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翁熄小莹高潮连连第二十四章 甘蔗地里的公熄全集小娟

时间:2022-11-16

 “亦峥,求你,跟我回去吧。”

  包厢里,林渲染低声下气地请求,不顾四周戏谑嘲讽的目光。

  丈夫沈亦峥僵硬地站起,面色铁青地出了门。

  却只将林渲染带入另一间包厢。

  “我没有兴趣和你回去庆祝所谓的结婚纪念日,这个拿去购物!”他冷漠地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来,丢在她面前的桌上。

  不多留一秒,折身往外。

  “亦峥!”林渲染心急地抓住他的衣角,“如果我说当初的言而无信不是为了我自己,你信吗?”

  “你信吗?”沈亦峥反问,唇角擒着讽刺,“难不成还是为了我?”

  就是为了他!

  他若能想起以前,就会明白一切。

  可惜,他忘了。

  他的遗忘让她无论怎样解释都变得可笑、可耻。

  林渲染绝望地垮下了肩膀。

  叮铃铃,闹铃声响起。

  十二点,他们的结婚纪念日结束!

  也意味着,她定下的放手时间到来。

  即使如此,她还想做最后的努力。

  “阿峥……”

  她的话还没说出来,手机又是叮的一声。

  低头时,看到一张男女互拥同床共枕的照片。

  照片的主角就是眼前的男人,她的丈夫。

  呵,沈亦峥脏了啊。

  脏了的男人,她不要!

  “我们离婚吧。”

  这一刻,她终于下定决心。

  林渲染无声松开他的衣角。

  沈亦峥惊讶地扭头来看林渲染,不相信前一秒还唯唯喏喏,请求自己陪她过结婚念日的女人,下一刻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不过,像她这种精明又善于算计的女人,又怎么舍得放弃沈太太的位置?

  “密码八个零!”沈亦峥说完,彻底淡出她的视线。

  林渲染低头看着那张卡,唇角苦涩地抿了抿。

  她用了四年时间向他证明:她爱的是他不是沈太太的位置和他的钱。

  又用了十五天等他在家庭和心上人之间做出抉择。

  结果,都是她输!

  该付出的努力,百分之两百付出。

  该收心的时候,也绝不拖泥带水!

  她快步追出去,在电梯口拦下沈亦峥,将一份离婚协议压在他身上,“离婚我是认真的,净身出户,沈家的钱我一分不要!”

  林渲染的话音才落,只听得呯一声,协议被扔进了垃圾筒。

  “搞清楚状况再发疯!”他道,已极其不耐烦。

  林渲染知道,他和沈家其他人一样,觉得她没文化没学历没背景没工作,离开他一定活不了。

  “放心吧,我对自己的情况很清楚。”她捡起协议,拍了拍,再次塞进他手里,“现在太晚没办法办手续,那就明早九点吧,不见不散。

  说完,先他一步,走出去。

  到了楼下,她才像突然被人泄了气般倚着墙用力喘息。

  习惯了在他面前伏低作小,刚刚那些举动还是需要些勇气的。

  抹一把脸,泪水横流。

  与喜欢了将近十年的人划清界线,干脆是干脆,但痛也是真痛。

  “唉——”好久,她才站起,嘲讽地看一眼玻璃里映出的脆弱的自己。

  用四年零十五天证明一个男人永远也不可能爱上自己,这大概是这辈子她做得最亏的一笔生意。

  第二天一大早,林渲染便去了民政局。

  等到十一点都不见沈亦峥的影子。

  期间给他打了好多次电话,都没接。

  知道他忙,林渲染还是去了他的公司,想今天之内把事情解决掉。

  才走到公司楼下,就看到他低头站在一辆车前,一只手拉开车门,另一只手挡着车门顶部。

  一个女人依着他小心翼翼地上了车。

  女人回首时林渲染看清了她的脸,正是沈亦峥念念不忘的那位白月光。

  林渲染轻呵一声,唇角晕开了讽刺的笑。

  原本以为他是因为忙才没去离婚,结果只是为了陪心上人去了啊。

  白月光回来半个月,他寸步不离地陪了半个月,还这么难舍难分?

  载着沈亦峥心上人的车子驶离,林渲染快步走到他面前,“我一直在等你,再忙也不耽误离婚那点功夫吧。”

  看到她,沈亦峥原本柔软的两道眉迅速拧紧,眼底染满了惯常的不耐烦,“公司有几个重要项目正在评估,不能传出负面新闻!”

  这理由……林渲染觉得可笑。

  相较与跟她离婚,他婚内与白月光你侬我侬的新闻更负面吧。

  还未来得及把话说出来,沈亦峥的助理就跑过来说有重要工作找他。

  两人匆匆离开。

  之后,沈亦峥再一次处于失联状态。

  她不想再等下去。

  林渲染只能发信息给他,请他看在四年婚姻的份上,给她一份体面。

  并附上见面时间。

  下午,她踩着点到达民政局时,果然看到了沈亦峥。

  他立在车前,风神俊朗,自成画幅。

  哪怕就要离婚,林渲染还是被他迷住。

  紧接而来的,是酸楚。

  如果当年知道两人会是这样的结局,她还会不会做出那个大胆决定?

  林渲染不由得摸一把左眼,几乎无人知道,她的左眼已经看不见了。

  敛住心里复杂的情绪,她快步走过去,将离婚协议再次递给他,“我已经签好了,你签了名就能去办手续。”

  沈亦峥这次只是僵了片刻,而后没再说什么,签下名字。

  办手续的时间很快,两人填了几张表,工作人员盖上章。

  “你们有三十天的犹豫期,三十天内任何一人不愿意离婚的,都可以撤销。”

  工作人员没给他们离婚证,要等犹豫期过了才能发。

  “可不可以不要犹豫期,直接给离婚证?”她问,只想快刀斩乱麻。

  “不可以。”工作人员摇头。

  林渲染只能看向沈亦峥,沈亦峥一言不发,抬步走出去。

  她也只好接过那张知情书,签下名字。

  这场离婚,沈亦峥断然不会后悔,不过推迟拿证的时间而已。

  结束后,她快几步追上沈亦峥,“那么沈少,一个月后见……” 

  “见”字还没落下,沈亦峥已上车,重重拍上车门。

  车子驶离,留下一阵冷风。

  林渲染无奈地摇摇头,离婚了还这么小气,没劲儿。

  在原地略站了会儿,她打了个电话:“我离婚了,快来接我。”

 十分钟不到,一辆红色迷你小跑车就停在林渲染面前。


  从车里,跳出风风火火的女人。

  “老大,真离了?”女人,也就是林渲染的好闺蜜秦喻,开口便问。

  “嗯。”林渲染点点头,拉开副驾的门坐了上去。

  “离了好哇!”秦喻撑着车门跳进驾驶室,声音夸张到离谱,“你多骄傲的一个人哪,为了个姓沈的生生把一身傲气给折没了,给他们家当牛做马。他们不仅不感谢,还以为你占了便宜,处处针对你,我早就看不过去了!”

  林渲染抿抿唇,没吭声。  

  秦喻看出她心里难受,一把将她抱住,“想哭就哭出来吧。”

  林渲染在怀里呆了小片刻,低头蹭掉眼里的湿意,笑了起来,“今天是好日子,我想去游乐场庆祝。”

  半个小时后。

  云城某游乐场,林渲染坐在跳楼机里,感受到自由落体的极速坠落,厉声尖叫。

  之后,又去玩了人肉螺旋桨、高飞车、自由落体滑车道等一系列极致惊险刺激的项目。

  她一边极力尖叫,一边放肆流泪。

  脑海里,走马灯似地闪过十年来她与沈亦峥的点点交集……

  惊险刺激的项目果然最具治愈效果,一圈下来,林渲染舒畅了许多。

  抹掉最后一滴眼泪,她将沈亦峥彻底移出心门。

  之后,她在秦喻的陪伴下,先去服装店将身上的衣服从内到外换了个遍,又将清汤寡水的长直发做成金色的波浪卷发。

  秦喻看着焕然一新的林渲染,满意地打响指,“这才是真正的你嘛。”

  林渲染看着镜中的自己,高雅、美丽、自信。

  任谁,都无法再将四年来那个委缩、沉默、凄惨可怜的沈太太与她联系起来。

  “好久不见,林渲染。”她默默道。

  这么一通折腾下来,时间便到了晚上七点。

  饥肠辘辘的两个人去了餐厅。

  “你先在位置上等会儿,我找老板亲自做几样拿手好菜!”秦喻拍拍林渲染的肩膀,说完转身离开。

  林渲染走向先前定好的包厢,一对男女迎面走来。

  正是沈亦峥和他的白月光韩依澜。

  平日里十天半月未必能见到沈亦峥一面,这一离婚就立马碰上了?

  林渲染心里一阵感叹,欲要避开。

  “林小姐。”韩依澜也看到了她,率先开腔,巧笑嫣然,“你是专门来找亦峥的吧。”

  林渲染正要否认,她的声音又传了过来,“抱歉,我只是让阿峥去民政局门口帮我取点东西,没想到会造成你们离婚。”

  呵。

  敢情连离婚都托了韩依澜的福啊,害得她一度误以为四年婚姻沈亦峥对自己还有一丝情份呢。

  林渲染无声自嘲。

  如果不是决定彻底放下沈亦峥,估计一定会深受心伤。

  “好在现在有犹豫期,阿峥,有什么误会好好解释清楚,知道吗?”韩依澜轻轻柔柔说完,推推沈亦峥,转身施施然走远。

  林渲染不想他误会,果断解释,“我没找你,纯属偶遇。”

翁熄小莹高潮连连第二十四章   甘蔗地里的公熄全集小娟

  “你这套欲擒故纵对我没有任何作用!”沈亦峥却道。

  他低头凝视着林渲染。

  新发型,新衣服,光鲜亮丽。

  这副样子出现在他面前,不就是想引起他的注意吗?

  沈亦峥并不认为林渲染真想离婚,只是利用现在离婚有犹豫期这件事儿,玩手段罢了。

  她愈这样,他愈厌恶。

  “欲……擒故纵?”林渲染没想到两人都离婚了,他还会有这种想法。

  这话把她气得笑了起来。

  想着他从来不相信自己,也就懒得解释,随意嗯了一声:“随你怎么想吧。”

  说完,径直走进包厢。

  沈亦峥本以为她会来一番辩解,抬步欲要离开,不想听到这个回答,脚步不由得一顿,回头来看她。

  看到的,只有她的背影。

  她……走了?

  吃完晚饭,秦喻一脸的神秘兮兮,“光形归可不行,还得神归,我要让咱们家染女王彻底回归。”

  林渲染被她神归形归的理论搞得一愣一愣,直到被带到云城最大的酒吧才恍然大悟。

  “你确定要我跳这样式的?”看着台上妖娆狂舞的众多身影,她脸上一阵浮黑线。

  “又不是没跳过,怕什么!”秦喻把一件红色裙子丢给她,“以你的功力,一上台,那些个专业舞师全都只能靠边站!”

  林渲染被她逗得噗嗤一声笑,拿过另一件相对保守的衣服,“还是跳古典舞吧。”

  换好衣服后,林渲染在台上舞动起来。

  劲暴的音乐之下,她的身段柔软优美。服装恰到好处地展现着她的灵动,她轻盈跳跃,就像一只突临人间的仙子。

  “靠,搞什么名堂,竟然有人来酒吧跳古典舞。”台下有人发现了她的特立独行,叫道。

  “这舞蹈竟然合上了音乐拍子。”

  “哇,好迷人,好专业!”

  原本指责的人在看到她专业的舞姿时,纷纷转变了态度,把眼睛睁得奇大。

  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能用古典舞来演绎这种爆炸性的音乐,还毫不违和。

  台上原本满满当当跳舞的人,也被她这曼妙的舞姿给迷住,纷纷退到了一边。

  灯光之下,只剩下她一人,旋转跳跃,衣袂飘飞,美若谪仙。

  柱子上那四个衣着清凉,舞姿露骨的钢管舞师立刻被暗成了背景。

  秦喻原本还担心她跳古典舞会被人说,此时看这情景,不由得托起下巴,露出赞赏的眼神。

  “不愧林渲染啊,到哪里都是最闪亮的那个。”

  林渲染沉醉于舞蹈当中,丝毫没有注意到外头的目光。

  足足四年没有跳舞,所有的忍耐在这一刻爆破,此刻她只想尽情宣泄。

  她的身段柔软迷人,又十分轻巧,跳得嗨了,索性跃上一根钢管,在钢管上舞动起来。

  她的钢管舞不似钢管女郎那般露骨,却绝对的让人耳目一新,看着她轻巧而又完美地完成着一个又一个高难度动作,台下传来一声接一声的尖叫。

  “哟,这是新来的舞女么?有几下子啊。”

  台下,沈亦峥和几个朋友一起走过来,其中一人的目光立时被台上的身影吸引住。

  越看,越觉得有些不对劲,“那女人……好像你老婆。”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