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不要…我们不能这样 我喜欢你大水比

时间:2022-11-05

顾千沉垂下眸,看着面色苍白的苏曼辞,他觉得心口好像被针扎了似的,那么的疼。

 

他的目光悠远绵长,薄唇微启,充满着自责,“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你。”

 

苏曼辞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有些懵,“和你有什么关系,不过就是一个意外而已。”

 

“再说,反正我现在还活的好好的嘛,没那么严重。”

 

顾千沉缓缓的坐在了床头,大掌握住了她的手,“可我,不想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苏曼辞微愣,嘴唇轻抿,抬头望着他,再次对上了他那如古潭般的眸子,幽深的不见底。

 

顾千沉突然俯下身,离苏曼辞很近很近,差点贴到她的身上。

 

他缓缓的勾起唇角,声音低沉嘶哑,鼻息间喷洒着热气,“还有一件事,需要你告诉我答案。”

 

苏曼辞的眉头紧皱,一时没反应过来,无辜的望着他,“什么?”

 

他的眼神深沉似海,目无余色,牢牢的锁在她的脸上。

 

“苏曼辞,你在和我装?”犀利的眼眸对着她,洞若观火,把苏曼辞看的心里直发毛。

 

苏曼辞的眸光一转,好像从他惊异又复杂的情绪中看出了个所以然,她的唇哆嗦了一下。

 

见她没有说话,顾千沉主动的提起了这件事。

 

“钧钧和我小时候很像。”顿了顿,“不,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听到这话,苏曼辞的瞳孔骤然锁紧,倒吸了一口凉气,半天说不出话来。

 

苏曼辞默默的垂了垂眸,万万没想到,这种情况下,让他们父子见了面。

 

或者,这就是冥冥之中的安排。

 

但是,她决不会承认。

 

不然,钧钧随时可能会离开她。

 

顾千沉质疑的目光在她的脸上游离,两只手抵在床脚,“怎么,还不承认?”

 

苏曼辞猛地抬头,撞进了他深邃的眉眼之中,显得有些慌乱,但同时也多了几分坚持。

 

“承认什么?”她理直气壮的问。

 

本以为很好的掩藏了自己的心虚,可是却被顾千沉看的通透。

 

见苏曼辞死活不承认,他的心底仿佛有火种在慢慢燃烧……

 

顾千沉停顿了几秒钟,渐渐的消化了心中的愤怒,饶有兴趣的看着苏曼辞。

 

半天没听到他的话,苏曼辞反而是浑身不自在,总觉得,她好像点起了一个细小火种,然后慢慢的煽起了一场大火。

 

她不自在的动了动,但是却被顾千沉越来越紧的困在身下,但是,他们两人中间始终是有一点距离的。

 

因为,他怕碰到她的受伤的位置。

 

苏曼辞被他困的好生不自在,脸色涨红,低声的说:“你先起来!”

 

“那我起来你就承认,嗯?”顾千沉的声线好听的致命,像是悠长的旋律,让人不由得陷入其中,话音未落,就被封住嘴唇。

 

他缓缓的起身,大掌拖住了苏曼辞的脑袋,俯身看向她,“刚刚的感觉,也很熟悉。”

 

苏曼辞的心口一惊,迅速的收起了慌乱的目光,“胡说八道些什么,神经病!”

 

说完,苏曼辞把脑袋转到了一旁,假装很生气的样子。

 

哪怕是她愤怒的小模样,也深深的牵扯了顾千沉的心。

 

他的话仿佛带有魔力一般,苏曼辞很听话的就准过头来,直视着他深沉的眸底。

 

“你不觉得熟悉?”他的声音沙哑动听,勾动着苏曼辞的心弦。

 

苏曼辞紧咬着唇,斩钉截铁的告诉他,“不觉得。”

 

他大掌穿入她的发丝之间,声音缠绵悱恻,“那好,我在问你……”

 

就在此时,钧钧手中拿着买回来的食物推门而入。

 

只见顾千沉半俯着身,把苏曼辞团团围住,入目的景象让他的小脸刷的红了起来,立即的伸手捂住了眼睛,但是中间却露了两道深深的缝隙,在偷瞄着他们,嘻嘻的笑着,还没忍住的说:“少儿不宜。”

 

听到钧钧的声音,苏曼辞立刻推开他,顾千沉平淡的站起来,嘴角勾起了一抹弯弯的弧度,眸子中透着邪肆的笑,把苏曼辞盯的耳红心跳。

 

于是,钧钧提着食物美滋滋的朝着他们走了过来。

 

他看着满脸羞涩的妈咪,打趣道:“妈咪,我觉得你像刚谈恋爱的少女,娇羞的样子让人爱不释手。”

 

“是吧,叔叔。”

 

钧钧的目光转过去,看向顾千沉,小小的剑眉微挑。

 

顾千沉看着调皮可爱的钧钧,微微点头,此时此刻,他在心里已经认定,钧钧就是他的亲生儿子。

 

他挺括迷人的身子微微俯下来,伸手摸向他的头发,“钧钧说的对,你妈咪她害羞了。”

 

被钧钧这么一说,苏曼辞的脑袋垂的越来越低,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钧钧左看看右看看,只见顾千沉深邃而又夹杂情愫的目光始终在苏曼辞的脸上打转。

 

由此,钧钧便更加的相信了顾千沉对自己妈咪的感情,是那么的真实,而且还不参杂任何的杂质。

 

于是,他抬起了柔软的小手,抓住了顾千沉的大手,像黑琉璃一般的眸子转动着,“叔叔,那你愿意做妈咪的男朋友吗?”

 

钧钧来到顾千沉身边,拉住他的手,轻声说:“妈咪睡着了,我们出去说。”

 

顾千沉由着他牵着自己往外走,很快,一高一矮的两人静悄悄的从病房里面离开,出现在走廊处。

 

钧钧没有直接向顾千沉索要凶手的消息,反而也表现了自己的努力。

 

“我查过了,我看到的这个车牌号已经被注销了。”钧钧有些失望的说。

 

顾千沉看着他失落的小模样,心里刮过了异样,剑眉微挑,高深莫测的说:“我掌握的比你知道的多。”

 

“真的?”

 

钧钧的眼睛顿时就亮了,万分期待的看向顾千沉,想让他把掌握的情况告诉他,哪怕一部分也好。

 

顾千沉保持应有的神秘,“当然。”

 

“顾叔叔……”

 

顾千沉洞察万物的眸子早已看穿了钧钧的想法,随即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垂眸看向这张和他有着惊人相似的小脸,心头一窒。

 

“钧钧,想从我的口中得知情况,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顾千沉平淡的说。

 

这么说,那就是他有可能告诉他喽。

 

只要有一丁点的可能,他都愿意付出更多的代价。

 

钧钧好奇的眨眨眼,声音沉稳耐听,“什么条件。”

 

“和我去验DNA。”

 

这话一出,钧钧的瞳孔紧缩,小小的剑眉挑起,“亲子鉴定?”

 

顾千沉坚定的眸子看着这张粉雕玉琢的小脸,“没错。”

 

钧钧反应迅猛,“你怀疑我是你的亲生儿子?”

 

“我不可以这么怀疑?”顾千沉问。

 

钧钧的瞳孔骤然锁紧,这个困惑藏在他心里也很久了,当他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心里其实也有一些怀疑。

 

如果真的是眼前这个人……

 

钧钧看向顾千沉,此时的他眉头微蹙,不减俊朗模样,一身高定西服恰到好处地衬托出了他的高贵气质。

 

钧钧其实对父亲的人选并不是很挑剔,对于对方的身家更不在意,反正只要有他在,就一定会让妈咪过上好日子。

 

可是,如果是眼前这个男人,似乎也挺不错的。

 

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配得上他心目中优秀的妈咪。

 

见钧钧沉默的站在原处,顾千沉疑惑的目光在他的脸上流转,淡淡问道:“不同意?”

 

钧钧慢慢的压制住了心中的复杂情绪答应了他,“我同意做DNA。”

 

不仅仅是因为他想要获取自己身份的认知,跟因为他想要快点找到伤害妈咪的凶手。

 

他才来到本市,有些地方还是会有局限,而这个男人,是最佳人选。

 

顾千沉对于这个答案早已了然。

 

钧钧又平静问道:“需要我做什么?”

 

“我会安排。”

 

钧钧放下心,未来可能的爹地既然这么说,那么一切交给他安排就好。

 

谈好了一切,二人回到病房。顾千沉安排了房间让钧钧休息,钧钧看的出来,顾千沉很想和妈咪单独相处呢,他自然不会打扰。

 

之后,房间里又安静下来。

 

顾千沉便的目光落在苏曼辞的脸上。

 

他抓过了苏曼辞如玉葱般的小手,放在了他的大掌心里,认真的看着她这张精致白皙的面孔,顾千沉的思绪回到了七年前的那个夜晚……

 

她的煽风点火,让他想了整整七年。

 

如果真的是她,固然很好。

 

如果不是她,也无碍。

 

渐渐的,天空中的夕阳落山,有一抹刺眼的光从窗户的缝隙中射入,打在苏曼辞的面容上,为她精致的脸蛋增添了更多的光辉。

 

而就在此时,她却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入目的是一张极其英俊硬朗的面孔,五官立体,深邃的眉眼隐藏着让人看不懂的情愫。

 

缓了缓,苏曼辞的意识渐渐回笼。

 

“你一直在这里?”她轻声的说。

 

顾千沉带着意犹未尽的情绪看向苏曼辞,俯身而来,声音低沉性感,在苏曼辞的耳边掀起了丝丝的诱惑。

 

“好些了吗?”

 

浓厚清醇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暧昧迷离的气息把苏曼辞困在其中。

 

此刻的她就像是一个乖乖的孩子,乖乖应道:“好多了。”

 

“钧钧的父亲是谁?”顾千沉的画风转的很快,突然问道。

 

刚刚醒来,就被顾千沉这么逼问,苏曼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什么?”

 

顾千沉的大掌攥紧了苏曼辞的手腕,声音低沉嘶哑,“别和我装无辜。”

 

“我……”

 

见她吞吞吐吐的,顾千沉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淡淡的勾起唇,“你说钧钧的父亲已经去世,那么他的照片呢!”

 

苏曼辞的脸色苍白无力,往事被莫名勾起,她平静的心口泛出了丝丝的涟漪,思虑片刻,慢慢的掩藏了心中的紧张,平淡的回答他,“这是我的事,和你无关。”

 

话音落下,她就感觉有一道冰冷严寒的光正在无形之中注视着她,随即找出了一个自认为可以搪塞过去的理由,“我不想让钧钧难过,所以都丢了。”

 

“丢了?”顾千沉剑眉微挑。

 

“对,全都丢了!”苏曼辞立刻应道。

 

顾千沉声音中透露着怀疑:“如此毫不留情,你就不想他。”

 

显然是不满她的回答。

 

“不然呢?”她渐渐的平复自己的心绪,说着她都不认可的理论,“人都是向前看的嘛,不要活在过去,过去的人和事,经过这么久,早就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全部都冲淡了!”

 

听着她的话,顾千沉的眉头拧得越发的紧了,进一步的试探道:“钧钧一点都不像你。”

 

苏曼辞的心口徒然收紧,好像被他逼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但是为了不给他任何可乘之机,她也只好再继续卖力的表演下去。

 

“儿子随爹,你懂什么!”

 

顾千沉的眼神深邃如海,手指还在不断撩拨着她耳边的碎发,在她的耳边吐了一口热气,“如此一说,我就懂了。”

 

这个女人倒是说了句真话。

 

儿子确实……随爹。

 

钧钧来到顾千沉身边,拉住他的手,轻声说:“妈咪睡着了,我们出去说。”

 

顾千沉由着他牵着自己往外走,很快,一高一矮的两人静悄悄的从病房里面离开,出现在走廊处。

 

钧钧没有直接向顾千沉索要凶手的消息,反而也表现了自己的努力。

 

“我查过了,我看到的这个车牌号已经被注销了。”钧钧有些失望的说。

 

顾千沉看着他失落的小模样,心里刮过了异样,剑眉微挑,高深莫测的说:“我掌握的比你知道的多。”

 

“真的?”

 

钧钧的眼睛顿时就亮了,万分期待的看向顾千沉,想让他把掌握的情况告诉他,哪怕一部分也好。

 

顾千沉保持应有的神秘,“当然。”

 

“顾叔叔……”

 

顾千沉洞察万物的眸子早已看穿了钧钧的想法,随即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垂眸看向这张和他有着惊人相似的小脸,心头一窒。

 

“钧钧,想从我的口中得知情况,你必须答应我一个条件。”顾千沉平淡的说。

 

这么说,那就是他有可能告诉他喽。

 

只要有一丁点的可能,他都愿意付出更多的代价。

 

钧钧好奇的眨眨眼,声音沉稳耐听,“什么条件。”

 

“和我去验DNA。”

 

这话一出,钧钧的瞳孔紧缩,小小的剑眉挑起,“亲子鉴定?”

 

顾千沉坚定的眸子看着这张粉雕玉琢的小脸,“没错。”

 

钧钧反应迅猛,“你怀疑我是你的亲生儿子?”

 

“我不可以这么怀疑?”顾千沉问。

 

钧钧的瞳孔骤然锁紧,这个困惑藏在他心里也很久了,当他见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心里其实也有一些怀疑。

 

如果真的是眼前这个人……

 

钧钧看向顾千沉,此时的他眉头微蹙,不减俊朗模样,一身高定西服恰到好处地衬托出了他的高贵气质。

 

钧钧其实对父亲的人选并不是很挑剔,对于对方的身家更不在意,反正只要有他在,就一定会让妈咪过上好日子。

 

可是,如果是眼前这个男人,似乎也挺不错的。

 

也只有这样的人才能配得上他心目中优秀的妈咪。

 

见钧钧沉默的站在原处,顾千沉疑惑的目光在他的脸上流转,淡淡问道:“不同意?”

 

钧钧慢慢的压制住了心中的复杂情绪答应了他,“我同意做DNA。”

 

不仅仅是因为他想要获取自己身份的认知,跟因为他想要快点找到伤害妈咪的凶手。

 

他才来到本市,有些地方还是会有局限,而这个男人,是最佳人选。

 

顾千沉对于这个答案早已了然。

不要…我们不能这样 我喜欢你大水比

钧钧又平静问道:“需要我做什么?”

 

“我会安排。”

 

钧钧放下心,未来可能的爹地既然这么说,那么一切交给他安排就好。

 

谈好了一切,二人回到病房。顾千沉安排了房间让钧钧休息,钧钧看的出来,顾千沉很想和妈咪单独相处呢,他自然不会打扰。

 

之后,房间里又安静下来。

 

顾千沉便的目光落在苏曼辞的脸上。

 

他抓过了苏曼辞如玉葱般的小手,放在了他的大掌心里,认真的看着她这张精致白皙的面孔,顾千沉的思绪回到了七年前的那个夜晚……

 

她的煽风点火,让他想了整整七年。

 

如果真的是她,固然很好。

 

如果不是她,也无碍。

 

渐渐的,天空中的夕阳落山,有一抹刺眼的光从窗户的缝隙中射入,打在苏曼辞的面容上,为她精致的脸蛋增添了更多的光辉。

 

而就在此时,她却迷迷糊糊的睁开眼,入目的是一张极其英俊硬朗的面孔,五官立体,深邃的眉眼隐藏着让人看不懂的情愫。

 

缓了缓,苏曼辞的意识渐渐回笼。

 

“你一直在这里?”她轻声的说。

 

顾千沉带着意犹未尽的情绪看向苏曼辞,俯身而来,声音低沉性感,在苏曼辞的耳边掀起了丝丝的诱惑。

 

“好些了吗?”

 

浓厚清醇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暧昧迷离的气息把苏曼辞困在其中。

 

此刻的她就像是一个乖乖的孩子,乖乖应道:“好多了。”

 

“钧钧的父亲是谁?”顾千沉的画风转的很快,突然问道。

 

刚刚醒来,就被顾千沉这么逼问,苏曼辞一时间没反应过来,“什么?”

 

顾千沉的大掌攥紧了苏曼辞的手腕,声音低沉嘶哑,“别和我装无辜。”

 

“我……”

 

见她吞吞吐吐的,顾千沉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淡淡的勾起唇,“你说钧钧的父亲已经去世,那么他的照片呢!”

 

苏曼辞的脸色苍白无力,往事被莫名勾起,她平静的心口泛出了丝丝的涟漪,思虑片刻,慢慢的掩藏了心中的紧张,平淡的回答他,“这是我的事,和你无关。”

 

话音落下,她就感觉有一道冰冷严寒的光正在无形之中注视着她,随即找出了一个自认为可以搪塞过去的理由,“我不想让钧钧难过,所以都丢了。”

 

“丢了?”顾千沉剑眉微挑。

 

“对,全都丢了!”苏曼辞立刻应道。

 

顾千沉声音中透露着怀疑:“如此毫不留情,你就不想他。”

 

显然是不满她的回答。

 

“不然呢?”她渐渐的平复自己的心绪,说着她都不认可的理论,“人都是向前看的嘛,不要活在过去,过去的人和事,经过这么久,早就已经随着时间的流逝,全部都冲淡了!”

 

听着她的话,顾千沉的眉头拧得越发的紧了,进一步的试探道:“钧钧一点都不像你。”

 

苏曼辞的心口徒然收紧,好像被他逼的有些喘不过气来,但是为了不给他任何可乘之机,她也只好再继续卖力的表演下去。

 

“儿子随爹,你懂什么!”

 

顾千沉的眼神深邃如海,手指还在不断撩拨着她耳边的碎发,在她的耳边吐了一口热气,“如此一说,我就懂了。”

 

这个女人倒是说了句真话。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