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能让你流污水的作文 污水直流的文章

时间:2022-11-04

叶依然当然明白他说的是他自己,那个‘哥哥’估计就是翟天宇了。

 

“你恨他吗?”叶依然转过头,小心翼翼的问道。

 

周临光摇摇头:“没有什么恨不恨的,可能这就是命吧,要得到一件东西,就一定要失去点什么。”

 

叶依然自然想当然的以为他说的他的父亲,忽略了周临光注视着她的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叶依然艰难的抬起手来,摸了摸周临光毛茸茸的大脑袋,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宽慰道:“那这样看来我们真是同病相怜呀,我们都会好起来的!”

 

周临光也笑着回摸道:“好啦,怎么变成你安慰我啦,高兴点。”说完拿起毛巾转身准备去换水,突然又转回来,轻轻的抱住了叶依然,沉默半晌,附身在她耳边说道:“也谢谢你,依然。”

 

叶依然本来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听到周临光这温软一句谢谢,顿时不忍心把他推开了,心疼的拍了拍他的背。

 

只要让你知道我们都是被翟天宇伤害的人,你就会依赖我了。在叶依然看不到的地方,周临光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微笑。

 

书房里,几个西装革履的人正在向翟天宇汇报着夜场最近的经营状况。“大少爷,最近底下有好几个场子都遭到了举报,虽然并没有查出什么关键的东西,但是——”

 

“少爷。”身边的管家适时推了推翟天宇。

 

“恩?”翟天宇回过神来。看着这群人都面面相觑的望着自己,翟天宇不耐的揉了揉太阳穴,说道:“我今天太累了,散了吧。”

 

“是。”几个人一脸不明所以的退下,窃窃私语。

 

“这几天大少爷好像都魂不守舍的,难道出了什么麻烦的事情吗?”一个人疑惑的问道。

 

“不会吧,只是被举报几个场子而已,能出什么大事。”另一个人立时反驳。

 

“那就很奇怪了。”众人心中不解,但还是识相的散去了。

 

翟天宇有些心不在焉的扣了扣桌面,几个黑衣保镖立刻走了进来。

能让你流污水的作文 污水直流的文章

“找到她了吗?”翟天宇强忍心中的火气,烦躁的问道。

 

“还、还没有。”几个保镖也听出了翟天宇语气里的怒意,立时有些心虚。

 

“哗啦——”桌上的物品被全数的扫到地上,翟天宇怒吼道:“废物!连一个生病的女人都抓不到,我养着你们是干嘛用的!再给你们三天时间,抓不到,全部滚蛋!我这里不养废物!”翟天宇脸上黑意越发的可怕。两个保镖头上早已经是虚汗如雨,得了命令更是一秒都不敢多呆,齐声答“是”,立刻就跑了出去。

 

贴心的管家已经吩咐其他仆人进来收拾了,屋子里的人都是大气都不敢出,书房里安静的可怕。

 

翟天宇黑着脸站在落地窗前,烦躁不安的揉着太阳穴。这个女人,居然还有点本事,到现在都找不到她。望着远处黑沉沉的夜,翟天宇的眉头越发的紧锁。哼,等他抓到她,一定要她好看!

 

想到这里,翟天宇的拳头狠狠的砸到玻璃上,发出一声沉重的闷响。正在打扫的女仆们皆被吓了一跳,少爷生气的样子,太可怕了!不禁加快了收拾的动作。

 

“阿嘁!”叶依然不禁打了个喷嚏,突然感觉背后一股凉意,不禁抓紧了被子。完全将翟天宇抛之脑后了。

 

第二天一大早,叶依然就醒了过来。摸了摸额头,发现烧已经退下去了。转头发现周临光依然守在床边,死死地睡着了。

 

叶依然悄悄的下了床,看着周临光眼底的青影,便没有叫醒他。拿起一边的毛巾被盖在了周临光身上。便蹑手蹑脚的出了房间。

 

在冰箱里摸索了一阵,找出一些简单的食材,叶依然决定,要做一顿好吃的好好的感谢一下周临光。但是看着这些简陋的食材,叶依然有些发愁了。

 

想来想去,还是摸出兜里的一百块钱,看着身上扎眼的病号服,似乎是下了什么决心似得,在沙发上的周临光的旧衣服里翻捡一阵,换好衣服,便轻手轻脚的下了楼。

 

周临光在床边醒来的时候,发现床上空空如也,心脏突的一跳,立刻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急匆匆的的冲出了房门,刚跑进客厅准备穿鞋,就听见一道清丽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诶,小光你醒啦!”

 

叶依然本来在厨房忙碌着,听到客厅的响动,转头望去。发现周临光站在门口一副要出门的样子,不解的问道:“你要出门吗?可是饭快做好了哦?”

 

听到熟悉的声音,周临光愣在原地,定定的看着厨房里的叶依然,心中生出一股奇异的感觉。叶依然将菜一道道的端出厨房,偶尔被滚烫的碗碟烫到手指,呲牙咧嘴的抓着耳朵降温,看着这一切,周临光的心就像被猫挠了一下似得。

 

自从母亲走后,多久没有人为自己再做过一顿饭了,自己都快忘了有人做饭的感觉了。

 

不由自主的走到了叶依然身边,抓起她的手轻轻的吹了吹,周临光声音温柔无比的问道:“烫到了吗?”

 

一抬头就撞上周临光深情的目光,叶依然竟觉得有些尴尬,不知所措的红着脸将手抽回,忙道:“我没事!”

 

周临光望着空空的手,有些失神。叶依然越发尴尬了,只得赶紧转移话题道:“不知道该怎么谢你,我现在身上什么都没有,只能给你做一顿饭了,希望你不要嫌弃~”说完还调皮的吐了吐舌。

 

周临光眼底闪过一丝为不可查的落寞,旋即立刻恢复常色,像往常一样笑眯眯的说道:“我怎么可能会嫌弃依然呢?”说完拉过椅子便坐下了。

 

吃过饭,叶依然起身准备收拾碗筷的时候,因为袖子太大,险些几次掉进汤碗里,周临光这才发现,原来叶依然穿着的竟然是自己的衣服!看着叶依然身上松松垮垮的衣服,周临光笑道:“依然,我带你去买衣服吧?”

 

叶依然这才想起自己还穿着人家的衣服,十分不好意思道:“啊!我忘了告诉你了,病号服太扎眼,所以才借用了你的衣服,真是抱歉,我都忘了跟你说了!”

 

周临光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抓过叶依然的手腕就准备出门,笑道:“有什么好抱歉的,你穿我衣服的样子很可爱。”还特意加重了那个“很”字。

 

叶依然有些无奈,心想,这个周临光,也太喜欢拿自己打趣了吧!正要将手抽回,却听得门口前方一个熟悉又可怕的声音响起。

 

突然出现在楼道口的翟天宇,看着门口和周临光打情骂俏的叶依然,一副恩爱有加要出门的样子,心里的怒意噌的一下涨了起来。拳头攥的咯吱响。咬牙切齿道:“叶!依!然!”

 

叶依然的背后一阵发凉,顿时倒抽一口冷气,腿竟有些不争气的发抖。

 

慢慢的抬起头,翟天宇黑的可怕的脸,就这样毫无防备的出现在她眼前。叶依然大脑顿时一片空白。

 

翟天宇恶狠狠的盯着周临光和叶依然牵在一起的手,心中顿时一股莫名怒火。二话不说一把夺走叶依然的手,死死的攥着她的手腕,像是要捏碎般用力。叶依然从没见过如此盛怒的翟天宇,还以为只是因为自己的逃跑激怒了他。

 

手腕处越发的疼痛逼得叶依然流出几滴眼泪来,不由自主的说道:“好疼。”下意识就想挣脱,翟天宇却更生气了。这女人什么意思?这么讨厌他吗?周临光可以牵,他翟天宇就牵不得吗!

 

巨大的愤怒让翟天宇几乎失去理智,顾不得和周临光计较了,拖着叶依然就往楼下走去。

 

“啪!”粗暴的将叶依然扔进车里,眼看翟天宇就要离开。周临光立刻追了上来,阻止道:“天宇!你不能带她走!”

 

“呵!”翟天宇脸色阴沉的可怕,恶狠狠的盯着周临光发出一声冷笑:“她是我的女人,凭什么我不能带她走?”随机话锋一转,半带威胁半嘲笑的说道:“别以为我不能动你,你就可以在我面前放肆,不要忘了你自己是个什么身份。”说罢径直走过他,关上车门扬长而去。

 

一路上,叶依然大气都不敢出,大脑飞速的运转着,脑子里满是“他怎么会找到我!”的疑问,翟天宇也一直沉默的不说话,车里的气氛诡异而微妙。

 

好不容易到了别墅,翟天宇依旧粗暴的将叶依然拉出车门,一口气拖到了房间,“碰!”的一声将门重重的甩上。

 

叶依然吃痛的被摔在地上,揉了揉被攥的发紫的手腕,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毕竟是自己逃跑在先,翟天宇发脾气也是应该的。

 

屋子里静默了半晌无人说话,翟天宇胸中更是气闷了,这女人什么意思?竟然连解释都不解释的吗?难道还要等他来问才肯开口?

 

叶依然却想的是自己理亏在先,自觉心虚,还是安静一点比较识相。

 

又是半晌的沉默。翟天宇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低吼这质问道:“叶依然,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依然以为是问她逃跑的事情,一时间竟不知如何回答是好。之能支支吾吾道:“我、我也不是故意的。。。。。。是你太凶了我才会。。。。。。。”

 

听得这话,翟天宇自然以为她是在解释自己红杏出墙的事,当即怒不可遏道:“你是觉得周临光比我更好是吗?!”

 

叶依然顿感莫名其妙,这都是哪跟哪儿啊,不解道:“你在说什么啊!”

 

“好的很啊,叶依然。敢这样理直气壮给我戴绿帽子,你还是头一个!”翟天宇怒不可遏,声音冷然道:“既然你喜欢他,好啊,你就去找他吧。我不需要你这种不检点的女人留在我身边!”

 

一把将叶依然从地上拽起,翟天宇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就将她扔出了大门。

 

“我倒要看看,你是会先找到他,还是会先回来求我。或者——”翟天宇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或者,葬身狼腹。”

 

别墅的大门缓缓的关上,叶依然呆呆的坐在漆黑的地上,有些不知所措。看来,翟天宇是误会了自己和周临光的关系了。真是莫名其妙。不过转念一想,这样也好,至少这次是翟天宇自己放自己走的,回头可就不能怪她了。

 

想到这里,叶依然拍拍身上的土,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前方漆黑的山林,突然有些发憷。刚刚翟天宇是不是说有狼?

 

转头望了望灯火通明的别墅,叶依然吞了吞口水,攥紧了拳头,心想,叶依然,你不能这么没有骨气!现在哪里还有狼,翟天宇肯定是唬自己的!越想越觉得有道理,叶依然一头就扎进了黑夜里。

 

翟天宇站在那扇巨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叶依然头也不回的钻进了树林里,心里顿时一阵翻滚,说不上什么滋味。

 

恨恨的攥紧了拳头,翟天宇咬牙切齿的想,他有这么可怕吗,她就这么想逃离自己,连回来服个软都不肯?

 

猛地转身回到案桌前,翟天宇拿起文件批阅起来,哼,就让那个该死的女人死在这山里好了!他可是A城第一大地下势力的少东家,不知多少女人想爬上他的床,任他挑选。这不识好歹的女人,毫无价值可言!

 

心里虽然这样想着,但翟天宇还是有意无意的经常抬头,目光不停地扫过那扇黑漆漆的玻璃。

 

叶依然在夜晚的山林里穿梭着,丝丝冷意渗透她单薄的衣服,让她不住的搓着手臂,瑟瑟发抖的沿着马路前进着。

 

大约走出了一段路,叶依然似乎听到草丛有什么动静,整个人不由得戒备起来。

 

“嗷呜~~~~”远处适时的响起此起彼伏的嚎叫。叶依然从树上折下一根稍粗的枝干,紧紧的握在怀里。

 

“不会真的有狼吧。。。。。。”叶依然开始有些害怕了,心里不由得又开始咒骂翟天宇这个变态。总是一言不合就要扔她,又不听人解释,自大又狂妄!还老是莫名其妙发脾气!边骂还边拿棍子戳地。

 

突然,一个黑影从草丛飞快的蹿出来,“啊!”叶依然吓得一声大叫,挥手去档,当即重心不稳摔倒在地。

 

等叶依然睁开眼睛,却发现只是一直青蛙。顿时有些啼笑皆非。平复了一下紧张的心,叶依然正想从地上爬起来,一使力,脚腕处一阵刺痛,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崴了脚!

 

这下可糟糕了。叶依然头疼万分,这下走也走不了了。此起彼伏的狼嚎让叶依然的心脏一阵阵的发憷。正想着破罐子破摔,等天亮再想办法的时候,天边突然“轰隆噜”的响起了滚滚雷声。

 

不是吧!叶依然不可置信的望着天边闪烁的雷电。自己这刚崴了脚走不了,就要下雨了吗?这还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未免太倒霉了吧!

 

翟天宇肯定看到也听到了这阵暴风雨的前兆,心里越发的躁动着,来回的在房间里踱步。心里还是愤恨的想着,这女人这下该回来求情了吧?

 

可是直到暴雨降临,哗啦啦的响起协奏,别墅的大门始终都是静悄悄的。

 

翟天宇越发不耐,心中的火气也消去大半。心中满是叶依然生死未卜的样子。

 

“咔嚓——轰!”一道惊雷在天边炸响,白光瞬间映照在天边,绚烂无比的雷光劈开了整栋别墅,可怕万分。

 

叶依然就没有那么轻松了。崴了脚的她躲在一颗稍大的树下,瓢泼的大雨止不住的倾泻下来,几乎将她浸透。孱弱的身体在这雨里显得格外的柔弱,叶依然的身体早就冻得止不住的发抖了。天边惨白的炸雷更是吓得她闭紧了双眼,脸色苍白,心脏发紧。除了本能的越来越紧的抱紧自己,叶依然的心里也早已经害怕的一塌糊涂了。

 

当第二声惊雷响起时,翟天宇终于从沙发上“唰”的一下站起,暗骂一声该死,便冲进了车库。

 

叶依然瑟瑟发抖的缩在树下,迷迷糊糊的想着,我是不是要死了,一面又想着,我还不想死,谁来救我就好了,就算是翟天宇来也好啊。

 

想着想着,眼前就开始浮现翟天宇的脸,叶依然不禁伸出手想要抓住他。原本应该扑个空的手,却拍到一个有温度的脸庞,既熟悉又危险。

 

“啊!”叶依然顿时吓得清醒了,这、这、这是活的啊!立时瞪大了眼睛盯着眼前的人,生怕是幻觉。

 

“你,你怎么来了!”叶依然不可思议的打量着翟天宇,还是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你怎么回事?下这么大的雨不知道躲躲,躺在这里做什么!想当肥料?”翟天宇看着叶依然狼狈的样子,心中竟一阵气闷。这女人是傻的吗?

 

“我,我脚崴了。”叶依然委屈的解释道,她也很想躲啊!这都是谁害的!叶依然无声的腹诽着。

 

“你怎么不干脆笨死算了!”翟天宇无比嫌弃道,但还是伸出手,准备拉她起来。

 

顺着翟天宇的手,叶依然突然发力,猛的将翟天宇拉倒在地,扑了上去。

 

“叶!依!然!你找死吗!”翟天宇正要发火,却看到一条细长的蛇从叶依然的手边滑走,立时拉过她的手臂查看,果然,两个小洞还冒着血。

 

“该死!”翟天宇心里一惊,伞也顾不得拿了,背着叶依然就冲进了车里。车子在公路上飞速的疾驰着,翟天宇定定的望着一眼已经昏迷的叶依然,狠狠的砸了一下方向盘。

 

翟天宇抱着叶依然一脚踹开了大门,焦急的吼道:“快叫医生过来!快!”说完便直接上楼,将叶依然放在自己宽阔的大床上。

 

这个别墅本就有常驻的家庭医生,没一会儿医生就过来了。检查一番却发现咬了叶依然的那条蛇根本就是无毒的,便只打了一针退烧就离开了。

 

终于放下心来的翟天宇,看着这身其他男人的衣服越发不顺眼,“刷拉——”一声,将衣物尽数撕毁,愤怒的扔进了垃圾桶。转身便拿出自己的衬衣给她穿上,就像个划定地盘的小孩子一样。翟天宇完全意识不到自己的行为有多幼稚,反倒是颇为满意的,将叶依然塞进了被子里。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