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男朋友喜欢让我吃但我不喜欢||坐在上面摇是一种什么体验知乎

时间:2022-11-17

    “妈妈的,搞了这么打动静,怎么才三万块钱。”顾小白忿忿的说道。

    刘谦头也不甩,继续玩他的PS。“你想有多少?三万都不错了,人家做鸭子的一个月也难搞到3万,知足吧你。”

    “不行。”顾小白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起来。“我们应该象饥渴的女人一样,不停的要不停的要,不能止步。”

    “别别别......”厕所里传来彭伟的声音。“昨天干的一票,我都差点被逮了。他们好象知道我们的线路似的,我还没下手,一群人就冒出来了。还好大爷我身手敏捷,要不就得进局子了。这码事不保险,安全系数太低,以后是打死我也不干了。”

    “容我想想。”顾小白不知从哪里摸出跟烟,“恩,是该换个活法了。”

    刘谦停下手中操作的PS。“那以后我们干什么?”

    晌久,顾小白大义凛然的吐出两个字。

    “干逼。”

    顾小白拉着彭伟刘谦两人行进一条偏僻的小路上。

    彭伟:“白白,你带我们去的是什么地方啊?”

    顾小白:“废话,肯定是好地方。”

    彭伟:“那还有多远啊?”

    顾小白:“就到了就到了。”

    刘谦:“申明一下,本人今天特意没带钱。”

    顾小白:“不要紧不要紧,你的钱包在我兜里。”

    刘谦气结:“过会吃饭你请。”

    顾小白:“我请就我请,反正不是我的钱。”

    彭伟惊叫:“我的钱包也不见了。”

    顾小白奸奸一笑:“嘿嘿,早上你还没起床之前,就已经是我的私人收藏了。哈哈哈哈。”

    “卑鄙!”

    “下流!”

    “无耻!”

    “今天晚上你就别睡了吧!”

    ......

    突然,一道黑影如惊雷般从角落里跳出,横刀立马,截住三人去路。

    “来着何人。”三人迅速退后几步,摆出阵势,直面眼前持刀之人。

    “江洋大盗匪神草上飞是也,欲从此处过,留下手中财。”

    “草上飞???”众人诧异,接着便是刘谦与彭伟指着顾小白弯下身子震耳欲聋的爆笑。

    “妈的,连爷爷的名号你也敢冒充。害我被那两头猪耻笑,你找打。哈!”

    “啊!!救命啊。不要......”

    十分种后。。。。。

    顾小白微微一笑:“贵姓?”

    蒙面人:“小姓彭。单名一个奇字。”

    彭伟:“哦,跟我一个姓呢,搞不好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呢。”

    顾小白白了一眼彭伟:“别打岔,没见小爷我盘问着呢。”

    顾小白板了板手指:“老实交代,哪条道上混的?”

    彭奇:“没.....没,啊,别打,我是大学生。”

    刘谦嚼着从蒙面人口袋里搜刮出来的饼干:“我呸。妈的,真难吃,什么时候你们大学生改行做强盗了?”

    彭奇哭丧着脸:“各路英雄~~~~~~我父卧病在床,母顽疾缠身,家境衰落。还有个欠管教的妹妹天天不知好歹惹事生非。生活拮据,逼不得以啊。”

    顾小白皱了皱眉:“文绉绉的,文化人就是不样。这样吧,你带我们去看看你妹妹,如果你说的是假话!!他扬了扬拳头。沙锅大的拳头,想不想试试。”

    彭伟:“这句话好熟悉,怎么好象从哪里听过。”

    顾小白奸笑两声:“《功夫》里咱星爷说过的,嘿嘿,我不也挺有学问的嘛。”

    众人竖起中指:“我呸。”

    ......

    彭奇领着顾小白一伙人,在一栋陈旧的筒子楼前停下了步子。楼房似乎已经很有点年头了。班驳的墙壁上爬满了绿色的青苔,顺着墙沿延伸到楼顶的下水管道不停的漏着水,楼道旁的垃圾箱横七竖八的倒在一边,几辆沾满灰尘的自行车没有上锁,就那么孤独的停在角落里。一抬头,顾小白看见一只壁虎匆匆蹿过带下的白色的粉尘。他暗叹一声,还好自己不是住在这里。

    彭奇带着他们爬上了顶楼,楼虽不高。但几百坎的楼梯还让顾小白三人有些受不了,粗声的喘着气。彭奇掏出钥匙,推开门。

    “就是这里了。”

    三人好奇的往里望去,几乎是同时的,三个粗神经的男人产生了同一个念头,这里,真的是人住的地方吗?

    所有的摆设都只能用狼籍来形容,象是抗日时期被扫荡过的村子。连喝水的杯子也缺着口。没一样是三个人看的过去的。他们各自找了个自认为干净的地方坐了下来,彭伟先开了口,“这就是你住的地方?”

    彭奇笑笑:“是的,我和我妹现在住这,不过她现在不在,父母都搬回乡下了。很乱吧,我去收拾下。”

    顾小白有些看不过去,甚至开始有些可怜眼前的男孩。说恶劣,打劫算个屁啊,自己干的坏事,就算眼前的男孩再为非作歹一辈子也比不上他九牛一毛。天生下来,他自己就是个下流呸子,读小学的时候,就因为掀老师裙子被通知家长写了一晚上检查。到初中的时候,几年下来,几乎全校的男生女生不是给他扁过就是给他调戏过,流氓都怕他,老师也不能幸免。被开除后家里送他去当兵,后来上了军校,认识了刘谦彭伟几人,变的更是变本加历。不管新学员老学员都被成了他们欺负的对象,第一次四航校里一个学期除名三个人。而他们正好了了心愿,回到社会贻害人间。

    但怜悯归怜悯,顾小白却仍是没有放开钱包造福社会的打算。毕竟这是他好不容易才从那两个王八蛋手里牵来的,自己再大方,也没有做善事的习惯。妈的,他该怎样怎样去,再说,我又不是他爹。想到这,他随手拾起一张报纸自顾自的看起来。

    这时,‘吱~~~~~~’一声门响,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进来。三个男人为之一震。

    “哥,我回来了。”

    “白白,看不出几天院你住的挺快活么。”彭伟笑嘻嘻的看着从车窗里探出脑袋畏首畏尾的顾小白忍不住调侃道。“哥们你是不清楚,前几天有个广告商还跑上门来要邀请你做他们公司的形象代言人列。”


    “*。你不知道你俩的那贼婆娘害的小爷我有多苦,还他妈反白联盟,估计真是吃饱了没事干。”说罢,硬是摆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那么有闲心,怎么不去反反*。我可是尊法守纪的良好公民。”

    刘谦一脚把他踹出车外,“还*,早下台了。你没见现在电视里都是你白大侠采花大盗草上飞的影子。还东方蜘蛛侠,我操!脸都给你丢净了。”

    “嘿嘿。”顾小白嘻皮笑脸的摸摸脑袋,“我这还不是不得已么。”

    “哦,对了。我们有件东西要交给你。”彭伟从口袋里摸出一条长长的纸条递给顾小白。神情漠然。

    顾小白抬手接下。“6432.80?!天啊,怎么会这么多。老大,你们不会在唬我吧。”

    另外二人庄重的点了点头,清晰的吐出四个汉字。千真万却。

    看来,一定要采取点措施了。顾小白暗暗的心想,这么下去估计连买卫生纸都成问题了。

    您好,这里是三贱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X先生,您的车牌现于鄙公司存放,如望回,请速汇RMB500元至本公司帐户,我们会尽快通知您领取地点。以下是本公司帐户地址。如有报警,一切后果本公司概不负责。

    工行:XXXXXXXXXXXXXXXXXXX

    农行:XXXXXXXXXXXXXXXXXXX

    建行:XXXXXXXXXXXXXXXXXXX

    同时,本公司承诺,将坚决杜绝各种欺骗客户的现象存在。坚持以服务第一的宗旨微笑面对每一位客户。本公司网络业务受理正在开通中,如有疑问请登陆.threejianke..cn。我们真诚欢迎您的到来。

    一周来,W城的各类车。主上到大小官员,下到平民百姓。多多少少都曾接收到这条消息。接着便是发现自己爱车前后车牌竟不翼而飞。有心的汇钱操作,照短信提示先后在公共厕所的横梁上,情趣内衣的更衣室里,屠宰场的猪圈内,郊外农民的菜地里发现自己心爱的车牌。无心的只是烂骂一通,接着便是等待漫长的等待。不出一个月,果然,W城里小轿车,公共汽车,长途汽车,运输客车,摩托车,三轮车...只要是和轮子挂钩的交通工具(有车牌的撬车牌,没车牌的撬标志,没标志的车胎放气)几乎都给弄过了。每个有车的人都开始对这个新冒出的江湖大盗三贱客公司集团心存恐惧,一到晚上都开始提心吊胆。这时人们又开始发现,一些打着同样旗号惟恐天下不乱的犯罪集团象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这个杀手不太冷’杀人放火娱乐休闲中心,‘吉祥恶宝’扒手集团,‘不休和尚’xing骚扰俱乐部,‘欠修理’专业打手事务所......一时间W城风风雨雨,兵荒马乱。
男朋友喜欢让我吃但我不喜欢||坐在上面摇是一种什么体验知乎
    为此,W城公安局长怒火中烧。因为这一个星期来,连他们一家,车给撬了四次。打进骚扰电话43起,上初中的儿子被打劫6次,妻子买菜被扒11次。这可以说是一个整个公安系统包括他个人从未有过的羞耻。狐钳首,蛇打七寸。他决定先从那个什么所谓的三贱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手。整个公安系统下足了血本,广发搜集令:能提供任何关于三贱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线索的,无条件奖励RMB3000。能提供有关三贱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相关人员信息(姓名,住址,家庭关系,政治背景,生理情况....)的奖励RMB10000元,能擒获三剑客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相关人员将按所在职位奖励,具体实施如下,职员,RMB20000元;重要职员,RMB50000元;头目,RMB100000元;重要头目,200000元。同时,我们伟大而英勇的人民警察们被派遣深入渗透到社会基层各个行业,停车场,单位仓库,妓院,夜总会,KTV,游乐园,学校,幼儿园...日夜蛰伏,时刻警惕的犯罪发生。为此,公安系统基层全体职工无不直接或间接的问候了他们上司祖上直系女性亲属名讳上万遍。

    奖励条例在W城放出后,无疑是给这个已是骚乱的城市又丢下了一枚重磅炸弹。整个城市一下子沸腾了,公安系统的客户电话几乎是第一时间打爆,是人都说他发现三贱客的谁谁谁了,等到公安机关具体查证,才发现这他妈的又不知道是谁谁谁为了那高额的奖金编出来的鬼话。一时间,三贱客似乎已经成了W城最响亮的名字,精明的商家抓住机会,挖掘商机。形形色色,各式各样三贱客有关的产品层出不穷,三贱客时尚内衣,三贱客运动商务套件,三贱客移动数码,三贱客手表,三贱客球鞋,三贱客卫生巾,三剑客避孕套...是人能想出来的,它都冒出来了。而且都被冠上了三贱客的名号。为了追随时尚的潮流,广告商们为也为此挖空心思,采取手段,高价聘请当红明星武装成他们心目中的三贱客进行拍摄,各类新奇的广告也象飑风一样席卷了整个H省。

    茂密的竹海里,刀挥剑舞。三个手持钢剑的侠客正卖力的应对着一拨塞一拨的围剿。他们似乎是很吃力。一轮交手之后,其中二人身中数刀,长剑支地单膝跪了下去,唯有一人仍站立着,过度的体力透支,让他的脸显的过分的苍白,握剑的手也微微有些颤栗。

    “哼,真不愧是传说中的三贱客。中了我的十香软筋散还能支撑到现在,不过你们今天注定要命丧于此,也非怪老夫无情了。”一个黑颜白发的老者从围剿的人群中走出来,“来,就让老夫送你们归西,纳命来。”

    势大力沉的一剑挺出,已经没有躲闪的余地。“亢......”一声清脆的声响,那人手中长剑格挡中竟断成两截。

    “再接我一招金龙摆尾。”老者撤剑跃起,转身一脚踹出。硬生生蹬在侠客的胸口上,侠客闷哼一声,象炮弹一样飞出三丈以外。

    正当众人以为侠客此命休矣之时,只见先前跪着的那人掏出一瓶东西,咕噜咕噜灌了下去,接着,奇迹发生了。一道紫色的惊雷九天之外落下,打在那人的身体上。

    杀气,无边的杀气象气体一样笼罩住众人,恐惧蒙蔽住每一个战栗的身体。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怎么会有惠源肾宝???不可能,不可能......”

    “受死吧!爆发吧小宇宙,天马流星拳.....”

    “不会的,不会的,我怎么会被青铜,啊......我会永远记住你们的,三贱客........”

    画面里,一个男人紧紧的抱住另一男人。

    话外音,惠源肾宝----你好,我也好。

    W城楚天城市报编辑李守银说,三贱客的出现,它是一种社会秩序的混乱。也是社会进步到一个阶段出现的一个必然过程。没人知道它从何而来,也没人知道它将从何而去。它就象着一朵在黑暗里不段散发着青涩香味的美丽植物,人们只嗅到了它的气息,却永远也辨认不出它的身体。我期待着人们能从香味里走出来,期待着这种现象的结束。

    而这时,顾小白正趴在床上津津有味的看着一本《PLAYBOY》,“妈的,你期待个屁。这不摆明了要咒我死么。谦谦,你给我想办法给把那个叫李守银的王八蛋车牌撬回来,老子要把它丢到爱滋病预防防预中心的病毒培育室去。”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