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娱乐资讯 >

小妖精我要狠狠的灌满你 小妖精花壶灌满白浊巨大堵住

时间:2022-11-02

一看校长脸上的神色,小妖精非常好奇,“校长,有话你可以直说,就算是很难听的话,我都可以接受的。”

 

校长清咳了一声,这才说道:“刚才他已经和我说了,是看不过眼你的胆小,做什么事情都缩头缩脑,觉得你拉底班里的档次。”

 

小妖精闻言,脸上没有一丝的悲伤,她冷淡得仿佛好象在听着别人的事情一样。

 

“就说了这些吗?”应该不止这些的,难道周鹏有义气地把所有的事情给抗了下来。

 

“对啊!”校长觉得此刻的小妖精和传言的不一样,她的气质是那么清冷。

 

“对于这件事,你准备对他什么处罚?”

 

“对于这次的恶作剧,我们会记他的大过!”校长把他的处罚给说了出来。

 

小妖精的眼眸一闪,这是不是太轻了?

 

看到小妖精的眉头紧皱了起来,校长好奇地问:“冷同学,你觉得这个处罚不好吗?”

 

“我昨天吓到差点心脏休克了,而周鹏却玩这种恶劣的恶作剧,我……”小妖精说到最后,声音都有些哽咽了,她低下头让人不到她现在的样子。

 

此刻在校长的脑中,已经自动脑补了小妖精此刻在默默地流泪着,遂开口问:“那以你的意思,还想做出怎样的处罚?”

 

“最起码要罚他打扫整个学校里面厕所一个月,顺便可以让他记记教训,还可以让他锻炼一下身体。”小妖精抬起头,那双清亮的眼眸仿佛笼罩着一层水雾,让人猜不透他的心思。

 

校长沉吟了一会,也点头同意了,“冷同学,既然你是当事人,那我就接纳你的意见,”

 

“谢谢校长!”小妖精笑了起来。

 

“那你现在先去上课!”校长挥手让小妖精离开,他是校长,日理万机,每天要忙的事情很多。

 

小妖精“嗯”了一声,然后就转身离开了。

 

校长在她离开之后,眼中精光闪烁,刚才和小妖精接触,发现她和传闻中不一样,他已经和她的班主任严芳了解过了,平时小妖精就是一个很容易让人忽略的存在,胆小爱哭,一点自信也没有,刚才那自信清冷的一面,打破了他对她的看法。

 

人的性子是很难改变的,突然间的性子变化那么大,莫非是她遭遇到了什么大的刺激,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

 

他沉吟了一下,然后拿起手机拨打一个人的电话,对方刚接通,他恭敬地说道:“权少,初月同学主动提出来处罚了周鹏,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暂时先别动!”权以熙万分期待小妖精接下来的表现,他有预感,小妖精不会那么善罢甘休的。

 

“好的,权少,我知道了!”校长对于电话那头的男人十分忌惮。

 

小妖精回到教室的时候,经历了一次眼神的洗礼,她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回应着。

 

“小妖精,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让我栽跟头吗?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家每年赞助学校那么多钱,你以为学校会开除我吗?”经过周鹏身边的时候,周鹏顿时咬牙切齿地道。

 

“周鹏,你怎么会认为是我发帖子呢?难道你们就不会想想,是好心人帮助我的吗?”小妖精有些好奇,为什么他和林柔会一口咬定会是她的所为呢?

 

周鹏被她这样一说,顿时愣了一下,是啊,以他对小妖精的了解,她没有那么大的能耐,论坛上爆出了这张帖子,他们觉得最有理由发帖子的人,就只有小妖精。在这个学校里面,小妖精没有朋友,没有人会帮她。

 

难道暗地里有人喜欢小妖精,才会偷偷来为她出头吗?

 

能入侵到学校里面的监控系统,这些专业技术一般只有男孩子精通。

 

等一下他要让林柔暗地里打听一下,究竟是谁喜欢小妖精?

 

千万不要让他查出来,以他的能力,一定会让对方后悔帮助小妖精。

 

在周鹏楞着的时候,小妖精直接回自己的座位了,看看时间,还有五分钟就上课了。

 

最后这节课是班主任的课,她走了进来,扫了一下全班同学,这才把目光落在周鹏的身上,“对于昨天发生的事情,估计你们全都知道了,我想不到的是,弄出这样的恶作剧会是班里的人,为了警戒以后的人,校长已经决定了,周鹏记大过,还有未来的一个月,你都要打扫学校里面所有的厕所,不能让别人代劳。”

 

“什么?”周鹏顿时傻眼了,“刚才校长没有让我洗厕所这项的,老师你是不是听错了?”

 

“没听错,这是校长亲自下达的命令。”

 

周鹏本是天之骄子,让他去洗厕所,比死还难受,“我不相信!”

 

班主任严芳的脸色沉了下来,“不管你相不相信,这未来的一个月,你都逃不掉洗厕所的命运,我告诉你,别想偷懒,我会认真地监督你。”

 

周鹏闻言,心中的怒火犹如爆发中的活火山一样,两眼暴凸,眼中一片猩红,他摹地转头瞪着小妖精,“是不是你在背后耍花招?刚才校长明明没有下达这项命令的,你回来之后,我就落得洗厕所的下场。”

 

小妖精只是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出声!

 

“周鹏,你再敢欺负冷同学,你的处罚就不止这些!”班主任大力地一拍桌子。

 

全班人看到班主任发火,顿时心惊肉跳起来,更是屏紧自己的呼吸。

 

周鹏此刻十分不满校长下达的处罚,被愤怒充斥的下场,就是罔顾班主任的话,他直接冲去想打小妖精,谁料被王羽跳出来阻止了,用力抱住他的腰身,大喊:“周鹏,你想干什么?还不快坐回自己的座位。”

 

“放开我!”此刻周鹏眼中只有小妖精,没有把她暴揍一顿难消他的心头之火。

 

班主任大步地走下了讲台,严厉地对着周鹏说:“疯够了没有?如果不接受这个处罚,那现在就跟我校长办公室。”

 

周鹏闻言,暴怒的情绪顿时缓和了起来,不过眼中对小妖精的仇恨还是那么明显。

 

“现在给我出去站着,给我好好冷静一下!”班主任冷冷地看着周鹏,眼中有着无声的警告。

 

周鹏看了一眼班主任,她那冷厉的眼神顿时让他心里的火气犹如被刺破的气球一样,慢慢地干瘪起来,他低低地道:“我知道了!”

 

看到周鹏听话地走了出去,班主任严芳的脸色这才缓和下来,她扫了一眼王羽和小妖精,这才转身走回讲台上面。

 

“冷同学,你别担心,周鹏那个疯狗我会拦住他,不会让他伤害你!”王羽压低声音地道,调皮地对着小妖精眨眨眼睛。

 

小妖精闻言,缓缓地绽放一抹清冷的笑容,仿若天山上那盛开的雪莲,沁人心脾,“谢谢!”

 

王羽看着她的笑容有些失神起来,摹地耳中听到一声清咳,他顿时回过神来,对她一笑,赶紧坐回自己的位置上,不敢和讲台的灭绝师太对视。

 

小妖精接收来自班主任意味不明的目光,顿时丈二摸不着头脑,不过表面上她不动声色,低着头翻开课本。

 

一节课很快过去了,在班主任宣告一声“下课”后,同学们的兴奋情绪是那么明显,下午没有课了,他们有半天的时间可以玩了。

 

周鹏被允许进到教室里面,本来想在下课后好好地教训小妖精,班主任却犹如门神一样地站在讲台上,那严厉的眼神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小妖精背起自己的的书包往外走,耳中传来班主任让周鹏现在去洗厕所的话,她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奸诈的笑容,周鹏,对于这份“礼物”,不知你现在是否气到心在滴血。

 

放学回到家里,小妖精就感觉到气氛有点诡异,等到她看过去的时候,冷依依摹地转开视线。

 

她垂下眼睑,这家人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我上楼去了!”小妖精说完就站了起来。

 

“姐,我们一起看电视,现在新出的这部偶像剧,简直酥甜得得不得了。”冷依依赶紧站了起来拉住小妖精的手,状似亲热地说道。

 

“对啊,初月,现在你的胆子比之前大了很多,你不要整天窝在房间里面,你和依依和两姐妹,年纪又相仿,肯定有很多的话题可以聊的。”冷昊天也在旁边说道。

 

小妖精看向冷昊天,此刻的他温和地看着她,眼中没有那些厌恶了,她心里更是疑惑,同时提高警惕。

 

“不用了,我想回房间复习!”小妖精白皙的脸庞挂着浅浅的笑意,让人挑不出一丝的问题。

 

“姐,学习可以再晚一点学习,现在刚吃完晚饭,我们吃点饭后水果再看会电视,我们是一家人,之前我们有误解,现在我们可以修补我们之间的感情。”冷依依挽住小妖精的手,一副不罢休的样子。

 

小妖精闻言,扫了一圈他们,清冷的眼眸中划过一抹暗沉的光芒,脸上却是浅笑恬静,“好啊!”

 

看到小妖精听话地坐了下来,冷依依顿时惊喜地说:“姐,你真好!”

 

“依依,你陪我看电视,那你的程然大哥该怎么办?”小妖精灵动的眼眸一转,无暇的脸庞上蒙上一层单纯。

 

冷依依听到小妖精提及程然,没有什么异样,她只是哈哈地笑道:“我们两人认识了那么长的时间,不需要时刻黏在一起的,反正晚一点,等他忙完了,我会和他视频的。”说完之后,看到小妖精没有什么反应,她又补充一句:“每天晚上临睡的时候,我们都要视频的。”

 

小妖精的笑意加深了起来,不过语气一贯的平淡,“那就好!”

 

“姐,你别伤心了,我现在已经深刻地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你喜欢程然,我们都阻挡不了,毕竟程然那么优秀。之前我那么愤怒,是我把你当作的亲人,其他人我还不屑一顾呢。”

 

客厅里亮着炽白的灯光,悬挂在半空中的水晶灯在白色光芒的折射下,散发着璀璨的光芒,夺目的光辉映在小妖精那无暇的脸庞,晕染了别人的目光。

 

她仿佛不知道微笑中的自己是多么的迷人,只见她带着笑意地道:“依依,想不到你把我放在你心里那么重要的位置,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

 

面对小妖精此刻的单纯,冷依依的脸庞有点僵硬起来,她不动声色地看了容欣一眼,对方投给她一个“少安毋躁”的眼神,她只能重新地扬起笑容和小妖精扮演着“姐妹情深”的戏码。

 

容欣看着两人女儿在和乐融融地说话,她状似不经意地看了一眼手腕上的钻石表,摹地扬起了笑容。

 

冷依依一边和小妖精说着话,一边注意着母亲,看到她摹地扬起的笑容,她的心里顿时一喜,来了!

 

“夫人,巫先生到了!”

 

容欣和冷昊天对视了一眼,急切地说道:“快请他进来!”

 

小妖精看到他们脸上掩饰不住的笑容,她决定静观其变!

 

她有一种直觉,这个巫先生的到来一定是针对她的。

 

巫先生很快在佣人的带领下走了进来,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留着长长的白胡须,经常地抚摸着自己的白胡须,眉毛又翘又白。

 

“巫先生,感谢你的上门来帮助我们看宅子,快过起来坐!”容欣站了起来,满怀热情地招呼着他。

 

“不用,我要开始帮你们看宅子。”巫先生从怀中掏出一个指南针,又拿出一张黄色的符咒,嘴里不停地念着咒语。

 

容欣看到巫先生认真的模样,她自动自觉地走到了一边。

 

冷依依不甘寂寞地拉着小妖精道:“这个大师是妈的朋友介绍的,听说帮人看宅子很灵验,妈说我们家这段时间不太安宁,现在她每天睡觉都感觉到不舒服,所以让巫先生也帮我们家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小妖精看着冷依依,没有忽略她眼中的不怀好意,她顿时沉思了起来。

 

见到小妖精不说话,冷依依也没有在乎,她纯纯地笑着,宛若一位天真的女孩子,把目光落在巫先生的身上,脸上有着浓浓的好奇。

 

过了良久,巫先生额角的汗水凝聚地一滴一滴,不停从他的脸庞滑下来,他嘴中的咒语更加快速地念着,一眼看去,就是非常有水平的大师一样。

 

容欣见此,更加相信自己的眼光,这个大师的能力真的是不容小觑!

 

“好了!”巫先生摹地睁开眼睛,他仿佛历劫重生一样,轻轻地吁了一口气。

 

“巫先生,你有没有测出什么异常?”容欣紧张地问。

 

冷昊天不出声,他神情认真地看着巫先生,证明此刻的他也非常紧张地看着对方。

 

巫先生故作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摇头晃脑地道:“我刚才算过了,你家上空的确笼罩到一层乌云,这些影响你家里的气运,如果不消除,以后一定会危害很大的。”

 

“真的?”容欣立刻紧张起来,“那要怎么消除?”

 

“你家最近是不是发生了一些异常的事情,一些事情的改变或是人的改变,都会造成这些阴云的聚拢。”巫先生抚摸了一下自己长长的白胡须。

 

容欣看了小妖精一眼,然后点点头,“对的,我的女儿最近性子改变甚大!”

 

巫先生掐着手指算了起来,摹地那眼光直直落在小妖精的身上,“是不是她?”

 

小妖精宛若玛瑙般的眼睛一闪,一派的云淡风轻,没有一丝的慌张,看向巫先生的时候,眼中划过一抹莫名的光芒。

 

容欣的心里摹地一惊,难道小妖精真的有问题,在他来之前,她怀疑大女儿被不干净的东西附身了,但现在看巫先生的神情,她百分百确定了。

 

“对!”冷昊天点头!

 

“那就对了,我算出他身上笼罩着一股极其诡异恐怖的气息,你们家上空的阴云也是她导致的,如果不尽快解除,你们家很快会大难临头了。”巫先生脸上一片凝重。

 

冷依依闻言,手离开小妖精的手臂,脚步不自觉地退后了一步,想不到她和妈猜测得不错,这个女人是撞邪了,才会性情大变的。

 

“那要怎么办?”

 

“有什么方法解决吗?”

 

两道紧张的声音响了起来,前者是容欣,后者是冷昊天,他们紧张地追问,眼角余光掠过小妖精时,脸上有着深深的忌惮。

 

巫先生没有立刻回答,他又再一次地抚摸着自己长长的胡须。

 

“巫先生,你一定要帮帮我们,我们家不能让这个妖女给毁了!”说到最后,容欣看向小妖精时,眼中一片无情。

 

“你放心,我会帮你做法解决的,我观这个妖女身上的煞气太重了,做法一定会损耗我很多的精力。”巫先生不禁摇头叹道。

 

容欣也是一个聪明人,一看他为难的样子,她立刻说:“巫先生,只要你帮我解决掉这件事情,我会立刻给你一百万的酬劳。”

 

巫先生的眼神一亮,随即小心翼翼地隐藏起来了,不过逃不过小妖精的眼睛,她冷笑一声,这个神棍,等一下有他哭的时候。

 

“这个…”巫先生一副为难的样子。

 

“不用说了,巫先生,你就帮帮我们家!”容欣焦急地说道。

 

巫先生看向容欣,难为情地道:“既然你这么相信我,那我就帮你!”

 

容欣感激地点点头!

 

“那我就现在开始做法,首先要找一片空地,你把她带到外面。”巫先生吩咐容欣。

 

“好的!”容欣点点头,然后嫌弃地看向小妖精,用充满嫌弃的语气道:“你,给我出去!”

 

小妖精不为所动地站在原地,看向他们,眼中的饥诮是怎么也掩饰不掉。

 

“你这个妖女,还不快点滚出去,都是你,我们家才这么狼狈,你还想把我们害成什么样子?”容欣看到小妖精一动不动,她立刻发飙,这个女儿简直是丧门星!

 

“一个江湖骗子,你还把他的话当真吗?”小妖精讽刺一笑,“就算你想要找算命先生,拜托你找一个专业的好吗?”

 

巫先生的脸色一变,看向小妖精的时候,眼中有着一抹刺骨的冷光。

 

容欣的脸庞摹地狰狞起来,她紧张地看了巫先生一眼,生怕巫先生生气,却看到他脸色难看,没有想要转身就走的样子,她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冷光看向自己的大女儿,眼中的嫌弃和怨恨爆满她的眼眶,“小妖精,你给我立刻出去,信不信我现在打瘸你的脚。”

 

小妖精脸上没有什么变化,她淡淡地问:“难道你相信一个江湖骗子,都不相信你的亲身女儿吗?”

 

“巫先生非常厉害,他一算就知道你的性情大变,我们家的灾难都是从你的性格大变之后降临的,我一早就怀疑你是被鬼附身了,今天巫先生的话,你还想否认吗?”容欣一边说一边对旁边的佣人使眼色,让人去抓住小妖精。

 

“慢着!”

 

小妖精冷冷地看着他们,浑身散发一股慑人的气势,顿时把那个佣人给吓住了,她往前走了两步,淡淡地道:“你一定要把我捉去作法吗?”

 

“这不是废话吗?”容欣尖酸刻薄地看着女儿,心中完全没有一丝身为母亲的觉悟。

 

“那好,就让我说说我的意见!”小妖精摹地笑了起来。

 

她看向脸色不善的巫先生,清咳了一声,然后说道:“巫先生,我身为主角,应该有说话的权利吧?”

 

巫先生看着这个女孩子,心里摹地浮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不过这个女孩势单力薄,就算她今天说破了嘴皮子,她都说不清的。想到这里,他装作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慈祥地说道:“你说!”

 

“学校门口!”

 

四个字一出,巫先生的脸色一变。

 

而冷家的其他人却疑惑地看着巫先生和小妖精,难道他们认识吗?

小妖精我要狠狠的灌满你 小妖精花壶灌满白浊巨大堵住

“你在说什么?”巫先生不愧是混迹江湖的老油条,他快速地应答起来。

 

小妖精淡淡地笑着,笑意没有到达眼底,“五块钱!”

 

这回巫先生的身子摇晃了一下,难道他今天的生意被泡汤了吗?

 

不,他绝不允许!

 

有了这一百万,他可以逍遥地过几年的好日子了!

 

转头看向容欣,说:“冷夫人,看样子你的女儿被邪魔入侵得很厉害,导致现在在胡言乱语。”

 

容欣被他一说,也收回了心底的疑惑,和冷昊天对视一眼,她说:“巫先生,对不起,我现在就带她去院子的空地。”

 

“好的!”巫先生从宽宽的袖子里面拿出一把桃木剑,“那请你带路,浪费多一分时间就多一分危险。”

 

“抓住她!”容欣这回是发狠了,她也一并往小妖精的方向而去,“今天你不乖乖听话,等一下你就现在还惨一百倍。”

 

“妈,我给你看一个有趣的视频!”小妖精白皙无暇的脸庞没有一丝害怕,她拿出自己的手机,清冷地笑着。

 

“有什么事情等把你这个妖女解决掉再说!”

 

“难道你就宁愿把自己的一百万拿去扔水漂吗?你有钱,不在乎这一点的小钱,但今日你配合巫先生做了蠢事,如果传了出去,你知道你自己会被人耻笑成什么样子吗?”小妖精悦耳的声音响在容欣的耳中,仿佛恶魔在吟唱。

 

她想要忽略女儿的话,但女儿的话中涉及在被人耻笑的事情,那就容不得她不慎重了。

 

“怎么?你担心我会骗你?”小妖精使出了激将法,“好吧,既然你想要做蠢事,那我也无话可说,那天权少也看到这个视频,如果改天他不小心说出去,你的面子那就彻底扫地了。”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