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啊哈~给我~啊(H)老师 掀起裙子坐上去嗯啊H

时间:2022-11-18

  对马兰花,姚文静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执拗了,在走之前,被谢元九拉着,去找了姚忠富和马兰花。

    “爸妈,我和静丫头一个月后结婚,在省城办喜酒,你们一定要抽时间过来。”

    谢元九提着大包小包,堆在堂屋的桌子上,都快堆不下了,知道马兰花一生都喜欢钱,他现在有钱了,也不在乎,背着姚文静给了不少。

    “妈,这些钱你拿着,都是静丫头孝敬你们的,这农活就别干了,好好养着身体。”

    若依了姚文静的性子,是要把姚忠富接到城里去住,但是说什么都不同意马兰花过来,后来姚忠富叹着气也留了下来。

    “静丫头,我和你.妈生活了一辈子,也在凤凰村生活了一辈子,早就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就不过来了。”

    姚文静没再坚持。

    车子载着李老太和谢老根,四人一起往省城出发,然后住进了省城谢元九找人修复后的黄家老宅子里。

    这宅子后院还有一个很大的花园,李老太喜欢得不得了,因为在那儿可以种点花花草草,甚至是应季的蔬菜。

    到的当天,龙敏就过来了。

    出乎意料的,李老太还记得她,一上来就拉着龙敏的手。

    “小云啊,你都来了,国强呢?”

    龙敏轻轻地安抚她。

    “妈,国强有任务,今天就不回来了,有我和静丫头陪着你呢,你就别惦记着他了。”

    方芳跟在龙敏身后,离得老远就叫姚文静姐姐,李老太看着两个女孩子,一下又有些迷糊。

    “你们俩,到底谁是静丫头,怎么有两个静丫头了?”

    方芳就快满16岁了,也是个大姑娘了,听说过母亲和姚文静的故事,脆生生叫了一句奶奶。

    “以后我和静姐姐,都是您的孙女。”

    这一幕,看得一旁的谢元九也感慨不已,突然有些羡慕姚文静,能有这么多人爱着。

    这时,杨祁山和林舒化开着车从他们家经过,钟护民也在车上,去他们家蹭饭。

    如今的杨祁山已经退休了,和钟护民一样,成了退休老头子,经常跑到公园去下棋,后来觉得天天下棋喝茶的日子实在太无聊,便和钟护民商量,干脆去了林淑华的针织厂,不对,应该叫服装厂了。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当初的针织厂已经开始在转型,做潮流服饰,去年冬天火爆了一下,他们厂生产的服装销量暴涨,到春节的时候,车间里的技术工人都还在加班加点的赶工。

    林淑华成了大忙人,杨祁山看着也心疼啊,就跑过来帮着她分担一点。

    只可惜那不争气的大儿子,帮不了家里什么忙,每次一看到这家大业大的一堆生意,做得如火如荼,偏偏杨家就没个继承人,杨祁山就唉声叹气。

    看到谢元九和姚文静要搬过来住了,知道他们就快结婚,原本在开车的杨祁山,直接把车停了下来。

    姚文静和谢元九迎了上去。

    “杨叔,林姨,钟叔,我们的婚礼,你们三个可一定要来参加啊。”

    杨祁山笑。

    “那是当然,必须的。”

  谢元九和姚文静的婚礼,定在省城最大最豪华的景江酒店。


    迎亲队伍有几十辆的小轿车,排场非常的大,药材市场的很多老板都来了。

    如今,不单单是杜海洋,很多人都从谢元九的手里头拿货,他成为高塘县最大的药材供应商,连钱富贵和贾文德都慢慢不行了。

    姚文静一身红妆,这身嫁衣,是李老太一针一线亲手给她做的,足足做了小半年时间,上边的图案全是手工刺绣,栩栩如生。

    她从轿车一下来,就引起了所有人的赞叹声,说这礼服巧夺天工,绝无仅有。

    谢元九西装笔挺,浑身都是成熟男人独有的魅力,引起一群小姑娘的尖叫,两人站在一起,那就是珠联璧合,郎才女貌,好不让人羡慕。

    姚文静一堆的同学站在酒楼门口起哄,大家都说,姚文静在学校里难怪那样高傲,谁都看不上,如果谁有这么有钱又帅气的一个男朋友,哪里还能看上别的人,那简直就是天花板的存在嘛。

    丁浩是不请自来的。

    他高考的时候去了北方的一家建筑学校,就因为伤心之下想要离姚文静他们远远的。

    如今,已经是全国闻名的一家建筑公司里年轻有为的建筑设计师,单位还计划让他出国去进修。

    在进修之前,听老同学说起过姚文静和谢元九结婚的消息,直接把出发的时间推迟了两天,赶回来参加她的婚礼。

    丁浩已脱去十几岁时的稚气,愈发有了男人味。

    即使是现在的谢元九看到他,也有种莫名的危机感,在喝酒的时候,两个男人碰杯,彼此心照不宣。

    “谢元九,我从来不觉得我败了,如果你对姚文静不好,我随时可以回来。”

    这妥妥的挑衅啊,谢元九的话也同样掷地有声。

    “放心,你没机会的。”

    说完,两人哈哈大笑,一仰脖子把酒一口给干了,一笑泯恩仇。

    “哪天我要想进军房地产业了,咱们兄弟还是可以合作的,但是别的,就别想了。”

    姚文静站在一旁,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他喜欢谢元九如今脸上扬起的自信和霸气,这是刚认识他的时候所没有的气场。

    不过谢元九对她说过,这份自信不是他自己给他的,而是姚文静给了他所有的自信,只要有她站在自己旁边,他就有敢去拥有一切的底气。

    一旁,张强在哄一岁多的儿子吃饭,那小子痞得很,这也不吃那也不吃,就在桌子上闹渣渣的,急得他和媳妇接连不断给同桌的人赔笑。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影响到大家吃饭了。”

    如今,张强真的成立了自己的运输车队,才刚起步阶段,如今也就十几台大货车,谢元九和贾文德是他主要的客户。

    不过姚文静说的话他一直记得,专注做好运输业,不断发展壮大下去,将来肯定能飞黄腾达。

    她娶的媳妇是姚文静一个高中同学,这姑娘当初没能考上大学,在跟着姚文静进城的时候,搭了张强的便车。

    没想两人就看对眼了,如今这个孩子,已经是他们的二胎,前一个是个姑娘,应该都可以打酱油了。

    “姚文静,你也要抓紧了,到时候不然你的孩子,和我家娃都玩不到一块儿了,年龄相差太大。”

    姚文静笑,摸了摸自己肚子,别说,最近还真感觉有点不对劲呢,是得去医院查一查。

    “这急什么,我这才上班,生孩子还早。”

    龙敏和马兰花他们坐在一起,如今的马兰花就是个标准的农村妇女,再也不飞横跋扈,说来也是,她在意的不就是钱吗,以前是因为穷,才拼了命的把能抓到手里的钱抓住,如今谢元九有的是钱,她拿着钱,好像都不知道可以买啥了。

    依然穿着地摊上的衣服,吃着粗茶淡饭,高消费都不会。

    她有些拘谨的样子,但是还是忍不住说姚文静。

    “静丫头,这孩子不是计划了就能来的,该来的时候就来了,如果有了,可千万要留住,这孩子和父母之间啊,也是缘分。”

    说着说着,马兰花的声音有些哽咽,姚文静听着莫名有些难受,在这一刻,突然就原谅她了。

    “妈,我知道。”

    这一句妈,终究让马兰花破防了,她在桌子底下拉着姚忠富的手,眼泪流下来了都不知道。

    “忠富,你听到了吗,静丫头叫我妈了,这么多年了,她终于肯叫我妈了。”

    姚文斌见不得母亲这样一惊一乍的,她要再激动一下,所有来参加婚礼的人都能知道她和静丫头前面好多年之间都有矛盾了,急得不知道怎么来转移大家伙的注意。

    说起来,还是唐月更聪明一些,立马就端起杯子起来,给姚文静敬酒。

    “静丫头,哥哥嫂嫂祝你和谢元九早生贵子。”

    姚文静看着唐月微微隆起的小腹,昨天就听大哥说了,她又怀上了。

    “嫂子,祝福收到,但是这酒你可不能喝了,不然大哥会生气的。”

    姚文斌一把就把唐月手里的酒杯抢了过去,一饮而尽。

    谢元九凑了过来,小声和姚文静说话。

    “静丫头,这酒你也不能喝了,你不说那啥已经推迟了十几天了吗,你不能伤了我儿子。”

    姚文静撇嘴,这才刚结婚呢,他就要厚此薄彼了,不过她还是乖乖把自己的酒杯里的酒,换成了白开水。

    来的宾客实在是太多了一些,一桌桌敬酒下来,姚文静已经累得快虚脱了,谢元九心疼她,凡事都让他打头阵。

    杨祁山和林淑华早早就过来了,为了来参加他们的婚礼,老两口还有些激动,甚至有一种奇怪的错觉,就好像自家孩子结婚一般。

    他们和谢老根李老太坐在一起,主要原因还是因为谢老根不想和马兰花他们坐一起,觉得作为直系亲属的那一桌实在是太引人注目了一些。

    这城里的酒席可真是丰富啊,他只想带着李老太好好吃肉。

    杨祁山和林淑华作为他们的邻居,算是为数不多的几个熟人,所以他们自然也就坐在了一起。

    谢元九他们是最后来敬的这桌酒,林淑华盼了好久,见到有些虚脱了的姚文静,立马让服务员拉了个凳子在她旁边坐下。

    “丫头,我们之间就别客气了,先休息会,吃点东西。”

    这心疼的模样儿,让姚文静心头一暖,想都没想,张口就把她递过来的一个包子咬在了嘴里。

    没想这包子是灌汤的,爆汁出来落在了衣服上,看起来有点狼狈。

    林淑华立马拿出手绢出来擦。

    “你看我这老糊涂了,怎么拿包子给你吃,这么好看的衣服,弄脏了可就可惜了。”
啊哈~给我~啊(H)老师  掀起裙子坐上去嗯啊H
    不过在擦到胸.前的时候,她的手突然就停了下来,整个人都僵住了。

    她看到了姚文静脖子上挂着的那块玉,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

    “老杨,你快看看,看看这玉,是不是我们三宝的那一块。”

    杨祁山连酒杯都掉在了地上,差点没站稳,他的力气很大,抓着姚文静的胳膊,问得急切。

    “静丫头,你这块玉,是哪里来的。”

    谢元九和姚文静的心也开始怦怦乱跳,看他们的表情,就隐约猜到了什么。

    “这玉,是元九叔的,他送我的,从小到大,他一直戴在身上。”

    谢老根颤巍巍地,抓住杨祁山和林淑华的手,开始老泪纵横。

    “缘分啊缘分,小九,爷爷这辈子终于没有遗憾了。”

    这天,姚文静和谢元九的婚礼,轰动了整个城市,报纸上的八卦新闻板块争相报道他这传奇的人生。

    在这个婚礼上,他不光娶了个万里挑一的媳妇,还找回了自己的亲身父母。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晚上,四合院内,谢元九和姚文静依偎着坐在院子里,都还有些不敢相信这件事是真的。

    他们忙得一整天都没怎么吃东西,但是看到谢元九为自己做的那碗面条,她还是忍不住干呕不断,她是中医,早就替自己把过脉,几乎可以断定自己是怀孕了。

    谢元九在一旁焦头烂额。

    “媳妇,怎么办,你这一怀孕,我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啊,药材市场需要我,黄小米和二牛那也需要我时不时监管一下,如今,爸妈还要我接管制衣厂,可是我对服装一窍不通,能不能你来帮着打理?”

    姚文静笑,原来她的元九叔也不是无所不能的啊,关键时刻还是得靠自己。

    “等孩子生下来再说。”

    谢元九已经把头埋了过来,更是愁肠百结,抱着姚文静不撒手。

    “可是,你不说了,一个不够?算了,我去学。”

    ……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