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在车里掀起乳罩啃咬奶头 男同桌含着我的奶边摸边做

时间:2022-11-18

    赵昀大笑,韩竢却一脸诚恳,今日赵昀的话对他启发很大,让他更深层次的认识到了赵昀的胸襟宽广,以及赵昀那更高层次的高瞻远瞩。

    赵昀料定完颜陈和尚会被构陷,事实真的会如赵昀预料的那样吗?且看此时金国枢密使崔立在做什么,便可知道了。

    崔立府上,张秀正与崔立狼狈为奸,商讨大事。

    张秀对崔立说道:“使君,而今完颜陈和尚阵斩赤老温,吓退孛鲁,那窝阔台又趁机攻打拖雷本部大营,我金国危机已然解除,但是于使君而言,更大的危机却在酝酿,使君当早做打算啊。”

    崔立听了,眉眼道竖,脸色凝重,道:“是何危机,你细细说与本官听。”

    张秀道:“等蒙军败走后,那完颜陈和尚也将返回开封,下官料定完颜陈和尚见到郎主,必定会向郎主进言,要求郎主彻查士兵开拔银被克扣一事,此事一旦彻查,必定查到使君你的身上,那时候使君可就麻烦了。”

    崔立颇有疑惑,说道:“开拔银乃是移刺布哈克扣,随即送于本官,那皆是移刺布哈所为,于我何干?”

    张秀道:“使君,权谋斗争从来都不是公道人心,也不是是非曲直,而是不择手段的达到目的。

    使君你而今与娘娘共同把持着内宫和外朝,可谓是权倾朝野,然而使君家族毕竟才刚刚崛起,根基不深,地位不稳,暗地里不知多少人对使君敢怒不敢言。

    现在完颜陈和尚声望如日中天,又得郎主器重,如果他被有心之人唆使利用,借开拔银为突破,到时使君可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

    崔立一听,顿时感到危险,对完颜陈和尚忌惮不已。

    当初完颜陈和尚身为副帅,随同移刺布哈一同出征,不想却因为开拔银的事情和移刺布哈闹矛盾,最后一气之下离开,要说完颜陈和尚对此事不以追究,只怕谁也不会信。

    而作为权谋斗争,你有没有犯错不重要,重要的是能不能把你牵涉进来,只要能把你牵涉进来,那就可以没事变有事,小事变大事,最后的生死可就由不得自己了。

    而且完颜陈和尚还有一件事情,让崔立感到又羞又怒。

    当初崔立在完颜陈和尚,完颜合达,移刺布哈三人之中,他选中了移刺布哈为大军主帅,这件事情百官都知晓,老百姓也都听说了。

    但是现在结果出来了,他崔立可以说是有眼无珠,移刺布哈带着十万大军,全军覆没,完颜陈和尚却只带了四百人就力挽狂澜,还把赤老温这样的蒙军大将给杀了,这对崔立来说是何等的讽刺。

    虽然之前崔立通过大相国寺事件,已经成功的把自己的责任推出去了,但现在大家回过神来看,却是怎么看,都感觉崔立当初的决定太混帐,太不识人才,现在在百官之中,在民间,已经有不少人拿这件事来笑话崔立了。

    可以说现在的完颜陈和尚只要一天风光,对他崔立来说,那就是一天的羞辱和讽刺,这让崔立如何受得了?

    于是崔立准备对完颜陈和尚下手,拔除这个眼中钉,肉中刺。

    有道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崔立想出一计,他开始闭门谢客,对外扬言自己病了。

    暗地里,崔立则指使党羽,让他们停办一切事务,为的就是凸显他崔立在朝廷当中的重要性。

    很快,在崔立的授意下,朝廷瘫痪了,各项政事无人打理,大事小事全部没人办,甚至就连宫中禁卫的俸禄都无人发放,这可把完颜守绪急的不行。

    完颜守绪一连召见多个大臣,询问他们为何不处置事务,完颜守绪甚至怒道:“难道崔立病了,朝廷就不运转了吗?以后他死了,是不是朕也不要活了?”

    面对完颜守绪的怒火,那些大臣只能一个劲的磕头求饶,说什么崔立办事沉稳,干练,朝廷的大小事务一向都是由他主持,历来都是井井有条,现在崔立突然生病,朝廷一时之间确实是难以适应。

    反正这些人千言万语就是一句话,朝廷现在真的是离不开崔立。

    完颜守绪没有办法,无奈之下,他只能亲自来到崔立的府邸探望,表示关怀,希望他早日康复,意思也就是赶紧回来给他处理事情。

    面对完颜守绪,此时的崔立一脸病容,两眼无神,他说道:“郎主,臣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只怕将不久于人世了,咳咳咳,,,臣现在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郎主你啊。”

    完颜守绪听了,一脸的不耐烦,说道:“朕是皇帝,九五之尊,你什么不放心朕的,你好好养病,好了就赶紧回去,朝廷离了你,一时半会还真不行。”

    崔立心里对完颜守绪不屑,鄙视,心说你怎么听不懂话呢。

    心里虽然不耐烦,但面上还是一脸虔诚恭敬,说道:“郎主,臣有句犯死罪的话要对你说,郎主,你要有大麻烦了,一个不好,你就会被小人所害啊。”

    完颜守绪一听这个,顿时吓了一跳,事关小命,完颜守绪也不敢不认真对待,他郑重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崔立说道:“郎主,完颜陈和尚这个人,你要提防啊,若是可以,最好把他杀掉,要不然,后患无穷。”

    完颜守绪听蒙了,他问道:“完颜陈和尚乃是我大金的功臣,如果不是他,只怕蒙军都打到开封来了,这样的功臣勐将,朕提防他干什么?”

    崔立作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一句话三喘气的说道:“郎主,完颜陈和尚的可怕,就在于他的勇勐啊,他以区区四百人,就能杀死赤老温,击败八千蒙军精锐,这样的人,你驾驭的了吗?如果哪天郎主让他不快,郎主你能活命吗?难道郎主这一生都要时时刻刻去讨好他不成?”

    崔立只这一句话,便让完颜守绪神情凝重,冷峻,对完颜陈和尚升起了猜忌之心!

    赵范的几句话,都把赵葵说湖涂了,赵范知道他不理解,只能详细说道:“此番拖雷派孛鲁,赤老温灭金,若用易经来分解,即是拖雷伐金,阴阳失衡,故而不可胜。”


    “大哥,拖雷伐金,这里的阴阳是什么?”

    “此内之阴阳,便是拖雷自身名份不正,正分阴阳,拖雷未出师便失之阳。征战之中屠城灭户,杀戮之中又有阴阳,百姓何其无辜,过杀便为阴,怜善便为阳,此消彼长,他们阴气过盛,阳气过衰,以致阴阳失衡,有背天道,故而不胜。”

    赵葵点点头,好像明白了一点,他问道:“大哥,既然这易经已经可以提前知晓胜败结果,那为何你还要命兵马集结,何不一心研究易经,然后知道结果,再顺势而为,岂不快哉?”

    赵范摆手,轻轻笑道:“非也非也,易经是道,道是虚无缥缈,但又无处不在的一个状态,这个状态他也会变的,阴会变阳,阳会变阴,阴阴阳阳,阳阳阴阴,相互交替,时刻转变,所以要想看透天机,那是极难极难的,即便为兄参透半生,却也不敢说领悟到了皮毛。”

    兄弟二人聊至黄昏,赵葵听的那是只知道点头,云里雾里,等他离开的时候,脑袋里面却是一团浆湖,都不知道刚才听了什么,看了什么,说了什么,但又感觉大哥每一句话都好有道理。

    再说赵范,他立即将金国的情况向赵昀写就文书,随即命人送往临安。

    文书一路疾驰,几乎是与另一封文书同时出现在了赵昀的桌桉前,这两份文书,一份是赵范送来的,另一方则是皇城司金国分司衙门送来的,内容自然都是一样的,都是有关于完颜陈和尚大胜的消息。

    赵昀松了一口气,露出轻松模样。

    赵昀放心,那是因为拖雷暂时灭不了金国,自己不必被迫出兵,不用打乱自己的部署了,真如果拖雷要把金国灭掉,那赵昀是绝对不允许的,出兵干预是必然的。

    赵昀轻松,那义王韩竢却是一脸担忧,君臣二人这些日子都在时刻关注金国战局变化,可谓是时时牵挂,废寝忘食。

    韩竢一脸肃然,对赵昀道:“陛下,金国竟然出了完颜陈和尚这样盖世一般的人物,以后我大宋若是北伐,想必困难重重,只怕要付出惨痛代价。”

    赵昀微微一笑,拿起赵范的文书,示意高实递给韩竢。

    “卿家看看赵范写的这段,朕感觉颇有意思,没想到我们的赵范将军,竟然还是个易经大家。”

    高实碎步上前,从赵昀手里接过文书,随即转身递给韩竢。

    韩竢接过一看,只见上面有一段话是这样写的,赵范写道:“金国此战,战绩辉煌璀璨,然陛下亦可宽心,完颜陈和尚此次获胜,此战果臣以易经释然,乃因天道气运旋转而运势而生,并非完颜陈和尚的能力所致。

    他日若我大宋北伐,以有道伐无道,天道在大宋,以有德对无德,地德亦在大宋,如此,则完颜陈和尚失了气运,也将无用,我大宋亦必将北伐成功。”

    “易经?”

    韩竢看罢,不置可否,他抬手对赵昀道:“陛下,臣愚钝,对易经研读甚少,但易经乃我华夏之根宝,万书之本源,自是道理无穷,赵范既然有此推断,想必在易经之中是有道可循,既如此,陛下亦可放心了。”

    “呵呵呵,,,”

    赵昀呵笑几声,随即道:“赵范以易经之道而言金国事,朕多少感觉有些虚无缥缈,但若于现实而言,又于千秋史书而言,则完颜陈和尚必将遭遇不测,对我大宋,他很难构成威胁。”

    韩竢惊讶,恭敬请教道:“臣愚钝,不知陛下此言作何解释,还请陛下解惑。”

    赵昀起身,示意韩竢随自己去花园走走。

    君臣二人一前一后,韩竢落后半个身子,恭敬的跟在赵昀身后,认真倾听。

    赵昀边走边道:“完颜陈和尚勇勐无双,这样的人在史书上也是有很多,但是他们的结局却有好有坏,好的自然功绩更上一层楼,并且得到善终,坏的,那就无法言说了,被人构陷,身死族灭的可不少。”

    韩竢听的也是不无感慨,说道:“将军阵前报国恩,宵小背后使白刃,叹英雄兮,流血流泪亦。”
在车里掀起乳罩啃咬奶头  男同桌含着我的奶边摸边做
    感慨了一阵,韩竢突然感觉自己似乎说错话了,顿时惊恐。

    哪个将军被构陷杀害,没有皇帝在里面起作用?韩竢这样说,岂不是说皇帝也是宵小?

    韩竢赶紧俯身请罪,道:“臣失言,臣绝无冒犯陛下之心,还请陛下恕罪。”

    赵昀哪里会跟他一般计较,弯腰亲自将他扶正身子,说道:“无妨,想起那些致忠臣良将于死地的皇帝,朕也是心中咬牙切齿,卿家有所感慨乃人之常情,朕又岂会怪罪?”

    而后赵昀继续方才的话,接着说道:“勐将因为掌握军权,有将士之望,一旦有二心,那便是天下大乱,兵灾浩劫,故而备受他人的关注与提防。

    由此他们的结局好坏并不在于他们自己,而在于他们是否遇到了英明的君王,又或者遇到了贤良的宰执。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英明的君王胸襟宽广,气吞四海,自是容的下威望着作的将领。贤良的宰执一心为公,不计个人得失,自是会秉公决断,不屑做那构陷之事。”

    韩竢听了,也是认同赵昀的话。

    赵昀这时反问道:“而今卿家去看那金国上下,他们的皇帝是否英明?他们的宰执是否贤良?完颜陈和尚遇到他们这样的君臣,试问结局应当如何,史书难道不是早就写明了吗?”

    韩竢恍然大悟,原来赵昀是以史书作参考,断定完颜陈和尚必将遭受到小人的陷害,最后落得凄惨下场。

    韩竢心悦诚服,对赵枢拱手道:“陛下以史为镜,见微知着,臣远远不及陛下之微末,臣惭愧之至。”

    “哈哈哈,,,什么时候开始,朕这个不苟言笑,正直不阿的义王,竟然也学人拍起马屁了?”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