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娱乐资讯 >

让人欲罢不能的网络小说 老公来嘛人家想你了

时间:2022-11-05

陆昭念看那贩子嘴脸着实可恶,也可怜这个奴隶遭他毒打,硬气道:“买。”

让人欲罢不能的网络小说 老公来嘛人家想你了

“小姐!”紫苑拉住她,苦着脸,“我们哪里来的钱啊?”

 

这一路被坑坑骗骗,两人带出来的荷包早就空了。

 

陆昭念脸上一紧,为难的和紫苑对视。

 

贩子看出两人的窘迫,甩了一下鞭子,“拿不出来钱就别在这里浪费时间,逗人玩呢?”

 

陆昭念也不忿,大步走过去,把手上紫金手串撸了下来,上面雕纹精致,手链上还坠这好几颗上等的宝石,看得贩子眼睛一亮。

 

“这是最好的紫金做的,上面的宝石也是最好的,够了吧?”

 

贩子看少女稚气的脸,摆出嫌弃的样子,“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我?”

 

“那你想怎么样?”

 

“加上你额头上这个。”

 

“你可真是坏,这可是凤血石,可遇不可求,价值千金。”紫苑怒道。

 

“不答应就算了。”

 

“给你。”陆昭念把护珠拿下来,和自己的紫金手链一起递给贩子,看向后面那个奴隶,“人,我可以带走了吗?”

 

贩子欢天喜地的接过,把钥匙和一个小瓷瓶递给她,“当然当然,这些您拿好。”

 

陆昭念捏着小瓷瓶看了看,“这是什么?”

 

“喂给这奴隶吃的软骨散。”贩子压低声音道,“这是从战场上捡回来的中原人,可能不太听话,吃了这个就不怕了。”

 

怪不得这奴隶看着比贩子高大强壮,却毫无反手之力。

 

陆昭念捏紧了瓷瓶,冷淡的点点头,让紫苑去把奴隶的镣铐解开。

 

紫苑都要给这个小主人跪下来了,买个奴隶就算了,怎么还买了一个战俘?她走过去,那奴隶锐利的目光就看过来,吓得她手一哆嗦。

 

“看到那个人了吗?她救了你,你以后都得听她的。”

 

对于紫苑的话,奴隶十分漠然。

 

紫苑偷偷对陆昭念道:“小姐,这个奴隶好像听不懂我们的话。”

 

“他是中原人,应该是听不懂。”陆昭念看着那个一动不动的奴隶,想了想,红唇轻起,说出字正腔圆的中原话,“你跟我走?”

 

她眼瞳明亮剔透,就算没有额间的护珠,看上去也明媚灼灼,奴隶漆黑的眼睛动了动,缓缓站了起来,高大的身体投下的黑色小山似的阴影,压迫感十足。

 

紫苑还以为这个奴隶要做什么,可是他只是站起来,然后单膝跪地,伏在陆昭念脚下。

 

陆昭念看他的动作一愣,认出这是奴隶认主摆出来的动作,随即抬起一只脚,雪白的靴子踩在他肩上,对那贩子说:“好了,他是我的人了。”

 

言外之意的是,这场交易完成了。

 

买卖奴隶,奴隶不认主,贩主可以把人杀了。

 

贩子也有些吃惊这个奴隶竟然愿意跟着陆昭念走,摆手让他们赶紧离开。

 

陆昭念带着奴隶走出了集市,把自己带着的白玉耳扣拿下来,吩咐紫苑去牵一辆马车,她待着奴隶去了路边的医馆,简单包扎了一下他那些外露的伤口,被绷带缠着的双手,看上去十分修长,若没有那些伤口应该会很赏心悦目。

 

这奴隶脊背挺直如松,听了大夫的话,陆昭念才知道这人伤得很重,一般人早就忍不住惨叫起来。

 

从医馆出来,陆昭念另一只白玉耳扣也没有了,她也不心疼,还是笑眯眯的样子。

 

“他们给你吃了这个吗?”她摊开白嫩的手心,露出那个粗劣的瓷瓶。

 

奴隶点头,以为她是要让他吃,便伸手去拿她手里的东西,陆昭念马上避开他的动作,“我没有让你吃。”

 

说着就随便的把手里的东西扔在了出去,瓷瓶在人来人往的街上滚了几圈,就消失不见。

 

“你是我买的第一个奴隶,你是中原人,我不能随便放了你,不过放心我不会虐待你,只要你听我的话就好了。”陆昭念对他安抚性的一笑,眉眼单纯清澈。

 

“你叫什么名字?”陆昭念又用中原话问他。

 

奴隶沉默的摇头,不知道是忘记了,还是不想说。

 

“没有名字吗?我们这边的规矩,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我给你起个名字。”陆昭念摸着下巴开始思索起来,在紫苑牵着马车过来的时候,说,“你以后就叫陆止,止休的止。”

 

紫苑听到她还给奴隶起了名字,皱眉小声说:“小姐,你想过怎么把他带回去吗?”

 

“就说是我买的奴隶啊。”

 

“他可是中原的战俘,王上他们是不会答应的。”

 

“你不说谁知道他是战俘?而且,他伤得好重,赶紧回去找个大夫给他看看。”

 

紫苑看看那个沉默得像个石头的奴隶,又看看自己没心没肺的小主人,只好点点头,牵着用白玉耳扣换来的马车准备回去。

 

“陆止,帮忙把东西拿上去。”

 

没想到奴隶听了她的话,把她们买的东西拿了上去,是接受了自己的新名字。

 

陆昭念得意洋洋对紫苑道:“你看,他听话吧。”

 

不等紫苑说话,她对要下马车的陆止道:“你不用下来,你伤得重,就在马车上待着。”

 

紫苑不满又嫉妒,“小姐,你对他也太好了吧。”

 

“你想想他值多少钱,要是人死了,不就浪费了吗?”

 

说的好有道理。

 

两人牵着马车在街上晃晃悠悠,没多久就看到了前面骑马而来的一行人,两旁行人纷纷避让,垂着头不敢直视。

 

“公主,大王子来找你了。”紫苑心虚的吞了吞口水。

 

陆昭念看着自己渐渐过来面带怒容的王兄,把车帘拉开,对立面坐着的陆止道:“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是北蒙的公主。”

 

陆止目光还是淡淡,像是天生没有情绪一样,十分淡漠的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等会你别出来。”

 

刚刚说完,陆昭凌就骑马站在她面前,开始教训她私自出宫,整个王宫都在为准备她的十五岁生辰宴,她倒好,自己偷偷跑了出来。

 

“你的护珠呢?”陆昭凌皱眉看着眼前的小人,总觉得少了一些什么,仔细一看,不仅护珠没有了,耳扣也没了,手上的手链也没有了。

 

“买了一些东西。”陆昭念摸了摸鼻尖。

 

陆昭凌知道她被骗了,掀开那马车要看看她被骗着买了什么,车帘一掀就对上一双冰冷的眼睛,犹如草原上蛰伏的狼王,森寒迫人。

 

“一个男人?”陆昭凌目光霎时就危险起来。

 

陆昭念马上说:“是我买的奴隶。”

 

“中原人?”

 

陆昭念点头。

 

“这人不能留。”陆昭凌马上示意士兵上前。

 

“为什么?”陆昭念阻止他的动作,让士兵不许过来,“他是我买的,你不能动他。”

 

“我们在和中原人大战,你怎么能把中原人带进王宫?”

 

“不是已经息战了吗?”

 

“那只是暂时,总有一天会打起来,父王担心中原探子混进来,已经打算不在境内留下中原人。”

 

“这样不公平。”陆昭念觉得这样不对,“要是杀光了中原人,我们喝中原的关系不是更坏了吗?”

 

陆昭凌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解释,坚决道:“反正这个人不能留,父王也不可能同意让你留下他。”

 

“我只要证明他没有问题,是不是就可以留下他?”陆昭念眼巴巴看着他,陆昭凌一向拿她没有办法,避开眼睛不回答。

 

陆昭念继续道:“我花了好多钱把他买下来,不能就这么让哥哥你杀了,你让我带回去,让人看着他也好,我来证明他没问题。”

 

“你怎么证明?”

 

知道他松口,陆昭念马上笑道:“我有办法,哥哥现在不许告诉父王。”

 

陆昭凌拿她没办法,连连点头答应,又无奈又宠溺,“快点回去,都在等着你。”

 

今天是她十五岁的生辰宴,王宫中都是宾客,陆昭念在北蒙国王和王后身边,水灵灵的动人。

 

“父王,儿臣好累,想回去。”

 

“胡说,刚刚才来坐一会。”北蒙王看她一眼,“别以为没人知道你刚刚偷跑了出去。”

 

“儿臣第一次出宫啊,你就着急着让王兄把儿臣抓了回来。”陆昭念晃他胳膊,又可怜又委屈,“这里的人儿臣都不认识。”

 

“马上就认识了。”北蒙王漠视她的撒娇,看向前面走过来的一个人,“这个是大金来的皇子,与你一般大,认识一下。”

 

陆昭念虽然任性,但是也十分懂分寸,知道有人来了,马上就坐正,看过去,没想到看到一个眼熟的人。

 

少年清隽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眼底带着几分狭促,“公主,又见面了。”

 

“你,你是?”陆昭念一愣,马上想到了路上无意撞到的那个书生,“是你啊。”

 

“你们还认识?”

 

“有过一面之缘。”

 

“那正好一起去玩玩,昭念一直说宫里没有人陪她玩,宁皇子一会陪昭念一起去放灯。”

 

能离开宴席自然好,陆昭念马上就答应。

 

两人一起离开宴席,陆昭念问:“你叫什么名字?”

 

“宁恒。”

 

“宁恒?哪个恒?”她歪头,面露不解。

 

宁恒拿过她的手,在她手心写下自己的名字,指腹暖暖的划过她白嫩的掌心,陆昭念偏着头笑,“你们中原人都是这么介绍自己名字的?”

 

宁恒马上松开了手,白皙的脸涨得通红,“是,是我唐突了。”

 

陆昭念大笑起来,眉眼飞扬,初露倾国之姿,“没关系,我们北蒙没有那么多讲究。对了,不如你给我讲讲你们中原吧。”

 

“中原么……”

 

两人还没有说几句话,刚刚说到中原的两个国家,大梁和大金,陆昭凌就找了过来,是不放心自己的妹妹和别的男人单独待在一起。

 

“夏侯军?手下败将而已。”陆昭凌听到两人在谈论的话题,面露鄙夷,“就算大梁的皇帝重振夏侯军,也打不过我们的精骑。”

 

陆昭念捧场道:“哥哥说得对。”

 

宁恒在一旁笑。

 

而后陆昭念想要放灯,两人便陪着她一起去放灯,直到笙歌结束,月华高照,她才回到自己的宫殿。

 

褪去华服,简单沐浴后,陆昭念小脸红扑扑坐在床上,突然想到了自己买回来的奴隶,“陆止呢?”

 

“已经看过伤,还换了一身衣服,在偏殿。”

 

听到紫苑这么说,陆昭念赤脚下床,“我去看看他。”

 

她穿着雪白的里衣,披着小毯子,拎着一个流彩宫灯去了偏殿。

 

“陆止?”偏殿里面没有燃灯,暗沉沉的,她叫了一声没人答应,又往里走了几步。

 

突然眼前晃一个黑影,陆昭念惊得后退差点摔倒,被人扶了一下,是陆止身上淡淡的药香。

 

“你好些了吗?”

 

她拎着宫灯去看站在面前的陆止,一双眼睛不由微怔。

 

眼前的人,棱角分明,眉目锋利如刃,又侬丽夺目,稠黑的眼睛像是璨璨星河,又像是凝固的冰原。

 

“陆止?”陆昭念有些不确定自己眼前这个俊美隽拔的人是自己买回来的那个奴隶。

 

“嗯。”

 

陆昭念上下打量了一下,像是在确认,怎么洗个脸,换一件衣服,就不像是同一个人了呢?

 

不过陆止还是那个陆止,冷得像一块冰。

 

“你以前在中原是做什么的?”

 

“打猎。”陆止顿了一下,补充道,“被人陷害受了伤。”

 

才会被他们抓过来。

 

“怪不得你看上去这么凶,你想回去吗?”

 

只要陆止说想,陆昭念肯定会让他走,毕竟买他回来也不过是不想他白白死了。

 

没想到陆止摇头。

 

“为什么?你想回去找你的家人吗?”

 

“我没有家。”

 

“那北蒙以后就是你的家。”陆昭念帮他做决定。

 

陆止看向她,眉峰皱起,“为什么救我?”

 

“不知道吧。”陆昭念想了想,“就觉得你和巴图的眼睛有些像。”

 

“巴图?”

 

“它死了。对了,巴图,就是我以前养过的一只狼狗。”陆昭念想到看陆止的第一眼,他目光锐利,真的就像是草原上的狼王。

 

看到他没事,陆昭念也放心,准备离开,拎着灯笼突然回头,“今天是本公主的生辰,恰好就买到了你,你不对我说什么吗?”

 

陆止站在阴影中,嘴角似一闪而过的勾了一下,“谢谢,生日快乐。”

 

前尘碾落,留在的不是令人怅惘的回忆,而是彻骨的冷。

 

天一亮,宁恒就过来敲她的房门,进来看到花婉坐在铜镜前,已经打扮好,像是刚刚起来,又像是一夜没睡。

 

“起这么早?”宁恒走过去,亲密又自然接过她手里的檀香木梳,细细替她打理她黑云鸦羽一般的秀发。

 

花婉还没有说什么,外面就传来殷雍的声音,“宁恒,你一大早就舍不得自己的美姬?再不出来,孤可要进来了。”

 

“昨天与太子约好,忘记告诉你了,今晚可能不回来。”

 

花婉余光看了看外面,和宁恒无声交换一下眼神。

 

宁恒背对着外面,动作轻柔的帮她把头发拨到耳后,目光中却隐含担忧,握住她的手,在上面划了几下,花婉辨认出是“小心”两个字。

 

她温顺的点点头,嘴唇无声的张合,“你也是。”

 

宁恒弯腰,像是在她耳边落下了一个亲吻,却是用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小心皇后。”

 

花婉暗自心惊,皇后?难道今天把宁恒叫走是有意为之,是自己被发现?可是绿珠怎么敢说出去,她不担心自己的侄女了吗?

 

殷雍站在外面,隐隐看到里面的情景,在宁恒走出来的时候,坏笑不已,“刚刚孤可都看到了,这般难舍难分,到让孤成了罪人一样。”

 

宁恒往外走,淡笑不语。

 

“你这把宝贝她,都要两个月了,孤还没有仔细看过她长什么样子。”

 

“婉儿怕生,有合适的机遇,我会带她出来。”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孤可要好好看看。”

 

……

 

外面的声音渐渐远去,花婉才从偏殿中走出来,问一旁的宫女,“太子是几时来的?”

 

“卯时。”

 

“这么早?”

 

“说是约了郡王去郊外校场,特意来这么早。”

 

花婉直到殷雍此行目的的虚实,只怕来接宁恒是假,来探他们的虚实才是真的。

 

这个太子,这两个月不断试探宁恒,却还是没有完全相信他。

 

得找个机会,让他信任宁恒。

 

有了宁恒的嘱咐,花婉这一天没有打算离开清华宫,却没有想到对方主动找上了门。

 

午时,正是太阳最大的时候,明晃晃的照在外面,有个眼生的宫女进了清华宫,神情倨傲,“花婉何在?”

 

“姑娘,皇后娘娘宫里的人来找你了。”

 

听到宫女的话,花婉倒也不意外,让人扶着走了出去,她脸上未施粉黛,素白纯净,黛眉微蹙,颇有几分羸弱。

 

“你是怎么回事?”

 

“身子有些不舒服,不知道娘娘找妾身何事。”

 

“今日娘娘在宫里举宴,听说你会跳舞,让你过去玩玩。”传话的宫女十分不屑的打量她,“你能去吗?娘娘好心让你去,可别扫了娘娘的兴。”

 

知道这话是在暗示她别不知好歹,花婉道:“好,我去准备一下。”

 

既然躲不过去,那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花婉换了一身云纹水袖袍,在自己脸上抹了点胭脂,抿了淡淡的口脂,掩去了眉宇间的病色,这样既没有对皇后的不重视,也没有喧宾夺主,恰到好处。

 

传话的宫女看她这个样子勉强满意了一些,在路上交代,“待会还有贵妃和其他娘娘,你是皇后邀过来的人,仔细些别让娘娘丢脸。”

 

“今日是什么宴席?”

 

“就是几个娘娘随便坐坐。”以为她在紧张,那宫女又说,“你也不必怯场,娘娘们就是图一个乐子。”

 

昭纯宫的事刚过去没有两天,又有宁恒的嘱托在先,花婉心底清楚自己要去的宴席不可能简单。

 

皇后的宫殿里面搭了一个戏台,刚走进去,靡靡的丝竹声就携着淡香飘了过来,皇后和一众妃嫔坐成一个扇形,这些后妃都已经不再年轻,却保养得当,端着威仪端庄。皇后在最中间,和当初在宴席上遥遥一眼的印象一样,端庄冷傲,眉眼间都是母仪天下的威严。

 

宫女跑去和皇后耳语,花婉站在一边,不动声色看了一眼周围,没有绿珠的身影。

 

皇后果真来者不善。

 

她开始在心中飞快盘算着,就看到殷明乐皱眉看着自己,似在疑惑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花婉不敢大意,对着她淡淡颔首,在皇后的注视下走了过去。

 

“这位是?”有后妃皱眉问道。

 

“我记得你。”殷明乐看着她,“在宁郡王的欢迎宴上见过你。”

 

“公主好记性。”花婉对着她笑笑。

 

听殷明乐这么一说,后妃也渐渐想起了是有这么一个人,有人玩笑道:“方才看到,还以为是宫里新进了美人。”

 

“静妃娘娘可别这么说,我可是听太子哥哥说,她和宁郡王感情好着呢。”

 

“模样果真标致,不枉宁郡王千里迢迢把你带过来,听说你们金人善舞,今天不如让大家开开眼?”

 

“娘娘说笑了,不过是些上不得台面的东西,难登大雅之堂。”花婉笑容恭敬客气,神情却也不为所动。

 

若她只是一个舞姬,让跳便跳了,但是她是跟着宁恒一起过来的,谁都知道她是宁恒的人,她今天答应下来,折辱的就是宁恒的面子。

 

皇后只想为难她也只是吃些苦,但是周围不见绿珠的身影,她心底不由担心眼前这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女人有其他的打算。

 

这些在后宫起起浮浮的后妃,又怎么不会知道这里这个道理,只不过都在等着她出丑罢了。

 

“哎,你可是皇后请过来的,跳一支舞也不肯?是却觉得我们在折辱你?”

 

“只是妾身今天不舒服,改日再寻机会。”

 

“你不舒服么?过来坐坐。”

 

殷明乐在帮着她说话,不仅是花婉,在场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就连贵妃也诧异的看了看自己的女儿。

 

皇后笑道:“看来你和文安关系不错,文安陪着我们也该腻烦了,正好,你去陪陪她。”

 

花婉还没来得及说话,殷明乐便站了起来,说:“多谢娘娘了,那文安就先告退了。”

 

看着两人一起离开,皇后对着贵妃意味深长的一笑,“她才进宫多久,就与文安关系这般好?”我喜欢看言情的网络小说。看了。就想要。我和老公撒娇。老公来嘛人家想你了。老公受不了。就直接扑了上来。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