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娱乐资讯 >

小东西长大可以要你了 小东西终于长大了,可以做了爱

时间:2022-11-05

马车里的冉心悦也吃饱喝足了。

小东西长大可以要你了 小东西终于长大了,可以做了爱

不得不说君墨兮虽然是个病秧子,却是个会享受的主,冉心悦坐在马车内吃了一整盘糕点又喝了一整壶茶之后,瞬间感觉自己的幸福感爆棚,再也没有什么能比得上饱餐一顿来的兴奋了。

 

虽然君墨兮只吃了几块儿点心之后就看书去了,她一个人吃有几分冷清。

 

“王爷王妃皇宫到了。”这时叠觞在马车外面道。

 

“嗯。”君墨兮淡淡应了一声,合起了手中的书,扭头对一旁的冉心悦道:“爱妃,我们出去吧。”

 

“嗯。”冉心悦点了一下头,点心虽然好吃,但对于她这种吃货来说也只能垫垫肚子,早点出去了也好,这样就能早点吃到好吃的了。

 

君墨兮见冉心悦这迫不及待的模样,心中闪过一抹笑意,又注意到她嘴角那些来不及擦去的残渣,强迫症的他有些受不了,然后伸出了手。

 

在冉心悦的目光中,君墨兮就是这样一声不吭地忽然朝她伸手,目光专注的盯着她的唇,不自觉的她红了脸,心跳加快,一双眼睛欲说还休地看着他。

 

近了,近了,更近了!

 

嗷嗷嗷美男!

 

嗷呜~她已经开始幻想自己和美男打波波的样子了……

 

冉心悦红着脸闭上了眼睛。

 

谁知君墨兮只是伸手擦掉了冉心悦嘴角的残渣。

 

“啪嗒!”一声,冉心悦觉得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嘎?有没有搞错,冉心悦啊冉心悦你个小色女,你没救了啊啊啊,冉心悦又羞又恼,脑袋都要热得冒烟了,不过她现在万分庆幸君墨兮不知道自己心中所想,否则她真的会忍不住挖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君墨兮一抬头就看见了如煮熟了的虾子般的冉心悦,一时间有些微愣,想着他不过是给她擦了擦嘴边的碎屑,她怎么就变成这幅模样了呢?

 

“马车里好闷啊,我先下去了。”为了不让君墨兮看出端倪,冉心悦扯了个借口就飞快地下了马车。

 

君墨兮却被冉心悦欲盖弥彰的话搞得摸不着头脑,歪着自己的头想,马车里闷吗?感受了一会儿之后,一点儿也不闷啊!

 

冉心悦下车的时候脸还红着,叠觞和洛辛不是瞎子自然看见了,心中警铃顿时大作。冉心悦脸上的红晕怎么看都怎么不正常,两人又在马车内这么久没有出来,不会是发生了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吧?

 

冉心悦感受到两人探究的目光,脸上的羞意更甚,完全不知该如何招架,就在这时,风声划破了空中。

 

冉心悦似乎能感觉到什么东西朝自己极速而来了,她抬起头,只见一个黑色的圆形物件直直的朝自己而来,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冉心悦抬起了手。

 

下一秒那个朝冉心悦脑袋而来的球就被冉心悦抱在了怀里,冉心悦的表情还有几分呆萌,球的力道极大,她还能感觉到手上的火辣,但她却站得很稳,没被球撼动半分。

 

叠觞和洛辛见此纷纷便了脸色,对视了一眼,就连刚从马车内探出脑袋的君墨兮也神色莫测。

 

冉心悦愣了一会儿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球,跟现代的足球差不多,但无论是设计还是做工都没有现代的好,倒像是高仿的。

 

足球?这个朝代就有足球了吗?冉心悦眨了眨眼睛。

 

“喂!你这个丑八怪,抱着本王的球干什么?还不快给本王放开!”冉心悦正疑惑着,不远处就传来了一阵少年的愤怒的声音。

 

冉心悦抬头望去,只见一位少年正怒气冲冲地朝自己而来,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一群人。冉心悦皱了皱眉,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她抱着球在原地不知道做何反应,但原本看着挺远的一群人,忽然就走进了,就连君墨兮也从马车上下来了。

 

“见过四哥。”少年见到君墨兮身上嚣张的气焰减少了不少,但在面对冉心悦的时候瞬间又像被点燃了似的浑身冒火,“你这个女人跟你说话怎么不听呢,还不拿开你的脏手,还我的球。”

 

少年长着一张包子脸,脸上肉乎乎且软乎乎的,让人看着忍不住上去捏上一捏,他的眼睛大耳水灵,五官精致的不像话,看起来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身上的稚气还未散去,此刻做成嚣张生气的模样,奶凶奶凶的,说话都声音也奶凶奶凶的,像极了张牙舞爪的小猫。

 

对于冉心悦这种颜狗来说简直没有丝毫的抵抗力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小狼狗吗?

 

啊啊啊,她好想抱到怀里狠狠地揉搓一番啊。不过碍于还有这么多人在这里,冉心悦不好放肆,生生的忍下了,揉搓小美男的心思。

 

“你这个女人,本王在跟你说话呢,你发什么愣?”君子衍不爽了,很不爽了,少有人赶当着他的面走神,而这个女人做了,要不是看在她是四哥新娶的媳妇儿份上他早就让她好看了。

 

“八弟。”少有的君墨兮皱着眉,唤了他一声,显然是不满君子衍这样没大没小的样子了。

 

“哦。”君子衍不满地撇了撇嘴,心想他四哥从前可没有这样过,他府里的女人无论被自己欺负成什么模样都没见他出过声,今天是怎么了,四哥竟然为了这个女人对自己皱眉了?

 

“你是说这个吗?”冉心悦举了举自己手里的球。

 

君子衍看了君墨兮一眼,见他冷着脸,才弱了几分,不情愿地点了点头,“嗯。”

 

“刚才从那边飞过来,我碰巧接住了,既然是你的那就还给你好了。”冉心悦笑着说道,把球递了过去,却在君子衍要高兴时冉心悦眼底滑过一抹精光,把球抱了回来,接着不紧不慢的道:“我有一个条件。”

 

君子衍闻言一张包子脸皱了起来,就知道这女人没安好心,又看了君墨兮一眼,君子衍不高兴的道:“什么条件?”

 

冉心悦闻言眨了眨眼睛,娇俏的道:”这个嘛,我暂时还没想到,到时候再跟你提。”到时候她就要捏小狼狗的脸,嗷呜~

 

“那可不行,万一你提什么伤天害理的条件那我岂不是也要答应?”

 

“这个你放心,当然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条件,我保证绝对会像我接这个球一样简单的条件。”

 

君子衍悄悄打量着君墨兮的表情,才不情不愿地道:“好吧。”

 

冉心悦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之后,立马把球交给了君子衍。君子衍接到球之后就立马抱进了怀里,那模样就像那球是他刚刚失散的恋人,冉心悦看的有些忍俊不禁。

 

君子衍与球“温存”过之后就狠狠地瞪了冉心悦一眼,模样略显孩子气,冉心悦见此更想笑。

 

“王爷可算是进宫了,皇上和太后已经在宫中等候许久了。”

 

正在冉心悦和君子衍大眼瞪小眼的时候,一道娇柔的时候响了起来。

 

冉心悦闻声心中警铃大作,而君子衍却像暂时得胜了一番,神情都高傲了起来。

 

冉心悦眯起了眼睛,猛得朝声音的源头望去。只见那里走来了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儿,以冉心悦毒辣的眼光来看,这美人儿绝对是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儿!

 

瞧那小脸儿白嫩的,如同剥了壳了水煮蛋蛋儿般,美目盈盈,樱唇饱满,那细腰,那大胸,行动间弱柳扶风,姿态婀娜,发间的钗环叮当作响,最妙的还是她那身书卷般的气质,连她这个女人看了都不免有些心动,更何况男人们。

 

不过凭借冉心悦多年来看狗血小说,电视剧的经验来看,这女的八成是喜欢她家美人夫君!

 

冉心悦不由地脑补出了一出狗血大剧,心机女爱慕男主不得,由爱生恨,处处为难女主,最后被女主手撕。

 

哈哈哈哈,冉心悦不由地在心底仰天长啸四声,她就是那手撕心机女的女主,白莲花你等着受死吧!

 

冉心悦撸了撸袖子,打算上去手撕心机女,却听君墨兮道:“你怎么来了?”语气中似乎透着浓浓的厌恶。

 

“我来看看你,阿墨我知道是我不对,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能原谅我吗?”

 

冉心悦一顿,嘎?这剧情不对啊?这两人怎么听都有故事啊,和君墨兮相处了这么久冉心悦也算是能猜到君墨兮的脾气,对人一般是温润有礼的,这么不待见一个人还是少数啊。

 

冉心悦瞬间又在脑海中脑补出了一出,男主和女主因误会分离,这时小三插足,女主记恨上小三,等女主上位后与男主共同虐小三的狗血大剧。而她不幸的是正是剧中的小三。

 

冉心悦瞬间就是一个激灵,唉呀妈呀太可怕了,要真是这样那她还不得被虐得个死去活来?

 

冉心悦想着悄悄地后退了脚步,打算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君墨兮似是脑后长了眼睛似的,一把抓住要逃跑的冉心悦,将她往怀里带。

 

冉心悦完完全全被君墨兮抱在了怀里,其他人惊掉了一地的下巴,但冉心悦却升不起丝毫的旖旎心思,她心忧着自己的小命儿。

 

脸上挂着尴尬且带着几分讨好的笑,朝君墨兮不远处的那位大美人晃了晃爪子,“嗨,你好啊。”我真的不是要故意和你抢美男的,你相信我妈?

 

谁知那美人见此,忽得红了一双眼睛,然后捂着脸朝后面飞快地跑了。

 

“沁敏姐姐!”包子脸急叫了一声,朝君墨兮跺了跺脚,然后追着美人而去了。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