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做错了题就让学长干一次》 学长,你这样我不能写作业了

时间:2022-11-04

看着胡力等人从医院里飞奔出来,一无所获的气愤模样,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那位不知名的好心大姐,对不起,我骗了您。希望您好人有好报,一生平安!”宋诗言看着车窗外的阳光,心理默默地说道。

 

下一秒,宋诗言的心中又升起了一丝不安。自己如今身无分文,等会下车付钱的时候,自己拿不出一分钱来,可怎么办呢?去林家求助?可是,以殷皓明的性子,如今的林家肯定早已经被他派人暗中监视着,或许自己还没到林家的大门,就被他的人给截下了。去警察局报警?只是,殷皓明如今的势力早已渗透了整个A市,即便自己报警,他应该也有手段把这件事压下来。宋家发生的变故,根本不会有机会传出去,而自己,到时候恐怕连警察局都走不出吧。宋诗言忽然觉得,自己想要报仇,简直就是以卵击石。思及此,宋诗言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忽然觉得前途渺茫。

 

“小姑娘,后面那辆车里面的人,是和你认识吗?怎么从刚才开始,它一直跟着我们?”出租车司机看了一眼后视镜,忽然开口问道。

 

闻言,宋诗言急忙坐直身子,透过后车窗望去。果然如司机所说,一辆黑色的小车不紧不慢地跟在出租车后面。难道,是胡力的手下追了上来?思及此,宋诗言的脸色蓦然发白,她嘴唇颤颤,连带着声音也有几分颤抖:“大叔,您能不能帮我摆脱后面的那辆车?”

 

出租车司机看了一眼宋诗言,又看了看宽阔的马路,沉声说道:“我尽量。”说罢,便用力踩下油门,出租车仿若离弦的箭一般飞了出去。

 

黑色小车的司机见出租车忽然加速,也一踩油门,紧跟了上来。宋诗言看着那渐渐逼近的小车,脸愈发地白了。难道今天,就是自己的死期吗?

 

那黑色小车忽然一个漂移,堪堪停在了出租车前。出租车司机见状,一个急刹车,差点将宋诗言甩了出去。

 

“你们这些人是不要命了吗?真是气死我了!”出租车司机摇下车窗,有些后怕地吼道。

 

从那黑色小车里下来两个高大的男人。两人疾步来到出租车前,一把拉开车门,冷冷地对宋诗言说道:“这位小姐,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声音凛冽,令人生畏。

 

“你们是谁?我根本就不认识你们!”宋诗言看着眼前的这两个冷酷男人,只得向后缩去,“大叔,快报警!”

 

那两个男人对视一眼,点点头。而后,一个男人一把夺下出租车司机手里的手机,将手机关机,扔在一旁。而另一个男人则上前,一把抓住宋诗言的手腕,将她扯出车外,不顾宋诗言的反抗,扛着她上了黑色小车。那出租车司机还来不及开机报警,黑色小车就已消失在他的视野之中。

 

“放开我,放开我!”宋诗言在小车里挣扎着。挣扎间,她腹部的伤口被扯开,鲜血浸出,痛得她脸色发白。

 

“你们究竟是谁的人?抓我干什么?”半晌,宋诗言终于不再反抗。她看着身边的两个男人,冷静地问道,并在心中思索着自己如今的处境。

 

“这位小姐,我们少主见你,只是想要问你一件事而已。我们并没有恶意,小姐你不用太过担心。”副驾驶座上的男人见宋诗言终于安静了下来,这才出声解释道。

 

宋诗言闻言,这才稍稍安心。她一动不动地倚在座椅上,捂着腹部的伤口,大脑却没有停止运转。男人口中的‘少主’究竟是谁?见她又是为了什么?是为了宋家的事,还是其他?宋诗言不得而知。

 

不知走了多久,小车终于缓缓停下,被人蒙住双眼的宋诗言在男人的带领下,七拐八绕地来到一个房间。而后,有人解下蒙住她双眼的眼罩,便离开了房间。

 

宋诗言缓缓睁开眼,打量着面前这金碧辉煌的总统套房。一个高大而挺拔的男人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他摇晃着手中的高脚杯,猩红的液体散发着醉人的醇香。宋诗言默默地打量着男人的背影。一身纯黑色手工定制西装,穿在他身上,实在是太适合不过。那双擦得锃亮的皮鞋,一尘不染,应该是由意大利名匠倾力打造。他的袖扣在阳光下闪耀着璀璨的光芒,如果她没有看错,这应该是Cartier限量款袖扣。眼前的这个男人,非富即贵。这种人,宋诗言如今不敢随便招惹,因为,他只消微微动一动手指,自己就小命难保。

 

男人缓缓转过身来,眼神凛冽地打量着一身清洁工服的宋诗言,而后,一脸嫌弃地开口问道:“地锦呢?她如今在哪里?”

 

宋诗言看着面前这个冷冽的男人,不由得后退两步,瑟缩着问道:“请问,你说的地锦是谁呀?我不认识她。”

 

“哼!竟敢在我面前装蒜?你是活腻了吗?”冷冽男人一脸冷笑地看着宋诗言,一步步朝她紧逼而来。

 

“我发誓,我真的不认识你说的这个叫‘地锦’的女人!”闻言,宋诗言更是紧张了。面前这个男人不会真的要杀了自己吧?

 

“昨天晚上,在城西区出手救你的那个女人。她如今去了哪里?”男人冷冷地问道。

 

宋诗言被逼退到墙角,她低垂着头,嗫嚅着开口道:“我真的不知道她去了哪里。我晕倒了。护士说,她把我送去医院后,就离开了。”

 

“真的吗?你要是骗我,应该能猜到后果!”男人俯视着宋诗言,将信将疑地开口说道。

 

宋诗言别开脸,使劲点点头。昨晚救她的那位小姐,虽然外表清冷了些,但与那些见死不救的人相比,却更让她感到莫名的心安。可如今,面前这个凶恶的男人却在搜查她的下落,不知他们之间,有着怎样的纠葛?“那位小姐,是哪里得罪你了吗?”宋诗言低着头,怯怯地问道。

 

“她偷了我的东西,你说,我能放过她吗?”男人冷冽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宋诗言闻言,有些惊讶地抬起头来。那位小姐,竟然偷了他的东西?怎么可能?

 

谁料,面前的男人却忽然一把捏住她的下巴,仔细地打量着她,若有所思地说道:“你看起来,很眼熟啊!”

 

男人也有些不解,为何面前这个满脸淤青,双眼红肿的狼狈女人,竟会让他觉得有些眼熟?真是可笑!

 

闻言,宋诗言抬头看着面前这个高大的男人。他的那双眼睛,在阳光中闪耀着冷冽的流光,的确是似曾相识。她忽然想起,自己以前确实是曾见过他的。

 

当年,她和爸爸一起出席了上流社会的一次慈善晚会。她曾经和这男人跳过一支舞。虽然那是一场蒙面舞会,但这个男人的眼神实在是太过冷冽,所以,才会令她一直记忆犹新。

 

“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冷冽男人直勾勾地看着宋诗言,饶有兴致地问道。

 

面前的这个男人,究竟是善是恶,当年的匆匆一面,她又岂会知晓?如果,他得知了自己的身份后,为了利益,将自己送到殷皓明手上,那可如何是好?思及此,宋诗言急忙摇摇头,说道:“我一个普通人家的女儿,怎么可能见过你这样的有钱人?”

 

冷冽男人还想再说些什么,却被忽然闯进来的黑衣人打断:“少主,我们已经查到了地锦的精确位置。她已经离开了A市,组织的人也在追杀她,我们……”

 

男人闻言,松开了对宋诗言的钳制。他转过身,看着那黑衣人,声音冰冷,仿若是地狱之中的寒冰:“一定要将东西抢回来,必要的时候,杀了她!”

 

“是!”那黑衣人恭敬地点点头,而后带领一支队伍,匆匆离开。

 

宋诗言听见男人那句“杀了她”,吓得双腿一软,瘫坐在地。这些人,竟将人命看得如此轻贱,仿若蝼蚁一般。她不由得想起那一段她不愿回想的噩梦。

 

男人转过身,看着脸色惨白,浑身颤抖的宋诗言,轻笑不已。

 

“少主,殷皓明得知少主来了A市,刚才打来电话,希望少主空闲的时候,能和他共进晚餐。”又一个黑衣人走进来,说道。

 

“殷皓明?是宋家千金的那位未婚夫?”冷冽男人想了半晌,有些不确信地说道。

 

“是的,少主。算上这一次,他已经邀请了少主不下三次了。少主,你怎么看?”

 

“既然他诚心相邀,我又岂能拂了他的意?你这就去回个话,我会寻个时间前去拜访。”男人说道。

 

宋诗言看着眼前的男人,双手紧攥。面前的这个男人,他与殷皓明,终究是一丘之貉!

 

那黑衣人正要离开,却被冷冽男人唤住:“把这个女人带出去,她留在这里,当真是碍眼。”

 

“是!”黑衣人点点头。他蒙上宋诗言的双眼,一把抓起她,正欲朝外走去。

 

谁知,冷冽男人又说道:“先带她去处理一下腹部的伤口,看着真是心烦!”

 

“是,少主!”黑衣人说罢,提着宋诗言就走出了房间。

 

“喂,你要带我去哪里?”宋诗言挣扎着对着黑衣人说道。

 

黑衣人并未回答她,只顾着朝前走去。

 

宋诗言挣扎不得,只能就此做罢。

 

那个冷冽的男人,他和殷皓明究竟有着怎样的关系?她不得而知。但只要她还活着,她绝不会放过所有伤害过她,伤害过宋家的人!

 

宋诗言坐在滨海公园的长椅上,凉凉的海风将她的长发吹起,她感到一阵寒意袭来。宋诗言搓着手,看着远方蔚蓝色的大海,一时之间,不知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她终于体会到,有家不能回的无奈。

 

一开始,宋诗言还有些担心,那冷冽男人的手下会对自己不利。可没想到,那黑衣人竟果真带自己去医院包扎了腹部的伤口,而后,再驱车将自己放在了这个偏僻的滨海公园里。她的心中有些感激,却依旧充满着担忧。因为,如今的她,即便得了自由,却依旧是腹背受敌。殷皓明的手下,一直在寻找自己的下落,而颜多雅,她如今肯定也已经得知自己被人救走的消息,以她的性子,定然也不会坐视不理。不管自己究竟落在了谁的手上,等待她的,只会是无尽的折磨。

《做错了题就让学长干一次》 学长,你这样我不能写作业了

宋诗言现下身无分文,眼看着天也快黑了,她心中的不安又强烈起来。黑夜之中,隐藏着太多她以前从不知晓的丑陋与龌龊。她无比希望,这几天的这些遭遇,只是一个令人痛苦的噩梦而已。梦醒之后,爸爸就会亲自来这儿接她回家,而她,还是从前那个不知世事,天真善良的宋诗言。她真的好想回家,好想在她那张温暖而安全的床上安稳地睡一觉。可是如今,家里的佣人们可能都已经被殷皓明找借口打发走了,而那些能留在宋家大宅里的人,定然都是殷皓明的心腹。她若是贸然回去,岂不是自寻死路?而她唯一的好朋友,林琅,为了逃避林家给她安排的婚事,如今还在法国留学,已经有两年不曾回国了,她根本不可能知道自己如今的遭遇。至于林家,如今也被殷皓明的手下暗中监视着,她也不能冒险前去求助。宋诗言看着头顶上这片天空,只觉得自己的人生似乎也如这天空一般灰暗。

 

宋诗言站起身来,走到沿海大道上,她扶着护栏,看着那无边无际的蔚蓝色大海,眼泪又止不住落下来。

 

三五个穿着奇装异服的小青年嬉笑着从她身边走过,烟味刺鼻。

 

“咦,你们看,这个女人,长得还不赖!”一个小青年看见宋诗言,吹着口哨,一脸调笑着说道。

 

闻言,几个小青年纷纷朝宋诗言聚拢了过来,上下打量着她。

 

宋诗言的双手紧紧抓着护栏,浑身颤抖着。她又想起了那个破旧仓库里的噩梦,男人们丑陋的面容,粗糙的手掌,臭气熏人的呼吸,无休止的折磨……

 

“啊!啊!”宋诗言吓得蹲下身子,双手紧紧地抱着自己,蜷缩在护栏旁,眼泪纵横,凄厉地尖叫着。

 

那几个小青年被宋诗言忽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愤然地看了她一眼,而后才虚惊一场地说道:“原来是个疯女人,真是差点吓死老子了!真是晦气,走!”

 

宋诗言低垂着头,不敢抬眼看那些人。好在这几个男人倒也没有什么恶意,单单只是看了她几眼,而后转身便走了。

 

宋诗言听着那几个人的声音逐渐远去,这才如释重负地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好半晌,她的心情才稍稍平静了下来。

 

夜幕开始降临,海风轻轻地吹来,带来一丝丝凉意。

 

宋诗言坐在路边,在风中瑟缩着。她看着远处的万家灯火,只觉得自己就好似那无根的浮萍,无所依靠,只能一直在水中漂泊。她抬头看着夜空,繁星满天,眼前渐渐模糊。她又怯懦地泪流满面。

 

如果爸爸还在世,又怎么会忍心看着她在外流浪?失去了爸爸的庇佑,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该何去何从,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未来的艰险,更不知道自己该怎样在这个世上活下去。

 

“爸爸,我该怎么办?爸爸,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宋诗言一边抹着泪,一边哽咽地说道。可是,除却呜咽的海风,无人应她。

 

“丫头,你怎么了?遇到什么难事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太,身后拖着个大大的麻布口袋,她站在宋诗言面前,有些担忧地看着她,关切地问道。

 

宋诗言闻言,急忙抹干眼泪,抬起头来,看着面前慈祥的老太太,却不知该如何开口。

 

“丫头,你还年轻,人生的路还长着呢。不管遇到了什么挫折,都不应该轻视自己的生命。老婆子我活了这么大把岁数了,经历了许多大风大浪,也看多了人间百态。这世上,那些身外之物固然是好,但生命却是最珍贵的。你想想,你要是死了,你家人该多么难过啊!”老太太以为宋诗言要轻生,于是便也坐在一旁,劝说道。

 

“可是,我已经,没有家人了……”宋诗言抽抽搭搭地哭了起来,“我现在,无家可归,也身无分文。天大地大,似乎却没有我的容身之所。奶奶,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

 

老太太闻言,一脸疼惜,一把将宋诗言抱在怀里,轻声安慰着:“可怜的丫头,你要是不嫌弃,可以先去我家落脚!我家里就只有我和我的小孙子两个人。”

 

闻言,宋诗言惊喜地抬起头来。她看着面前的老太太,有些迟疑地问道:“我,真的可以去你家吗?”

 

老太太笑着点点头,而后颤巍巍地站起身,领着宋诗言,一路朝家走去。

 

老太太也是个可怜的人。或许是这么多年来无人倾诉,一路上,她和宋诗言倾谈了许多。

 

老太太早年本有一对双胞胎女儿和一个儿子。可双胞胎女儿在五岁那年被人贩子拐走,再也找不到下落。老太太的丈夫为了找回女儿,四处奔波,万念俱灰下,不久便病逝了。而她唯一的儿子,也在五年前车祸身亡。儿媳忧伤过度,抛下还不曾满月的孩子,上吊身亡。如今,老太太一人照料着孙子,以捡废品为生,倒也能卖些钱,勉强度日。宋诗言听着老太太的遭遇,只觉得同是天涯沦落人,心中对她也多了几分亲近。

 

宋诗言到老太太家时,不由得暗自惊讶,如今,竟还有人住在这么颓圮破旧的房子里。我在写作业的时候。学长在的旁边捣乱。我说。学长你这样子 我就不能好好的写作业了。学长错可以。我让开一下。不过只要你做错了题。就让我干一次。可以不。我没有办法只好答应。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