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一天接20个疼死了 遇到了一个特别大的客人

时间:2022-11-07

林萧然站在门口,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

林萧然不愿相信。这是江明玉给她准备的惊喜。

一个是她的男朋友,一个是她同父异母的姐姐,现在她在同一张床上打滚,

林萧然忽然觉得自己此刻像个傻子,

彻头彻尾,

尤其是今天特制的发型,特意穿上的性感长裙,特意画的指甲,脚上别扭的高跟鞋,都在笑她的傻,

林萧然以为两人出去了。在一起就够无耻了

可她不想,下一秒,里面人的对话,让她瞬间产生了杀戮的冲动,

“明玉哥哥,你不是说最爱我吗?……你为什么答应和我妹妹订婚?你真的喜欢她吗?”女人一边哽咽一边哭泣,无法控制地喘着粗气。

“好啊,我怎么会喜欢林萧然这样的老尼姑。”江明玉轻轻安慰道。

“那……那为什么……为什么不和她分手?”

“傻瓜,你妹妹跟我在一起两年了,我现在就放她走,岂不是让外人笑了,……再说了,我要你妹妹的时候,我就甩了她,等她做出破鞋,你以为我不在乎我怎么欺负她。”

追林萧然的时候,他是用心的。他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分手?

尤其是想到林萧然答应今晚陪自己通电话的时候,看着身下的女人,江明玉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林萧然那张干净纯洁的脸。想到这里,他激动不已。扭动女人的腰,动作粗暴。

“啊,明玉哥哥——”

屋子里的热潮持续升温,但屋子外的林萧然却感觉自己像是被冻住了,手脚冰凉,心都要碎了。

女人握着门把手的手不受控制地颤抖着。

心中间的怒火几乎爆发,

她想推开门,冲进去,撕碎这两个狗和男人,

然而,就在这时,林萧然恍惚的看到,林飘飘的目光,仿佛要翻了过来。女人眼中闪过一抹欣喜和恶毒,尖叫声从她的喉咙里迸发出来。烦躁的江茗玉什么都忘了,把女人往床上一扔,工作更兴奋了。

“飘飘,我的宝贝,”

发出一堆声音的婴儿像一把斧子一样砸在她的头顶上,林萧然的大脑一时空白。

婴儿...

啊。

林萧然自嘲一笑。

林飘飘背叛她还好,可是江茗玉这个答应给她一个家,爱她一辈子的人,不仅背叛了她,还想算计她一辈子。

无尽的孤独和悔恨如潮水般袭来,一瞬间,林萧然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

我的心因为屈辱而更加愤怒,

林萧然想立刻冲进去,撕碎两人的面具。

但不是,

她不可能这么贱,这对狗男,

林萧然擦了擦眼泪,咬了咬唇,颤抖着双手从包里拿出手机,将房间里发生的一切都拍了下来。

关门。

林萧然像是要崩溃了,脸色惨白,靠在门上一会儿,才慢慢平静下来。

她打开手机,看了看刚刚拍的视频。

视频中,江茗玉只露出了一张侧脸,林飘飘却是闭上眼睛,情绪激动的面对镜头。

林萧然的心更冷了,她掏出手机把视频发了过去。

慕斯吧。

“哔”的一声响起。

一天接20个疼死了 遇到了一个特别大的客人

林小然拿着吧台上的手机,点开了对方发来的链接。

短短几分钟,这个话题就已经上了热搜榜。

一个受欢迎的卷星,纯女模特,话题量足。再加上爆款的床照视频,这个话题瞬间在网上火了起来,

林萧然不动声色地翻着话题列表。

大概是因为男人的脸没有暴露,网友们都有些犹豫不决,所有的评论都在猜测男人的身份。

其中,关于姜明玉的猜测最高,甚至有人列出了平时偶遇的两人的照片。

其中一张照片是去年圣诞节拍摄的。

照片中,两人拥抱,亲吻。面具摘了一半,遮住了半张脸,林萧然一眼就认出来了。

在她和江明玉去的操场上,江明玉接到电话突然说渴了,让她帮忙买水。她不知道,林飘飘也走了。等她买完水回来,就看见江明玉突然捧着一束鲜花,对着她温柔的笑……

那时,她拿着花,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不过现在看照片,一种被玩的羞耻感,让林小冉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傻子,

可怜的笨蛋……

她笑着笑着,眼睛酸酸的,好像眼泪在流。

不过还好,她也报了仇。

现在,她只需要等着看戏。

电话又响了。

看到江茗玉的电话,林萧然面色平静,心里却越来越难过。

她不知道,此时的江茗玉还有脸叫她。

林萧然将手机静音,扔进了包​​里。

我答应和江明宇在一起,是因为他的绅士风度。和他相处了两年,他也做得很好。

在林萧然的心里,她早就相信江明玉会是她未来的丈夫。

这就是为什么她同意在她生日那天把自己交给他。

但,是那个让她充满信任和最安全感的人,却最终背叛了她。

林萧然心中恨恨翻滚,手指用力攥紧掌心,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江明玉不是想睡她,把她当“破鞋”扔吗?

他想看看她摇头摆尾的样子,但她觉得给他一顶绿帽子更合适。

林萧然喝了一瓶威士忌,醉眼惺忪的叫了酒保:“给我一个房间,我要……我要你最……帅,最熟练……最好的少爷这里,”

女人的眼睛里闪烁着迷人的光芒。

酒保被女人的眼神惊呆了,他红着脸打开了房间,将房间钥匙递了过去。

他刚要说话,就看到拿着房卡的女人,嘟囔着,踉踉跄跄地离开吧台,摇摇晃晃的走了。

酒保张了张嘴,有些不情愿地想要阻止这个女人,但最终还是放弃了。

林萧然抓过手里的房卡,心里已经被报复的气晕了。

江茗玉不是给她戴了绿帽子吗?

她给了他一片草原,

看看谁比谁更绿,

林萧然狠狠的想着。

她脸色阴沉,眼里雾蒙蒙的,几乎要滴水了,带着威胁的气息走进了电梯。

一个人突然走进了电梯,女人柔和的清香在她的鼻子里充满了甜美的酒味,而站在电梯里的男人瞬间站直了身体,双臂紧握,黑色的眸子警惕的睁开,直射而去。女人。

一时间,两人对视了一眼。

林萧然“啊”的张大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这个人是人还是鬼?

长相也太惊艳了。

眼前的男人眉目凌厉,五官精致如鬼斧,剑眉蹙起,深邃的眸子似笑意。不笑,深不见底,似乎蕴藏着无穷的力量,整个人散发着致命的吸引力,让人迫不及待的沉迷其中,

林萧然的心弦仿佛被拨动了一般,抑制不住的激动,轻声问道:“你是这里最帅的少爷吗?”

以前,她一直觉得江茗玉好看,直到看到眼前的男人,她才知道云和泥有什么区别。

以这个模样,他可以碾压姜明玉好几条街。

林小冉越看越满意,

哪怕是个牛郎,

不管怎样,今晚她要给江明玉织一顶绿帽子,

“帅哥,我腿软了”

林萧然想撩眉,或者像林飘飘一样撒娇,她知道男人都喜欢这样。

但是,她……不会。

大概是因为喝多了,女人脸一红,粗鲁的把高跟鞋扔到一边。她光着脚踩在地上,眯着美眸,踉踉跄跄的跌倒在男人的怀里。

墨连城没想到这个女人会这么大胆,

他俊美的脸庞紧绷,眼神锐利如刀,全身散发着超低的冷气压力。

他终于摆脱了跟踪狂,来到了这里。他想等药用完再离开,但又不想一个女人突然闯进电梯。

这一刻,更是拼命的将他的手在他身上上下上下,

墨连城看到女人的动作,脸色沉了下来。就在他准备出手的时候,女人扑到他怀里,紧紧的抱住了他的脖子。

“扶我起来。”林萧然搂住男人的脖子,轻声说道。

这是她买的男人,今晚是她的。

大概是因为付了钱,也因为买家的心态,林萧然的心情意外的轻松了许多。

她搂住男人的脖子,踮起脚尖,深情地抚摸着男人的脸,喃喃道:“今晚你要好好照顾我。,你知道吗? "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真正爱她。

爸爸不会,江明玉也不会……

她希望今晚,她买来的男人对她好一点,哪怕只是片刻的温柔。

今晚,她不想一个人。

她需要温暖。

眼前的男人火辣辣的,仿佛能驱散她心中的冰冷。林萧然柔软的身子紧紧的挤在他的怀里,脚尖踩着软垫,拼命的想要吸收男人身上的热量。

墨连城低头,看到女人的小下巴靠在他的胸膛上,她抬头看着他,一张樱桃小嘴近在咫尺。

墨连城的心中火冒三丈。

然而,女人眼中的悲伤,就像一只被遗弃在荒野中的小兔子,红着眼睛,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一下子抓住了男人的心。

墨连城的喉结微微一翻,搂着女人脖子的手不知不觉松开了。

“放手。”他的声音沙哑而低沉,带着一丝克制。

“什么?,你是不是也嫌弃我了。”林萧然顿时怒了。

只是个牛郎,

拿什么乔,

她没有鄙视他,

这个男人怎么还看不起她? ,

就是帅了一点,有什么了不起,我是小姐姐。家里没钱。爸爸生病了。需要资金。有一次,我接待了 20 位客人。这一切都很痛苦。中间还有一个很大的客人。我真的不想这样做。想想家里的情况。我没有办法。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