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娱乐资讯 >

她的奶头好大让我揉揉吃奶 他一边吃奶一边摸下面描述

时间:2022-11-06

颜乘玉也就叫大家散了,他转头看到凤皎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也知道今天的事情多多少少还是影响到了她的闺誉。

她的奶头好大让我揉揉吃奶 他一边吃奶一边摸下面描述

不过,没关系,引荐月明渊之后,她便是他们护着的了,也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今天也确实是他的问题。

 

凤皎见人走了,收起了刚刚那副样子,给了颜乘玉一个自己没事的微笑,颜乘玉继续为她引荐月明渊。

 

两人进了月明渊的包厢之后,颜乘玉就简单为两人介绍了一下彼此的身份,凤皎也简单的和月明渊打了个招呼。

 

因为颜乘玉说,他和月明渊是好友,出来也没有那么多规矩,是以凤皎也没有对月明渊行大礼。

 

月明渊请两人坐下,让人上了一壶好茶,询问着颜乘玉两人结识之事。

 

颜乘玉见月明渊如此有兴趣,也就滔滔不绝的说着,还说到刚刚的事情,凤皎还抱歉的看了月明渊一眼,刚刚打扰到他了吧?

 

月明渊刚刚将外面发生的一切,都看在眼底,这女人是在装作哭泣,他自然也是看到了,那眼眸里,看向月明潇根本就没有害怕,也难为她装得那么像。

 

颜乘玉对凤皎是同情的,月明渊对凤皎不了解,见自己好友如此同情她,也跟着符合,只装作自己不知道凤皎是在演戏。

 

凤皎小心察看月明渊的神色,见他一派淡然,只是眼神中带着些许同情,并没表现出异常,顿时安心了不少。将长发重新束好,在颜乘玉的招呼下落座,背对着月明渊的她没看到那双幽深黑眸内闪过的一丝兴味。

 

对于方才凤皎敢于在众人面前反驳月明潇的行为颜乘玉十分敬佩,当今女子能有这般胆识和机敏很是难得,再加上他的旧疾还要指望凤皎,所以颜乘玉更加坚定了结交凤皎的心思,主动给凤皎倒了一杯茶,俊朗的脸上漾出一丝笑意,柔和了冷硬的气质。

 

“看来在下还是称呼小兄弟风白比较好。”颜乘玉看了凤皎束起的乌黑发丝一眼,调侃道。

 

凤皎莹白的脸蛋微不可察的红了,她偷偷瞄了一眼坐在窗边太师椅上一言不发的月明渊,言语拘谨了些:“将军随意。”

 

颜乘玉闻言剑眉微皱,“风白不必多礼,唤我乘玉便可。”

 

侧过身子动了动,凤皎总觉得月明渊在打量自己,明明只是轻飘飘的视线,却令她浑身都不自在,连和颜乘玉说话都有些困难,更遑论那么亲热的叫他名字了。

 

凤皎嘴角嗫嚅几下,仍是没有叫出颜乘玉的名字,月明渊在一旁虽无声无息,却像随时会扑上来的凶狠猛兽,凤皎不知道自己的这种感觉从何而来,但她莫名的就是觉得月明渊这个男人很危险……

 

“那个……乘玉,我是瞒着家父偷偷跑出来的,不能再久留了。你身上的旧疾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若置之不理以后也必成大患。我回家去钻研一下医治的方法,过几日再登门拜访。”凤皎说着就起身欲离开,也不管颜乘玉如何回答。

 

瞥见凤皎不时看向月明渊的小动作,颜乘玉就已知晓这其中的缘由,当下也不再阻拦,只带着笑意说道:“风白不必着急,我这伤也时日不短了,不急在这一时。现在仗打完了,我这将军也闲得很,你什么时候来都可以,乘玉扫榻相迎。”

 

颜乘玉的一番话,让凤皎轻松了不少,她冲颜乘玉感激一笑,转身对着月明渊匆匆行了个礼:“凤皎告辞,还请四殿下不计较凤皎怠慢之罪。”

 

月明渊视线仍在凤皎身上,只是淡淡嗯了一声,没说什么。

 

见月明渊没有为难自己的意思,凤皎松了口气,这才匆匆离开茶楼。

 

悄悄的从后门进了凤府,将衣服换下避开丫鬟放回父亲凤洲的房间后,凤皎才躺在自己的床上感叹着今天跌宕起伏的经历,她以后可是再也不要出去乱跑了,大人物太多,她可惹不起……

 

凤皎忽然想起和颜乘玉的约定,猛地从床上坐起,颜乘玉这个人她还是十分喜欢的,一点大将军的架子和当兵人的野蛮都没有。

 

而且如果治好了颜乘玉,那对她可是百利而无一害,不仅拉拢了打了胜仗风头无两的大将军,也能为她以后开医馆打下好名声。

 

凤皎有了动力,当即下床找出纸笔开始计划颜乘玉治病期间要注意的事项,这是凤皎在这个世界的第一个病人,凤皎无比认真的对待。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三天,翻阅不少医书,又结合自身的医术。凤皎相信她一定能还颜乘玉恢复原来的健康强壮。

 

“小姐小姐……”凤皎刚收好写着治疗计划的纸,就听到伺候自己的小丫鬟焦急地向这边跑。

 

一把扶住毛燥的小丫鬟,凤皎柳眉微皱:“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小姐您怎么还不梳妆打扮?太子殿下今天举办寿辰宴,所有官家子弟都要出席的!”小丫鬟急得转圈,在凤皎的衣柜里翻来翻去,也没找到合适的裙装。

 

凤皎抱臂旁观,全然没有一丝慌乱,官家子弟都要出席?看来太子寿辰不过就是变相的相亲大会,就是为了给太子找媳妇儿的,她才不要打扮得太引人注目呢……

 

“姐姐,你还没梳妆呢?”凤云不知什么时候来的,站在门口蓦地一出声,吓了凤皎一跳。

 

一抬眼凤皎便看到凤云身着银纹烟罗衫,一袭百褶如意月白纱裙,发髻上簪着银嵌碧玉蝴蝶发钗,颊边垂下两绺青丝,衬得脸蛋越发无瑕,当真是美不胜收。

 

凤皎内心讽刺一笑,这凤云打扮得如此花枝招展,心思真是昭然若揭,又是一个欲攀上权势却不想后果的傻女人。

 

凤云不知凤皎心中在想什么,见她直勾勾盯着自己,也只当是惊艳于她的美丽,心中得意的同时又有些鄙夷凤皎。她转身从身后丫鬟手中接过托盘,笑意盈盈,“我就知道姐姐粗心大意,定然不会记得准备新衣。呐,妹妹早就帮姐姐准备好了,是姐姐最喜欢的锦衣阁所制。姐姐穿上了定然会迷倒一片公子哥儿……”

 

瞥了凤云手中的水蓝纱衣一眼,凤皎没有拒绝,接过后淡淡道了句谢。凤云没有看到自己想象中的凤皎感激万分的画面,有些愣神,随即暗恨凤皎的傲慢无礼。

 

“这衣服款式和布料都是妹妹精心挑选的,姐姐可莫要辜负了妹妹的一片好心呀。马车在门口等着呢,姐姐先换衣服,妹妹去门口等你了。”凤云强忍不甘的情绪,扬起笑脸,装出十分关切的模样,说完便离开了。

 

出了凤皎的院子,凤云脸色阴沉,刚才还满是笑意的眸子此时透着阴狠,小不忍则乱大谋,先顺着凤皎这贱人,等她穿了这身衣服在太子寿辰上出丑,名声尽毁时,看她还怎么端着嫡女的架子?!

 

凤皎将纱裙拎起,确实很好看,内里是月白底衬,外罩水蓝轻纱,裙尾和袖口还用银丝绣了精致的水纹,若是穿在身上,定如洛神下凡一般脱俗。

 

拈起衣裙旁边配套的碎玉浅蓝水滴吊坠的耳环,嘴角勾起浅淡的笑意,若是穿着这身衣物,定会成为整个寿辰的焦点吧?

 

小丫鬟见凤皎还在发呆,忙上前帮她更衣:“小姐呀,这都什么时候了?咱得赶快收拾好去太子殿下的府上了,可千万不能误了时辰呀!”

 

“等等……”凤皎抬手制止了小丫鬟的动作,将纱裙从小丫鬟的手中扯出,随意扔在了一旁,“只是一个寿辰而已,没必要穿那么耀眼,你去把我柜子里那件藕粉色的长裙取出来,今天就穿那件吧。”

 

小丫鬟一听连忙摆手,“小姐,那件衣服太素了,我听说今儿太子殿下要甄选侧妃呢,到时候小姐你若是被比下去可怎么办呀?”

 

凤皎闻言噗嗤一声乐了,这小丫头还挺上心,“行啦,你家小姐我呀,可没有当太子侧妃的命,咱只要低调点就万事大吉了……”

 

小丫鬟终究拗不过凤皎,心不甘情不愿的帮她挽了个最简洁的流云髻,接过凤皎挑选的一支顶端雕刻有一朵玉兰花的月白簪子,斜插于发髻上。

 

在铜镜前转了半圈,凤皎对这身素雅又不失礼节的装扮甚是满意。出门时发现凤云已在自己的马车上等了许久,凤皎也没说什么,径直上了另一辆嫡女所乘坐的马车。

 

感觉到马车开始行进,凤云知道这是凤皎已经装扮好上了马车了。手紧握成拳放在膝盖上,凤云眉眼低垂,掩去眼底的恨意和不甘。等着吧,她肯定会毁掉凤皎,将她这不可一世的凤府嫡女踩在脚下,到时候凤皎的一切就都是她的!

 

凤皎在马车里闭目养神,忽然间想起那天忘记嘱咐颜乘玉这段时日不可碰凉的了,如果寒气入体,病情会加重的。凤皎暗暗叹息,希望这大将军乖一点,别给她整麻烦吧……

 

想事情的功夫,马车就已到了太子殿下举办寿宴的府邸,马夫恭敬的请凤皎下了车。

 

脚刚落地,凤皎就察觉到另一边凤云投来的惊诧的目光。看到凤皎的穿着,凤云美眸瞬间瞪大,她满心期待着凤皎会出丑,却没想凤皎竟然没穿她准备的衣物!

 

凤皎面上挂着温婉的笑意,冲凤云微微颔首示意,就在丫鬟的搀扶下进了府邸。凤云恍然想起这里已是太子府邸,她可要注意自己的仪态,只得将愤恨压下,面上柔静,暗地里却几乎咬碎了一口银牙,哼!就算你不穿那衣服,也别想夺我的风头!

 

宴席上已经来了不少世家小姐和公子,凤皎刚一入场就受到注目礼,在这一堆万紫千红,莺莺燕燕中,凤皎的装扮实属让人眼前一亮,虽素雅却又将凤皎清冷如仙的气质显露的淋漓尽致,头上的簪子更是有了画龙点睛的效果。

 

相比之下,晚一步走进来的凤云倒显得艳俗不少。不过凤皎却是没心思考量这些的,只在角落里找了个不起眼的座位,打算宴会一结束就悄悄的离开,最好谁都看不见她。

 

凤云去找平时交好的几个小姐妹,不过也都是庶女,嫡庶有别,那些趾高气昂的嫡女是不屑于与这些庶女交好的。

 

就在凤皎研究着桌上摆放的糕点时,太子月明汐身着玄黑绣金边的长袍,脚踩云纹锦靴施施然走上主位坐下,狭长的凤眼扫过台下众人,微启薄唇:“今日本宫寿辰,正好借此机会与京城的各位小聚一下。今日来的都是同龄的,大家也不必拘谨,可以尽情玩乐。”

 

太子话音刚落,一位身着深蓝锦袍的公子从座位起身,手握纸扇说道:“太子殿下既然这样说了,那在下有个提议,不若在场的女眷都表演一个拿手的才艺,然后让太子殿下点评,看看这京城中哪家的千金当得起才女一名,如何呀?”

 

太子闻言点头,饶有兴趣的开口:“李侍郎家的公子这个点子不错,那……谁自告奋勇呢?”太子轻飘飘的眸光落在那些千金小姐的身上,一些脸皮薄的当即羞红了脸。

 

转头瞥了凤皎所在的角落一眼,凤云姿态婀娜的走到台上,“臣女凤云,愿为殿下抚琴一曲。”

 

月明汐意味不明的打量凤云,随即嘴角勾起一抹笑意,“好,本宫就中意凤云小姐这样主动请缨的,来人,将本宫最喜欢的凤尾琴取来。”

 

闻言台下一片嘘声,凤尾琴?那可是当年皇后赐予太子的,据说是四大名器之一。太子竟然要让凤云用凤尾琴弹奏?底下的众人都不傻,也知道太子在府中设宴的目的,看来这凤云要一步登天了……

 

有小姐偷偷看向角落里被重重身影挡住的凤皎,见她仍是一脸淡然有些咋舌,若是凤云真被太子看中,赐婚于太子,那凤皎的日子兴许就不好过了。

 

婢女小心翼翼的将凤尾琴抱来摆好,凤云眉眼含春的看了月明汐,如葱白般的纤纤十指轻轻搭在琴弦上,微微一挑,空灵的琴音回响,唤回众人纷乱的思绪。

 

微风拂过,只见台上的女子手指微动,一阵阵优美的琴音从指尖跳跃而出。清风吹动凤云鬓角的发丝,让她看起来恬静美好。

 

月明汐也似乎沉醉在凤云的琴音里,但凤皎却发现月明汐虽表情沉醉,眸子却清明无澜,看样子也是个麻烦的主儿。

 

凤皎正撇嘴,太子府门口忽然出现两个身影,听到琴声,那道明黄的身影抬手阻止了太监欲通传的动作。

 

最后一个拨弦音落,凤云长舒一口气,众人也还没回过神来就只听门口传来鼓掌声,一个浑厚威严的声音响起:“哈哈,好!不愧是凤丞相的女儿,果然优秀。”

 

众人回头看去,都惊慌的起身跪拜行礼,“拜见陛下,拜见皇后。”凤皎也随众人跪下,垂着头没有一丝存在感。

 

“都平身吧,今日不讲那些虚礼。”皇帝脸上挂着亲切的笑,说道。

 

众人起身,皇后的目光转向凤云,上前握住凤云的手声音温和道:“你叫凤云吧?真是长成大姑娘了,记得你小时候来宫里玩儿,汐儿还说要娶你呢……”

 

“娘娘……”凤云微垂臻首,轻轻跺脚,一副娇羞模样。站在身边的月明汐看着凤云但笑不语。

 

“哎?这不正好吗?朕今日就给你们做主了,明汐,凤云做你的侧妃怎么样?”皇帝接下皇后的话茬儿,语气虽透着询问,但看神情已是决定好了的。

 

“儿臣,全凭父皇做主。”月明汐微微躬身,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只是说出的话却让凤云羞红了脸。

 

“哈哈……好!朕明日就下旨给凤丞相。”皇帝欢喜的大笑,真像一个为自己儿子找到称心妻子的父亲。台下的世家千金均一脸羡慕嫉妒的看着凤云,一个庶女能成为太子侧妃得是几世修来的福分,太子侧妃啊,若是太子以后荣登大宝,那凤云再不济也是贵妃,嫁过去之后若是讨得太子欢心,被抬为正妃也不是不可能的,毕竟太子妃之位还空悬着。

 

凤皎却面露不屑,这一看就知道凤云是皇帝早就内定好的侧妃人选,做出这个模样也只是为了显得赐婚不那么突兀,要知道太子身边人的位置可是被很多大臣盯着的。

 

凤云看向自己的小姐妹,眸光瞥了凤皎坐着的地方一眼,小姐妹瞬间会意,一个娇小的女子忽然起身,声音婉转,却带着恶意:“陛下,臣女听说凤丞相家的大女儿也十分出色,臣女仰慕已久,何不让凤大小姐也一展才艺呢?”

 

皇帝闻言眼底流露出兴味,“凤皎可在?”

 

见自己想低调都难,凤皎只得硬着头皮站起来应道:“臣女在。”

 

月明汐看到凤皎,眼底划过一抹惊艳,转瞬即逝。

 

“凤丞相的女儿个顶个的优秀,凤皎你有什么过人之处吗?”皇帝的声音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头颅微垂,凤皎声音平静:“臣女不才,没有妹妹那么聪敏灵秀,望陛下见谅。”

 

皇帝厉眸微眯,语气有些不悦:“凤皎你可不要过分谦虚呀。”

 

皇帝的威压还是有效果的,凤皎背上出了一层薄薄的汗,微风吹过,竟感受到一丝凉意,“臣女哪敢谦虚,若臣女真有过人之处早就展露出来与妹妹一争高下了,毕竟我也是对太子侧妃之位有向往之心的,奈何臣女真的是不及家妹一二,不敢献丑。”

 

凤皎一席话率真却不引人厌烦,还十分隐晦的称赞皇帝眼光好,听得皇帝很是舒心,便不再为难凤皎。

 

哼!牙尖嘴利!凤云暗地里瞪了凤皎一眼,有自知之明最好,不然让她在全城世家子弟面前丢尽脸面!

 

“陛下,咱们还是回宫吧,你看咱们在这儿,这些孩子都没心思玩闹了……”皇后保养极好的脸上露出温婉的笑,她雪白的柔荑挽上皇帝的臂弯,语气娇软,看样子皇后很得皇帝宠爱。

 

“也好。”皇帝说着转身起驾回宫。

 

“儿臣恭送父皇母后。”月明汐躬身行礼,凤皎等人跪拜恭送。

 

凤皎刚起身,就看到凤云朝自己走来,眼睑低垂,凤皎当做没看见凤云。此时凤云过来定是奚落自己,顺带炫耀一下她现在看似尊贵的身份罢了,凤皎懒得理会。

 

“姐姐,刚才你差点吓妹妹一跳,真没想到那么卑微自谦的话会从姐姐嘴里说出来。”凤云语气天真单纯,眸子里却闪烁着得意讽刺的寒光。

 

凤皎神色平静的咬了一口桂花糕,感受到舌尖一触即溶的绝妙口感,满意的眯了眯眼,在凤云越来越不耐的目光下又悠然的端起茶杯,浅酌一口,味甘微苦的雨前龙井正好缓和了桂花糕的甜腻,真是让人心情舒爽。当然了,如果没有凤云柱子似的杵在她面前,相信凤皎的心情会更舒爽。

 

手指越攥越紧,凤云脸色阴沉,凤皎明明听到她说话却不回,这不明摆着不给她面子?

 

“姐姐那可不是自谦,是真的觉得不如妹妹,姐姐没什么本事,但自知之明还是有一点的。”凤皎不愿与凤云纠缠引人注意,只是低声应付道。

 

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话听在凤云的耳朵里可就是明显的嘲讽了,怎么?凤皎这是在说她没有自知之明了?凤云气得握拳,却仍强忍着怒气,在场还有这么多人,她若是先发火,好像是她被赐婚太子侧妃后以身份压人一样。

 

“姐姐这话什么意思?难不成姐姐是在嫉妒妹妹能够伴在太子身侧?不然妹妹去求太子,让姐姐也进府做个小妾?那样咱们姐妹两个也有个伴儿……”凤云看似好心的提议,却暗地里将凤皎贬到了极卑微的地位。

 

淡淡一笑,凤皎美艳的眸子看向凤云,眼底含着鄙夷,“多谢妹妹好心,这人和人的爱好和追求是不一样的,妹妹苦苦追求的姐姐不稀罕,姐姐志向远大着呢……”

 

凤皎的话咄咄逼人,暗讽凤云拥有的她不稀罕,明明是大不敬的话却又让人挑不出错。凤云哑口无言,不知从哪儿反驳。“你!你对太子……”不尊两字在喉间呼之欲出,却又被生生咽回,凤云找不出凤皎哪里对太子不尊,只得忍下怒火。

 

“哼!你不要得意的太早!”凤云留下一句狠话,转身回到宴席另一面的太子身边。留下凤皎独自愣神,这句话难道不应该是她来说吗?真是好笑……

 

“太子殿下~云儿刚才好心去安慰姐姐,结果,结果姐姐不仅不领情,还说云儿是去炫耀讽刺她的,云儿好委屈啊……”凤云拉住月明汐的衣袖,双目含泪,楚楚可怜。

 

“哦?凤大小姐好过分啊,怎么能这么说我们善良可爱的云儿呢……”月明汐搂住凤云细瘦的肩膀,语气听上去十分怜惜,凤云顺势趴在月明汐胸口,没看到抱她入怀的人眼底的冷漠嘲讽之色。

 

不远处的角落里,月明汐看到凤皎正在品尝桌上的各色糕点,不时还让身边的侍女为她斟茶,吃一口糕点喝一口顶好的雨前龙井,惬意得不得了。月明汐眸底浮现出感兴趣的神色,嘴角勾起邪肆的弧度,这个凤家大小姐虽不像别家小姐那样举止矜持,但一举一动也具是优雅,倒有种大方得体的姿态。

 

或许凤家大小姐不若刚才她自己所说的那么无能愚笨啊……

 

凤皎正吃的开心,忽然察觉一道极其不容忽视的视线在打量自己,循着望去,凤皎愣了,嘴角的糕点渣都忘了舔去。太子为何这么看着她?难道发现她吃了太多?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