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黑人暴力强奷伦小说H 黑人一个接一个上来糟蹋

时间:2022-11-17

    当天晚上谭越与田韶在外面散步,这儿的景致跟家里真没法比了。只是再过二十年,这儿就是霓虹灯的天下了。

    田韶有些歉意地说:“难得你请个假,我却不能陪着你,以后大半时间都会在港城的。”

    谭越笑着说:“那你以后你在四九城的时候,我就不出外勤了。等你退休后,我就留在四九城再不出外勤了。”

    现在想想,田韶三十岁退休也挺好的。到时候夫妻两人不用总分开,而且还能都陪着孩子了。事实证明,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就算他不出外勤在四九城,也不可能天天回家的。

    田韶好笑道:“那咱们就这么说定了。”

    第二日一大早田韶就过海了,而谭越也乘坐当日的火车回了四九城。

    这次到港城,田韶就直接回了别墅了。他们到别墅的时候冯毅并没在,不过田韶有钥匙,直接开门进去了。

    别墅按照田韶的要求,将家庭影院改装了下,负一层也改造成了训练场所。到负一层看着里面的设施,田韶觉得跟三十年后差不多的,这思想还是很超前的。

    武钢看着中间空着的场地,与袁锦说道:“袁哥,咱来过两招。”

    袁锦才不跟着大块头打呢,一身的蛮力,格斗自己只输的份了。这次田韶除袁锦武钢三个人,另外又招了三个。这三个其中一个是冯毅的战友,另外两个则是谭兴华帮着找的,身手都没的说。

    田韶的卧房很大,有三十多平,浴室里还有浴缸。田韶正觉得累,给浴缸消毒后泡了个热水澡。泡完以后,整个人都感觉轻松了许多。

    睡一觉醒来的田韶,就听到包华茂来了。

    包华茂看到田韶,就屈膝半跪:“股神,请你收我当徒弟吧?”

    袁锦跟武钢几人很不屑地看着他。男儿膝下有黄金,怎么能随便对人下跪。

    听到这话,田韶就知道之前买的期货赚了。她坐在沙发上,慢悠悠地说道:“你年龄太大资质又差,入不了我的门。”

    武钢听到这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包华茂也笑着起身,坐在田韶左侧的沙发后说:“田老板,你真是太神了。你知道吗?这次炒原油期货的,又一大批人赔了。我好歹还跟着进了五千万,安正业没买,那是后悔得肠子都青了。”

    本来懊恼得不行,但有了安正业的衬托,他觉得自己很不错了。

    田韶笑了下,说道:“我这次都做好了亏钱的准备了。,包少,玩股票不是每次都这么幸运的,我短时间不会再炒股票跟期货了。”

    当然,只是不在港城炒了,她要转道去华尔街了。那儿都是资本大鳄,她想利用预知的东西跟这些资本大鳄一起分肉吃。

    这话田韶之前说过,但后来还是被他劝服又买了黄金跟原油期货。所以包华茂并没当真,笑着道:“最近行情不好,不炒是对的。”

    田韶嗯了一声后问道:“你刚说有一大批人赔了,这些人里有开服装厂吗?我想收购一家服装厂,要优良资产的。”

    包华茂看着她,问道:“你不是要成立影视公司,还有空去管服装厂吗?对了,你可还有投资公司啊,你可是大股东不能什么都甩给我。”

    田韶笑着道:“能者多劳,你这么厉害就多费心些。我也是分身乏术,等影视公司开了,精力肯定就在漫画公司跟影视公司上了。”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yuedu. 安卓苹果均可。】

    他们之间是有协议的,投资项目达到一定金额得经过她同意。所以,田韶并没放太多时间跟精力在上面。

    包华茂没好气地说道:“投资公司你都管不了,你还要收购服装厂,你管得来吗?”

    田韶肯定管不来,不过她准备请职业经理人了,然后会计请独立的第三方,然后物色到合适的人选到手再安插进去。这样对方也不容易弄鬼了。

    包华茂很不理解,问道:“你随便做点什么都比开服装厂赚钱,为何一定执着服装厂呢?”

    田韶四个字回答他:“我喜欢啊!”

    行吧,为自己喜欢的事砸几百上千万也不算什么。像他的游艇,因为工作繁忙也用不上多少次,但就是喜欢啊!

    包华茂又与田韶说了铜锣湾有一块地皮正准备拍卖,那地皮不大,许多大的地产公司都没兴趣:“我记得你之前说想买一块地皮盖一栋办公楼,那地皮符合你的要求。”

    田韶笑着说:“我现在不买地。”

    她又不急着等办公楼用,要买地也得过两年。等到港城地产不景气的时候再入手,那地便宜很多了。不管是买什么,抄底是最爽了。

    包华茂想到她之前的话,知道再说无用了:“你这影视公司准备让谁管理?若是没有,我这儿有个人选。”

    “不用,我有人选了。”

    “谁啊,我认识吗?”

    田韶嗯了一声道:“朱志杰。他之前被仇人追杀,我请了唐泽宇给他安排一份正当职业,正巧就安排进影视公司。”

    包华茂觉得她有些儿戏了:“这么一个街头混混,不过是在影视公司呆了几年,你竟相信他能管好影视公司吗?田小姐,一个影视公司的投资也得上千万。这钱与其拿去打水漂,还不如拿去买那块地呢!”

    田韶看了他一眼,笑着说:“你怎么就知道他管不好影视公司呢?包少,不要小瞧任何人,不然很容易栽跟头的。”

    她其实并不知道朱志杰有多少斤两,只是影视公司要与韶华公司脱离开,所以必须独立存在。公司挂在朱志杰名下,若是他有这个能力那影视公司会交给他管理,若是能力不够,两家是合作关系到时候可以让邢叔管着。不过这些打算,她自不可能跟包华茂说的。

    包华茂闻言点点头,说:“你说得很对,确实不能小瞧任何一个人。我跟我妈咪就是小瞧了那个女人,这才栽了那么大一个跟头。”

    本以为只是老头子的一个玩物,却没想到竟骑到他妈咪头上了,现在更是想取而代之。

    田韶听着他言语之中的冷意,问道:“那女人做什么了?”

    包华茂嗤笑道:“我爸跟我妈咪离婚了,然后还转移了财产。幸亏我跟我哥通了气,他手里有我爸转移财产的证据。”

    他已经发了声明,说包母分到的财产一分不要。至于包母都给包华灿还是自己留着,那就看包华灿自己的本事了。

    田韶觉得包华茂兄弟两人现在一条心,包父讨不到好的。不过对方的行为确实有些无耻,舍得给外头女人和私生子花钱,对原配却那么吝啬。


    包华茂冷着脸说道:“事情闹出来后,我伯父将他叫过去怒斥了一顿。他现在愿意将名下的股票跟房产铺子都转让给我妈咪,另外再给一亿现金做补偿。”

    “公司的股份呢?”

    包华茂摇头说道:“公司股份不愿意给我妈咪,所以这个条件我们都没有答应。那些股票基金铺子合起来也就一个多亿,加上现金也才两个多亿。公司股票市值却有七个多亿,这样分我妈咪太吃亏了。”

    田韶听到这话,觉得拖着也不是个办法:“这样拉锯战,最受伤害的是你妈咪。我觉得这还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得先考虑你妈咪的感受。”

    指望着平分财产不现实的,毕竟这些财产都是包父打拼回来的,而且现在法律也没这么健全。所以她觉得老人家的感受最重要,至于钱财,退一步也无妨。

    包华茂沉默了下说道:“我妈咪不想闹得满城风雨,更不希望我们兄弟跟他反目,说毕竟是父子。”

    田韶嗯了一声说:“我们那儿有句老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父亲老了,思想陈旧跟不上时代了,加上还有个心思毒又没什么脑子的女人,我觉得他以后赚不到什么钱的。”

    包父并不是什么经商奇才,能攒下这么大份家业一是碰到了好时候,二是有个帮他把关兜底的好哥哥。这两个优势,以后都没有了。

    包华茂一怔,许多人劝他差不多就行了,但只田韶劝得如此清丽脱俗。他说道:“我就是气不过,凭什么呢?”

    田韶嗤笑一声,说:“凭港城现在是男尊女卑。你看那些富豪,有妻有女还那么高调地追女明星,追了一个又一个,小报不骂还夸,觉得这才是成功人士。换成女人,肯定是各种谩骂了。”

    作为娱乐杂志的常客,包华茂不吱声了。

    田韶觉得这个话题没兴趣,说起她准备再购置缝纫机的事。原本是想要中人的电话,然后自己去接触。

    包华茂一听,立即表示他可以将人约出来:“我将他约到家里来谈。不过你只要缝纫机,印花机跟打边机这些不买吗?”

    田韶摇头道:“暂时不用,内地的服装厂规模还小,等扩大了再买。”

    一口吃不成大胖子,慢慢来,步子迈得太大会摔跤的。

    两人谈了两个多小时,饭菜做好了两人上桌吃饭。吃了一口空心菜,包华茂直接吐了,问道:“这谁做的?”

    袁锦站出来,说:“我做的,怎么了?”

    包华茂没话说了。保镖能将饭菜做熟就不错了,就别指望更多了:“田小姐,我认为你应该聘请个厨师,就这饭菜也亏你吃得下。”

    田韶不是会委屈自己的人,之前最多呆一个多月,没必要请厨师。这次要呆好几个月,厨师是不可避免的。

    见她准备请厨师,包华茂笑着说:“福临门有个厨师,擅做粤菜也会做糕点。因为跟新换上任的经理合不来辞职了,现在正在家里休息。我本想将他请了来,既你要请厨师,我可以推荐给你。”

    田韶看了他一眼,说:“我将厨师请了来,你是准备天天来这儿蹭饭?”

    “哈哈,被你发现了。放心,我会交伙食费。”

    “人可靠吗?”

    “放心,嘴巴很严背景也干净,就是费用比较高。”

    福临门出来的厨师,那肯定不便宜了。田韶说:“我可以提供一间房给他休息,但不能留宿,若是同意就来试两天。”

    “好。”

    吃过晚饭包华茂就回去了。田韶吃完饭喜欢踱步,后花园又大又漂亮是消食的好地方。

    转完一圈冯毅回来了,不是一个人,还带了个姑娘。这姑娘剪着短发,上面穿着绿色t恤下着黑色格纹休闲裤,胸前戴着一条十字架项链。这穿着,很酷。

    冯毅看到田韶立即站得笔直,大声喊道:“老板。”

    这姑娘见到田韶,也跟着喊了一声老板。

    田韶眉头挑了下,点了下头后打量了下冯毅,说:“三个多月没见,气色比之前好多了,脸也终于长了有点肉。看来,这段时间疗效不错的。”

    失眠也影响了他的身体,之前人很瘦,天天吃好的也胖不起来。现在胖了,很明显这段时间的治疗起的作用了。

    冯毅点点头道:“老板,我现在晚上能睡五个多小时了。”
黑人暴力强奷伦小说H    黑人一个接一个上来糟蹋
    虽然只是浅眠,但能睡五个多小时已经是突破性的进步了。所以他现在谨遵医嘱,作息也安排得跟老人家一样。

    见田韶看着那姑娘,冯毅解释道:“老板,她叫阿香。我两个月前去找张哥,看到她被人扔进海里,就救下了她。”

    阿香单膝跪下:“老板的救命之恩,阿香唯以命相报。”

    田韶听得莫名其妙,她说道:“你先出去,我跟冯毅说会话。”

    阿香闻言立即退出后花园,回了客厅。

    田韶知道冯毅的性子:“说吧,这姑娘怎么回事。”

    冯毅笑着道:“确实是我去找张哥时救的。当时她被人围殴,一打三都不落下风,后被那些人打昏套麻袋扔海里。我想着老板你身边正缺个女保镖,就将她救下来了,”

    田韶现在深居简出没事,但以后应酬许多事就不方便了。比如说去换衣服或者厕所,他们这些大男人总不能跟着去吧!有个女保镖,就能贴身跟着了。

    看他想得这般长远,田韶问道:“背景查清楚了?”

    冯毅点头道:“她是个孤儿,八岁那年被三合会光哥收养。说是养女,其实就是打手,不过光哥两个月前被人暗杀了。”

    “打手?”

    冯毅解释道:“她只负责保护光哥的安全,跟保镖差不多,并没参与到帮派争斗跟生意里去。光哥死的那日她被留下没跟着去,她是为给光哥报仇才被那些人追查。”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yeguoyuedu. 安装最新版。】

    田韶问道:“信得过吗?”

    冯毅笑着说道:“她住院花了你二十多万,没有你,她已经死了。她这人重情义,有救命之恩在,她会以命相护的。”

    “暂且留下,看她表现。”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