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塞跳d开最大挡不能掉阅读 污到你那里滴水不止的文章1000字

时间:2022-11-09

席玉洁的声音,也从门外传了进来。

塞跳d开最大挡不能掉阅读 污到你那里滴水不止的文章1000字

“一心啊,快点开门,你这个样子,让妈妈好担心。”

 

席玉洁虚伪关心,让洛一心浑身猛地一个激灵,心口里愈发寒冷。

 

她握紧拳头,深吸一口气,忍住头重脚轻的晕眩,打开了房门。

 

门外站着席玉洁,洛香林,还有佣人陈婶。

 

洛一心目光冰冷地看着席玉洁和洛香林,那眼底隐现的一抹寒光,让席玉洁和洛香林皆是心头一紧。

 

“一心,你这是……怎么了?”席玉洁轻声问,很像一位关心女儿的慈母。

 

洛一心看到她这副嘴脸,身心更冷。

 

“表妹,你也想开点,事情已经发生了,总要向前看。”洛香林假情假意地道。

 

洛一心狠狠瞪了洛香林一眼,从陈婶的手里将放着餐食的托盘接过来,然后转身回房,一把将房门摔上。

 

“砰”的一声巨响,吓了席玉洁浑身一颤。

 

“这是什么态度!”席玉洁有些不满。

 

洛香林赶紧接话,“估计是醉酒被男人睡了,心情不爽,拿我们撒气呢!”

 

“发生这种事,家人已经操碎了心,怎么还能将怨气出在家人身上。”席玉洁哼了一声。

 

“大伯母,您不要伤心,表妹从小就傲气,又有外公护着,全家上下谁不将她当成小祖宗。”

 

陈婶悄悄看了洛香林一眼,声音很低地道,“香林小姐,二老爷不是喊你今天回家住?需要我给你收拾东西吗?”

 

佣人的一声提醒,让洛香林深刻意识到,自己是这个家的外人,没有插嘴多话的余地。

 

洛香林剜了陈婶一眼,转身下楼。

 

洛一心在房间里,不住往嘴里塞食物,泪水一颗一颗掉落。

 

自从亲生母亲生她时难产去世,姨妈挺着肚子嫁入洛家,没多久便生下小她一岁的妹妹洛天星。

 

从小到大,家人真的很宠她,可是一直以为的幸福,竟然都是自以为是。

 

她不住告诉自己。

 

洛一心要坚强,千万不要再哭了。

 

绝对不能被这样打败!

 

她大口大口地吃东西,还是忍不住眼泪再次决堤而下。

 

她该怎么办?

 

怎么办?

 

谁能告诉她,接下来的路,到底要怎样走下去?

 

她好害怕,也好迷茫。

 

坐在椅子上,埋首在双膝间,再次泣不成声。

 

……

 

晚饭的时候,洛定海下班回来,直接上楼敲响洛一心的房门。

 

洛一心没有开门,洛定海也没打算进来,只是站在门外告诉她。

 

“明天是你和俊泽的订婚宴,给我收拾好你自己,准时出席!”

 

订婚宴?

 

洛一心的心口,猛地抽搐了一下。

 

为了百分之十的股份,司俊泽真的愿意如此仓促地和不干净的她订婚?

 

当天晚上,司俊泽亲自送来一套洁白的礼裙。

 

他站在洛一心的房门前,轻声对不肯见他的洛一心说。

 

“一心,这两天我想了很多。所有的事,我只当没有发生过,嫁给我,我会照顾你一辈子。”

 

洛一心靠在门口,一双手紧紧握成拳头。

 

司俊泽说的那些残忍伤人的话,仍旧音犹在耳。

 

仰头忍着眼角的眼泪,努力让自己笑了笑,然后开了门。

 

她望着一脸情深的司俊泽,忍住心口里的钝痛,笑得无比灿烂。

 

“俊泽哥,那我的一辈子,可就交给你了。”

 

洛一心故意说的很大声,就是要楼下的席玉洁听得清清楚楚。

 

司俊泽看着洛一心脸上明媚的笑容,水晶般清澈毫无杂质的大眼睛,也有一瞬的晃神。

 

但是这样美好的洛一心,已经被人玷污了。

 

司俊泽心口传来一丝尖锐的刺痛,眼底的温柔也冷了两分。

 

但他还是笑着说,“一心,明天可要做最美的公主。”

 

“我一定用最好的状态,出现在我们的订婚宴上。”洛一心接过司俊泽手里的礼盒。

 

司俊泽轻飘飘丢下一句话,便转身下楼了。

 

“我在订婚宴现场等你。”席玉洁不住在房间里来回踱步。

 

她也没想到,洛一心和司俊泽这么快就订婚。

 

她赶紧给洛香林打电话。

 

“让你做的事,怎么到现在还没动静?他们明天就要订婚了!”席玉洁急声问。

 

洛香林一脸苦色,“我做了啊,在网上也发帖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关于洛一心订婚前失身的帖子,刚发出去就石沉大海,完全找不到了。”

 

“怎么会这样?”

 

“我也不知道。”洛香林也觉得很奇怪,“感觉好像有人在压这件事!”

 

“会是谁?”

 

“我也不知道。”

 

洛香林一抬头,看见哥哥洛柯远进来送牛奶,赶紧匆匆挂了电话。

 

“香林,这么晚了还不睡,在给谁打电话?”洛柯远将牛奶放在桌子上。

 

“没……没跟谁打电话。”洛香林赶紧挥散心里的紧张,轻笑着问洛柯远。

 

“哥,你怎么也没睡?”

 

“有点工作没做完。”洛柯远看向洛香林的电脑,洛香林赶紧一把阖上电脑。

 

洛柯远也没生疑,温和一笑,“明天一心的订婚宴,我要出差,不能去参加了,记得代我向一心道句恭喜。”

 

“好的。”

 

洛柯远转身出门,洛香林这才长长松口气。

 

席玉洁辗转反侧一夜没睡好。

 

她很早起来,赶紧躲入洗手间联系了熟悉的记者。

 

她不能让洛一心顺利订婚,她以让记者将洛一心和司俊泽订婚的新闻昭告天下的名义,其实心底打的是让洛一心订婚前失身的事,在订婚宴现场借着媒体散播出去。

 

到时候人尽皆知,司家肯定不会再要洛一心。

 

席玉洁的唇角,缓缓勾起一抹诡笑。

 

“一心,你可不要怪妈妈,你没了俊泽,没了洛家继承人的身份,你还有你外公护着。”

 

……

 

洛一心和司俊泽的订婚宴,定在星际大酒店。

 

司家父母司程和曲淑荣,已经早早到场迎接宾客。

 

他们还不知道洛一心失身的事,还在为洛定海愿意以洛氏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作为陪嫁高兴。

 

“这洛家,虽然在圣洲是几代豪门望族,现在还不是要巴结我们家!”曲淑荣高兴地说。

 

“我们俊泽一旦有了洛氏集团百分之十的股份,到时候洛氏集团的股东大会,我们俊泽也有发言权了。”司程也笑得合不拢嘴。

 

“是啊!我们俊泽真是娶了一个好媳妇!”

 

在圣洲都知道,洛一心就是一块肥肉。

 

洛定海没有儿子,将来家族的一切都是长女洛一心的。

 

很多人都恨不得做洛家的上门女婿。

 

只可惜,洛一心只喜欢司俊泽,从小就喊着长大后非司俊泽不嫁,大家也只能嘴馋这块肉吃不到嘴。

 

眼睁睁看着司俊泽,抱得美人归的同时,即将荣升为商场新贵,前途不可限量,不少人为之羡慕不已。

 

可是订婚宴马上就要开始了,洛定海一家还没有到场,这让司程和曲淑荣都不满起来。

 

“眼巴巴的上赶着嫁女儿,居然迟到给我们下马威!也太过分了。”曲淑荣嘀咕了一声。

 

司俊泽看了看腕表,心下也等得有些不耐烦。

 

这个洛一心,他不嫌弃她脏,她居然还摆架子!洛一心坐在洛定海的车里,去订婚宴现场。

 

向来畅通无阻的主干道,今天不知道为什么,竟然堵得水泄不通。

 

眼看订婚宴就要开始了,他们一家还堵在半路上。

 

“是不是出了什么大事?这条路怎么堵成这个样子?”

 

席玉洁掩饰住心底的欢喜。

 

如果不能按时到达订婚宴现场,今天的订婚宴也不用吃了!

 

“应该是有重要人物出行,封了前面路段,才会这么堵。”洛定海郁闷道。

 

重要人物?

 

在圣洲,能让街道封闭的重要人物,能有几人?

 

被拥堵的车主们,也都怨声载道,不住按鸣笛宣泄心中不满。

 

这个时候,绿化带左侧毫无一辆车的干道上,前后六辆车,护着一辆豪车,在主干道上快速逆行而来。

 

大家看到这一幕,都想骂娘了。

 

感情整条街封路,都是为了让那个重要人物违规逆行畅通无阻!

 

这也太嚣张了!

 

但当大家看清楚那一辆超豪的劳斯莱斯银魅,还有车身上墨氏家族独有的徽记时,所有人都敬畏地乖乖闭嘴了。

 

在圣洲,谁不知道千亿帝国墨家。

 

你开的车子可能是墨家产的,你住的房子可能是墨家建的,就连你喝一口水,晚上用的T,都有可能是墨家生产。

 

这样庞大的家族在圣洲,就是天神一样的存在,打个喷嚏都能让圣洲天翻地覆。

 

而且劳斯莱斯银魅可是市值十几个亿,全球仅存不过10辆,是专供皇室用车,不过在圣洲有一个人拥有这辆车。

 

那就是……

 

墨家四少——墨昱辰。

 

那个最神秘,从不在公共场合露面,墨氏家族最看好的下一代继承人。

 

洛一心坐在车里,望着左侧的豪华车队,莫名觉得,就在那一辆劳斯莱斯银魅与她的车子隔着绿化带而过的时候,车速好像悠悠顿了一下,而且还有一道幽冷锐利的眼神,犹如冷刀子一般向她掷了过来。

 

洛一心不由脊背一僵。

 

等她再仔细看过去的时候,劳斯莱斯银魅已经急速远去。

 

“是四少的车!车速开的那么快,应该是墨家出了什么紧急大事吧。”洛定海道。

 

“四少?墨昱辰?”席玉洁问了一声。

 

墨昱辰?

 

洛一心的眉心微微蹙起。

 

为何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好像有人曾在她耳边告诉过这个名字。

 

想了许久,依旧毫无印象,便可笑地甩了甩头。

 

许是因为墨昱辰在圣洲实在太有名,产生错觉了吧。

 

席玉洁望着远去的车队,眼中一片羡慕。

 

“有钱有权就是任性!连街道都能封,交警都要全员出动,为墨四少保驾护航,任由他违规通行。”

 

席玉洁回头看向坐在洛一心身边,安静无声的洛天星。

 

如果她的女儿,能找到这么出色的男人该多好!

 

区区一个司俊泽,还算什么!

 

“这墨四少,可是圣洲万千少女心目中的男神!不过墨四少28岁了,还是未婚,也不知道将来谁会那么幸运,嫁给墨四少。”席玉洁笑盈盈地说。

 

洛定海没理席玉洁。

 

墨昱辰是什么身份,就像天上的星星遥不可及,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人物。

 

洛定海一家终于到了星际大酒店,已比预计订婚典礼开始时间足足晚了一个小时。

 

司程和曲淑荣非常不满,站在宴会厅门口,一唱一和的夹枪带棒。

 

“订婚宴都能迟到,以为给了俊泽百分之十的股份,尾巴就翘到天上去了!”

 

“还当他们洛家是当年的洛家?呵!真是可笑。”

 

曲淑荣口气不善地讽刺。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