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四根一起会坏掉的厉害的视频 五个人一起会坏掉的

时间:2022-11-06

赵雅莹大多时候是自己一个人在玩游戏,久了还是会觉得无聊,现在教她玩,更觉得有趣。

四根一起会坏掉的厉害的视频 五个人一起会坏掉的

“快快快,复活了,敌军在拆塔了,快去打他们,用大招清兵……”

 

乔熙只好硬着头皮照做了,结果她这一路还是被打崩了。

 

聊天频道里立刻出现聊天信息:

 

朕就是萌萌哒:漂亮阿姨,你怕是个假王者吧!?

 

漂亮阿姨就是赵雅莹的ID。

 

靠,祢憑什麽占據我的心:是不是你儿子偷了你的手机在打?@漂亮阿姨。

 

帅到上帝都晕倒:你儿子小学三年级?@漂亮阿姨

 

朕的大清要亡了:你们别闹,我要上王者。

 

……

 

乔熙狂汗:“……”

 

连打了两局,因为她的原因,都输了,觉得非常对不起队友。

 

不过她发现这个游戏非常好玩啊,简停不下来,从此,她就爱上了这一类竞技游戏,她就是这么入坑的。

 

第三局的时候,对方有两个低段位的人,在赵雅莹的指挥下,她勉强赢了。

 

陆锦添从楼上下来,就听到客厅里传来喧哗声。

 

“熙熙,躲草丛阴他。”

 

“大招大他,晕他,晕他……收割人头,耶!快,推塔推塔!”

 

“包过来了,快疾跑!”

 

“哦好!好好!”乔熙应声着,按她指挥的操作。

 

她脑海里已经有了初步认识,这是一个拆塔拆水晶的游戏,敌人来了,她可以逃跑,有机会,就杀死敌人,至于该怎么购买装备这些,她现在智商,还无法考虑这些。

 

两人激动的时候,可爱也在周围转来转去,蹦蹦跳跳的,还不时舔一下乔熙的小腿小胳膊。

 

陆锦添进了客厅,就看到脱了鞋坐在沙发里一大一小美女,又吵又闹,很是兴奋。

 

好久没看到赵女士这么开心了,乔熙经历了绑架,父母去世之后,有些抑郁,这是第一次笑得这么开心。

 

他看着她们,眉宇间的神色灿烂了些。

 

“赢了,耶!”

 

两人抬手击掌庆祝。

 

他走上去:“赵女士,你该回家睡了。”

 

“啊,这么晚了吗?”

 

她们停下来,电视里传来高兰珠的声音,正在播放她的新闻。

 

乔熙看着电视,正是高兰珠的一个近距离特写,她穿着玫红色的衬衫,肌肤雪白,红唇烈艳,非常漂亮。

 

陆锦添看着电视,电视边角上显示时间八点半。

 

他催促道:“快点,我送你回去睡觉。”

 

“哦,好吧。”她还是很听儿子的话的。

 

她抱着乔熙亲了一口:“明天阿姨再来找你玩游戏,带你上王者。”

 

乔熙:“……!”

 

今天晚上因为她的原因,她的等级从最强王者掉到了永恒钻石,她有些不好意思。

 

这个游戏真的很好玩,她很想玩啊,就满口答应了。

 

“好……好啊!”

 

陆锦添:“……”

 

这两个人都是游戏迷,他得防着点。

 

老妈这里就算了,只要她开心就好,但乔熙还只是个孩子,不能被她带偏了,他得对乔氏夫妇负责。

 

“说好了哈,那阿姨先回去了。”

 

“好的阿姨,明天见。”

 

赵雅莹拎着自己的漂亮包包,向她挥挥手:“可爱,跟熙熙再见。”

 

可爱抬起一条腿,挥了挥!

 

乔熙目瞪口呆,果然是可爱,萌得她一脸血。

 

陆锦添:“你先洗澡睡觉,我很快就回来。”

 

她仰着小脸看着他,现在是晚上,外面漆黑一片,一听说是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她心里就害怕起来。

 

最终,她还是乖巧地点点头。

 

陆锦添开着车,送妈妈回她的房子。

 

车子开出花园,偌大的别墅显得格外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

 

她往外看了一圈,玻璃墙外,一片漆黑。

 

她被绑架的那天,也是晚上,和外面一样黑,她也是一个人在家里,然后就有人闯进她家,将她带走了。

 

想着想着,她的小身板就开始发抖。

 

不怕不怕,陆叔叔马上就回来了。

 

她想着陆锦添的话,他让自己洗澡睡觉,她壮着胆子,去了自己的卧室,开始洗澡睡觉。

 

她七岁的时候,爸妈给她请了专业的老师,教导她如何照顾自己,现在,她已经能够照顾自己了。

 

洗了澡,她换上猫咪睡衣,就上床睡觉了。

 

心里有些害怕,她拉了睡衣的帽子戴在头上,这才关了灯,钻进被窝。

 

一秒,二秒,三秒……

 

她突然眼开眼睛,眼前是黑的。

 

她从被窝里钻出来,眼前还是黑的。

 

她慌忙爬起来,打开灯,这才放松下来,已经是一头冷汗。

 

陆叔叔应该要回来了吧,感觉已经去了很久。

 

她抱着枕头,下楼来。

 

门后有个墙角,她就躲在那里等着。

 

半个小时后,陆锦添回来了,他一进门,就看到墙角里的乔熙,她穿着粉色的猫咪睡衣,抱着抱枕,像只傲娇的小萝莉。

 

他皱了下眉头:“你在这里做什么?”

 

“哈哈哈……”乔熙擦着额头上的冷汗:“我看你回来了没有。”

 

“我我我……我去睡觉了。”

 

她一紧张就结巴,一结巴就更紧张。

 

“啊!”她一脚踢在楼梯上,差点跌倒,站直了身,快步往楼上去。

 

陆锦添看着她的小模样,又转头看了眼她蹲的那个墙角,明白过来,这小丫头是害怕了,她在等自己回家。

 

是自己粗心大意了,没注意到之前的经历,在她心里留下了阴影,她现在心里还很害怕。

 

他回来了,乔熙安心了,这就上床去睡了。

 

陆锦添在书房工作到十二点,准备睡觉的时候,想到她等着自己回家了才敢睡的样子,就去了她的卧室。

 

他一推开门,就听到她惊恐地喊着。

 

“爸爸,妈妈……”

 

“放开我!”

 

“陆叔叔,救我,救爸爸妈妈……”

 

他打开灯,迅速上前去,拉开被子,只见她缩成一团,正在做噩梦,小脸都哭湿了。

 

“别怕!”他将她抱起,摸着她的头,安抚着她。

 

她双手搂住他的脖子,很快就平静下来,睡着了。

 

陆锦添想了想,最后将她抱进了自己的卧室,一起睡。

 

这个举动,让她养成了抱着他睡的习惯。

 

半年后,江锦集团的总部,总裁办公室。

 

陆锦添听着秘书张玉林向他汇报工作。

 

公司经过半年的休整重组,改成以基金投资为核心的金融公司,凭借着敏锐卓越的市场信息捕捉能力,公司的两笔投资,在三个月内取得了极高的回报,引起了金融市场的关注,公司正迅速步入正轨。

 

陆锦添见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问道:“还有什么事?”

 

张秘书有点搞不清状况,但还是说道:“是乔熙小姐学校打来的电话,她在学校打架了。”

 

他在陆锦添身边当了五年的秘书,到现在都还无法理解自己的BOSS竟然收养了一个小女孩。

 

不过学校的电话打到他这里来,他只好如实禀报。

 

陆锦添皱眉,在他的印象中,乔熙还算是个乖巧的孩子,今年刚刚读的初中,开学才一个月,竟然在学校打架了。

 

他站起,拿起椅子上的外套,往办公室外去。

 

走到门口,转过身来,向张秘书说道:“张秘书,以后熙熙的事情,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这是BOSS对下级发号命令。

 

“是……总裁!”

 

看着他出了办公室,他伸手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

 

陆总现在是去学校,可见他对这个乔熙小姐的重视。

 

午后,明媚的阳光照耀着港市中学的校园。

 

教导处的办公室里,乔熙被罚站在办公桌前,她身边站着一个男孩,个头和她差不多高,额头上的头发竖起,一双眼睛大大的,眉毛斜飞,小嘴微抿,正傲气冲天地看着她。

 

他的左眼圈黑乎乎的,右脸颊突起,正是乔熙打的。

 

乔熙:“……”

 

真想再揍这小子一顿。

 

“吱呀!”

 

门开了,大家同时看向门口,就看到了陆锦添,他穿着深蓝色的西装,身形高大笔挺,他一进来,办公室里顿时变狭窄急促起来。

 

完了!陆叔叔来了。

 

在学校打架被叫家长,已经够丢人了,她以为他工作忙,不会来,没想到他来了,她紧张地低下头。

 

小男孩看到他,两眼发亮,正要开口叫他,看到他严肃的样子,硬生生地将即将出口的声音咽了回去。

 

教导主任也没想到他会亲自来,忙站起来迎接:“陆先生,您……您来了!”

 

他温和地说道:“是的,辛苦你了王老师,我想和孩子们单独谈谈。”

 

“哦好!孩子们还小,您慢慢教育。”教导主任叮嘱了几句了,就出了门,把办公室留给他们。

 

他走到两个孩子的面前,看着他们。

 

乔小熙正抿着嘴,低着头,又是那副做错事了的小模样。

 

不过看样子,是她打了小男孩子,他这就放心了。

 

“乔小熙。”

 

“嗯……”她硬着头皮抬起头来,看着他。

 

“为什么打人?”

 

“他……他亲我……”

 

小男孩在班上亲了她,她也没多想,就出手打了他,然后就被带到这里来了。

 

下一秒,陆锦添拎起了小男孩,进入里间办公室,“砰”地将门关上。

 

她正一脸懵圈,就听到里面传来“啪啪啪啪”的声音。

 

她水灵灵的眼睛瞪得圆圆的,陆叔叔竟然打小孩子!

 

房间里,小男孩被按在桌子上,屁股“啪啪啪啪”地连挨了好几下,他的眼泪就要掉出来了,张嘴就要哭出来。

 

“李显新,不许哭!”

 

小男孩又吓得把眼泪憋了回去。

 

他的大手又在他的屁股上“啪啪”地揍了好几下。

 

乔熙在外面听着,顿时傻眼了,原来她的陆叔叔这么暴力,是个会打小孩的暴力狂。

 

房间里,李显新硬生生地将眼泪憋了回去:“表舅舅,我错了还不行吗?”

 

“我就是看着熙熙漂亮,忍不住亲了一口。”

 

“啪啪啪啪!”

 

又是几下胖揍,打得他怀疑人生。

 

“我错了,表舅舅,别打了……”

 

“我真错了。”

 

陆锦添满意地微笑着:“知道错了,接下来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门打开,一小一大的男人走了出来,乔熙看着他们,只见李显新的腿一拐一瘸的,她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陆锦添拉开门,把外面的教导主任叫进来。

 

李显新诚恳向他道歉:“老师,我错了,我不该欺服女同学。”

 

他又向乔熙道歉:“乔熙同学,我错了,请你原谅我。”

 

她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这个李显新,就是班上的小霸王,所以才敢在众目睽睽亲了她,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诚心道歉的样子。

 

教导主任一时也搞不清状况,该道歉的,不是把人打伤的乔熙吗?

 

陆锦添:“我是他的表舅,孩子们我都带回去了,王老师放心,我一定会好好教导他们的,也会转告他的父母,好好教导他。”

 

教导主任恍然大悟:“原来是亲戚啊,都带回去吧。”

 

他还劝说道:“小孩子打打闹闹很正常,说教说教就好了,别打孩子啊!”

 

李显新只想尽快离开这里,他这个表舅舅,还是非常疼他的,可他刚刚揍他的样子,已经给他留下严重的心里阴影。

 

“谢谢王老师。”

 

他带着两个孩子,离开了教导处。

 

出了教导处,来到教学楼的走廊里,他就向他挥挥手:“表舅舅再见,我先回家了,去晚了,我妈会担心的。”

 

他一瘸一拐的,跑得比兔子还快。

 

他虽然非常喜欢乔熙这位漂亮的小姐姐,但知道她是由他的暴君陆叔叔罩着的,就再也不敢碰她。

 

陆锦添:“……”

 

这小子,已经学会撒谎了。

 

他的妈妈,他表姐,是个生意人,根本没时间管这熊孩子。

 

看着他跑远了,他向乔熙:“去拿书包,我们回去。”

 

“乔熙,这里!”

 

教室门口站着一个小女生,瘦高瘦高的,染着波尔多红头发,扎着小公主的发式,白色系蝴蝶结的衬衫,蓝色的小裙子,脸小小的,眼睛弯弯的,很精致,同样是穿着校服,她穿得比别人更时尚,此刻正抱着乔熙的书包,在等着她。

 

她是乔熙的同桌,唐蜜,两人也是班上最好的朋友。

 

乔熙走上去,只见她双眼盯着自己后方的陆锦添,两眼冒星星:“熙熙,他是谁啊?好帅!”

 

“他是我叔叔。”

 

“我长大了,要嫁给你叔叔!”

 

乔熙:“……”

 

陆锦添:“……”

 

现在的小孩子,都是这样的吗?

 

乔熙拿过自己的书包,傻“呵呵”地笑着:“我先回家了。”

 

她抱着书包,向陆锦添走去。

 

唐蜜后面挥手:“熙熙再见,叔叔再见!”

 

乔熙:“……”

 

她以前只知道唐蜜特别爱美,今天才知道,她还是个花痴。

 

唐蜜的妈妈是漂亮演员,兼美妆主播,她遗传了妈妈的美貌,受她的影响,现在在网上,已经是个美妆达人。

 

出了校门,两人上了车。

 

陆锦添:“今晚有个时装发布会,我带你去。”

 

现在是港市的春夏时装周,他答应了表姐赵家桦,要去给她撑场。

 

这个发布会结束得晚,他不放心将她一个人留在家里,就带她一起去。

 

她皱了下小眉头,点点头。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带她出席会议了,她已经习惯了。

 

港市会展中心,位于海边,是市里最有标志性的建筑之一。

 

车子停进停车场,乔熙跟着陆锦添下了车,两人往会展厅去。

 

正是黄昏时分,灯光亮起,一片繁华璀璨。

 

到处都是人,乔熙伸手抓着他的衣角,生怕跟丢了。

 

陆锦添直接带着她来到发布会的后台,宽大的室内摆满了发布会要展示的华服珠宝,漂亮的模特和明星们正对着镜子化妆。

 

一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女人正穿行在其中,检查着进度。

 

她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离展会开始,只有二十来分钟了。

 

看到他们,女人走上去,威严的面容柔了些:“锦添,你来了。”

 

他点点头,这就是他的表姐赵家桦,三十二岁,一手创建了轻奢时尚品牌璀璨,是时尚界的风云人物。

 

乔熙还拽着陆锦添的衣角,仰着小脸看着她,这个阿姨,长得有点像雅雅阿姨。

 

赵家桦:“会场给你安排了位置,你只要坐在那里就行。”

 

时尚品牌市场是一个高利润市场,想要在这个市场屹立不倒,需要得到资本的青睐,以陆锦添现在的影响力,他的出场,就会为她带来影响力。

 

他点点头:“我知道。”

 

因为妈妈的原因,他和赵家的人关系都不错,和这个表姐,也像亲姐弟一样,这个忙,他是一定会帮的。

 

她的目光落到乔熙的身上,眼睛亮了亮,这个小女孩子,长得真灵气!

 

“这就是你养的那个孩子?”

 

她姑姑赵雅莹去赵家的时候,跟他们提过。

 

“嗯。”他向乔熙:“熙熙,这位是家桦阿姨。”

 

“家桦阿姨好!”

 

赵家桦笑道:“熙熙好。”

 

她是个严厉的女商人,很少笑,看到这么乖巧的孩子,就笑了。

 

“熙熙就留在这里,你找个人看着。”

 

他不想带她去会场,她还只是个孩子,不想让她曝光在聚光灯下。

 

“小叶!”

 

赵家桦一喊,一个年轻的女助理迅速来到她的身边。

 

“你照看好这个孩子。”

 

“好的,赵总。”

 

乔熙松开陆锦添的衣角,跟着她来到一个角落里,乖乖地坐在椅子里。

 

小叶给她拿了一盘子糖果和点心。

 

陆锦添去了前台,一切准备就绪,会展的时间到了,穿戴着展品的模特们排站在出口处,音乐响起,她们依次上场。

 

前台,偌大的会场坐满了贵宾,舞台上灯光璀璨,吸引着大家的球。

 

受邀的记者和导演正拿着相机,对着舞台拍摄。

 

有不少镜头落在了陆锦添的身上,看到他,有人在纷纷猜测,他会不会引投时尚界。

 

赵家桦站在后台的出入口位置,可以很好地观察着里外的情形,里里外外的大屏幕上显示着模特和展品。

 

“赵总,不好了。”中年女设计师森淑英慌忙来到她的身边:“赫宝娜小姐身体出问题了,上不了台。”

 

她的脸色一变,在今年的展品中,有一个亲子装系列,是公司重点推出的,所以他们花了天价,请来了现在国际上有名的童星赫宝娜,她要是上不了台,会对公司造成严重的损失。

 

她迅速往化妆间去,森淑英跟上她。

 

化妆间里,乔熙扒在后门的门口看着赫宝娜。

 

她有着一头棕色的头发,做着标准的公主发型,不过现在正脸色苍白地躺在沙发里,抱着肚子喊疼。

 

她在电视上看到过她,上半年,她参与拍摄的一部好莱坞电影在国内上影,她的镜头虽然很少,但贴上了国际童星的标签,得到了很多代言,到处都是她的广告。

 

她的经纪人和她的妈妈在一旁焦急地喊着要送她去医院。

 

赫太太:“我女儿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你们赔得起吗?”

 

总裁秘书杨乐:“赫太太,只有五分钟就要上场了,您们这样,是在砸我们的招牌,损失不可预估。”

 

璀璨是大公司,他们也不敢轻易得罪:“可是我女儿已经这样了,怎么上场?签约金我们不要了……”

 

杨乐:“……”这不是签约金的问题,是这个发布会会被毁了,她心急如焚。

 

赵家桦推门进来:“怎么回事?”

 

杨秘书:“宝娜小姐可能是吃坏了肚子,有点不舒服。”

 

赫太太:“我女儿生病了,现在要去医院。”

 

她拧了下眉头,看着沙发上的赫宝娜,她的脸色苍白,鼻尖上还有点汗,但看起来还能够再坚持一会儿。

 

她拿起一旁的金色公主裙,坐在沙发上,微笑着劝说:“宝娜乖,穿上这件,去台上走一圈,只需要五分钟,五分钟后,阿姨送你去医院。”

 

她要展示的童装总共有三套,上下台,加上换装的时间,大概半个小时,现在只能缩减,让她穿这一件压轴的出去,走一圈就算了。

 

赫太太抢过她手中的裙子,扔了出去:“都说我女儿生病了,你们这些商人,怎么这么没良心?”

 

“啪”的一声,裙子正好扔在乔熙的头上。

 

她拿下来,抱在怀里。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