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和女朋友吵架就想上她 吵架过后强行跟你那个

时间:2022-11-02

大清早,京都帝庭酒店,总统套房外,被一圈记者围得水泄不通。

 

所有人扛着长枪短炮,翘首以盼,皆等着主人公的出现。

 

门内,顾宁愿裹着浴巾,听着外面的嘈杂声,脸色煞白一片,根本不敢露面。

 

她也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昨夜,她参加了继妹——顾若雪的生日晚宴,在宴会上喝了杯果汁,之后就不省人事。

 

醒来后,已经在这个房内。

 

身上是斑驳的青紫痕迹。

 

她能确定,自己并没有跟所谓的‘三个混混’狂欢,可是……却也的确和一名男子,发生了不该发生的关系。

 

当时她迷迷糊糊,没看清对方长相,只隐约记得,那男人灼热的喘息,和几近霸道的掠夺。

 

其余,一概不知!

 

刚初经人事,又被那么多人围观,顾宁愿整个人恐惧得几乎崩溃,身体甚至控制不住地开始颤抖。

 

这时,门外,传来了一些喧哗声。

 

似乎有人在驱赶那些记者。

 

顾宁愿仔细一听,来的,似乎是继妹顾若雪和未婚夫叶南泽!

 

记者们正蜂拥提问,“顾二小姐,请问你姐姐是不是真找了三个男人,在里面共度春宵?”

 

“叶少,听闻叶家和顾家,有联姻的意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作为顾小姐的未来未婚夫,不知道,你对她的行为,有何感想?”

 

顾若雪一脸诚恳地回答,“我姐姐的确在房间里面,但她……并没有做出那样的丑事,她只是喝醉了,在这里休息而已,希望你们不要乱写。”

 

至于叶南泽,直接冷着一张脸,道:“我和顾宁愿,并没有要订婚的意向,就算有,那也是和若雪!她才是顾家真正的千金!并不是一个刚认回来三个月的土鳖女,可比的!”

 

这冷漠的话,直接撇清了和顾宁愿的婚约关系,也间接坐实了,顾宁愿和三个男人乱来的罪名!

 

于是,一小时后。

 

【顾家千金,夜驭三男,叶少当众否认婚约】的新闻,席卷整个网络。

 

网友们纷纷群嘲,“这养在外面的,思想就是放得开!顶着这一脸夸张的烟熏妆容和土鳖打扮,还能和三男群嗨,那三个混混,可真够重口的!”

 

……

 

同时,顾家公馆。

 

“啪——”

 

顾宁愿好不容易刚回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亲生父亲——顾安国狠狠煽了一巴掌!

 

顾安国一脸怒容,眼神里满是冷漠和厌弃,“丢人现眼的东西!早知道你这么下贱,几个月前,我就不该接你回来!我们顾家的脸,简直都被你给丢尽了!你现在就给我立刻收拾东西,滚出顾家!我就当,顾家从来没你这个人!”

 

顾宁愿只觉得脸颊火辣辣的疼,不过,却疼不过心脏。

 

她从小在养父母家,就没体验过太浓烈的亲情,有的只是冷眼相待。

 

原本以为,找回家人, 就不用再尝那样的苦!

 

可亲生父亲的厌弃,让她看清了真相。

 

这个家,压根没人欢迎她回来!

 

顾宁愿最终被驱逐出顾家。

 

她一走,最开心的,莫过于继母林素兮和顾若雪!

 

两人就站在二楼窗口,看着这一幕。

 

“虽然,昨晚顾宁愿跑错了房间,但想要的目的还是达到了!妈!您的方法真管用,让顾宁愿被驱逐,失去顾家的继承权,让爸厌恶她,顺便让南泽哥哥当众悔婚……简直是一举三得!”

 

林素兮得意一笑,“也不看看你妈妈是谁,若没点手段,怎么坐稳顾家太太的位置?现在碍眼的除掉了,今后顾家的一切,都是你的。”

 

……

 

六年后。

 

京都

 

第一国际酒店,前台。

 

一名肤白貌美,装扮时髦的女子,正在办理入住。

 

前台小哥,正在录入资料,时不时用目光偷瞥她一眼。

 

眼前的女子,颜值实在太高了!

 

五官精致,肤如白瓷,身材玲珑有致,被一袭漂亮的连衣裙包裹,腰身不盈一握,两条腿笔直修长,气质矜贵高雅,浑身上下,透着股说不出的干练和知性。

 

当然,更吸睛的,还有她身侧,那三个软萌可爱的小孩儿。

 

两男一女!

 

个个长得粉雕玉琢!

 

两个男孩儿穿着白衬衫和牛仔裤,像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般。

 

女孩儿则穿着粉嫩的公主裙,手里捧着一本书,正看的津津有味。

 

路人经过,不由频频侧目。

 

“这是三胞胎吧?颜值好高,又想骗我生孩子系列……”

 

“旁边的那是姐姐,还是妈妈?气质也太好了,莫不是明星吧?”

 

就在众人悄声夸赞时,顾宁愿也跟着看了看自家三个宝宝,随后,唇角扬起了一丝骄傲的弧度。

 

三个宝贝,是真的好看,走到哪,都要引起议论!

 

六年前,她被赶出顾家后,一度无容身之所。

 

最后是姑姑——顾安蓉收留了她,还带着她去了Y国生活。

 

只是没想到,她居然怀孕了!

 

当时自己什么都不懂,发现的时候,已经三个多月了!

 

在那个国家,超过三个月,已然禁止堕胎,否则就是违法。

 

无奈之下,她只能选择生下来。

 

顾宁愿万般庆幸,自己生下了孩子。

 

这些年正因为有了他们的陪伴,自己才能振作,并且拥有如今的成就。

 

入住手续,很快便办理好。

 

顾宁愿招呼三宝,道:“走吧,宝贝们,上楼了!”

 

三个宝宝闻声,奶声奶气地应和道:“好。”

 

然后,乖巧拖着自己的小行李箱,跟在顾宁愿身后,进电梯。

 

到了房间,顾宁愿几乎累瘫,趴在床上,不想动。

 

回国前,她刚为病人做完治疗,极其耗神,没来得及休息,就上飞机,经历十几个小时的航程,这会儿实在太累了。

 

大宝顾星寒,相当懂事地凑过来,软声说道:“妈咪,我帮您按摩吧?您辛苦了!”

 

“好啊,麻烦大宝了。”

 

顾宁愿宠溺地冲他一笑。

 

顾星寒当即手脚并用爬上床,小手在顾宁愿的肩膀揉按。

 

顾宁愿舒服地眯起眼睛,夸赞,“宝贝的手,真是越来越巧了!”

 

顾星寒被夸得开心,紧抿的小嘴,扬起一丝弧度。

 

二宝顾星辰这时走过来,将手机屏幕举到顾宁愿眼前,“妈咪,告诉您一个坏消息!咱们刚回国,就面临生存危机了!我刚算了笔账,咱们这次回来定居的开销,是这个数……可我们账面上的资金,已经被哥哥拿去投资股市!眼下,全被套牢!短时间内拿不回来,所以……我在黑客网上,帮你新接了个订单,过两天,需要您去为一个富豪治病,来填补家用!”

 

顾宁愿听完,原本舒服得半眯的眼睛,都睁开了,满脸哀怨道:“好歹让我休息几天啊,你这是奴役劳动者!更何况,妈咪还有事情要办……”

 

此次回国,除了回来帮姑姑管理业务外,还得回顾家一趟。

 

顾安国告诉她,她亲生母亲当年离开时,曾留了份股份在她名下,需要她回来签字。

 

虽然不知道顾安国为什么突然这么好心,不过,既然是她的,自然要拿回来才行。

 

一想到要见到顾家的人,她就高兴不起来,更没心情,去给什么富豪治病。

 

但星辰却摇了摇小手指,道:“不行!您一定要去!人家可是大手笔出了五千万,而且还愿意先给三千万定金!妈咪!您可别忘了,您还有三个可爱的宝宝要养,而且姑姥姥那边还有三只宠物……将来,您还要给姑姥姥养老!”

 

顾宁愿被念叨得快哭了,突然觉得生活压力好大……

 

顾星寒一直默默听着弟弟游说妈咪,见妈咪苦着脸,立刻加入,劝道:“妈咪就去吧?我看过那订单,对方的病,对您来说,并不难。您若觉得麻烦,可以让宁宝陪您去!”

 

一直没开口说过话的小宝——顾星宁闻声,终于附议道:“可以哦,我可以给妈咪打下手!毕竟,我现在也是一名小医生呢!”

 

连小女儿都发话了,顾宁愿哪里能不同意?

 

她欲哭无泪,连忙说,“行行行,资料呢,哪家的富豪?”

 

顾星辰早有准备,立马回应道:“京都薄家,病人是薄家现任家主——薄靳夜,据说,他身有顽疾,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一半时间卧病在床!薄家四处求医,都没能根治他的病,这次,好不容易才找上您!”

 

顾宁愿一听,倒吸了口气,“居然是……薄家?”

 

这可是国内

 

第一豪门世家!

 

那薄靳夜,更是京都的风云人物,商界帝王,手握滔天权势,身价上万亿,为人却相当低调!

 

顾星辰颔首,拍拍她的肩,道:“是啊!所以妈咪你要争气点,五千万不能不要!我们回国

 

第一栋住宅,就靠这笔巨款了。”

 

顾星寒也安抚妈咪,“妈咪不用有太大压力,等度过这一阵,换我赚钱养家。”

 

顾星宁脆生生附议道:“那……我负责貌美如花!”

 

顾宁愿被逗笑,觉得自家三个宝贝,实在太讨人喜欢了……

 

大宝是沉稳懂事,对投资炒股这类,天生敏感,家里靠他这技能,赚了不少钱。

 

星辰则活泼跳脱,喜欢所有电子产品,还掌控了一手优秀的黑客技术。

 

小宁宝是机灵聪明,喜欢看书,梦想当个医生,在顾宁愿治疗病人时,经常帮忙打下手。

 

三个宝贝,智商超群,又贴心。

 

为了能给他们更好的生活,顾宁愿怎么也不该跟钱过不去。

 

于是,为薄靳夜治疗的事情,就这么定下了!

 

然而,她哪里知道,这件事……是三小只早就策划好的!

 

他们回国前,就知道薄靳夜这个人的存在了!

 

他们怀疑这人是他们的爹地,所以才有现在这一出!

 

此时,同一家酒店,另一间总统套房内。

 

薄靳夜刚睡醒,从床上坐起身,俊逸的眉宇间,是掩盖不住的倦色。

 

他面色稍显苍白,伴随着轻微咳嗽,导致整个人看起来,更加羸弱!

 

不过,这病态感,却掩盖不住他一身贵气!

 

助理慕言见他醒了,连忙端了杯参茶给他,道:“爷,喝口水吧。”

 

薄靳夜颔首接过,喝了一口,然后询问,“什么时间了?”

 

慕言说,“下午三点了。”

 

薄靳夜蹙了蹙眉。

 

这次昏睡了六个小时,身体的疲劳,却没任何缓解,反而越发沉重。

 

这身子是一日不如一日了!

 

慕言有些担忧,“前些日子,您太累了,一直忙于公事,没好好休息,接下来,就别忙了吧?公司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好了!”

 

薄靳夜站起身,漫不经心整了下领口,语气冷清,“睡再久,也不可能好,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知道。”

 

慕言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自家爷的身体,的确是很差!

 

这些年,四处求医,却始终得不到根治。

 

好在,皇天不负有心人,这次终于找到国外那个神医了!

 

慕言连忙跟薄靳夜汇报了一下,“之前我们一直找的神医,有消息了,对方已经同意为您治疗,爷,您千万要保重自己。”

 

薄靳夜听了,却没太多开心,“即便找到,也未必有用!那医生,传得神乎其神,谁知道是真是假?而且我这身体,看遍世界顶尖医生,都没能彻底治愈,对方未必可以……”

 

慕言道:“总得试了才知道!另外……老爷子那边,似乎已经为您物色了个新娘,说是为了给您……冲喜。”

 

薄靳夜一听就皱眉。

 

他都还没死呢,老爷子瞎折腾什么东西?

 

“这次相中了谁?”

 

薄靳夜语气很不好。

 

慕言犹豫了下,道:“顾家的小姐顾若雪。”

 

薄靳夜眉头皱的更紧了,直接了当吩咐:“想办法,把这事儿推了!”

 

慕言神色为难,“这事儿,可能需要您亲自跟老爷子提……”

 

老爷子的决定,连自家爷都不能动摇,自己区区一个小助理,哪有那能耐?

 

薄靳夜眸色冷凝,脸色更不好了,咳嗽声也越来越剧烈。

 

慕言生怕他有个好歹,连忙帮他拍背,顺势转移话题,“您身体还没好,不宜动怒,先好好休息,我帮您叫点吃的上来?”

 

薄靳夜摆手,“不必……我下楼吃,顺便透透气。”

 

……

 

另一边的套房内。

 

顾宁愿终究还是因为太累,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顾星寒见状,悄悄下了床,压低声音跟弟弟、妹妹说道:“妈咪睡着了,你们小声点,别吵到她。”

 

星辰和宁宝十分懂事的点了点头,都放轻脚步,离开了房间。

 

出来后,宁宝就撒娇地拉着大哥哥的衣服,奶声奶气道:“哥哥,我饿了,想吃东西。”

 

“我也饿了!回国前,我就查了!这餐厅里面的餐点一流,厨师是国宴级别的,我们下去尝尝吧?”

 

星辰也很馋,目光殷切看着哥哥。

 

顾星寒一副小大人样,沉吟了片刻,点头道:“可以,顺便给妈咪带一份,她睡醒了,肯定会饿!”

 

顾星辰和宁宝顿时小声欢呼起来。

 

于是,三人拿了房卡后,便相携着下楼吃东西了。

 

酒店的餐厅位于一楼。

 

这个点,来餐厅吃东西的客人,还挺多,几乎是客满的状态。

 

三小只进来后,找了一翻,竟临时找不到座位。

 

服务员见三个小家伙长得精致漂亮,忍不住走过来,关切询问,“小朋友,你们怎么站在这,是找爸爸妈妈吗??”

 

顾星寒摇了摇头,道:“不是,我们是自己下来的,肚子饿了,妈咪很累,在楼上休息!可是……好像没位置了。”

 

服务员这时才注意到,小家伙手上拿的是总统套房的房卡。

 

这可是酒店的超级贵宾。

 

他不敢怠慢,当即提议道:“你们在这稍等,我帮你们找,这里人多,你们别走丢了。”

 

顾星寒刚想点头,这时,一直东张西望,闲不住的星辰,突然拽住他的手,悄声道:“哥,你看那个人……是不是薄氏集团的那位?”

 

顾星寒闻言,不由朝他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薄靳夜坐在靠窗的位置。

 

小家伙眼睛顿时一亮,“是他!”

 

那个疑似他们爹地的人!

 

没想到,他们还没找上门,就在这偶遇了。

 

这就是缘分啊!

 

顾星寒当机立断,喊住服务员,道:“叔叔……现在是用餐高峰期,我看附近都没有什么位置,不知道可不可以拼桌?您瞧……那边就两个人,能不能帮我们去问问?”

 

服务员哪里拒绝的了?

 

立马就同意了!

 

很快,他来到薄靳夜所在的桌位前,温声询问,“不好意思先生,打扰一下,因为现下是用餐高峰期,这边有三位小朋友,临时找不到座位,不知道可不可以和你们拼一桌?”

 

拼桌?

 

薄靳夜闻言,立刻皱了皱眉,看向不远处的三小只。

 

三小只正殷切盯着他瞧……

 

慕言觉得莫名其妙,下意识就想阻止,“我们爷吃饭,不喜欢被人打扰,更没有跟人拼桌的习惯,恐怕不行!”

 

服务员闻言,顿时有些尴尬。

 

顾星寒见状,当即给弟弟使了个眼色。

 

星辰非常机灵,立马上前,昂着小脑袋,可怜兮兮地看着薄靳夜,卖惨道:“好看的叔叔,您行行好,就让我们坐一桌好不好?我们从国外飞回来十几个小时,都没吃过饭!快饿死了!”

 

顾星寒也牵着妹妹的手过来,礼貌开口,“叔叔,我们保证不会吵到您,也不会影响您吃饭,拜托了!”

 

“帅叔叔,您长得这么好看,肯定是个好人,一定不忍心看到我们饿肚子的对不对?”

 

宁宝眨巴着宝石一样的眼睛,撒娇似的,拉拉薄靳夜的衣角,说话声音,奶乎乎的。

 

薄靳夜下意识想要拒绝。

 

他向来没和陌生人一起用餐的习惯,更讨厌人碰他。

 

可不知道为何,对上小丫头那双明亮恳切的双眸,他拒绝的话,就说不出口了。

 

于是,破天荒地颔首道:“坐吧。”

 

“谢谢叔叔!”

 

三小只笑容立刻灿烂起来,乖巧的坐上位置。

 

服务员也拿了菜单过来。

 

顾星寒负责点菜,他清楚家里每一个人的口味。

 

另外两小只,则直勾勾盯着薄靳夜。

 

越看越觉得,眼前这个男人,肯定就是他们的爹地!

 

毕竟这么帅,还同意他们拼桌,非常有亲切感!

 

他们肯定没找错!

 

只不过……

 

爹地看他们的眼神,好陌生啊!

 

就在两小只暗暗感叹时,对面的薄靳夜,自然也察觉了两个小家伙的目光。

 

当下不由抬眸,沉沉看了过去,轻启薄唇,问道:“为何一直盯着我看?”

 

两小只一愣,急忙回神。

 

宁宝笑眯眯道:“没有啊,就是觉得叔叔长得好看!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呢!”

 

“我也是!”

 

星辰举起小手附议,接着问,“帅叔叔这么好看,肯定有女朋友了吧?还是已经结婚了?有小宝宝了吗?”

 

薄靳夜闻言,觉得有些好笑。

 

不过面上却不显,只是淡淡道:“你一个小孩子,问这么多干什么!而且,这是私事,岂能随便和陌生人说?”

 

“我们已经和叔叔坐一桌吃饭了!俗话说,一回生二回熟,我们应该已经不算陌生人了!”

和女朋友吵架就想上她 吵架过后强行跟你那个

顾星寒这时候,已经点完菜,总算有空看向对面的薄靳夜。

 

他语气冷静地阐述,有着不属于这个年纪有的沉稳。

 

旁边的慕言看了,直呼邪门。

 

这个小孩儿,怎么神态间,跟自家爷有那么几分相似?

 

薄靳夜挑眉,倒是多看了这小家伙一眼。

 

他显然也是

 

第一次见这么冷静的小孩。

 

不过,他还是没回答这个问题。

 

宁宝见状,立马装作遗憾,“叔叔不方便说吗?我还想着,长大后,能不能给叔叔当新娘子呢……毕竟叔叔长得这么好看!”

 

薄靳夜被这话说的不知道怎么回了!

 

倒是旁边的慕言,噗嗤笑出声,“小姑娘,你都够当我家爷的女儿了,怎么当新娘子啊?你还这么小……怎么就想着嫁人了?”

 

“因为叔叔好看呀!”

 

宁宝回应得理所应当,然后继续问,“叔叔到底有没有结婚?”

 

薄靳夜看着小丫头满脸执着的样子,也是有些哭笑不得,只得淡淡回应,“没结,没孩子。但家里长辈,已经给我物色了一桩婚事……”

 

虽说,他不会承认这可笑的婚约。不知道为什么,和女朋友吵架以后,就想强行和她发生关系。特别的想上她。我是不是有点变态了。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