加冰冷。

 

听到他的这番话,饶是一旁的渺渺,都觉得有些紧张。

 

这么可爱的小包子,恐怕也就只有薄九崇这种死变态,才舍得凶了吧?

 

“薄九崇,就算他是你儿子,你也不能这么对他吧?”渺渺忍不住出声。

 

“我怎么对他,关你什么事?滚出去!”

 

薄九崇知晓薄奕辰生病的消息后,不顾一夜未睡的疲惫,推开一切工作跑去医院看他,结果到头来,竟被耍的团团转!

 

这两天,薄奕辰的胆子越来越大,不断挑战他的底线,再不好好教训他,以后还不得翻天?

 

“你薄家的家事本不归我管,可我儿子跟他差不多大,这么大的孩子正是调皮的时候,就算他们犯了再大的错,如果你不教给他们如何改正,而是一味的惩罚,只能适得其反!”

 

“你在教我做事?”薄九崇犀利的目光投了过去。

 

“我只是在称述事实!教育孩子得心平气和的和孩子交流,从而得知他的真实想法,以及做不对的事情的动机,这次他装病你熊了他一顿,那下次呢?”

 

渺渺气势汹汹的迎上薄九崇的眼神,“如果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孩子只会越来越叛逆,说不定下次……”

 

“再有下次,我就把他的嘴缝上。”

 

“缝上他的嘴?”渺渺被气笑了。

 

“薄九崇,既然你这么讨厌小孩,那就做好安全措施啊!”

 

“现在,他已经来到这个世界上,你就应该尽好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好好抚养他长大成人!”

 

“畜生尚且知道护犊子,而你呢?生而不养简直畜生不如!有你这样的父亲,真是可悲!”

 

渺渺话音落下,整间办公室都陷入了冷寂之中。

 

想不到杜妈咪为了自己,竟把父亲臭骂了一顿!

 

从他记事以来,还没有哪个敢这么和父亲说话。

 

这下,父亲该不会大发雷霆吧?

 

薄奕辰紧张的攥紧双手。

 

如果父亲迁怒于杜妈咪,他一定要护杜妈咪周全!

 

过了好一会儿,薄九崇冷冷出声,他的目光却一直落在渺渺身上。

 

“管家!把薄奕辰送回薄观庭!”

 

“爸爸……”薄奕辰心下一慌。

 

“如果他再敢说谎,直接丢小黑屋。”薄九崇打断他的话。

 

“是!”接着,管家便迅速冲了进来,拎起薄奕辰快速离去。

 

办公室的门被带上。

 

“女人,你胆子不小!”薄九崇冷着脸向渺渺逼近。

 

这死变态,该不会因为自己骂了他,而报复自己吧?

 

渺渺心下一慌,下意识退到门口。

 

薄九崇却一个箭步上前,将她箍在胸膛与办公室的房门中间,修长的手指勾起她的下巴,那削薄的嘴唇在她眼眸中逐渐放大。

 

一股特殊而又熟悉的香气扑鼻而来,渺渺欲挣扎,身子却根本不听使唤。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

 

着怀里的女人,薄九崇突然有种回到了六年前那晚的感觉。

 

熟悉的香味、相似的轮廓、舒适的手感、让他控制不住想要索取更多的冲动……

 

薄九崇清冷的目光逐渐变得柔和,他那双大手将渺渺的脸颊捏的更紧。

 

感受到他周身传出的炙热气息,渺渺的眼神变得迷离。

 

薄九崇双手下移,箍住她的后腰,转而将她抵在墙壁之上,两人的呼吸声清晰可见。

 

就在那削薄的嘴唇快要覆下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

 

“九爷!不好了!”陈墨气喘吁吁的冲进来。

 

当他看到那空空如也的总裁办公椅时,明显一怔。

 

难道九爷不在?

 

可是……

 

就在陈墨纳闷之际,他的身侧突然传来一阵深入骨髓的冷意。

 

他下意识摸了摸胳膊,扭头时,恰好看到身旁的两人。

 

陈墨惊的怔在原地,嘴巴里几乎可以塞下一个鸡蛋。

 

“出什么事了?”薄九崇冷眸泛寒,这才松开渺渺的后腰,但两人依旧靠的很近。

 

“呃……九爷,也不是什么大事,要不您先继续?”陈墨吞了一口口水。

 

毕竟,再大的事也大不过眼前这茬!

 

一向不近女色的九爷,竟然在办公室里……

 

看来,以后他来办公室,得事先敲门了。

 

陈墨暗暗想着。

 

就在他准备悄悄离开时,薄九崇的眼神更加可怖。

 

“说!”

 

整个办公室好似发生了十级的声震。

 

陈墨吓得脚下一软,连忙道,“回……回九爷,是安氏的合同出问题了。”

 

安氏的合同?

 

心神未定的渺渺听到这话,心脏跳的更快了。

 

薄九崇本来对她的成见就够大的了。

 

如果这会儿再被他知道,是她在合同里动了手脚,还指不定怎么对她呢!

 

“那个……薄总,既然你们有要事相谈,我就先去工作了……”

 

渺渺一边说着,一边拉开房门。

 

仓库的工作虽然辛苦了些,也比在这受煎熬的好!

 

然,她前脚刚踏出房门,便又退了回来,“那个……仓库在哪儿?”

 

薄九崇冷冷道,“去找张琴。”

 

“好!”渺渺应声后,立刻退了出去。

 

“安氏的合同出什么问题了?”薄九崇扯了扯领带,一股莫名的烦躁涌上心头。

 

“景盛与安氏的合同,突然追加了一千万,可我记得九爷说过,安氏只是一个鱼饵,应该不会白白浪费这一千万,可是……”

 

“可是什么?”薄九崇眼眸更加深邃。

 

“可是,我各方面调查之后,发现都没有漏洞,但追加的一千万,已经到安氏的账上了,这事实在蹊跷,所以……”

 

问题只能出现在薄九崇这里。

 

毕竟,景盛每一笔资金的流动,都需要薄九崇的亲自确认。

 

而总裁办公室除了陈墨以外,也就只有那个女人可以自由出入了……

 

薄九崇的脸色一沉,从牙缝中挤出几个字,“立刻把办公室的监控调出来!”

 

“是!”

 

……

 

与此同时,渺渺已经来到了十八层的大厅。

 

“请问谁是张琴?”

 

看着低头工作,鸦雀无声的众人,她小心翼翼的出声。

 

饶是她的声音不大,整个大厅都能听得非常清楚。

 

众人抬头看了看她,又快速低了下去。

 

不多时,一身材微胖的短发女人走了过来。

 

“你就是渺渺吧?”短发女人打量了渺渺一番。

 

“对。”渺渺点点头。

 

“好,那你跟我走吧,仓库在负一楼。”张琴不咸不淡的说完,便领着她上了员工电梯。

 

……

 

负一楼的仓库。

 

“九爷说了,从今天起,你负责搬运仓库货物的工作。”

 

张琴简单的向渺渺介绍完她的主要工作后,便离开了。

 

看着整整一仓库的货物,渺渺不由得皱起眉头。

 

这么多箱子,得搬到猴年马月?

 

罢了。

 

既来之则安之。

 

能留在景盛的仓库,也好过直接被赶走。

 

毕竟,从景盛仓库的货物库存中,也能了解景盛的一些机密!

 

如是想着,渺渺快速调整情绪,她长舒一口气后,便走到最近的货物前,咬牙搬起一箱,向着指定位置走去。

 

每一箱的货物有五十多斤,这对只有九十斤的渺渺来说,明显有些吃力。

 

没多久,她那双纤细嫩白的手,便磨出了血泡。

 

看着红肿的双手,渺渺心里委屈上涌。

 

一旁几个装箱的女工人还不忘落井下石。

 

“你看,这个女人还真是矫情,才搬了这么一点东西就在偷懒!”

 

“嗐!谁让人家有关系呢!一进景盛,就当上了总裁的秘书。”

 

“她那算什么关系?如果她关系够硬,怎会第一天上班,就被赶来仓库做最累的活?”

 

渺渺听到这些,本不想理会,不料那些人越说越是过分。

 

“可是……我听人说,咱们公司总裁秘书一职是总裁亲自选的呢!

 

依我看,这女人一定是用了什么狐,媚手段勾引了总裁,结果因为能力不行,才被轰出来的!”

 

“哈哈哈……总裁怎会看上她这种货色?”

 

“说不定人家那方面本事厉害呢?像她这种女人,恐怕缺了男人都活不了吧……”

 

渺渺本就窝了一肚子火,这下,她更恼了。

 

“你们几个八婆,乱嚼什么舌根?”

 

“我们乐意,你管得着吗?臭表子!”一留着大波浪长发的女人翻了个白眼。

渺渺上体育课当着全班人 渺渺在水上乐园玩激流勇进

渺渺双手叉腰,摆出泼妇骂街的架势。

 

“死三八!老娘能做总裁秘书,那是老娘的本事,你们想当还当不上呢!一群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酸的八婆!”

 

“嘁!我们有什么好酸的?就算你出卖了身子,现在不是也来了仓库?”

 

那女人越说越是嚣张,“当了表子,就别怕被人说!”

 

她和这些人无冤无仇,这些人为什么对她的恶意这么大?

 

“表子说谁?”渺渺迅速上前,一把揪住女人的衣领。

 

“说的就是你这表子!”女人得意的笑道,“像你这种女人,恐怕早就被睡烂了吧?”

 

“你……”渺渺再也控制不住情绪。

 

她抬起巴掌,正欲教训女人,这时,她得胳膊却被人拉住。

 

“渺渺,你这是干什么?让你来这是工作的,不是让你打架的!”张琴冷冷盯着她。

 

“不是……刚才是她们……”

 

“够了!不要狡辩!”

 

张琴毫不留情的打断她的话,“既然你精力这么旺盛,那仓库所有的工作都交给你了,做不完不许下班!”

 

“什么?”渺渺的眼睛瞪得溜圆,“凭什么!?”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