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娱乐资讯 >

用注射器打辣椒水放屁眼里污作文 用注射器打水放屁眼里处罚

时间:2022-11-02

宗景灏去公司以后,林辛言也跟着出去了,答应到公司上班,那么餐厅的工作就要辞掉,她得去一趟餐厅。

 

在玄关换鞋时,于妈走过来,“要出去?”

 

林辛言点了点头。

 

“早点回来,别在外面过夜,你是结过婚的人了。”于妈提醒。

 

“嗯。”林辛言穿好鞋子出门。

 

走到路口打车去餐厅。

 

这地方没有公交车可以坐。

 

林辛言刚上班就请假,现在又来辞职,经理有些不高兴,“你不想上班当时为什么要来应聘?这不是耽搁我们的事情吗?”

 

林辛言也感到非常抱歉,“对不起,实在不好意思。”

 

经理沉着脸,刚想松口,领班走过来,说现在忙不过来。

 

经理看向林辛言,“你先帮下忙,等空了,你就走吧。”

 

“好。”出于职业道德,林辛言应下来。

 

林辛言去换了工作服,今天似乎是挺忙的。

 

“这些是送到88号包间的。”林辛言端菜的时候,厨师交代。

 

林辛言应了一声,把精致的菜色放到托盘里,送去包间。

 

她单手捧着托盘,另一只手推开.包间的门,敞亮,宽阔,又极具私密性,红木的圆桌,前面只坐两个人,而且其中一个人她认识,宗景灏。

 

看到对方都是一愣。

 

唐澈汇丰银行的行长,似乎在和宗景灏说着什么,有人进来停止了谈话。

 

林辛言低着头,走进来把托盘里的菜端到桌子上。

 

“兰桂苑的女服务员,越来越嫩了。”唐澈脸上浮着笑,目光上下打量林辛言。

 

林辛言内心反感的要命,拿着托盘刚想走,被唐澈拉住手腕,看着宗景灏笑眯眯的道,“让她留下来给我们倒酒。”

 

宗景灏脸上的笑容慢慢凝固,藏在严肃阴郁的皮囊下,“唐行长知道我们谈的是什么吗?”

 

他抬起眼眸,目光浅淡掠过林辛言的脸孔,“这里不需要你。”

 

林辛言拿着托盘赶紧走开。

 

站在宗景灏身后的关劲皱了皱眉,对于林辛言的出现十分不喜,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要是让人知道,她和宗景灏的关系,别人得怎么在背后嚼舌根子,乱造谣?

 

宗景灏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对于林辛言的不喜又多了几分。

 

“这兰桂苑越来越会做生意了,菜的味道好,就连服务员都挑的有特色,刚刚那个,那皮肤白的跟白玉似的,小腰我估摸着一把也能握住——”

 

“唐行长我给你倒酒。”关劲上来及时打断他。

 

唐澈才发现宗景灏沉下的脸色,忙陪笑,“刚刚跑题了。”

 

林辛言走出包间长长的吁了口气,怎么也没想到,这早上才刚分开没多久,这就又见面。

 

最忙的那波过去,经理准许她走,她换下衣服,刚走出来,就看见关劲站在门口。

 

而且他的脸色不怎么好。

 

他冷冷的瞧了她一眼,“宗总在等你,走吧。”

 

林辛言跟着他往外走。

 

“妈我看上了香奈儿的一件裙子,等吃好饭,你带我去买好不好?”林雨涵挽着沈秀清朝这边走来。

 

“好,我的女儿自然要穿最好的。”母女两个说说笑笑的走过来。

 

看样子也是来兰桂苑吃饭的。

 

林辛言看到她们母女时,脚步一顿……

 

林辛言看到她们母女时,脚步一顿,沈秀清也看到了她眉头蹙起。

 

“妈,那个不是林辛言吗?她怎么会在这里?”林雨涵可没沈秀清能存住气,“她来这里吃饭?”

 

这里的菜色,味道,都是上乘,价格当然也不是普通人能吃的起的。

 

林辛言也能来这种地方吃饭了?

 

沈秀清冷笑一声,“嫁进宗家,虽然那是个瘸子,但是社会地位,财富都不是假的,她能出入这样的地方,也不奇怪。”

 

林辛言并没想和她们有纠缠,迈开脚步刚想离开时,被林雨涵拦住去路。

 

“你不过嫁给了个瘸子,出入这样高档的地方,也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土包子。”说着目光上下打量了她身上的穿着,不由的嘲笑了一声。

 

“让开!”林辛言冷声。

 

林雨涵不让,“你急什么,说你嫁个瘸子就恼羞成怒了?”

 

关劲皱着眉,刚想上来阻止林雨涵泼妇般的行为,就看见朝这边走来的宗景灏。

 

把刚想伸出的手,又收了回来。

 

“林辛言,你嫁进入宗家那样的豪门大户,还是这么寒酸?是不是连那个瘸子也看不上你?”说着林雨涵掩唇讥笑起来,“你可别学你妈,连个男人都栓不住。”

 

这时林辛言也发现朝着这边走来的宗景灏,不由睁大了眼睛。

 

林雨涵看到林辛言不正常的脸色,还以为她是气的,更加的放肆了,“林辛言你这辈子也就这命,上半辈子被父亲抛弃,还被送到异国他乡,任由你自生自灭,下半辈子注定要伺候个瘸子,守一辈子的活寡——”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低沉而浑厚的男腔,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无声无息却又印象深刻,不容小觑。

 

“你算老——”林雨涵转身,刚想说你算老几,就看见站在不远处的男人,他一身笔直的西装,修长健硕的身影异常挺拔,特别是西裤包裹着的那双修长到逆天的大长腿。

 

他鼻梁高挺,嘴唇性感,五官清晰立体,那双幽深的眸子,透着丝丝寒意。

 

他的步子迈的沉稳,每走一步无形中,都会让人产生压迫感。

 

淡漠,不动声色的深邃,更加勾显出他尊贵的气质,他逆着光神圣而来。

 

晃了众人的视线。

 

特别是林雨涵差点惊掉下巴。

 

他,他不是个瘸子吗?

 

震惊,不可思议。

 

怎么会。

 

在林雨涵和沈秀清的注视下,他搂住林辛言的肩膀,“我们该走了。”

 

林辛言错愕两秒,抬起头,“你——”

 

他的目光深邃了两分,继而是那抹浅淡却宠溺到骨子里的笑,“怎么,傻了?”

 

林雨涵盯着他的双腿,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不是瘸子吗?”

 

说完又赶紧捂住嘴巴,惊觉自己说错话了。

 

沈秀情也是半天没回神。

 

这太不可思议了。

 

宗景灏只觉得厌恶,楼着林辛言离开。

 

关劲冷笑一声,“肤浅。”

 

然后没再去看她们惊愕,震惊到扭曲,丑陋不堪的脸。

 

他快步朝车子走去。

 

沈秀情两眼发直,连连自语,又惊又怕,双腿也不听使唤的哆嗦,“怎么可能,宗景灏竟然没有瘸?”

 

“怎么会这样?”林雨涵也是近乎失控的抓着沈秀情的手臂,“为什么宗景灏的腿没瘸?”

 

好半天沈秀情才回神。

 

不是说治不好了吗?

 

“妈——”

 

“好了!”沈秀情觉得脑子被吵的嗡嗡作响,烦躁不已,“这事也不知道你爸知不知道。”

 

宗景灏的腿没瘸,总觉得不可思议,哪里还有心情吃饭,拉着女儿去林氏。

 

林国安正在生气。

 

林氏公司投资的楼盘,出现了坍塌事故,公司现在正面临着官司。

 

林国安正愁眉不展。

 

咚咚——

 

林国安正想发火,是谁来烦他,骂人的话就要脱口而出,办公室的门就被推开,沈秀情一看林国安的脸色,心一提,“你怎么了?”

 

林国安心情不好,坐在椅子上,“你们来干什么?”

 

沈秀情没时间去管林国安为什么心情不好,而是走过来,“你知道,宗景灏已经能站起来的事吗?”

 

林国安先是一愣,而后皱着眉看着沈秀清,“他种的是蛇毒,不是说治不好了吗,怎么可能站起来?”

 

果然,林国安也不知道,林秀情的脸色郑重的几分,“他能站起来了——”

 

“你听谁说的?”沈秀情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林国安截断。

 

“我们亲眼看见的。”林雨涵抢在前面回答。

 

这会儿的时间缓冲,她已经冷静了些,走到办公桌前看着林国安,“爸,我们一定是被骗了。”

 

之前分明说治不好了,可是现在他是能站起来的!

 

林国安皱着眉,这件事情的确让他震惊,同时也迷惑,“可是他为什么要放出不能站起来的消息?”

 

沈秀情也无法断定他为什么要放出这样的消息,猜测道,“会不会,他是不满意和林家的婚约,但是他又不想自己毁约,便放出这样的消息,让我们反悔?”

 

沉默,整个办公室都陷入安静。

 

掉针可闻。

 

“肯定是这样?不然还有什么理由?”林雨涵肯定沈秀情的猜测,她懊恼的坐到沙发上,“如果之前我们早点想清楚,就不用把林辛言她们接回来。”

 

她也可以嫁给宗景灏。

 

林国安也相当的头疼,这件事情的确出乎了他的意料。

 

本来是想用女儿和宗家套上关系,如果真像沈秀情说的那样,那么把女儿嫁给宗景灏,不但没讨好他,还触怒了他。

 

现在公司遇到难处,他本来是想去找宗景灏帮忙的,现在看来恐怕也不行了。

 

林国安沉着脸,怪不得他上次去万越,宗景灏没见他。

 

“妈。”林雨涵紧紧的抓着沈秀情的手臂,“妈,为什么嫁给宗景灏的不是我?”

 

她喜欢那个男人,这是她平生第一次喜欢一个男人。

 

本来她是有机会嫁过去的,可是生生错过了。

 

她悔,悔的肠子都青了,如果当时她不顾宗景灏是个瘸子嫁进去,或许他会看在自己连他是个瘸子都不介意的情况下,而爱上她。

 

可是这一切都落在了林辛言的身上。

用注射器打辣椒水放屁眼里污作文 用注射器打水放屁眼里处罚

她内心无法平衡!

 

“事已至此,还得从长计议。”沈秀情也不甘心,本来是可以和宗家攀上关系的,就这样错过。

 

林国安只觉得脑子疼的厉害,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他也很无措。

 

宗景灏怎么能装瘸骗人呢?

 

另一边,林辛言跟着宗景灏上了车,老实的坐在一旁。

 

宗景灏看起来似乎很忙的样子,他腿上放着文件,低着眼眸,扯了扯并不紧的领口。

 

林辛言安静的没出声打扰他。

 

关劲快把车子开到万越大厦时,林辛言让他停了车。

 

“你有事?”

 

“我和你们一起进去,被人看见不太好。”毕竟和宗景灏的婚姻,不能拿到明面上。

 

免得引起没必要的误会。

 

这会儿关劲对她的所作所为有些看不懂了。

 

之前分明在败坏宗景灏的名声,这会儿——

 

林辛言下了车,关劲将车子开进地下车库。本篇的文章重要介绍的是用注射器打辣椒水放屁眼里污作文 用注射器打水放屁眼里处罚 希望大家喜欢。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