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疫情期间姐姐我们可以做 疫情期间拿下姐姐 疫情期间姐弟那个了

时间:2022-11-05

叶清璇指了指洗漱间,“在洗漱间的架子上。”

 

云川解下围裙,折叠摆放好,抬脚就走向了洗漱间。

 

叶清璇无奈的瞅着为自己洗衣服的大男孩。,

 

云川轻车熟路地接好了水,将衣服泡进盆中,水里衣服上好几处都引起了云川的注意,云川伸出手挑起衣服仔细观察了起来。

 

袖口有几道很明显的血印,而且衣兜都有撕裂的痕迹。

 

“明明就是受到了欺负,还不承认。”云川冷冷的低声说道。

 

没过一会儿,就看到云川端着一盆衣服,从卫生间走出来。

 

一个白衣少年站在阳台,细心温柔的挂衣服,微风吹拂着少年的碎发,发丝在风中飞舞。

 

叶清璇目不转睛的望着少年。

 

少年夹好衣服,半侧过身,冲着看呆的叶清璇眯眼一笑。

 

脸部轮廓在淡淡的月光下显的格外清晰,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直击叶清璇。

 

“苏苏,”叶清璇愣了愣,“嗯?”

 

“苏苏,我也可以帮你赚钱。”云川不忍心看着叶清璇一个人在外幸苦赚钱,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帮我赚钱?你在开什么玩笑。”叶清璇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是认真的,苏苏。”云川见叶清璇根本不相信,使劲皱了下眉头。

 

“你的想法是很认真。”叶清璇仍旧以为云川是在开玩笑,哄自己开心。

 

“我真的可以帮苏苏赚钱养家。”

 

叶清璇看着云川一脸严肃的样子,半信半疑,“那……那你能靠什么赚钱?”

 

“苏苏先去换衣服。”

 

叶清璇麻利的打扮了一番,迷惑不解的跟着云川离开了家。

 

“这是要去哪?”

 

“跟着我。”云川拉住了叶清璇的手。叶清璇也没多问,乖乖的走在云川身旁。

 

走了一段路后,映入眼帘的是几辆炫酷夺目的赛车,有着魔鬼身材的美女和几个张扬轻佻的男孩子。

 

这?赛车场?

 

赛车启动的轰鸣让人震耳欲聋。

 

一群人在赛车场激烈的比赛,掌声和喝彩声此起彼伏。

 

“我们是来看比赛的?”叶清璇犹豫不解。

 

“不,我们是来比赛的。”

 

叶清璇难以置信的抬头盯着云川,“你?你确定?”

 

“我确定。”这时的云川气定神闲。

 

“好,今天我们开一个新局,除了惊险刺激,胜者可以得到一百万作为奖金!”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男子拿着话筒在人圈中激昂的宣布。

 

“一百万哎。”

 

“就是就是,今天的局开大了!”人们纷纷议论了起来。

 

“局?这不是赛车场吗?”叶清璇更加疑惑了。

 

“接下来,我声明一下比赛规则,我们让女模特站在终点线,车手从起点出发,最后谁的车离女模特近,谁就获胜!”

 

赛车速度极快,就算是及时刹车,也有一定的惯性,不可能到达距离立马停止,一不小心就出人命了。

 

考虑到关乎人命的问题,圈内没有一个人敢玩。本来听到巨额奖金跃跃欲试的人,规则一出吓得打了退堂鼓。

 

“我玩。”一个染着棕褐色发的男子冒了出来,脸上带着痞气,十分的张狂,一副纨绔子弟的样。

 

“大家都这么胆小吗?连个对手都没有。真没劲。”男子趾高气扬的环顾了一下四周。

 

“还有我。”人群外传来一声不屑。

 

所有人默契的向两边挪动,将三人之间的道空出来。

 

“哟,还挺有勇气。”男子抱着胳膊不以为然的盯着对面的云川。

 

云川拉着叶清璇就朝男子走去。

 

“作为你的对手,你有必要知道一下我,我叫凌少,你,怎么称呼?”凌少高傲的抬起手。

 

“无可奉告。”云川面无表情。

 

“你……”凌少抬起的手僵了僵,尴尬的收回手。但他一眼瞥到了云川身旁瑰姿艳逸的叶清璇。

 

“让模特站终点多没意思,不如我们玩点更带感的,怎么样?”凌少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叶清璇。

 

叶清璇游荡的眼神正巧碰上凌少似笑非笑的目光,心里突然变得不安。

 

“说吧,你想怎么玩。”云川握紧了叶清璇的手。

 

“不如我们加大筹码,你看,既然你都把女朋友带来了,那就让她代替模特,意下如何?”

 

站在云川身旁不知所措的叶清璇瞬间成了圈内所有人的焦点。

 

“天呐,这个筹码也太大了。搞不好会出事的。”在场的人再一次嘈杂了起来。

 

“闭嘴,还轮不到你们说话。”凌少盛气凌人的瞪着吵闹的人群。他的目光扫过周围,吓得周围的人赶忙回过头去。

 

经历了酒吧的事件后叶清璇心有余悸。

 

“我不会让苏苏受伤的。”云川侧过头悄声安慰叶清璇。“不可能,我不会让我的女人冒险。”

 

我的女人?

 

叶清璇目瞪口呆,小脸噌的一下子泛红。

 

“那这一百万赢的可真无趣,我还以为你有多大本事呢,就是换个人而已,怎么?换了人影响你的技术?”凌少依然不甘心,嘲讽般的打趣云川。

 

“我有没有本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云川深邃的眸子逐渐寒冷,眼神仿佛淬了毒。“我是来比赛的,没那闲工夫和你谈判。”

 

“行,不换人可以,那你总得换个条件吧?要不然这比赛可就没看头了。”凌少笑里藏刀。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这场比赛,你赢了,我自愿砍掉一只手。”云川冷漠的脸上毫无变化。场内其他人从未见过如此大的筹码,惊的瞠目结舌。

 

叶清璇大惊失色,心中既紧张又担心。“云川,这赛你别……”叶清璇话还没说完就被云川打断,“相信我。”

 

“好,这可是你说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凌少充满信心的拍着双手,为云川的不自量力鼓掌。“上车吧,看你今日怎么自断。”

 

凌少挑着眉,满怀自信的坐上了自己专属的顶级赛车。

 

“苏苏你先去台上坐着,我马上回来。”云川安抚好叶清璇,就立马挑了辆赛车,麻利的坐了进去,戴好了头盔等一系列装备。

 

“准备好了吗,预备,3,2,1,开始!”

 

砰!

 

随着一声枪响,两辆装备精良的赛车如离弦的箭般冲了出去。

 

赛车场虽然不大,但是赛道却十分特别,直行道几乎没几个,大多数都是弯道,而且毫无防护,只要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车毁人亡。

 

这种车道极大的考验着车手的技术和反应能力,对过弯时的速度和车轮摩擦力必须了如指掌。

 

起步不久的两辆车难分前后,但凌少凭借顶级的改装车稍稍领先于云川。

 

“我赢定了,你等着剁手吧!”凌少气势汹汹的用对讲机放出狠话。

 

车里的云川并没有被凌少的话语所影响,沉着冷静的加大了追赶的速度。

 

看台上的叶清璇心惊胆战,全神贯注的看着赛场的状况。

 

“快追上了!难道凌少真的要被反超了吗!?”发令员激昂的播报着……

 

“可恶。”凌少从前车镜中瞥到了紧追不舍的云川,额头不断渗出汗珠,神色恍惚。

 

就在这时,云川不紧不慢的超过了凌少。

 

凌少丝毫不敢懈怠,“哼,只不过2秒而已。”

 

眼看快到下一个弯道了,过了这道弯就离终点不远了。

 

云川正要侧起车身漂移入弯,居心叵测的凌少一脚将油门踩到底,狠狠的撞了上去。

 

啊!叶清璇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双手颤抖着捂住嘴不让自己叫出声。

 

只见云川迅速掉转了车身,两车之间剧烈的摩擦,轮胎在赛道上高速打转,吱吱的响。

 

两个人互不相让,车间都冒出了火花。

 

凌少死死的踩着油门,将云川硬生生的别出弯道。

 

云川更是不甘示弱,踩住油门直撞凌少的车头。

 

凌少的车头被从斜后方冲出的车撞烂,车灯碎掉的渣子落了满赛道。

 

云川看准机会斜上超过了凌少。

 

赛道上的两车你追我赶。

 

凌少总是有意无意的用车身靠近云川的车,仍旧不甘心刚才弯道的撞击。

 

观众的心不断的被揪起,紧张又刺激。

 

“只剩最后一道弯了,究竟谁是今天最大的赢家呢!请大家拭目以待!”

 

两人逐渐接近最后一个弯道,抱着想要置对方于死地的心,凌少猛踩油门,再次上演上一个桥段。

 

“他怎么还想要撞云川!”叶清璇气愤的从座位站起。

 

云川察觉到凌少的小动作,提前加速过弯,微侧车身,让轮胎与赛道产生巨大的抓力,保证自己车不被惯性甩出去。

 

紧随其后的凌少贴近云川的车,凌少被撞的车头此时已经开始冒出了阵阵黑烟。

 

但他仍不死心。

 

两辆车就像粘了胶水一样,贴在一起,齐头并进。

 

双双过弯,在拐进直行道的时候,云川向左调了一下车头,继续加速前行。

 

最终以超高的车技稳稳的在女模特面前刹住了车。

 

而由于惯性,还没转正车身的凌少倾斜着快速冲向终点。

 

“啊!”一声尖利的惊叫划破天空,女模特全身发颤,娇艳红润的脸吓得惨白。

 

凌少的车从女模特身边擦肩而过,只差一点就没命了。凌少的车子飞出去好远才停下。

 

“赢了赢了!真是太刺激了!今天还真没白来。”看台上响起阵阵欢呼,人声鼎沸。

 

云川面不改色的摘下了头盔,打开车门,一大步迈出来,站在车前。

 

他逆光站在那里,温柔的凝望看台上兴奋的叶清璇。

 

凌少喘着粗气狼狈不堪的从另一台车里下来,“你给我等着。”凌少咬牙切齿的盯着背对他的云川。

 

云川丝毫不在意身后的凌少,一步一步走向起点。这个意气风发的少年,走在赛场的灯光下,像极了凯旋的英雄。

 

叶清璇望着步步走近的少年,额头还带着汗水,心中不知是愉悦还是温暖,竟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苏苏,你看,我没有开玩笑,我真的可以帮苏苏赚钱。”少年坚定的拉住了叶清璇的手。

 

“我……我相信你没有开玩笑。”叶清璇眸子里闪着泪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苏苏,我们去拿钱吧,一百万!”云川神采飞扬的拽着叶清璇就往赛车场负责人那里走去。

 

“恭喜你啊,少年,年纪轻轻就对赛车技术游刃有余。”负责人笑着签出一张一百万的支票,“喏,你的奖金,今天的赢家。”

 

云川接过支票转手递给了叶清璇。

 

叶清璇愣了一下,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巨额的支票,“不,这是你挣的钱,你拿好。”叶清璇推开了云川拿着支票的手。

 

“不行!苏苏,这是我帮你赚的钱,就是你的钱,你必须收下。”云川固执的将支票塞进叶清璇手里。

 

“好吧,那我先帮你存着,你用的时候我再给你。”

 

叶清璇郑重其事的把支票叠好放在了包包里。

 

拿到支票的两个人刚要抬脚离开,就被一群黑衣人团团围住。

 

“拿了钱就想跑?没门!”凌少冷哼一声。

 

云川见事不妙,把叶清璇往身后一拉。

 

“我们光明正大的比赛,按规则,我赢了,拿了钱,凭什么不能走。”云川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敢撞坏我的车,你赔都赔不起。”凌少睥睨着云川。

 

“我并不想知道你是谁。”云川根本没有把凌少放在眼里,“还有,你的车,是你活该。”云川说罢拉着叶清璇就要穿过人群。

 

“把他们拦住!”几个黑衣人齐刷刷的挡在了云川二人面前。

 

“车的事我宽宏大量,但……我今个就是想带走些东西,败者好歹也有个安慰奖吧?”心怀鬼胎的凌少舔了下嘴唇。

 

叶清璇感到背后有股不详的气息,战战兢兢。

 

“你想干什么?!”云川转过身反手将叶清璇护在身后。

 

“别冲动,我不会干什么的,把你女朋友给我咱俩的事就一笔勾销,怎样?”凌少嘴角泛着阴险的笑容。

 

“勾不勾销无所谓,今天你要是敢动她一下,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云川额头的青筋暴起,握紧的拳头随时挥向得意忘形的凌少。

 

“我好怕啊,英雄救美吗?”凌少面部狰狞的讥笑着。

 

“别让我再说第二遍,让开!”云川眉头紧蹙,难掩眼中的怒火,只手推开挡在面前的黑衣人。

 

“我看谁敢让他走,你走可以,她,必须留下。”凌少昂着头不屑一顾的指着云川身后的叶清璇。“你女朋友长的这么可人,我都忍不住动心了呢,跟着我会有好日子的,你就不行了,你这个穷小子。”说着走近两个人,伸手去扯叶清璇的衣服。

 

叶清璇惊慌失措的往后退了几步。

 

“啊,我的眼睛。”高傲自大的凌少突然捂着眼睛蹲在了地上,双肩剧烈的抖动。

 

“手贱。”云川黑着脸揉了揉刚刚挥拳的手腕。

 

“给……给我打,今天别让他走出这个场!”被手下扶起的凌少捂着被打的眼睛,痛苦的说道。

 

“别,别过来。”叶清璇害怕的瑟瑟发抖。

 

“苏苏,有我呢,别怕。”

 

云川将叶清璇护在身后不让任何人靠近,两个高大的黑衣人冲过来想要架住云川的双臂。

 

却被云川一脚踢开,两人捂着蜷缩在地上哀叫着。

 

剩下的人看到此景没一个敢上的。

 

“上啊!蠢货!还等着干什么!”凌少在一旁恶毒的吼骂。

 

一番打斗下来,众人倒在地上哀声一片,云川轻松的拍了拍掌心的灰尘。

 

“苏苏,我们走!”云川带着惊愕的叶清璇离开了赛车场。

 

“一群没用的东西!”凌少撒气般的猛踹了手下好几脚。

 

叶清璇跟云川离开后仍心有余悸,“以后不许做这么危险的事情了!”

 

云川抬起头,深邃温柔的眸子里冒着小星星:“苏苏,你是担心我对不对?”

 

这个傻瓜,完全不会考虑到他自己的安危。

 

“所以,答应我,以后不许再这么做了!”面对满脸真诚的云川,叶清璇的心里也柔软的一塌糊涂。

 

之前总觉得苏正淮对自己特别好,现在的云川,竟可以为自己舍命。

 

苏正淮,提起这个人就觉得恶心!

 

“你在想什么吗?”一只温热的大手悄然握紧那双白皙冰冷的小手,云川眨眨眼睛,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

 

“没什么……”叶清璇拿出钥匙,门却自己开了,白色的灯光从门缝透出来,回头问云川,“离开的时候没有锁门?”

 

云川摇摇头,蹙眉:“锁住了。”

 

吱呀——

 

门被推开,眼前的一幕让二人彻底傻眼,抽屉柜子全部被打开,衣服物品散落一地,值钱的东西被洗劫一空,连庞大的冰箱都被偷走了。

 

“我们是招贼了吗?”叶清璇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狼藉的景象,实在想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别怕,有我在,我会保护你的!”云川认真的说,紧紧握着叶清璇的手。

 

“啪啪啪!”

 

身后传来一阵鼓掌声,回头,苏正淮面目表情扭曲的站在门口,冷嘲热讽道:“亡命鸳鸯这么心心相惜,真让人感动啊!”

 

“苏正淮,又是你,你究竟想干嘛?已经那么出风头了,还觉得不够吗?”叶清璇怒气冲冲的质问,真是越发觉得自己当初是瞎了眼,看错了人。

 

出风头三个字瞬间将苏正淮激怒,如果不是眼前这个陌生男人,自己何至于声名狼藉?

 

“再怎么也不比你风光,你还真拿自己当忠贞烈女?”苏正淮双目猩红,出言直指人痛处。

 

不提这茬也罢,叶清璇本不打算揪着不放,现在倒好,他还有脸说,上去便是一个声音清脆的耳光。

 

“你把我害成这样还有脸在我面前叫嚣!”叶清璇指着苏正淮的鼻子指责。

 

“苏苏……”云川眉头一紧,眼睛闪烁着反感的光,右手轻轻的揽住叶清璇。

 

叶清璇回头想要摸摸他的头安慰他,却发现太高,根本摸不着,便拍拍他的肩膀说:“别担心,这是我和他的私人恩怨,我可以处理好。”

 

“呦呵,被我绿了就立刻找了个新欢?叶清璇,在我面前假清高,其实还不是生性放浪!”苏正淮的眼睛不友好的在云川身上扫来扫去,下一秒,脖子便被死死掐住。

 

云川的脸上露出一抹怒气,道:“注意你的措辞,我不准你侮辱苏苏!”

 

“还有你,哪里来的,这没你的事!”苏正淮踮着脚尖嘴硬的说,尖酸刻薄的脸憋的通红,还不忘指责叶清璇,“叶清璇,你可真有本事,拿人当枪使的真顺手,还敢来抓我的奸,你们也不干净!”

 

“云川你放手,别脏了你的手。”叶清璇拉了拉云川,看都不多看苏正淮一眼。

 

云川犹豫了一下:“可是他……”

 

手还是听话的放开了。

 

“心虚了?叶清璇,你绿我的时候就没想到会有今天?”苏正淮整理衣服,摆出一副自己是受害者的模样。

 

以前不知道,他要是去演戏,肯定得拿好几个奥斯卡。

 

“我跟他……”叶清璇欲言又止,脑海中立刻浮现出当晚的场景,这种情况说出来也只是会被当做借口而已。

 

何况,自己根本没必要和这种小人解释。

疫情期间姐姐我们可以做 疫情期间拿下姐姐 疫情期间姐弟那个了

“没错,早在你绿我之前我就把你绿了,你满意了?”叶清璇一把拉住云川的手,示威道。

 

话音刚落,苏正淮的脸顿时就绿了。

 

不过他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那乐队呢?”

 

“你什么意思?”

 

乐队是叶清璇的软肋,现在苏正淮说什么她可能都不会听,可是一提到乐队,立刻没了刚才的决绝。

 

苏正淮的眼睛四下打量了一番,慢悠悠的说:“要不是你,乐队也不会解散。”

 

“我?还不是你诬陷我?到现在他们都不肯见我,你满意了?”叶清璇抬起下巴,眸内满是冷意。

 

云川轻轻拍拍她的肩膀:“苏苏,不要为他这种人动气!”

 

“没关系。”叶清璇拉着云川在自己身边坐下。

 

苏正淮冷冷一笑,继续添油加醋:“公司是你自愿去的,片子也是你自愿拍的,听说过逼良为娼,可谁见过这么主动的良人?”

 

“我怎么被骗过去的你最清楚,苏正淮,你的良心被狗吃了吗?”叶清璇咬牙切齿,可是,无论如何,她都要苏正淮跟乐队成员解释清楚。

 

“我没有良心,你有良心?你跟这个野男人鬼混,就算是我逼良为娼,情夫可是你自己选的,我倒要看看在这个空荡荡的房间里你们怎么办!”苏正淮说着,丑恶嘴脸一点点逼近叶清璇。疫情的期间。我和姐姐在家里没事。我们经常做那个事情的。我拿下了姐姐  姐姐好像也没有反抗。喜欢和我做。于是疫情期间我们姐弟两一直再做。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