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我被添出水全过程口述 老板把舌头伸进我的私密

时间:2022-11-05

老板怎会跟一个女人计较,就是心里堵得慌。原本是来消遣的,结果……

 

“阿南,你不会真的在外面留了种吧?你老实交代,昨晚酒会后,你去了哪里?”靳书然把刚才的话听的一清二楚,他靠近了老板一脸的八卦,无视了老板踹他的动作。

 

“无聊!”老板一分钟都不想呆下去了,转身就离开了包间,豪车呼啸而去。

 

靳书然追出去的时候,老板已经不知去向,他摸摸鼻尖离开了会所。

 

高莉莉就这样瞪着许小冉,幸亏老板没有追究,否则真的就麻烦了。

 

“他是老板?你确定没看错?”许小冉眼眸揉的通红,一张脸皱巴巴的纠结在一起,不可置信的反问着好友。

 

她怎会这么衰?

 

听说那家伙是个大魔头,她不由的抖了抖。

 

“他应该没那么小心眼,明天我陪你去寺庙拜拜佛。”高莉莉真的觉得,许小冉倒了八辈子的霉运。

 

许小冉耷拉着脑袋,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抱着一个陌生人的大腿哭的惊天动地,丢人丢到了太平洋了。

 

“嗯,你有事去忙吧……”许小冉话还没说完,进来了一通电话。

 

嘘!

 

许小冉做了一个嘘的动作,高莉莉乖乖闭上了嘴。

 

电话是公司主任办公室打来的,许小冉清了清嗓子,尽量让自已的声音听上去不那么沙哑。

 

“喂,主任……”她的话很快被打断。

 

“你被解雇了,工资按照劳动法补偿你。我已经尽力了,你好自为之!”

 

“喂……”

 

对方没有给许小冉解释的机会,就这样被公司开除了。

 

滴!

 

工资到账的声音,还有一封辞退的邮件,让许小冉彻底傻眼。

 

当她再打电话过去的时候,被人果断的挂掉不说,很快就被公司拉入了黑名单。

 

“什么东西?明明不是你的错,为什么辞退你?这一定是叶庭那个王八蛋干的!”高莉莉的怒火冲上了后脑勺,叶家怎么这么无耻?

 

许小冉生气过后,她很快就坦然了下来。

 

“莉莉,别生气了,不值得。我想好了,经营好我们的美容院,保证稳赚不赔。”许小冉茅塞顿开。

 

她为了这份工作,不分昼夜的加班,到最后却是这般境地。

 

许小冉寒心了,既然工资已经到帐,她不想再去纠结这件情了。

 

“好,你早该这样想了。走,去我家。”高莉莉说。

 

“不,我想自已静静,我给你叫了代驾,走吧。”许小冉拒绝了高莉莉的相送。

 

高莉莉就这样看着好友远处的背影,她也无能为力,只好自已返回美容院。

 

许小冉既不想回家,也不想回父母家。一时间她无处可去,她最后停在了游乐场看着过山车出现神。

 

老板的车早就停在了游乐场,他看着游乐场上的孩子们出神,突然一个熟悉的脸孔出现在他的瞳孔中。

 

老板下车看着一米之外的许小冉,许小冉感觉身后一道阴森森的目光在盯着她的后背。

 

许小冉猛地转头,她一眼就看到了站在一米之外的男人。

 

老板?

 

难道他在跟踪自已?

 

许小冉咬着嘴唇,双手不自然的握拳。一双没有聚焦的眼眸看着老板黑漆漆的眼眸就像一汪清泉,看不到边际。

 

老板不动声色的注视着前一秒喊着怀有他孩子的女人。这会儿战战兢兢的,跟小奶狗似得,怎么不来抱他的大腿?

 

许小冉认怂,如果她今天不道歉,这个粗鲁男一定会把她的脑门拧下来当球踢,或者直接扔进江里喂鱼……

 

许小冉的腿有点抖,被这个大灰狼这样盯着,似乎能看透她的……心思。

 

太可怕了!

 

许小冉使劲儿的咽了咽口水,咬着嘴唇挪动着小脚步停在了距离老板五十米之内,她担心自已一开口不是被踢死,就是被掐死。

 

她好像毁掉了他的一条西裤?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给您道歉,是我胡说八道。您风.流.倜傥,风度翩翩,心慈面善,您一出现能迷倒万千靓女。就我一个不起眼的土渣渣,不值得生气。”许小冉立刻搜寻着夸赞老板的词语一张口就吧嗒吧嗒的说了出来。

 

许小冉眉眼弯弯,嘴角微微扬起,露出好看的虎牙,一对酒窝若隐若现,长发高高挽起,水灵灵的眼眸望着老板的脸。

 

老板一脸无波的看着一米之外的女人,并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不会真像传说中的那样杀人灭口吧?

 

啧啧!

 

完美,美中不足的是脾气太臭!太冷,阴森森的!

 

一身米色的高端时装,脚踏一双坡跟白色皮鞋,整个人显得青春洋溢。

 

老板嘴角抽搐着,他双手撑在西装裤口袋里就这样看着眼前的女人。

 

有趣!

 

“名字?”老板开口,许小冉听不出喜怒。

 

这是秋后算账?

 

许小冉眼珠子滚动了几下,这一小小的举动被老板看在眼里,表明了在思考。

 

“景盼盼!”许小冉一本正经的说,说完心虚的看着老板。

 

“滚蛋!”老板说完,许小冉跟脚底抹油似得了跑了,就跟见了鬼一样。

 

老板说不出是怎样的心情,转身上了车,其实他也没想过要去为难一个女人的,只不过这个女人的脾气……那张嘴,太吵了。

 

谁娶,谁被欺负。

 

这是老板给许小冉下了结论,许小冉立马就喷嚏连篇。

 

“啊嚏……”许小冉再回头看的时候,老板的车已经走了,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坐在了路边的凳子上喘着气。

 

这一天天的,过的心惊胆战的。哎妈,明天闭关,最近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

 

一直到华灯初上,许小冉这才疲惫的回了家。

 

家里空荡荡的,许小冉第一次感到了孤独的滋味儿。

 

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因为她的丑闻,最近很难找到如意的工作。

 

许小冉就这样靠在了落地窗前,双眼无神的看着灯火阑珊……

 

老板的车在简琳家门口停下,等候多时的简琳盛装打扮,可是老板并没有看进眼里。

 

“简小姐,这是先生给您准备的生日礼物。”季彦从车上取下包装精致的礼盒说。

 

“谢谢!”简琳欢快的接过礼盒,乐的嘴都合不拢。

 

她就知道,老板是在乎她的。

 

否则以他的性子,他才不会花精力给她准备生日礼物呢。

 

季彦很快就离开了,只剩下了贴身保镖守在了别墅门口。

 

偌大的别墅里除了帮佣之外,就剩下了简琳跟老板两人。

 

老板看着满桌的美味佳肴,他却没有想动筷的意思。

 

简琳也没放心上,老板一直都是这样子,除了话少之外,每年的生日他都会抽出时间陪她过。

 

“阿南,谢谢你,这么多年陪着我。有你,我很幸福。”简琳沉浸在幸福之中,可是她忽略了老板眼中的不耐。

 

老板最后还是开了口,只不过说出的话没有任何的人情味儿。

 

“简琳,以后你的生日跟我无关!”老板说完站起来就走。

 

简琳的脸色一时间红白交加,她顾不得想其他的。急急忙忙的拦下了老板,张开手臂挡在了门口。

 

“阿南,求求你不要这样。我的生活中除了你,再无其他。我只想跟你在一起,你不要推开我,行吗?”简琳紧紧的抓着老板冰凉的手,就如同他本人一样冷冽。

 

老板不着痕迹的抽出了自已的手,嫌弃的动作让简琳的心跌倒了低谷。

 

“我的生活中不会有你!”老板不顾简琳的呼喊很快就上车离开了。

 

简琳就这样眼泪汪汪的看着老板离开,一桌菜就被她全部掀翻,整个餐厅瞬间变成了垃圾场。

 

你的生活中不会有我?

 

老板,我这么爱你。你却高高在上,羞辱我有意思吗?

 

再想到白天被父亲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本想着晚上跟老板好好的聊聊,谁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简琳有种欲哭无泪,她得好好的计划一下。就凭着她跟老板这么多年的感情,她一定能挽回的。

 

可能是这阵子他太累了,简琳这样安慰着自已。

 

简琳也琢磨不透老板的想法,不管怎么样,她都不会放手。

 

夜彻底的安静了下来,老板洗漱之后靠在了柔软的躺椅上,脑海中闪过昨夜的一幕,那个跑进自已房间的女人到底是谁?

 

是人为,还是进错了门?

 

老板记得很清楚,季彦送他回来之后。房门是季彦亲自关上离开的,后来怎么就自动开了?

 

他训练出来的保镖居然会死在简家的保镖手里,也许简家只是推出来的替死鬼而已,一定是家里出了内鬼!

 

看来,他们的目标就是自已。所以送来了一个醉鬼,然后自动消失了?

 

老板睁眼,立刻去了书房。保镖也跟着去了,站在书房里。

 

“先生,医生给我的结论是,对方使用了沙林毒气,一滴针眼大小的沙林毒气.液.体就能导致一名成人很快死亡,受害者因为肺部肌肉萎缩窒息而死。”保镖向老板解释着

 

老板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一把推翻了书桌上的文件,珍藏了许久的著名字画,连带着几台电脑全部噼里啪啦的散落在地上,包括那副昂贵的画《你何时出现》价值20亿人民币。

 

保镖脸色如白昼,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也许他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这是他跟随老板起,最骇人的一次。

 

“先生,这都是我的错,是我疏忽了。”保镖声音颤.抖的不像话,冰冷的汗水渗透了全身,就像跌进了冰窟般。

 

老板快速的拉开了抽屉,取出了一把消音器,他额头青筋.凸.起,双眼猩红,就像一头发怒的豹子,整个书房的空气瞬间结冰。

 

突然,眼前闪过一个黑影,紧接着他的眉心多了把他最熟悉的物件,他听到了扣动扳机的声音。

 

老板抵着保镖的眉心,保镖不着痕迹的后退,已经到了无处可退的地步,只能听天由命了。

 

“先生……只要您平安,我的命不重要。”保镖扑通跪在了老板的脚边,老板突然抽身离开。

 

保镖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又落到了地上,简直是冰火.两重天。

 

“谢谢先生留我一命!”保镖小声说。

 

“江宁,你记住,厚葬他们。不要打草惊蛇,暗处调查。你再犯错,我绝不手软,出去!”老板冷哼着。

 

“是!”江宁摸了把鼻尖悄无声息的出出去了,身后那道锐利的目光一直到他关上门才消失。

 

管家一直站在门口守着,他也不敢在这会儿进去,忐忑不安的看着紧闭的书房门。

 

老板坐了下来,他眼里的猩红颜色不断的加深,他骨节分明的手指在桌面上一下一下的有节奏的敲击着,仿佛敲击在了人的心口上。

 

在烟城,想让他死的的人多了去了。因为他上任的这些年垄断了太多的大小企业,使得太多的人想置于他死地。

 

哼!

 

敢对他动手,那就是找死。

 

这其中这不能排除集团内部的里外勾结,毕竟司氏集团经营的项目数不胜数,遍布海外。

 

既然都动手了,这次没有成功,那么下次一定还会故伎重演。

 

老板嘴边的笑意越来越浓郁,却也越来越冷。

 

先让这群猴子蹦跶一阵子,他要看看他们的表演,否则得多无趣。

 

他们以为解决了他的保镖,就能伤到他的根本?

 

幼稚!

 

老板锁上了抽屉,当他的怒火消失了一半时,那些摆放在桌面上的东西也荡然无存!

 

老板出门,就看到了管家站在门口。

 

“全部扔掉!”老板才不会放在心上,他手里昂贵的玩意儿多了去了。随随便便拿出来一件都是价值连城,够平常的老百姓生活一辈子了。

 

“是,先生,您早点休息。天气预报显示,明天早上有暴雨。”管家不卑不亢道。

 

老板点头上楼了,管家小心的收拾着,他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想着找人再修补一下,这可是先生最喜欢的物件。

 

后半夜,轰隆隆的雷声彻响天际,伴随着闪电,没多久霹雳啪啦的雨点就跟冰雹一样砸了下来。

 

许小冉好不容易睡着就被炸天的雷声给惊醒了,她就这样茫然的看着窗外的暴雨席卷着烟城的大小角落,似乎在洗刷着看不见的罪恶。

 

也好,下吧。

 

许小冉怎么都睡不着,尤其是在这样的夜晚,偌大的家里空荡荡的。

 

她只要一呼吸就能闻到关于跟叶庭的一切,这里有着他们太多甜蜜的时光,只是最后,她像一只跳舞的小丑。

 

付出的感情,她再洒脱也不能瞬间收回。许小冉半个身子都床木了。

 

她艰难着站起来,开了灯看着她的新家,突然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许小冉彻底的失眠了,只要闭上眼睛,她眼前就出现叶庭跟那个女人,她快疯了。

 

许小冉打开了窗户迎面扑来的大风夹杂着雨腥味儿,她一下子就清醒了过来。

 

她一遍遍的告诫着自已,要重新生活。她终于理解了什么叫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含义了。

 

这一夜,她彻夜不眠。

我被添出水全过程口述 老板把舌头伸进我的私密

天蒙蒙亮,许小冉顶着熊猫眼回到父母家。

 

“小姐,您可回来了。少爷就差把烟城给翻过来了,您没事吧?”陈妈突然发现许小冉站在大厅门口,她立即放下手里的盘子上前,一脸担忧的看着她。

 

许小冉摇摇头,这个点父母都应该起床了,为什么家里静悄悄的。

 

“小姐,老爷…”陈妈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不悦的声音给打断了。

 

“有本事就不要回来,你就是一个惹祸精。我现在出门都要承受别人的指指点点,戳着我跟你母亲的脊梁骨,你做事能不能过点脑子?

 

你放走了叶庭,就凭着你现在糟糕的名誉,谁敢把你娶进门?”

 

许海君的怒火也没有之前那么大了,再说许小冉是他放在手心里养大的。

 

让叶家这样夸大其词的污辱,他差点气的进了医院,只是不想在许小冉跟前表现出来。

 

否则,这个死丫头还不把天捅个窟窿出来。

 

“海君,你就少说两句。还不是你交友不慎。”古梅听到了丈夫的声音,立即从卧室里出来解围。

 

丈夫的臭脾气,倔强的女儿,真的是让人头疼。

 

许海君叹口气很快就上楼了。

 

“妈,对不起。”许小冉跟母亲认错,古梅拉着女儿的手,再看看她的黑眼圈,转身跟陈妈交代:“快去准备燕窝,给小姐补补!”古梅坐了下来,她就这样看着母亲。

 

“这不是你的错,叶家太不是东西了。从今以后,我们一刀两断。你呢,先休息一下,调整下心态。我们许家有的是钱,不需要你出去赚钱。”古梅笑笑说。

 

“嗯嗯,我爸这次不会原谅我了。是我太年轻了,给家里抹黑了。”许小冉耷拉着脑袋,顺势靠在了母亲的肩膀上。

 

古梅轻轻的拍着女儿瘦小的背,这才几天时间就瘦成了这样。

 

许梓腾出差了,许小冉早餐后在陈妈.的嘴里得知的。

 

古梅约了人去美容,临走前特地安顿女儿:“去哄哄你爸爸,早餐在餐桌上。”古梅知道,丈夫也不是真的跟女儿生气。他就是好好面子,这次……

 

许小冉点头,按着母亲的嘱咐,她硬着头皮端着托盘,心虚的站在了父亲书房门口,迟迟没有敲门。

 

突然,门从里面开了。

 

“爸!”许小冉生硬的叫了一声。

 

许海君看了一眼,越过女儿就下楼了没几分钟就离开了别墅。

 

果然是不待见她啊!

 

许小冉一直等到中午父母都没有回来,她失落的站在门口,雨早就停了。

 

算了,等他们气消了;她再回来吧,许小冉这样安慰着自已。

 

当许小冉刚进家门,父亲的电话就进来了。

 

“到希尔顿酒店大厅,记得好好打扮一下。”许海君说完没给许小冉说话的机会就挂断了。

 

她也不知道父亲突然叫她去酒店是什么意思,也没敢耽误把自已好好的捯饬了一下。

 

看着镜子里的自已的气色在精心的打扮了一番之后,看上去还不错。

 

嘟嘟……

 

“冉冉,我有事找你谈。我去接你,顺道一起吃饭?”高莉莉说。

 

“我这会有事,等我结束了给你电话。先这样!”许小冉看着时间,果断的挂断之后驱车向希尔顿酒店去了。

 

既然父亲主动打电话,那就说明不再生她的气了,父女感情又回来了。

 

许小冉嘴角微扬,早上的阴郁瞬间一扫而空,加快了车速赶往目的地。

 

守在酒店门管家,一看到许小冉下车。他小跑着到了跟前:“小姐,老爷在里面等呢。今天不管老爷说什么,您千万要忍者。”管家说完,许小冉已经进了大厅,早就安排好陌生的服务员带着许小冉到了大厅最里面的位置上。

 

许小冉一眼就看到了父亲,他眉开眼笑的跟貌似一家三口的聊得很是愉快。

 

许海君看到许小冉站在那里,他立即开口,又恢复了常态。

 

许小冉微微一笑坐了下来,对面的男生长的还行。

 

只不过他看自已的目光超级猥.琐,让许小冉非常的讨厌。

 

那对中年夫妇一直打量着许小冉,夫妻两人交换了眼色似乎非常的满意。

 

许海君对于眼前的一家三口的反应在意料之中的,尤其是男人对许小冉的那种爱慕的眼神。

 

他笑眯眯的开口,对许小冉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许小冉对于坐在自已对面,仔细端详她的男人并无好感。

 

“小冉,我给你介绍一下。他们是爸爸小时候的朋友。正好你们都到了结婚的年龄。我们彼此了解,最好月末把婚期定下来。”许海君不是商量,而是命令的口吻。

 

许小冉诧异的盯着父亲,再看看对面不怀好意的男人。

 

“虽然冉冉最近负面新闻太多,他们结婚之后就回到乡下居住,我们家儿子也不介意。”女人连忙开口,白捡一下儿媳妇回去,她巴不得让儿子赶紧结婚生子,生怕许海君反悔,一边说,一边推了一把身边憨厚的丈夫。

 

“当然,我们都不会亏待小冉的,这件事就这么定了。”男人看着儿子欢喜地说。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