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备孕 > 两性知识 >

在英语课上插英语课老师作文 别急晚上英语老师就是你的人

时间:2022-11-03

慕夏看时机差不多到了,走到司徒清珊旁边,趁着她不注意,两只手往上一扶司徒清珊的胳膊。

 

“啊——”司徒清珊痛得大叫,另一只手一把推开慕夏,惊恐地大叫着:“妈!!她又打我!”

 

慕馨月抬手就要给慕夏一记耳光,但想到警官已经走过来了,所以她不得不强行忍住,转头对警官说:“快把她抓起来!她折断了我女儿的手!”

 

警官看了眼慕夏,见小姑娘一脸单纯无辜,怎么看都不像是会折断别人手的人。

 

“医生!先过来检查受害者的伤。”警官招呼医生过来。

 

司徒清珊连忙指了指自己受伤的手,对医生说:“就是这只手,我根本没法动,一动就剧痛。”

 

医生连忙上前检查,可是检查来检查去,医生脸上露出了狐疑的表情,眼神在慕夏和司徒清珊之间流转。

 

“医生,怎么了?”司徒清珊问:“是不是我的手……不能恢复了?”

 

慕馨月大骇,气得立刻说:“警官同志,请立刻把这个犯人抓起来!”

 

慕夏冷冷地说道:“姨妈,我叫你一声姨妈,也请你别张口闭口叫我犯人。如果你再继续这样叫我,我可以告你诽谤。”

 

“诽谤?”慕馨月指着慕夏的鼻子骂:“你都把你妹妹的手折断了,还说我诽谤?”

 

慕夏眉头一抬,道:“姨妈,话不要说太早,免得等会脸疼。还是看医生怎么说吧。”

 

慕馨月看慕夏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心里莫名有些慌乱。

 

但这次人证物证具在,她不信慕夏还能狡辩。

 

这一次她一定要把慕夏直接送进监狱!

 

想到这,慕馨月急不可耐地问医生:“医生,你检查完了吗?我女儿的手是不是断了?”

 

医生看了慕馨月一眼,脸上的表情不怎么好看。

 

他冷冷地说:“这位夫人,你当我们都很空吗?闲到要帮你管家庭纷争?”

 

慕馨月愣了下,不解地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医生懒得理她,直接转头对警官说:“那位小姐没有任何伤,机场还有别的病患,我先走了。”

 

医生这话让慕馨月和司徒清珊顿时怔住。

 

怎么可能没伤?

 

司徒清珊试图动了一下自己的手,这一次她意外地发现自己的手居然一点也不痛了。

 

她尝试着使劲,发现手臂的力也能用上了。

 

“这……怎么回事?”司徒清珊看向慕馨月说:“妈妈,我的手好像好了……”

 

“真的?”慕馨月碰了碰司徒清珊的手,果然司徒清珊一点也不痛了。

 

慕馨月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忽然又愤怒起来,瞪向慕夏质问道:“你到底做了什么?!”

 

慕夏冰冷地开口:“我倒要问问你们做什么,报假警好玩吗?自己家的丑事,非要闹到人尽皆知吗?”

 

司徒清珊气急败坏:“我没有报假警!我刚才的手明明就是断了!慕夏,你别再装了!妈妈,你看她!”

 

慕馨月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但她依然明白过来,她们又落入到慕夏的陷阱了。

 

这个看起来不谙世事的女孩,真的心机非常深!

 

慕馨月母女俩最后被警官教育了一顿,两个人没有真的断过手的证据,加上这里是监控死角,只能再次打落牙齿和血吞,低头跟警官道歉。

 

都说事不过三,这已经是她们第四次栽在慕夏手里了。

 

她们绝对不能再轻敌了!

 

警官一走,司徒清珊就对慕夏破口大骂:“贱人!你装什么装?有本事动手,没本事承认吗?”

 

慕夏一摊手:“我什么都没做,要承认什么呢?”

 

“厚颜无耻!”

 

“跟你学的。”

 

“你——”

 

司徒清珊嘴皮子功夫也使不过慕夏,顿时气急败坏,如果不是慕馨月拦着,差点又冲上去跟慕夏干架。

 

正好家里的车来了,慕馨月直接带着司徒清珊上车。

 

慕馨月这次连表面功夫也懒得做,不管慕夏直接走了。

 

慕夏还有自己的事情做,原本还要找借口半路下车,看到慕馨月没带她,嘴角轻勾了下——正合她意。

 

机场打车难打,慕夏耐心地站在路边等。

 

没过多久,一辆黑色商务车在她面前停了下来。

 

慕夏警惕地往后退了两步,只见车后座的车窗降了下去,露出夜司爵那张脸。

 

就在慕夏犹豫这一次要不要跟夜司爵打招呼的时候,夜司爵率先开口:“又失忆了?”

 

慕夏一窘:“我不是……”

 

“不是就上车。”夜司爵的语气不容置疑。

 

慕夏犹豫了下,拒绝道:“我还是自己打车走……”

 

“怎么?你以为我对你有什么想法?”夜司爵斜睨了她一眼,那眼神明明是在看她,眼里却似乎又没有她,分明是瞧不上她。

 

慕夏无语,她也没有自恋觉得他对自己有兴趣好吗?

 

不过夜司爵这么说了,慕夏也不想再浪费时间,直接从另一边开车门上车。

 

车门关上,慕夏开口道:“送我到附近的银行就好,谢谢。”

 

夜司爵没说话,专注地看着手里的报纸,像是旁边根本没慕夏这个人。

 

坐副驾的助理正奇怪一向不在车内看报纸的夜司爵怎么忽然看起了报纸,他看到夜司爵刻意无视慕夏,心里有了几分猜测。

 

有时候越是装作不在意,其实心里越是相反啊。

 

助理猜测慕夏的身份非比寻常,主动替夜司爵应了声,道:“那就送您到三桥那边的银行吧,那边附近也容易打车。”

 

“谢谢。”慕夏真诚道谢。

 

“没事……”助理忍不住露出笑容。

 

美女道谢嘛,谁都会不自觉地笑。

 

然而助理下一秒就瞥见车内后视镜里,夜司爵正冷冷地盯着他,那眼神仿佛能杀人。

 

助理吓得后背都出了一身冷汗,全程再也没敢跟慕夏搭一句话。

在英语课上插英语课老师作文 别急晚上英语老师就是你的人

半小时后,三桥银行到了,慕夏下车后刚要道谢,夜司爵已经吩咐司机开车:“开车!”

 

车子飞快地绝尘而去,慕夏一脸莫名其妙。

 

这人好端端的生什么气啊?

 

慕夏懒得再管他,拿着司徒海给她的附属卡,往银行里走去。

 

几分钟后,慕夏就从银行里出来了。

 

让她不敢相信的是,司徒海的主卡里居然只有两千多万的现金。

 

是司徒家就只有这么点流动资金了,还是说司徒海还有别的主卡?

 

慕夏直接打了个海外的电话,电话一开通,她开门见山地问:“帮我查一下司徒海的所有资产,包括海外的。”

 

“是!”

 

手下的效率很快,慕夏才刚到司徒庄园门口,手下就发过来了邮件。

 

慕夏点开仔细看了眼,眼里的震惊无以复加。

 

司徒海所有的资产包括固定资产七七八八加起来,居然不到五个亿。

 

曾经的慕家是百亿资产,到司徒海手里,竟然只被挥霍地只剩不到五亿。

 

他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还是说,资产都了慕馨月手里?

 

慕夏又发了个消息给手下,让他们查慕馨月的账户。

 

做完这些,慕夏才按响了庄园铁门的门铃。

 

慕夏不知道的是,她这边刚按门铃,那边就有人跑去跟司徒清珊报告了。

 

“她回来了!”司徒清珊目光一喜,看向身侧的女孩。

 

女孩叫许星星,五官精致,金色的长发烫着一头大卷,像个真人版芭比娃娃。

 

许星星是司徒清珊的表妹,也是京都上一届名媛舞会评选出来的第一名媛。

 

而许家现在也是京都的大家族,又因为许父跟跟京都四大家族里的秦家关系交好,所以小时候给许星星和秦家大少爷定了娃娃亲。

 

许星星仗着这个横行名媛圈。

 

司徒清珊从机场回来就立刻搬了许星星这个救兵。

 

许星星悠悠站起身道:“走吧,我帮你教训她。”

 

忍不住问:“星星,你要怎么教训她?”

 

“恶人当有恶狗治,我今天正好带了乖乖过来,就让乖乖会会她!”

 

乖乖是许星星的爱犬,一条巨型比特犬。

 

听到“乖乖”的名字,司徒清珊顿时露出了惊惧的表情,仿佛那是什么洪水猛兽。

 

“来人,把我的乖乖从草坪那边带过来!”许星星命令身后的保镖。

 

很快,一条流着口水的巨型比特犬被全副武装的佣人牵了过来。

 

司徒清珊惊恐地拉住许星星的袖子说:“星星,用乖乖不合适吧?万一出点什么事情,爸爸不会放过我的!他现在可宠慕夏了。”

 

许星星不屑地撇了下嘴角,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胆小了?如果你真的怕的话,那就跟你爸说,一切事情都是我做的。而且,我只是打算小小教训她,又不会真的伤到她。这你总不怕了吧?”

 

有许星星这个靠山和许星星这句话,司徒清珊眼里的担忧才渐渐散去。

 

反正许星星这么说了,那就让乖乖治慕夏,好好教训那个死丫头一顿!

 

两个人即将到大门口的时候,正巧一个佣人路过。

 

看到“乖乖”吓得大叫一声。

 

下一秒乖乖就冲了上去,快准狠地咬住了佣人的脚踝,血液直接从佣人的裤脚渗出来。

 

佣人顿时痛得惨叫。

 

“住手!你要是敢打我的乖乖,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许星星蛮横地命令道。

 

佣人只得忍痛,求助地看向众人。

 

旁边的佣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有一个人敢上去帮忙。

 

上一次许星星带着“乖乖”来做客的时候,可是把一个佣人咬断了一只手呢!我们的英语老师失恋了。晚上来给我补课的时候。说晚上她不回家了。对我说,晚上就是你的人了。叫我别急。等一下我们好好的做。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