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被三个老外玩到惨叫客厅乱H伦交换黑人 男女多P混交群体交乱A片

时间:2022-11-17

    随后,琉璃女帝运转神力开辟出一个隐秘的空间。接着将无飞儿置身到空间里的剑床之上。待将无飞儿放定之后,琉璃女帝再次运转神力引动天剑神力覆盖了剑床。

    那剑床与一般的冰床没有什么两样,之所以称之为剑床,乃是因为剑力将剑床彻底覆盖住了。

    此时在琉璃女帝的法力驱动下,剑力犹如细小的雷霆将无飞儿周身覆盖。剑力如春雷一般,滋润着无飞儿的身体,并慢慢的修补着她的经脉与五脏六腑。

    陈扬也运力感应无飞儿的身体,便发现天剑对无飞儿的法力,大道有种天然的压制。在这天剑之中,无飞儿的狂乱法力也格外的老实。

    他便也就明白,这样下去,无飞儿的伤是一定会好的。无非是要花费很长的时间……但总比没有希望要来得好。

    到了此时,陈扬也总算长松了一口气。随后,他又担心:“这个地方,会不会被别人攻破?”

    琉璃女帝微微一怔,接而一笑,道:“想多了,即便我死了,也无人能攻破这个地方。除非对方能够得到天剑的认可……”

    陈扬道:“我就怕别人也得到了天剑的认可,一旦进来会对飞儿不利。”

    琉璃女帝道:“我不死之前,没人能够得到天剑的认可。我若死了,其他人要得到天剑的认可也非常困难。我能够得到认可,乃是因为我天生剑灵之体。”

    陈扬纳闷:“剑灵之体是什么体?”

    琉璃女帝道:“这都不懂?”

    陈扬道:“我知道天生灵体是什么,但剑灵之体?”

    琉璃女帝道:“剑灵之体就是天生对剑灵之气感到亲切,且体内没有其他杂质,修炼剑灵之气事半功倍!此种体质,如今只有我一人。”

    陈扬道:“原来如此!”

    琉璃女帝道:“况且,只要我活着,你怕什么?”

    陈扬道:“的确如此,不管怎样,以后飞儿都要麻烦您多加照料了。”

    琉璃女帝道:“只要你帮我办成我要办的事情,这有什么问题呢?”

    陈扬道:“你要我帮你办的事情是……”

    琉璃女帝道:“我们出去再说吧。”

    陈扬不舍的看了眼无飞儿,随后点了点头。

    两人很快离开了天剑内部,最后来到了天空神殿里面。

    琉璃宫中,琉璃女帝道:“你一定很好奇,我为什么要抢你们的藏花之泪,对吧?”

    陈扬道:“你想用藏花之泪来打造一口剑,一口可以让你离开天剑神域之后,依然厉害无比的剑。”

    琉璃女帝微微诧异,道:“你这都知道?”

    陈扬道:“我知道的要比你想象的还多。”顿了顿,道:“反正我和飞儿的命都是你救的,所以到了现在,我也不隐瞒你什么了。”

    琉璃女帝惊诧:“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吗?”

    陈扬道:“那藏花之泪不能给你来炼剑。”

    琉璃女帝顿时变色,道:“我必须要拿它来炼剑,必须!这是不容商量的。如果你不允许,那么我们所有的合作都将不复存在。我会让你带着你的夫人马上离开。”

    陈扬道:“我……女帝,我将我所有的一切都告诉你,如果你听完之后,还执意要炼造藏花之泪,我也无话好说。没有你,我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所以我自然也没有资格来跟你争什么。”

    琉璃女帝沉吟半晌后,道:“你说吧,我认真听着。”

    陈扬便开始讲自己的生平,从主宇宙开始讲。

    这是一个无比漫长,且波澜壮阔的故事。

    陈扬没有讲自己的那些爱恨情长,不得不讲的只是快速一笔带过……

    他最后讲到了鸿蒙道主的出现,三座神殿等等!

    乃至他在至尊时间的帮助下,回到了这个鸿蒙宇宙等等。

    接着,又开始讲这一世的所有,永生之门等等。

    一直讲了三天三夜,然后才将所有事情的前因后果讲完。

    琉璃女帝听的很是认真,中间偶尔遇到不解的会多问几句。

    此时听完所有一切后,琉璃女帝也是震惊非常,道:“这中间居然还有这么多的危险和恐惧?真是不可思议。这个宇宙之大,也是我始料未及的。”

    陈扬道:“所以我必须要借藏花之泪来打败陈鸿蒙,阻止大计算基因术的出现!”

    琉璃女帝道:“这么说起来,我若执意要用藏花之泪来炼剑,便可能让整个多元宇宙覆灭?”

    陈扬道:“可以这么说。”

    琉璃女帝道:“那你有没有想过,咱们将藏花之泪炼成剑后,这柄剑依然可以杀死陈鸿蒙的分身,以及还能阻止大计算基因术呢?因为我淬炼此剑并非是要毁掉藏花之泪。只不过是给藏花之泪换了个载体而已!”

    陈扬身子一震,道:“倒是没想过这一茬。”

    琉璃女帝道:“你届时要运用藏花之泪,还是得将藏花之泪从晶石里逼出来。”

    陈扬道:“你炼剑难道不会破坏藏花之泪?”

    琉璃女帝道:“藏花之泪若是这么容易被破坏,还值得你我如此看重吗?它能破坏永恒之体,能破坏母体基因,这是何等厉害。”

    陈扬道:“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话有道理,只是我不敢冒这个险。”

    琉璃女帝道:“你敢不敢冒这个险,我都必须这么做。如果我不能报我的仇,三千宇宙覆灭与否,我也不会在意!”

    “你的仇?”陈扬不禁好奇,问:“什么仇?”

    琉璃女帝道:“这个人是我师父。”

    陈扬微微一怔,他对这种要杀师父的戏码已经觉得见怪不怪了。当年在凤雏星上,岑落兰与其师父逆苍天就是爱恨交杂,最后选择了同归于尽!

    之后在焰阳星系里,贝拉蕾和寻天荒也是类似。

    总之就是师父爱漂亮的女徒儿,女徒儿的父母又被师父所害等等!

    这真是极其之狗血。

    陈扬心想,琉璃女帝和其师父大概也是如此吧。但他也不敢胡乱揣测,只是问:“你师父是什么人?修为很高吗?你为什么要杀他?”

    琉璃女帝道:“我师父……不,他不配做我的师父。只是我和我妹妹从小由他养大而已!他叫做原无心,在宇宙中有个非常响亮的称号,人称无心大帝!”

    陈扬暗道:“这一路来,大帝见的真是多了。如今是大帝多如狗,造物满地走啊!”想到此处,忍不住道:“你这师父的修为很厉害吗?”

    琉璃女帝多看了一眼陈扬,道:“何止是很厉害,简直是厉害到宇宙无敌。我想你所认识的人中,除了鸿蒙道主可以战胜他,其他人都不够他看的。”

    陈扬道:“真的吗?如果我全盛时期,就是跟你决战之时的状态呢?虽然当时没打过你,但那是因为你有天剑在身。如果是在天剑神域外面,你绝不是我的对手!”

    琉璃女帝道:“他曾经进过天剑神域,我和他斗了一场。我惨胜,他全身而退!你说你打不打得过他?”

    陈扬大为吃惊,道:“我现在才发现,这宇宙里原来是能人辈出啊!我以为我已经是打遍天下无敌手了。话说回来,你师父修为到底是什么程度?怎么会如此厉害?”

    琉璃女帝道:“原无心早在万年前就是这宇宙中的绝世高手了,后来他寻到了我和我妹妹二人,知道我和妹妹都是剑灵之体。他杀了我父母,又将我和妹妹苦心培养。我和妹妹这么多年里,一直都将他当做最亲的人,甚至……我妹妹还爱上了他,甘心情愿为他献身。他这个畜生……他在占有我妹妹的当晚就吸了我妹妹的剑灵之体。他以为这件事做的天衣无缝,却没想到我和妹妹有天生的双胞胎感应。他在我妹妹临死之前,亲口说了,我父母也是他杀的。后来我假意逢迎他,装作不知道这一切。在他修炼最关键的时候给了他致命一击,然后就此逃离到了天剑神域里。”

    陈扬听得瞠目结舌,道:“你这师父,果真是禽兽不如!”

    琉璃女帝眼眶红红,恨声道:“这么多年,认贼作父,每每想起,我都痛恨自己。到这天剑神域之后,我苦苦修炼,为的就是有一天能够杀了这个畜生。没想到的是,他这么多年里,也一直在找我。好在的是,他找来的时候,我已经大有所成,凭借天剑将他击退!可是我也知道,我绝不能追出去。一旦离开天剑神域,他要杀我,易如反掌。”

    陈扬道:“所以你希望我跟你合作,杀死原无心?”

    琉璃女帝道:“不错!我一直在找一个能与我合练天剑道的人,只要你我合练成功,到时候就能对付原无心。原无心修炼的乃是无极剑道,他得了我妹妹的剑灵之体后,又找到了无极剑……”

   琉璃女帝继续说道:“如今的原无心在天剑神域之外,可说是统率宇宙剑气,一口无极剑,斩尽天下高手。”


    陈扬倒吸一口寒气,也就明白了原无心为何如此厉害。因为原无心掌握了剑灵之体,又修炼了无上剑道,可以说是将剑灵这一种元素发挥到了极致。乃是剑气之祖了……

    火焰神后风踏雪对于火焰元素运用得炉火纯青,但却并不是火焰元素的老祖宗。风踏雪只是因为在火焰星上,与火焰元素接触的很多,将火焰元素掌握得更加熟练而已!

    原无心则是不同,乃是绝对的剑气之祖。

    而且剑气在所有的元素中还是处于格外凌厉的一种。

    陈扬道:“你也是剑灵之体,又掌握天剑,为何你不能超越原无心,成为剑气之祖呢?”

    琉璃女帝道:“事情那有你想得那么简单?整个宇宙的剑灵之气是多么的广泛与浩瀚,我根本做不到将所有剑灵之气掌握与汇总。原无心本身就是一等一的天才,又是活了十数万年的老妖怪,加上还得了剑灵之体,我拿什么跟他比?我不过是仗着天剑的偏爱,在这天剑神域里能够勉强称雄罢了。天剑也知道,原无心不怀好意。原无心来天剑神域是想拿走天剑……实际上,天剑是在这种压力下才选择与我合作的。如果让原无心掌控了天剑,那他的实力就会达到更加难以想象的地步。到了那个时候,怕是只有你说的那个鸿蒙道主才是他的对手了。”

    陈扬道:“一旦天剑被他拿走,天剑神域岂不就会跟着崩塌?”

    琉璃女帝道:“不错!天剑对天剑神域有非常深厚的感情。即便是我,也不能拿走天剑。一旦我动这个心思,天剑就会断开和我的联系。天剑不允许任何人破坏天剑神域!”

    陈扬道:“天剑神域中生灵数十亿,又怎忍心让其毁于一旦呢。”

    琉璃女帝道:“我对天剑神域的生灵并没有什么感情,如果可以选,我就会拿走天剑,不管这里的死活。我只要报仇!”

    陈扬看向琉璃女帝,道:“你失去妹妹是如此的痛苦,又怎忍心让亿万黎民也跟着丧生呢?在这宇宙之中,人人都是蝼蚁,你我也是蝼蚁。即是蝼蚁,何苦要践踏其他蝼蚁呢?”

    琉璃女帝微微一怔,随后说道:“看不出你倒是个宅心仁厚之人。”

    陈扬道:“宅心仁厚谈不上,只是不愿见无辜之人枉死。生命是一场难得的旅行,我们应当尊重每一个来之不易的生命。尤其是你我可以活成千上万年,那些普通人却只有短短数十年可活。命运对他们已经很是不公了。”

    琉璃女帝道:“好了好了,你不用跟我说教这些。我也没打算置他们于死地!”

    陈扬微微松了口气。

    “对了,你说合练剑道,如何合练?”陈扬接着又问。

    琉璃女帝道:“首先我得将藏花之泪的泪液运转出来炼成我要的神剑,之后,我要你修炼天剑道中的一种纯阳剑劲。这股纯阳剑劲只有男人才能练到极致。而且,我要的是最强的纯阳剑劲。”

    陈扬道:“然后呢?”

    琉璃女帝道:“然后我就会尝试让你的纯阳剑劲融入到我的天剑道中,只要融入成功,我就可以将天剑道发挥到极致。到那个时候,对付原无心就有很大的把握。”

    陈扬道:“如果我没出现,你打算怎么弄?”

    琉璃女帝道:“我一直在寻觅这样一个合适的人选,奈何整个天剑神域中,都没有一个能够达到我的要求。我只有等,慢慢的等!我等藏花之泪,也等像你这样的合适人选。现在看来,真是苍天垂怜,不仅藏花之泪出现了。你也跟着出现了……这大概就是原无心的末日要来了。他作恶多端,终要有这一天的。”

    陈扬点点头,道:“我会全力配合你。”

    琉璃女帝道:“就是这藏花之泪,我一直还没想到办法如何打开。若是运劲不当,破坏了藏花之泪的纯粹性也是大大不妙。”

    陈扬犹豫再三,还是说道:“我知道如何破开藏花之泪。”

    琉璃女帝闻言大喜:“太好了,如何破开?”

    陈扬道:“待我帮你解决了原无心之后,你可以帮我解决轩正浩吗?同时,解决了轩正浩后,我还想带走你打造的这口剑。你知道的,这些都不是我的私心与贪婪。”

    琉璃女帝道:“只要能解决原无心,其他的我已经无所求。以后我会一直待在这天剑神域里……反正,在这里,也没人能奈我何!”

    陈扬大喜:“如此,多谢了!”

    琉璃女帝道:“我这一生,唯一心愿就是斩杀原无心。你只要帮我完成了这件事,其他的事情,都是好说的。但如果这件事完不成,那么……”

    陈扬道:“我会竭尽全力帮你!”

    琉璃女帝道:“你还没说,到底要如何破开藏花之泪?”

    陈扬正欲开口,忽然怔住。因为他才想起,要破藏花之泪需要阴阳灵修之力……本来飞儿若是醒着,自己与她一起来破开藏花之泪乃是水到渠成。

    可现在……

    琉璃女帝本来满是期待,见他欲言又止,顿生不耐,道:“你倒是说啊!”

    陈扬道:“需要男女法力阴阳灵修在一起,以阴阳神力来破解。”

    琉璃女帝一呆,沉默半晌后,眼中闪过兴奋之色,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怎么就没想到这一茬呢。”

    陈扬道:“若是飞儿没事,我与她一起就可帮你打开。可现在……”

    琉璃女帝道:“那有何难,你我也可以啊!”

    陈扬道:“阴阳灵修并不是这般简单的,需要彼此情意相投,无比信任才行。”

    琉璃女帝怔住:“这么麻烦?”

    陈扬道:“若是太容易,岂不是人人可修?”

    琉璃女帝道:“这倒是!”顿了顿,道:“那你说应该怎么办?我们能不能去找其他的情侣来办这件事?”

    陈扬眼睛一亮,道:“这倒是个办法。”

    琉璃女帝道:“那好,你先在这里等着。我去找几对情侣过来,之后,你教他们灵修之法。”

    陈扬道:“好,没问题!”

    琉璃女帝随后便就离开了。

    琉璃宫内安静了下来……

    陈扬盘膝而坐,感受这体内磅礴汹涌的法力……
被三个老外玩到惨叫客厅乱H伦交换黑人    男女多P混交群体交乱A片
    以前他会觉得自己法力深厚无匹,自信心爆棚。可如今,却有种依然渺小的感觉。

    想到陈凌前辈夫妇和张道陵道长惨死,以及飞儿昏迷不醒,不由得黯然神伤。同时也有种淡淡的死亡恐惧……

    以前总觉得自己是不会死的,可现在看着那些原本不会死的人也都这样烟消云散了……

    说不好那天自己也会走到这一步去。

    真到那一天,是无尽遗憾,还是觉得终于可以休息了呢?

    “龙天帝,太古族,无心大帝,琉璃女帝……我修炼到这个地步,原以为能当我对手的只有元圣,太上道祖那些人。现在看来,比我厉害的还多的是!”

    “这修炼的路,已经不是纯粹的半圣,准圣,圣人了。而是多元化,剑道是一种路。太古族的天幽粒子是一种独有的元素……还有无心大帝的剑灵之气,琉璃女帝的天剑!”

    “那么我呢?我到底主修了一些什么?”

    陈扬冥思苦想,发现自己好像什么都懂……

    万物博杂,万法皆在胸中。

    可如今细细思量,却没有一个主题。

    居然是犯了这样的一个错误。

    枉自己还一直与人传道……

    陈扬在这一刻觉得无比的惭愧。

    “我的路,应该怎么走?修剑道?修苦境,这些都是拾人牙慧,断断不可取!而且,苦境修不成,剑道怎么都赶不上琉璃女帝和原无心啊!我的强处是什么?什么是我有的,别人没有的。嗯……计算能力,布阵能力,超脑晶石……就算没有大计算基因术,超脑晶石也是我独有的。其实也不算独有,陈鸿蒙的计算能力比我强多了……以计算能力来对战陈鸿蒙,这注定是要落后的。诶……我虽然计算能力弱于他,但这又有什么关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强处和短处……他陈鸿蒙人缘差,我则是得道多助。换句话说,我若如他不顾一切,不择手段,绝情绝性,未必就比他差。”

    陈扬的思路开始清晰,一切都豁然开朗起来。

    “我要走的路,与原无心,龙天帝,琉璃女帝都是不同的。”陈扬暗道:“当我施展出天地法相之后,便是无敌于天下。天地法相能够施展成功便是因为我可以计算一切,破解一切,所以才能无物不吸,无物不融。只是天地法相的弊端太大太大了……包括一剑东来也是。他们专一某种元素,我则是集各种元素与磁场。”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