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老头挺进娇嫩的小缝 邻居老头把我弄舒服死了

时间:2022-11-05

苏曼辞微微一笑,说道,“那前几天有传闻,说韩小姐在LV店里只试不买,而且还吃了人家店里的高级甜品,也是真的咯?”

 

此言一出,众人看着韩雪娜的表情也跟着有了几分猜疑。

 

要知道韩雪娜平日里用的都是普通的包,远远达不到LV的级别,但是前几天却拿着一个小手包炫耀了许久,苏曼辞说得振振有词,不免令人多想。

 

如果真的蹭吃蹭喝,那可就真的……

 

韩雪娜看到大家鄙夷而困惑的表情,神色一虚,这件事她做得极为低调,而且每次都是换了奢侈品店的,苏曼辞怎么会知道!

 

饶是如此,她依然心虚地挺直了腰板说道:“你……你胡说八道什么……”

 

“你刚才不是说,空穴来风,必然有因,怎么现在就是胡说八道了?”苏曼辞笑盈盈地接着说道,“你要是身正,哪里来的谣言?”

 

“苏曼辞,别以为我怕了你,不要太过分!”韩雪娜态度恶劣。

 

“到底是谁过分?”苏曼辞神色一凛,“或者你需要我们去LV店验证一下?又蹭吃,又蹭用,他们店员对你应该很有印象。”

 

“苏曼辞,我可不是吓大的。”韩雪娜不敢再和她纠缠下去,生怕自己真的被人发现,气势汹汹地威胁了一下,随后立刻转移了目标,“对了,请问顾总所需要的那份设计方案你完成了吗,要是耽误了事,恐怕吃不了兜着走的人是你吧。”

 

苏曼辞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不急不躁的说:“不劳你费心,我想现在他正在看我的方案。”

 

“正好,我进去看看,看看顾总有没有什么想问的,我想他肯定不会把我赶出来。”苏曼辞记得前两天,顾千沉在看一个设计方案,硬生生的让人把进去送咖啡的韩雪娜赶了出来。

 

听到苏曼辞这话,韩雪娜气的脸都变了颜色,但是却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

 

说完,苏曼辞背脊挺得笔直,从容大方的走进了总裁办公室。

 

……

 

钧钧苏钧臻昨天晚上看到那个送他妈咪回来的男子,今天就开始着手调查。

 

小家伙坐在电脑前,凭着自己昨天晚上对车型的记忆,搜索林肯系列的加长版车,了解了一下价位。钧钧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出手就是几千万的车,看来身价比慕容还要有钱。

 

之前苏曼辞和慕容接触的时候,小家伙就已经在背后调查过慕容的底细,通过多方面的资料查阅,也了解了慕容本人以及所带领公司涉及的领域。

 

而昨天的这个人,似乎是有些神秘。

 

就是昨天晚上有些太黑了,他没有看到这个人的脸,倒是有些失落。

 

这个男人竟然出手比慕容还阔绰,那么这个神秘人的名字在全球富豪榜上一定是比慕容靠前的,然后再经过筛选,把A市的青年才俊摘出来,估计那个人也就被找到了。

 

果然,钧钧按照自己的想法做,经资料显示,慕容在全球富豪榜上排名第31名,然后他就按照自己的小思路开始搜索。

 

A市在全球富豪榜上超过慕容的人,一共只有两个,全球富豪榜第一的人是顾千沉,UE集团的领导者,公司的成绩一直处于遥遥领先的位置。全球富豪榜第十二的人是一家跨国企业,虽然注册地址是在A市,但是经调查,老板早就已经移民了。

 

好像妈咪去的公司就是UE集团,难道这个人是UE集团的总裁不成?

 

想到了这点,他记得上网开始搜索关于UE集团总裁的所有资料,在看到他照片的第一瞬间,钧钧愣住了。

 

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我终于找到比本宝宝还帅的人了,真好看。”

 

他趴在桌子上,眼睛老大的看着自己找出来的这张照片,简直就是他的放大版,精致的五官,墨黑的头发,连照片上的他都散发着一种强大的气场。

 

在见到他的第一眼,苏钧臻就觉得和他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抬起手摸了摸屏幕上的人,“你要是成为我的爹地,那可真是太棒了!”

 

苏钧臻决定:一定要找机会,去见见他本人,并且正式邀请他成为自己的爹地!

 

……

 

UE集团秘书处。

 

接待顾千夜的是一名普通秘书,“这位先生,请问您找谁。”

 

“我来找顾千沉,他在哪里。”他直呼顾千沉的名字,令他对面的小秘书有些望而生畏。

 

敢直呼总裁大人的名字,想必也不是一般人。

 

小秘书带着礼貌的笑容:“这位先生,顾总正在开会,请问您有预约吗?”

 

顾千夜不由来的,表情自己的身份,“我是顾千沉大哥,要什么预约,我现在就要见他。”

 

一听他的身份,这位接待他的秘书立刻变得比刚刚热情的很,其他人也纷纷的吸了一口凉气。

 

“顾先生,总裁开会的时候不允许任何人打扰,您还是等会。”

 

顾千夜摸了摸脑袋,气急败坏的说:“老头才不等,我现在就要去见他。”

 

于是,他朝着总裁办公室望了过去,不满意的甩了甩袖子,“你们不让我进去见他,我自己过去,哼。”

 

大家都知道了他的身份,也不好在肆意的阻拦,只能任由着他为所欲为。

 

到了苏曼辞这一关,却并不好过。

 

苏曼辞把他拦在了门外,“这位先生,对不起,总裁正在开会,不会见任何一个人!”

 

顾千夜本身就是一个没什么素质和脑子的人,不顾形象的大声嚷嚷:“你知道我是谁吗?竟敢拦着我!”

 

苏曼辞刚刚已经听到了他自曝身份,但是她和别人的态度不一样,大方沉静,“我不管您是什么身份,这里始终秉持一个原则,没有预约的人,我是不会私自让您进去的,抱歉!”

 

“你……”

 

顾千夜吃了一个闭门羹,心情糟糕透了,刚想火冒三丈,转而生出了一个更好的主意。

 

他抻了抻衣服,朝着苏曼辞挪了过去,犀利的目光停在苏曼辞的脸上,只见她皮肤细腻白皙,五官秀气精致,倒是格外的吸引他的兴趣。

 

“你这个小妞,还真愿意多管闲事。”

 

说着,他竟然动起手来,大掌还未触及苏曼辞的腰间,苏曼辞迅速的避开,泰然自若的看着他,“这位先生,请您放尊重些!”

 

“放尊重?哈哈哈!”

 

他突然大笑出声,满脸鄙夷而又带着几分轻薄的看着苏曼辞,“别装了,酒会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你不就是我弟弟的临时女伴吗,想必你应该是和他上过床了吧,不然他怎么会选你。”

 

苏曼辞的心口起伏不定,但却谁也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只是理直气壮的说:“我只是顾总的助理,请不要随意污蔑我。”

 

“污蔑?”顾千夜冷笑出声,“如果你们两个要是没有一腿的话,你干什么这么维护他。”

 

苏曼辞冷冷应道:“顾先生的意思是,如果有人在您的秘书面前骂你,你秘书也不需要维护您了?”

 

顾千夜一噎,随后看着苏曼辞这张精致的面孔,他向前走了两步,说的话越来越下流,“我说美人,他顾千沉能给你的我也能给你,甚至比他给的更多,要不你跟我。”

 

苏曼辞不屑的看过他,即便他是顾千沉的大哥,但这是在公司,她并不惧怕,只用鄙夷的口吻说道:“顾先生,你也配。”她非得给他一个巴掌,好好的教训一下他不可。

 

“你这什么意思……”顾千夜原本想要拉她的手,不想听到这句话,脸色立刻难堪,“信不信我立刻开除你!”

 

苏曼辞微微扬唇,正要开口,便听到有人在身后冷哼说道:“你哪来的资格!”

 

此时,办公室的门被推开,顾千沉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身着一套黑色手工剪裁的西装,做工立体精致,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如君王一般睥睨众生。

 

顾千夜莫名地心一虚,立刻反咬苏曼辞一口:“你的秘书当众勾引我,你得给我个交代!”

 

苏曼辞被他这句话差点没气笑:“顾先生,我眼并没有瞎,勾引你,我还不如勾引顾总……”

 

话一说出口,她便觉得心头一紧,立刻见到顾千沉意味深长的眸光落在自己身上。

 

她正要开口解释,就听顾千沉淡淡说道:“顾千夜,要有点自知之明。”

 

顾千夜被这不软不硬的顶了一句,差点气岔了。

 

眼见着说不过,他只能转个话题,随即想到自己此行的目的,他立即上前,不耐烦的说:“我说顾千沉,你可都是答应了我和父亲的,说是要拨资金给我做生意,到现在我可是一毛钱都没看到!”

 

顾千沉的脸色紧绷,犹如万年不化的冰山,冷冽的眼神射过去,吓的顾千夜直打哆嗦。

 

顾泽礼在的话,他天不怕地不怕,活生生的装成一副大爷的模样,可他不在,他就是一个龟孙子,顾千沉一个冷酷的眼神,似乎就能把他打发。

 

但是来都来了,他也只能打肿脸充胖子。

 

明明心虚的不得了,可是却不依不饶。

 

“顾千沉,你倒是说话呀,是不是不想给我入驻资金,不想看我功成名就?”

 

苏曼辞站在了顾千沉的一旁,真是不晓得,她怎么会有这样的兄弟。

 

顾千沉脸色冷厉异常,浑身透露着一种让人难以靠近的气息,恰到好处的唇勾起,“公司资金周转的问题,你先回去。”

 

一听说顾千沉不想给他钱,顾千夜顿时就炸了,他像是个无头苍蝇似的找不着头脑,指着苏曼辞的鼻子就说:“你该不会因为护着这个女人吧,所以不想给我钱。”

 

听他这么说,顾千沉也没有反驳,趁势的把手搭在了苏曼辞的肩上,“离我身边的人远点。”

 

顾千夜冷冷的笑出声,五官张狂扭曲,“顾千沉,你说他是你身边的人?那我就好奇了,你们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可千万别告诉我她就是你秘书那么简单。”

 

“大BOSS泡秘书,这个题材,也很鲜活哦。”

 

顾千沉眉心微拧,冷冽的目光射过去,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那笔款项不会出现在你的账户里。”

 

顾千沉冷漠对待,顾千夜气得直发毛,指着他的鼻子说:“顾千沉,你给我等着,我非要把这件事情告诉父亲,让他给我评评理!”

 

苏曼辞僵硬的站在原地,偷偷的看了他一眼,他的面部紧绷,但是眉头却有些微拧,看来这对他来说,倒是个麻烦事。

 

想到了他们两个人这一阵子的接触,酒会上的帮忙,主动的帮她配上衣服给她温暖,她也应该为他做些什么?

 

她向前一步,背直挺的笔直,站在了顾千夜的面前。她的身材纤细,他但是身上散发出来的韵味却不容忽视。

 

“顾先生,这里是办公区域,如果您有什么私事,请麻烦私下解决,不要闹到这里,大家闹得都不愉快!”

 

顾千夜气得脸红脖子粗,“不要仗着顾千沉给你撑腰,你就敢不把我放在眼里,咱们走着瞧,总有一天我要让你看到,我把他踩在脚下的那一天!”

 

苏曼辞真是不明白,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她懒得再听他说这些废话,“顾先生,您先请吧!”

 

“哼。”

 

顾千夜今天来这里,本以为可以耀武扬威的,可没想到,被苏曼辞给了这么大的一个难堪,蹭了一鼻子灰走了。

 

其他观看的工作职员知道这是兄弟两个人的战争,但是让他们尤为吃惊的是,顾千沉竟然公开承认,苏曼辞竟然是他的女人!

 

顾千夜离开之后,顾千沉深邃的目光直逼在苏曼辞的头顶,他身上所释放着强大的气息笼罩着苏曼辞。

 

猝不及防的,他抓过了苏曼辞的手臂,“跟我来!

 

苏曼辞长长的睫毛像一把扇子一样,不停的眨呀眨。

 

她的瞳孔缩得很紧,“你……”

 

只见他剑眉微挑,声线低沉暧昧,夹杂着荷尔蒙泛滥的气息,“你刚才说要勾引我?”

 

还没等苏曼辞说话,顾千沉先声夺人。

 

“啊……”

 

苏曼辞吃惊的望着他,脑袋嗡的一下子,浑身的血液在不停的涌动着,一股电流蔓延到了四肢百骸。

 

“恩?”他的尾音一挑,意味深长。

 

苏曼辞咬着唇角,下意识的回答,“你别胡说,我刚才只是权宜之计。”

 

说完话,她的脑袋垂得很低。每当和她这样近距离接触的时候,她总会心跳加快,血液直冲大脑,仿佛把所有的理智都抛掉。

 

听到苏曼辞的话,顾千沉似乎是不怎么满意,双眸危险的眯起,“所以说了实话?”

 

他挑起了眉头,仔细的在苏曼辞的脸上观祥,很想找到能让他满意的答案。

 

苏曼辞嘟囔一声,“并没有!”

 

顾千沉紧锁她的手腕,“权且当你是默认!”

 

从小到大,顾泽礼一直都不喜欢顾千沉。从前,只有母亲拼尽全力的护着他,而现在,要是多一个女人替他说话,让他的心也感受到了莫名的温暖,被一股烈阳所笼罩。

 

苏曼辞的眸子微垂,谨言慎行,“作为你的首席秘书,必须要严格的遵从你的嘱咐,那时你正在开会,如若他要是搅黄了一笔很大的生意,责任我可担待不起。”

 

“他还没这么大能耐。”

 

顾千沉饶有兴趣的勾住了苏曼辞的下巴,“倒是你,口是心非。”

 

他的身体向前俯了俯,大掌穿梭在苏曼辞的发丝之间,感受着她身上所散发着淡淡的芳香,在她的耳边淡淡的说:“我给你勾引我的权利。”

 

苏曼辞的心口有一股暖流在心尖蔓延开来,激起了淡淡涟漪。

老头挺进娇嫩的小缝 邻居老头把我弄舒服死了

她的心跳一拍接着一拍,她自己都控制不住心跳的频率。

 

想着想着,就神不知鬼不觉的问出来了。

 

“顾总,我想知道,你是不是喜欢我?”她的话音落下,只觉得脸部大胀,让她有些无地自容。

 

听到了苏曼辞的话,越发的勾起顾千沉的兴趣,没有哪个有人抵抗得了他的诱惑,可这个女人竟然不承认,他一定要她比他先承认。

 

顿了顿,只听他的声音低沉嘶哑,好听的声线格外从容,“苏曼辞,你想多了!”

 

苏曼辞如同被浇了一盆冷水,心中的激动和喧嚣莫名的被卡住了,有些窘迫的低着头。

 

顾千沉起身,往后退了两步,看着她的头垂得很低,他竟然莫名的想笑。

 

还没有谁,能够轻易的勾动他的情绪,可是在遇到她之后,他似乎觉得,自己仿佛会笑了。

 

苏曼辞咬了咬唇,尽力的忽略刚刚发生的事情,鼓起勇气看着他,磕磕巴巴的,“那个,要是你没什么事,我就先出去工作了。”

 

顾千沉淡淡的摇头,没有说话,只是锋利的目光一直在她的身上周旋,弄得她好生不自在。

 

看着苏曼辞要走出去了,顾千沉叫住了她,“顾千夜定会记你的仇,以后做事要小心一些。”

 

“知道了。”

 

苏曼辞看上去面色无波,可是心里面却感觉到了更多的温暖,一种怪异的感觉,在他们两个人的心间蔓延开来。

 

……

 

晚上,顾千沉被顾泽礼叫到了顾宅,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数落。

 

“顾千沉,你真是翅膀硬了你,连老头的话都敢不听!”顾泽礼一直都不把顾千沉当成亲生儿子看待,哪怕是顾千夜再怎么不成气候,他也都处处护着他。

 

顾千沉皱了皱眉,身上散发着一股凉意,紧绷的脸淡漠的很,幽深的眸子深邃似海,让人看不出半点的情绪。

 

“父亲,他现在就是翅膀硬了,仗着UE集团每年都会创造出大的利润,根本就不把我们父子两个人放在眼中。

 

“再说了,人家现在可是全球富豪榜排名第一的人物,别看你是他的父亲,我是他的弟弟,他甚至都不愿意认我们呢。”

 

顾千夜本身就知道他们父子的感情不好,还在不停的挑拨离间,就是希望能够从顾千沉的手中夺到UE集团,然后他也就可以凭借UE集团的光环,耀武扬威。

 

果然,这句话也彻底的激怒了顾泽礼,他大发雷霆,“你虽然拥有万千的财富,但是我作为你的父亲,却没有好好的教育好你。”

 

“从现在开始,你把UE集团的大权交出来。”

 

至于UE集团,顾千沉表示,“你觉得自己接手得了?。”

 

这话一出,顾千夜又开始挑理见怪,在顾泽礼的耳边煽风点火,“爸,你看他,根本就不把你放在眼里,敢情公司没有他,还真能关门大吉不成。”

 

顾千沉表现的很平淡,并不是特别在意UE集团的归属权,“要不你试试?”

 

顾千夜根本就不动脑袋思考,“试试就试试,谁怕谁!”

 

他同意,可顾泽礼倒是不同意,他知道顾千夜有几把刷子,不想让UE集团毁在他的身上。

 

“胡闹!”顾泽礼生气地说道,“公司是让来让去的吗!”

 

顾千沉其实一直在暗中隐藏自己的势力,他真正的实力是潜伏在海外,UE集团只能说是很小的一部分,这一点,顾泽礼和顾千夜他们两个人根本毫无所知。

 

“我不介意,如果,他有这个能力。”顾千沉淡淡说道。

 

顾千夜添油加醋,冷哼一声,“说白了,不还是不准备把UE集团交给我和父亲打理吗,说这么多冠冕堂皇的话,有什么意思!”

 

顾千沉的目光平淡无波,让人看不出任何情绪,不理会他的话,而是说:“以后休想染指UE集团,”

 

说完,顾千沉大步的走了出去。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