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我们去人多的地方做 今天让他看着我们做

时间:2022-11-03

迷迷糊糊的,她不停地做梦,一会梦到自己还在四年前和江东霆纠缠不清的日子里,一会又梦到那些惨痛的回忆。

 

呓语着,睡得极为不安稳。

 

陆宸请医生和护士连夜照顾她,始终不见起色,反而在后半夜里发起高烧——

 

“不要,江东霆……我没有……”

 

“孩子,把我的孩子还给我……”

 

“走开!陆宸,陆宸你在哪?”

 

女孩在睡梦中也在呼唤他的名字,陆宸不知道自己应该是该高兴,还是该为她的身体而担心。

 

“乖,我在这里。”陆宸坐在床沿,大掌握着她的小手:“你现在不在江城,没有人能够伤害到你,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陆宸温柔的安抚着,慕染那颗不安的心慢慢恢复平静。

 

但她依旧睡得很不安稳。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蒙蒙亮的时候,她才从噩梦中醒过来。

 

浑身被汗湿。

 

双眼呆滞无神,望着头顶洁白的天花板。

 

然后,她一头栽进陆宸的怀抱里,像个手脚无措的孩子。

 

“陆宸,陆宸……”

 

“我在,我会一直在。”陆宸半蹲在她面前,突然郑重其事地说:“小染,我们结婚好不好,等我们结婚了,你就不用再害怕那些过往,我会把你的记忆全都填充为我们的故事,答应我,好不好?”

 

慕染茫然地望着陆宸:“陆家……会答应么?”

 

“不,娶你的人是我,与我的背景和家庭无关。”

 

“好。”慕染点点头,再度扑进他的怀中,眼泪顺着脸颊往下滴落,僵硬的手脚慢慢有了血色:“我答应你!我们结婚吧!”

 

也许,真的只有这样,她才能将过去的一切全部封存忘记。

 

江东霆,希望我们后半生再无交集。

 

——

 

婚礼,定在下个月初。

 

准备的很匆忙。

 

就像是在避免什么。

 

可是慕染和陆宸都觉得很幸福,唯独,陆家不太满意,陆宸娶了这样一个没有权势和背景的女孩子,甚至,她曾经嫁过人,流过产……

 

但陆宸义无反顾地决定要娶她。

 

除了慕染,他谁也不要。

 

音乐声悠扬的响起,酒店大厅内金碧辉煌,长长的彩带飞舞,气球悬挂在门口,一盆盆鲜花红的耀眼,每一处都恰到好处的彰显着幸福。

 

慕染是个孤儿,没有父母。

 

陆宸特意请了当地德高望重的一名老先生,代替慕染的母亲,陪她走过长长的红毯,将她交由自己手上。

 

到场的宾客们言笑晏晏,嘴里或说着称赞的话,或嫉妒慕染的好运气。

 

二婚之女,竟也能再度嫁给富豪。

 

“这个慕染,还真是不一般。”

 

“听说以前是陪着哪个高官,现在高官不要她了,就沦落到我们这里,她还真是运气好,竟然还能找到陆公子……”

 

“要我说,人家长得漂亮,身材又好,气质也不错,能找到陆公子,也算她的本事……”

 

“什么本事?怕是在床上的本事吧?”

 

大家一言一句,婚礼正式拉开了序幕。

 

慕染一直在新娘休息室内等待着。

 

她化着精致的淡妆,洁白的婚纱长长的拖地,腰身恰到好处地收紧,勾勒出她妖娆的曲线线条,头发挽起,只留下一缕轻垂在耳畔,看上去高贵完美大方。

 

“慕小姐,婚礼可以开始了。”服务员敲了敲房门,提醒。

 

慕染扬起一抹微笑起身,迈步走向酒店大厅,但不知道为什么,眼皮忽而突突地跳动着,一阵狂躁地不安,就像是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

 

就连心脏也猛地一阵缩紧。

 

她抿了抿嘴。

 

不会的,这里是澳城,她已经脱离江东霆那个恶魔了,他不可能再追过来的。

 

应该不会有事的。

 

慕染这么想着,跟在服务员的身后,由老人搀扶着,站在红毯的尽头,视线那端,陆宸一袭黑色笔挺西装,衬托着他英俊的五官,挺拔的身材。

 

在婚礼进行曲中,她一步步走到他的面前。

 

他将她的头纱扬起。

 

当司仪询问彼此是否愿意时,陆宸笑得温润:“我愿意。”

 

“新娘呢?你是否愿意嫁给新郎陆宸先生,不论贫穷或者疾病都不能将你们分开……”

 

“我愿……”

 

“她不愿意!”就在慕染话音刚出口的那一刹那,酒店大厅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狠狠撞开,紧接着那个噩梦般的男人出现了,江东霆身后跟着十几个黑衣保镖。

 

各个脸色冷峻,带着浓浓的杀气,甚至于手中都拿着黑色冰冷的家伙,吓得在场的宾客纷纷脸色大变,甚至不由得逃窜:“啊——”

 

“怎么回事?”

 

“那个男人是谁……”

 

陆宸望着突然闯进来的江东霆,脸色惊变,下意识将慕染护在身后:“江东霆,你来做什么?”

 

“慕染,是我老婆,她不愿意嫁给你。”江东霆嘴角勾起一抹削薄的冷笑,看上去叫人毛骨悚然:“慕染,过来。”

 

“不。”慕染毫不犹豫地摇头:“我已经不是你老婆了,江东霆,你如果今天是来观礼的,我很欢迎,如果你是来闹事的,我要请保安叫你出去了。”

 

“保安,你是说门口那一堆废物?”

 

“你——”

 

慕染面色煞白,抓着陆宸的手腕力度又重了一些,陆宸阴沉着脸,直勾勾对上江东霆:“我现在就可以报警,江东霆,这里不是江城,并不是你能为非作歹的地方!”

 

江东霆冷笑一声,然后他身边的特助拿了一个电话递给陆宸。

 

陆宸没接。

 

“等你听完再决定还要不要跟我抢这个女人。”江东霆胸有成竹地冷嘲。

 

陆宸半疑半信地接过手机,手机那端的人赫然是陆老爷子,因为陆老爷子不太满意陆宸与慕染的婚礼,今天没有到场,陆宸也没有多想。

 

哪里想到……

 

陆老爷子被江东霆绑架,并且在电话里告诉她,陆家如今生死存亡命悬一线,资金链被江东霆设局截断,只差一步便要破产。

 

陆老爷子忧心忡忡地恳求陆宸一定不要和慕染结婚。

 

陆宸紧紧攥着手机,眼底涌现出一丝暴躁。

 

明明只差一步,他就可以和慕染在一起了……

 

砰!

 

陆宸猛地将手机砸在地上,碎片四分五裂:“你以为随便找个人假装我父亲给我打电话,我就会相信你的鬼话,将我妻子拱手相让么?做梦!今天,就算整个陆家没了,我也不会放开我的妻子。”

 

慕染听懂了。

 

听懂了江东霆给陆宸的威胁和要挟。

 

难怪,这半个月来,江东霆从未出现过,他是那种猎豹,一直都藏在暗处在等机会,直到今天,才万箭齐发,要她和陆宸不得不分开。

 

握着陆宸的手,慕染忍不住泪流满面。

 

何其有幸遇到你。

 

江东霆望着两人你侬我侬,眼底杀气更重。

 

“好!好得很!你们这是坚定要当一对恩爱夫妻了?”

 

“江东霆,我上次已经跟你说的很清楚了,我不会再回头了,你就算强迫我跟你回去又有什么用呢?”慕染茫然地望着他,恳求道:“你放了我和陆宸吧,我会一辈子感激你的。”

 

“感激?我他妈要的是你的感激?”江东霆阴鸷地冷笑着。

 

嗜血的杀气一闪而过。

 

跟在她身后的保镖,突然将大厅里所有的东西系数砸烂,转眼间一片狼藉,就连宾客们都吓傻了,在一片尖叫声中,江东霆把现场所有人都赶走了。

 

“就算没有宾客和祝福,我们也不会退缩的!”慕染咬牙切齿。

 

然而下一瞬,突然保镖又冲了上来,拽开慕染和陆宸,陆宸被保镖一拳砸向腹部,他蹙眉隐忍,几乎直不起腰,额头冒出豆粒大小的汗珠……

 

“不要,陆宸!”慕染心慌:“江东霆,你这个禽兽,你不要伤害她……”

 

“我打他,你心疼了是不是?”江东霆冷笑着,却又是一脚踹向他的胸口:“那你就好好记住,就算你是我不要的人,一辈子也只能是我的人!”

 

“噗……”

 

陆宸被踹趴在地上,五脏六腑都在剧烈的疼痛着。

我们去人多的地方做 今天让他看着我们做

一大口鲜血吐了出来。

 

他艰难地望着江东霆:“我不会放开慕染的,绝对不会……啊!”

 

五指,被人重重地踩上去,狠狠碾压,像是每一块骨头都要碎裂,慕染彻底呼吸乱了,拼命地想要扑过去,恨不得代替陆宸承受这一切,可是她手脚都被江东霆禁锢着。

 

“放开我,江东霆,我恨你!我恨你!陆宸,不要伤害他……”泪如雨下,慕染眼睛通红,大脑一片充血,陆宸被伤害的画面不停在她眼前被放大。

 

江东霆紧紧抱着慕染:“你曾经不是说那么喜欢我么?短短两年,我不信你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了,慕染,跟我走,我就放了他。”

 

“啊——”慕染像是被拉满的弓,下一瞬就会爆裂,她恶狠狠地望着江东霆:“不!我绝不跟你走!如果陆宸死了,我跟他一起死!要我跟你走,我做不到!”

 

流掉的孩子,断指的噩梦,被流氓盯上的无助……

 

她宁死也不想再重蹈覆辙。

 

江东霆眼底的温度一寸寸凉下来,粗粝的指腹在她的小脸上摩挲,被他抚摸过一寸,慕染就觉得自己被一条毒蛇缠上了:“慕染,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真的很会惹我生气?”

 

“我……”

 

“你们都出去!”江东霆突然一声令下,只留下陆宸在角落里,大口大口的吐血,临走前还被绑住了手脚,丝毫不能动弹,只能拿凶狠的眼神瞪着江东霆。

 

慕染隐约察觉到什么,一颗心蹦到了嗓子眼:“江东霆,你别乱来,我已经不是两年前的我了……”

 

“嘘。”江东霆大掌落向她的脖颈,细腻的肌肤,如丝绸般滑腻。

 

即便错过了两年,江东霆还是不愿意放她走。

 

哪怕余生互相厌恶,他也绝对不会就这么放开她。我的新男朋友就是变态的,喜欢去人多的地方做那个事情。还叫我把以前的男朋友叫过来。让他看着我们做。我说你有病吧。我要和他分手。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