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么公吃我奶水边吃饭边做 翁熄性放纵好紧46章

时间:2022-11-05

男子眼中的焦急,最终缓缓隐去,莫阿九只感觉自己的下巴被人钳制,格外用力,似乎生命都已被掌握在容陌手中一般。

 

“你是谁……”她终呢喃开口,容陌怎会这般在意她,他那般恨她。

 

容陌眼底却陡然一沉,她竟敢问,他是谁?

 

“莫阿九,给朕睁大眼睛看清楚,朕,究竟是谁!”阴厉的语气,让人不寒而栗。

 

朕……

 

莫阿九终究猛然清醒,眼底迷离褪去,只剩下清冷:“原来是当今圣上。”她道,语调平淡,恍若眼前人不过常人一般,“皇上有何事?”

 

有何事?

 

容陌只感觉积蓄在胸口的愤怒瞬间被点燃,她竟还敢问他,有何事!

 

“莫阿九,你可知,现在是什么时辰?”

 

莫阿九微怔,偏首睨了一眼四周,夕阳已然西下,却依旧带着落日余晖,不禁讽笑:“容陌,我不过再次小睡片刻,你至于这般着急?”

 

她早知他会察觉她偷拿了令牌,却未曾想到,会这般快。

 

“小睡片刻?”容陌俨然听见笑话一般,唇角微勾,却满是凉薄,“莫阿九,那是昨日之事!”

 

她在这碑前,沉睡了一天一夜。

 

无人知,他心底是何等愤怒,恍若多年前,她曾逼迫他娶她一般,而今,她竟还想不嫁吗?哪有这般便宜之事!

 

二人之间的生杀大权,向来在他手中,也只有他能决定,开始亦或是结束!

 

他本以为时过三年,她会老实一些,便给她一夜,没有寻找,却没曾想,她竟再次玩起小时!

 

就像……三年前,城墙上跃下一般,除却城墙之下那一滩血迹,什么都未曾留下!

 

若非下人将他衣袍收拢至辛者库,他怎会察觉,令牌消失!怎会想到,那令牌,可直达前朝皇陵!

 

他没有猜错,她真的在此。

 

可当望见她瘦弱的身影匍匐在碑前时,心底终究夹杂了惊惧。

 

有的人,便是这般一动不动靠在这里,而后,再没有醒过来。

 

所幸……她醒了过来。

 

所幸……

 

莫阿九心底终是惊了几分,她未曾想过自己竟昏睡一日一夜,此刻大脑依旧混沌一片,僵硬酸痛,一旁的雄黄酒坛,却不知喝了多少,倒了多少。

 

父亲,在你眼前出洋相了……

 

莫阿九望向墓碑,自嘲般想着。

 

“莫阿九,朕不管你心中所想,记住,这宫,你回定了!朕会纳你为妃,要你即便是死,也须得留在宫中赎罪!”

 

语毕,容隐终于松开她的下巴,重重撇至一旁。

 

赎罪?莫阿九嘲讽一笑:“莫说我对陛下的心思,单单我这残花败柳之躯,难为陛下还肯要,我怎会不嫁呢?”她故意拣着难听的话低语。

 

“方存墨碰过你?”容陌目光陡然冷静,死死盯着身前女子。

 

“哈哈哈……”莫阿九突然娇笑一声,“陛下是在怀疑我,还是怀疑方存墨的能力?话说回来,当初陛下不照样被我迷的上了床?更何况,方存墨可是个正常男人!”

 

“莫阿九!”容陌咬牙切齿般唤她的名字,一字一顿,添了狠厉之色,“你以为你这般说,朕便会放过你?你放心,朕会让你知,牙尖嘴利的后果!你记住,朕要囚禁的,是你的一生!”

 

一生……莫阿九神情陡然恍惚片刻,只觉……快了,她这一生……快了!

 

“明日,朕会昭告天下,朕纳了前朝余孽为妃,你好自为之!”

 

若之前,莫阿九还不知容陌之意,那么很快,她已然知道,容陌所言“囚禁她的一生”是何意。

 

她待在容陌所安排的别院,里一层外一层的暗卫全天候的监视着她,只为防她明日之前逃跑。

 

可莫阿九却从未想过再逃离,他容陌上赶着求娶,她还怕嫁吗?

 

翌日。

 

十里红妆缓慢前行,喜乐不绝于耳,前方两名粉面小生,提着一篮金沙不断朝着道路两旁撒着,两旁各一红衣小厮,手中名贵花瓣飞舞而出。

 

道路两旁,挤满了正满地捧金沙的百姓。

 

莫阿九安静坐在喜轿中,身上金丝刺绣的鸾凤,夺目惊心。

 

率土之滨,莫非王土。

 

她曾穿过这身喜服,那一次,新郎与今日,是同一人。

 

不同的是,那时,他不过是太师次子,而她,乃大陈公主。

 

这喜服,是她唯一的条件,无论容陌如何折辱她,她都忍着,但哪怕只是纳妃,她也只穿这袭喜服。容陌虽没有立即回应,却终是让下人送了来。

 

顺着轿帘的缝隙,她放眼望去,面无表情的护卫牵着一匹马匹,啸尘——容陌的坐骑。

 

可坐骑上,却空无一人。

 

她就像是被马迎娶的女子一般,莫阿九知道,容陌就是在折辱自己。

 

却似乎,心无波澜。

 

“啊……”周围突然一阵山呼海啸的尖叫声,紧接着,脚步四散奔跑,慌乱间,无数人被踩在脚下,哀嚎与呼救不断。

 

“保护娘娘!”

 

“狗皇帝,受死吧!”

 

两个声音,几乎同时响起。

 

无数黑衣人从天而降,手中宝剑晶亮,散发着清冽的光芒,是嗜血的味道。

 

兵器碰撞的声音,血肉被割破的声音,人死亡之前的闷哼,不断的传进莫阿九的耳中。

 

莫阿九静静的坐在轿中,没有动,也没有逃,轿外的那些人,脚步轻厉,个个身手不凡,这是容陌的人,她不会质疑。

 

“扑——”一个黑衣人,突然穿过轿帘,倒在了她的脚下,口中满是红色血液,眼神甚至都变成了红色,嗜血一般。

 

只是一瞬间,莫阿九便感觉自己的身体从轿中被带了出来,脖颈被人重重的捏在手中:“想要这个女人活命,就都给我退后!”

 

一席话,一阵安静。

 

“真热闹啊!”人群之外,蓦然一声轻叹。

 

而后,莫阿九看见了一早从未出现的男人。

 

容陌。

 

他并未穿喜服,一点都不像个新郎官,衬托的穿着喜服的她越发狼狈不堪。

 

而此刻的容陌,脚下宛若踩着莲花,凤目微微勾起,无数光华在其中慢慢流转,最终变得温柔成一汪清泉,一席黑色长袍,宛若地狱中的仙人一般,身后红色的披风,不断翻飞,左手随意把玩着右手拇指上翠绿的扳指,就那样慵懒的朝着她走来。

 

步步莲花,尽是风华。

 

“狗皇帝,让你的手下后退,我绕过你的女人!”

 

“你真以为你威胁的了朕?”容陌依旧慵懒的目光,看向她身后的黑衣人,“不过纳妃这种小动静,便引出你们一众谋逆乱党,如此沉不住气,怎会成气候?”

 

语毕,他嘲讽一笑。

 

莫阿九却呆怔站在那里,原来……今天的这场盛大的近乎嘲讽的纳妃,不过是他用来抓乱党的工具而已。

 

“那就休怪我不客气!”黑衣人终究恼怒了。

 

莫阿九立时感觉,自己颈部一阵刺痛,流血了吧,她竟希望,那伤口再深一些,再深一些!

 

她疯了!

 

“你以为我会在意?”容陌的左手,随意拿起两片金叶子,夹杂着内里飞快掷出,而一旁的两个黑衣人,已经变成了尸体。

 

黑衣人显然没有想到,他会这样狠厉,手,颤抖了。

 

“呵,你输了!”

 

一声冷笑,莫阿九感觉,前方一抹红影,飞快朝着自己移动过来,紧接着面前的黑衣人,已经倒在地上。

 

惊人的速度,甚至让人来不及反应。

 

她已经被人揽在怀中,一抹檀香夹杂着药香冲进自己的鼻翼。

 

莫阿九没想到的,是他竟会救自己。

 

只是下一秒,她的眼神,却猛然睁大了。

 

身后一抹黑影,朝着容陌飞快袭来,手中的宝剑,闪烁着寒光,即便隔着一段距离,莫阿九都好像感受到了一股戾气。

 

“小心……”低低的声音,突然不自觉的从自己的口中发出,莫阿九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提醒这个男人,她明明是恨他的,恨他当初为何做的那般决绝,为何要娶自己折磨自己……

 

最终,她伸手推了一把容陌,许是冲力太大,容陌竟被她推至一旁。

 

宝剑一点点穿过胸口,莫阿九竟没感觉到痛,只有……麻木以及……一旁的一声怒吼。

 

她听见了。

 

“莫阿九!”

 

叫的,是她的名字,还好……总算还有人记得她的。

 

“保护陛下!”

 

“捉拿反贼!”

 

周边呼啸的声音传来。

 

容陌却只站在原处,他看见,女人胸口,有暗红血迹渗透出来,沾染在大红色喜服上,那般不显眼。可她如雪苍白的脸颊,唇角的血同样慢慢溢出……

 

“陛下……”一旁,大太监严嵩惶恐唤着。

么公吃我奶水边吃饭边做 翁熄性放纵好紧46章

容陌似是突然反应过来,大步行至女人身旁。

 

这个素来如狗皮膏药般的女人,他贵为天子,何须她来救?

 

她以为自己是什么?是英雄吗?他这般身份的人,怎么会需要她来救!

 

他真的……不需要啊……

 

……

 

太医署内,跪了满地的太医,诚惶诚恐。

 

却未有坐上一袭黑袍的男子,神色肃穆,面无表情。

 

一夜已过,他却依旧穿着昨日衣服。

 

“启禀陛下,娘娘伤势过重,如今已用最好的药材吊气,剑伤已处理的七七八八,可伤口太深,能不能清醒还需看娘娘的造化……”

 

太医的声音在容陌注视下终究越来越轻,垂首跪于原地,满头大汗。

 

容陌却只眯着眼睛,良久,他薄唇轻启:“朕,不过要一条人命而已。”

 

这些庸医,却说看她的造化!

 

那个女人造化好的很,从城墙摔下都不曾死,怎会因小小剑伤而亡!

 

“陛下,娘娘虽未伤及肺腑,可……剑气却伤了心口,还有……”语至此,太医颤巍巍伸手,“这是自娘娘袖中拿出的药物和尺素……”

 

容陌呆了呆,望着太医手中红色瓷瓶,以及仅书了几个字的尺素,心底蓦然升起一阵惶恐。

 

“呈上来……”他轻命令。

 

严嵩弯腰将东西接了过来。

 

容陌将瓷瓶攥在手中,展开尺素。

 

尺素上仅有寥寥数语:

 

“若我注定归西,万不可将我困于一隅,让我离去。

 

我所欠者,来世还,所欠我者,来世还。”

 

容陌拿着尺素的手蓦然颤抖,这是她的算计而已……她早已算计好了一切……

 

伸手,想要打开红色瓷瓶上的瓶塞,可却不知为何,指尖剧烈颤抖,竟是连拿都难以拿稳。

 

“啪……”重重一声响,瓷瓶已落于地面,粉碎的彻底。

 

里面,无数褐色药丸倾泻而出,胡乱翻滚。

 

容陌却只垂眸望着,面无表情。

 

太医众人立刻俯身于地面,不敢出声半句。

 

“这是何物?”容陌出声询问,声音竟格外平静。

 

太医惶恐,无人敢应。

 

“朕问,这是何物!”这一次,语气荒凉而又冰冷。

 

“是毒昙花所炼制的药丸!”有太医飞快应声,“只消三粒,便可让人魂魄归西,便是大罗神仙也救不回……”

 

毒昙花……

 

容陌眼神眯了眯,原来从一开始……她便不想活了啊。

 

他看着跪于一地的太医,眼底竟隐隐浮现一抹赤红,蓦然起身,行至帷幔遮掩的床榻前,那女人正躺在那里,死气沉沉。

 

许是失血过多,她的脸色一片惨白,毫无血色,双眸紧闭,好似凡尘与之再无关系。

 

莫阿九,你早已算计好了这一切吧!他的眼底愤恨起来,死死盯着那床榻之人,不过被方存墨弃了而已,至于要自尽?

 

你想死?好,那我绝不成全于你!

 

“太医,继续给朕治下去,不惜一切代价,记住,我要活的她!”容陌的眼神,由悲恸,最终转为深沉的冰冷。

 

众太医越发惶恐,纷纷拼命点头:“陛下,臣等自当尽心竭力医治娘娘,只是……”只是为何,终究未敢明说。

 

容陌望向他。

 

“只是……娘娘现下伤势虽已稳定,然被剑气所伤太深,即便伤势转好,也和活死人并无两样……”

 

太医的话,越发唯唯诺诺,跪于原地,大气不敢出半分。

 

活死人……

 

容陌心尖猛然一颤。

 

再不能巧笑嫣兮,再不能嗔痴怒喜,再不能愁扰烦忧,甚至连对他的爱与恨,都无法明示了……

 

“朕说过,不惜一切代价!”容陌双手紧攥成拳,“她以为自己可以解脱?朕偏不让!朕宁愿她,痛苦活下去!”

 

他绝不要死的她!

 

太便宜她了,没错,这一切只因为,太便宜她而已!他还没开始要她弥补,岂会容她死去!

 

死,又岂会这般轻易?

 

可为何,胸口如巨石悬空,心尖被人千刀万剐,甚至呼吸,都格外吃力?

 

“陛下……”

 

“出去!”容陌陡然出声!

 

“……”太医一时将没有反应过来。

 

终究严嵩留了心眼,飞快腾出了床榻周围的清静地。

 

容陌安静行至前,咬牙切齿盯着床榻上毫无意识的女人。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