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肉车多的说说推荐 质量好的肉肉多的

时间:2022-11-06

坐在沙发上的季凉城接过林易递给他的双肩包,他慢条斯理滑开拉链,将许清颜包中的物件,逐一甩在茶几上。

肉车多的说说推荐 质量好的肉肉多的

身份证,护照,银行卡,船票,飞机票,客车票,火车票,以及一叠红艳艳的现钞。

 

许清颜听着那一声声物件落在茶几上发出的脆响,一颗心上下沉浮,揪紧的厉害。

 

“颜颜,这些,给我个解释。”

 

“……”

 

“说话。”

 

让人窒息的紧迫感,好似一只手,在无形中扼住许清颜的喉咙。

 

她听着季凉城愈渐犀利冷漠的声音,努力的吸了吸气,尽量平复自己不安的心,“你要订婚了,不是么?”

 

季凉城呼吸微窒,在这一瞬,他有着短暂的怔忪,不过很快,这种情绪的变化便被他迅速掩掉,他阴郁的脸色不变,低沉的声音微微暗哑,“谁跟你说的?”

 

“你打电话,我听到了。”

 

他默了两秒,没再接话。

 

许清颜不知道他这样到底算不算是心虚,可连日来,她佯装无事的平静,自此算是被彻底打破。

 

她苦下脸,大着胆子尝试同季凉城协商,“季凉城,我们到此为止吧,你放了我,行么?”

 

男人撇了下唇,手指缓缓地在茶几上敲了两下。

 

许清颜的心抛高的悬起来,她希望听到他松口放人的回应。

 

“不行。”

 

冷漠到不容置喙的拒绝,自他菲薄的唇瓣间吐出。

 

许清颜的脸色变了变,“季凉城,从18岁到21岁,我最好的年华都给了你,难道你还没腻?”

 

听着她的质疑,他发出一声寡淡的浅笑。

 

“颜颜。”

 

他开始低沉的叫着她的名字,唇舌相碰中好似缱绻着无尽的深情,可她根本不敢信。

 

“记得我们当初的契约么?若是忘了,我不介意帮你回忆一下。”

 

他的话音才落,黑色的录音笔,像是从天而降的被丢掷到茶几上,带出一声脆响。

 

许清颜还没能看清什么,女人和男人的说话声,便在静谧中幽幽响起。

 

她听的出那是她的声音,以及……季凉城的声音。

 

“只要你能帮我们许家渡过难关,不论你提什么要求,我都会去做。”

 

“哦?可你并不能给我什么,我在你身上,在许家身上,全都看不到任何值得我投资的价值。”

 

“季先生,我请求你帮帮我,真的,我请求你。”

 

“真的做什么都可以?”

 

“是,我不后悔。”

 

“……”

 

许清颜的记忆,随着录音的播放,瞬间倾泻翻腾。

 

她在寂静的黑暗中,觉得自己坐上了时光机,回到了从前。

 

当所有的录音播放结束,时间也犹如在这一刻静止。

 

没有人说话,客厅里,好似就只剩下噗通噗通躁动的心跳声。

 

“颜颜,听着,今天这样的事,我不想再有第二次。”

 

许清颜无声中张了张口,她有心还想要为自己争取点什么,但最终还是未发一言,按照季凉城的吩咐缓慢上楼。

 

她清楚,她已经没有选择,她太弱也太渺小,所以,只能被命运推着走。

 

暗色的大床上,季凉城强势侵占着许清颜。

 

他很了解她,他知道要怎么做,才会勾起她的敏感。

 

带了几分较劲的倔强,许清颜死咬住自己的嘴唇,不肯发出丁点声音。她的眼睛,空落的看着白色的天花板,心里的迷茫感,无限扩大。

 

到底还是没走成,逃不行,谈判也没用。

 

她该是心如死灰的,但……让她无法正视也不敢正视的,是她内心深处,居然隐隐的,也松了一口气。

 

她的理性和感性,处于天平的两端,理性告诉她,她必须离开他,感性,则告诉她,她远没有她表现出来的那么想同季凉城分开。

 

季凉城这个男人,虽然霸道专权,又强要她在身边,可这几年下来,他对她很好,在他身上,她找到了被人在意的感觉,也有被人哄,被人宠的感觉。

 

那是在许家,她一直缺位的部分。

 

许清颜醒过来的时候,天光大亮,季凉城的人不在。

 

她拖着疲惫的身体快速洗漱,刚一开机,一通最新来电撞入眼底。

 

她看着熟悉的号码,怔忪的顿了顿,心头蒙上一层阴影。

 

“妈。”

 

“颜颜,你是不是做了什么惹季总不高兴的事?今天一早,季氏给到我们的几个大项目全部叫停了。”

 

许母讲到这,声音里更多了几分痛心疾首,“我们在项目上已经押上了家里的全部家当,这个时候被停掉,我们是要破产的,到时候我和你爸,你的妹妹,我们都要无家可归。”

 

许清颜听着母亲的话,仓惶的咽了咽口水,“妈,你别急,这事我会去找凉城说的。”

 

“那行,那你尽快,多耽搁一天,那就是多一天的消耗,我们许家真的拖不起,对了,你今儿回来一趟,我和你爸有事要跟你商量,是天大的好事。”

 

天大的好事?

 

许清颜的眸子暗了暗,对母亲卖的这个关子秉持怀疑。

 

许家的客厅,打从许清颜踏入的那一刻,她就发现了异样。

 

今天的人到的太齐了,不止是她的父母,她那个向来就不对付,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妹妹,许婉婉居然也一脸乖巧的出现。

 

许清颜面对这样的阵仗费解的勾了勾唇,还不等她往深里想,许母已经热情到过分的起身迎她。

 

这种待遇,还是只有在当初许家遇上危机的时候,她才受到过的最高礼遇。

 

“颜颜,快过来妈身边坐。”

 

许清颜咬了咬唇,“妈,公司的事,我还没跟凉城说,但我今天肯定会跟他说的。”

 

“啊,这事你只要记得今天说就行。”

 

一反常态,在许清颜开门见山,直接提及她还没能解决公司危机的事后,许母不但没急,脸上的笑意还依旧不减。

 

许清颜心头的问号更大,她疑虑的在客厅内更多的环视一圈。

 

“颜颜,这一转眼,你跟季凉城都四年了吧?我和你爸想过了,为了不再耽误你的人生,我们打算把你的妹妹推出去,不过这事,还需要你的配合。”

 

一枚针孔.摄像机还有一板铝塑封住的药剂,被许母一扬手,甩到许清颜的面前,“我们现在需要拍摄季凉城强迫你的妹妹的影像视频。”

 

许清颜听着母亲的话,瞳孔紧缩,她觉得自己的脑子,整个蒙的厉害。

 

“妈,婉婉才十七岁,我们怎么可以这样设计人?季凉城他再怎么说,也算是我们家的半个恩人。”

 

“恩人什么恩人?你脑子是不是糊涂了?”

 

许母一听许清颜的话,当时就炸了。

 

“就按照我说的做,季凉城他平日里很难接触,你回去做些布置,布置妥了,我让你的妹妹过去找你,在季凉城的地方算计他,我们成事的把握大。”

 

“妈……”

 

“行了,你难道就不想抽身?莫不是他以后婚娶了,你还要继续做他的外室,直至他玩腻了?你就那么想当一只被人玩腻的破鞋?”

 

许清颜透露出的忤逆,让许母在言语上瞬时变得尖酸刻薄。

 

许清颜听着那诛心的话,一张脸白了又红,红了又白,最后硬着头皮,低低开口,“妈,可是妹妹真的还小。”

 

“就因为她小,我们才一本万利,只要有他强了你的妹妹的视频,我们就更有要挟他的筹码,你的妹妹是未成年,他一旦栽了跟头,我们若是捅出去,那有他受的,他想要平息这事,就必须给你的妹妹一个交代。”

 

许母大概觉得自己的态度过了分,她恩威并施,安抚的拍了拍许清颜的手,“颜颜,妈不会给你亏吃的。”

 

“行了,等你安排好了,记得提前几天来信,婉婉这边我还得让她吃排卵药,到时候她要是再怀上个小的,这季太太的位置,那一准没跑了,她只要坐上了季凉城太太的位置,我们许家也不用总这么仰他鼻息,处处被动,处处受制。”

 

许母说到这,久未说话的许父和许婉婉齐齐出来帮腔。

 

许清颜意识到,她说什么都没有意义。

 

这事,她的这些个家人已经单方面决定了。

 

许清颜浑浑噩噩的自许家走出来,原本没什么重量的手包这会显得沉甸甸的,因为那里正放着许母塞进去的催.情药和针.孔摄影机。

 

许母摆出来的道理,字字句句直戳她的心窝。

 

季家,这个在整个A市,都数一数二的名门望族,她是无论如何都攀不上。

 

不说许家是没什么底蕴的暴发户,就说她只是许家领养的一个孤儿,她和季凉城之间,那也是高下立现。

 

许清颜忽然伸手摸摸自己的脸,在她的眼睑下,一片濡湿。

 

她哭了。

 

许清颜看着手上的泪水,把食指送到唇边,很咸。她记得,她看过一份报告。

 

泪水的咸淡,是直观反映一个人悲伤程度的标尺。

 

她在原地,怅然的扯唇现出一抹讽刺的笑。

 

记得清楚,昨天饶是她和季凉城之间剑拔弩张,她都没掉一滴眼泪。

 

而这会,她却悲春伤秋,怎么压不住情绪。他们之间的不配,同她没有一个可以光明正大站在她身边的身份相比,似乎,前者更诛她的心。

 

季氏楼下,许清颜顶着烈日,仰头没看着高耸屹立的办公楼。几年了,这是她在许家危机后,第一次来。

 

她慢腾腾的摸出电话,给季凉城拨过去。没人接,怕他在忙,她改拨林易的号码。

 

“许小姐。”

 

林易的电话很快接通。

 

“凉城,他在忙么?我在季氏门口,林助理,可以麻烦你下来接我么?”

 

“您稍等,我马上过来。”

 

没两分钟,林易快步走到许清颜面前。

 

“季总在开会,许小姐,我先带你上去。”

 

许清颜点点头,沉默的跟上林易的步子。

 

季凉城的专属电梯里,她看着电梯门顶跃动的变换的数字,人有些不自觉的出神。

 

她现在的状态有问题,明眼人谁都看得出来。

 

林易默了几秒,想起昨天的事,犹豫的低声劝着,“许小姐,季总很宠你的,你没必要硬碰他的逆鳞。”

 

“宠?”

 

许清颜顿了顿,下意识的反问。

 

这是第一次,林易同她谈论她和季凉城的事。

 

过去几年,他在她面前,完全仿若公事公办的木头。

 

从来连话都不会多跟她讲一句,要不是现下他突然规劝她,她还以为,他是瞧不起她的。

 

“许小姐。”

 

林易正了正神色,他不想越矩,干涉季凉城的私事,可许清颜的样子,委实让人担忧。

 

但没等他再说什么,许清颜已经收了诧异的眸子。

 

她半低下脑袋,深吸着气。

 

她整个人看起来,怏怏的,带着说不出的低迷感。

 

“其实,我也觉得他对我很好,他都快要让我忘了,我只是一个拿身体跟他交易的女人。”

 

“……”

 

许清颜把话题聊死了。

 

林易皱了下眉,随着“叮”的一声响,32楼,季氏最顶层独属于季凉城的办公区到了。

 

许清颜跟着林易,一前一后的走出去,一百米开外,季凉城的办公室,出现在许清颜的面前。

 

林易将她引进去,拿着一次性纸杯倒热水,送到她手边。

 

“许小姐,您先在这等,季总大概还有半小时下会。”

 

“嗯。”

 

许清颜点点头,几百平的办公室,开始只剩下她自己。

 

她双手在一次性纸杯上,来回摩挲,下唇被齿尖咬出一道深陷的齿印。

 

自她从许家出来,她的心,就没有一刻安宁。

 

她忽然很厌恶的丢开手包,好像这样,就不用再去考虑许母的要求,算计季凉城的事,就可以不复存在。

 

许清颜规矩的在黑色的沙发上坐了十几分钟,呆的闷了,她有点放肆的,在季凉城的私人空间到处打量。

 

他们现在住的是季凉城跟她在一起后,为了她,特意购置的复式公寓。

 

那里离她学校很近,离他公司很远。

 

可她并不觉得,他把住址选在那里,会是为了她的方便做考虑。

 

她更多的是认为,他在尽可能的让她远离他的私生活。

 

刚好,他不想被曝光,她同样不想。

 

季凉城办公室里的东西,一目了然。除了文件,日产家居,考究的古董摆件,更多的,便是书。

 

许清颜被季凉城办公桌一角摆着一个装裱精美的相框吸引,她很好奇,伸手想去拿。

 

黑色的办公桌正中,一张印着国外邮戳的明信片,很刷存在的撞入她的眼睛。

 

手写的英文内容,字迹漂亮极了。

 

而发信落款,是方方正正的汉语,只有一个字,秦。

 

“再等段时间,我过来看你,嗯?”

 

“笙儿,现在公司有几个大项目刚上,我走不开。”

 

季凉城的声音和着他走路的响动,自办公室外响起来。

 

许清颜做贼心虚的顿住动作,她想退回沙发,却没等付诸实践,门就已经被季凉城推开了。

 

被抓了个现行。

 

许清颜虎着脸,僵到那。

 

隔空,他们两四目相接,许清颜很意外的在季凉城的眼睛里看到诧异。

 

他看起来并不知道她在,倒也是,他对那个女人的一切,藏得很紧。

 

他们在一起的几年,她也只有前段时间,才偶然听到他一个电话,知道他是有主的男人。

 

季凉城的脸,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下去。

 

该怎么说呢?

 

他的反应,有点像被抓奸抓个正着。

 

“先这样,我有个会要开。”

 

当着许清颜的面,他很快终止了电话。

 

办公室里,莫名的陷入死寂。

 

许清颜被季凉城盯的发毛,她别扭的清了清自己的嗓子,眼睛有些受不了的错开他的注目。

 

眼前的情况,有点迷。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