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有天我在班里捡了个遥控器 前天在地铁里捡了一个遥控器

时间:2022-11-03

我完全听不懂你们在说些什么,你们就是在胡说八道。”

 

陈家婆娘大声地尖叫着,仿佛自己声音大,就像有道理一样。

 

可是现在在外人看来,她却是因为心虚,所以才会极力大声地说话,为了掩饰自己心里的心虚罢了。

 

这个时候,小四却带着人,从陈家的后院里面,拖出来了十个酒坛子,都是肖家的。

 

“少爷,这十个坛子全部都是我们在陈七家里后院里发现的,他那些邻居也全部都看到了,可以为我们作证。”

 

小四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来,推着肖逸凡的轮椅往下面过去了。

 

所有人现在都不说话了,大家都在等着看好戏。

 

很显然,这件事其中是有猫腻的。

 

而现在,就是揭露真相的时候了。

 

所以,旁边的人也都不敢说些什么,只是静静地等着。

 

肖逸凡走到陈家婆娘的面前,然后,看了她一眼以后,又指了指旁边的酒坛子。

 

小四便立刻懂了他的意思,把那酒坛子搬到了大少爷的面前。

 

“陈夫人,我记得你家是去年才搬过来玉锁镇的吧?”

 

陈七家的婆娘听得云里雾里,突然被问了这一个问题,她显然不知道肖逸凡是什么意思。

 

不过,她也只是茫然的点了点头。

 

她的确是去年才刚刚搬进了这个小镇。

 

肖逸凡冷笑着,他那张看起来冷漠的面瘫脸,平时就有一种严肃的感觉。

 

现在,脸上的表情更加让人觉得害怕了。

 

“可是,这个坛子都已经是我们家前年的酒坛子了,难道说,你前年就和我们家酒庄有过合作吗?”

 

陈家的婆娘便也不再敢大声说些什么,只是有些心虚地低下头,紧咬着自己的嘴唇。

 

她万万没有想到,那个死鬼藏在后院的那些酒坛子,竟然会被人给挖出来。

 

底下的人又开始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很明显,这结果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就是陈七家里利用这些假的酒坛子,来诬陷肖家的酒庄。

 

肖有钱看到这里以后,这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不愧是他肖有钱的儿子,果然是厉害。

 

他忍不住带头鼓起掌来,可是,旁边大夫人的脸色却非常难看。

 

肖逸云也觉得很没有面子,这件事没想到又让肖逸凡给占了风头。

 

他这个大哥本来就是个残废了,就应该在家里好好呆着,坐在那里,哪里也不许去才是!

 

肖有钱却畅快地哈哈大笑起来,那凸起的大肚子挺得老远,模样看起来颇有几分滑稽。

 

“好!说的实在是太好了!相信乡亲们也都听懂了。”

 

叶小双就在一边默默地看着,她真的想不通,肖有钱长得这么丑,怎么生出来肖逸凡这么帅气的儿子的。

 

难道说,真的是基因变异吗?

 

还是说,肖逸凡的母亲长得很漂亮呢?

 

陈家婆娘没有拿到自己想要的赔偿款,整个人便也变得愤怒了起来!

 

“你们这些人,不就是有点银子吗!我要把你们告到官府里面,我要让知府大老爷给我做主!”

 

肖逸凡眉头一挑,只是淡淡地回答说道,“公道自在人心,陈夫人,官府的方向在那边,如果你要去,随时都可以。”

 

一时之间,掌声如雷。

 

大家都对这肖家大少爷突然刮目相看了。

 

这坐在轮椅上的男人,看起来好像一无是处,却又真的有几分能力。

 

这时候,肖家门口经过一顶轿子。

 

轿子里面的女子让抬轿子的轿夫停下来脚步,然后,在丫鬟小莹的搀扶下,慢慢走了下来。

 

只是肖府门口围着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以至于肖逸凡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在肖府门口的大马路上,停下来的那顶轿子里面坐着的人到底是谁。

 

“小姐,咱们还是快走吧,这里有什么热闹可看的?”小丫鬟催促着家里的小姐。

 

可是,余思思还是傻傻地站在那里,看着坐在轮椅上的肖逸凡。

 

他还是像之前那样帅气,丝毫都没有改变过。

 

他旁边站着的那个女人,是他新娶过门的妻子吗?

 

余思思默默地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满脸不甘心的样子,她紧咬着自己的牙齿,几乎要把自己的满口银牙都给咬碎了。

 

如果不是因为父亲把她锁在家里,那么,现在站在肖逸凡身边的人应该是自己,而不是这个克死自己丈夫又克死自己母亲的小贱人!

 

“好了,小莹你不要再说了,我自己知道!”

 

余思思看见叶小双看着肖逸凡的眼神,整个人都快要嫉妒得发狂了。

 

明明她才是最喜欢肖逸凡的那个人,可是,她爹非要说了,不能嫁给一个残疾人,把她锁在家里,以至于让她错过了这段姻缘。

 

现在好了,让肖逸凡娶了这个可恶的女人!

 

她心里真的好不甘心,并且嫉妒得发狂。

 

“小姐,咱们还是早点回家吧,如果回去迟了,老爷会担心的。”

 

“催催催,催什么催,你是催命鬼吗?给我滚!”

 

余思思满脸厌恶的表情,狠狠地伸手,一把把自己的丫鬟推到了一边。

 

她现在真的恨不得一脚踹上去才好,现在她的心里觉得很火大,只想要发火。

 

看到那边开始有人朝着自己这边张望了,余思思也只能不甘心地上了轿子,命令轿夫赶紧带她离开。

 

可是,陈七拿到了肖家酒坛子这件事还是没有玩,肖有钱立刻命令家里人去彻查这件事情。

 

“好端端的,肖家的酒坛子怎么可能会被外人拿去了,还差点惹出来事情了,逸凡,这件事你一定要查清楚,看看到底是谁干的。”

 

把肖府的酒坛子拿出去装假酒,还敢拿出去卖!

 

这不是破坏了肖家酒庄的名声吗?

 

“好的,我知道了,爹。”

 

听了老爷子这样的吩咐以后,大夫人的眼珠子却不安地转了一下。

 

她现在心里显然有些担心。

 

这个肖逸凡虽然是个残废,但是,看起来好像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

 

如果是真的让他查到了什么蛛丝马迹,万一真的查出来了真相,大夫人心里自然知道其中的猫腻在什么地方。

 

她立刻走到了自己的儿子身边,伸手掐了掐肖逸云的胳膊,看了他一眼。

 

肖逸云愣了一下,便也立刻明白了母亲的意思。

 

“爹,这件事还是交给我去查吧,大哥腿脚不方便,让他多休息一下。”

 

“对啊,虽然逸凡能力不错,但是说到底也是个残废呀,这样让他整天为着肖家的事情操劳,不是显得咱们肖家没人了吗?”

 

大夫人说着冷笑着,一脸不屑地看了肖逸凡一眼,似乎是鄙视他似的。

 

旁边的叶小双都快要气得爆炸了,她竟然敢这样说自己的夫君,实在是过分!

 

“大夫人,你现在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你现在这样,是在歧视我相公腿有残疾吗?”

 

大夫人也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看了叶小双一眼,满脸不屑一顾的表情。

 

这野丫头又站出来作什么妖!

 

“我说的,难道还不是事实吗?”

 

大夫人说着蛮横地看了叶小双一眼,好像很不把她放在眼里似的,不过就是嫁了一个残废的丈夫,还是一个药罐子,有什么可得意的!

 

肖逸凡这个时候却开口说道,“好了,既然爹觉得不合适,那这件事就交给二弟去做好了。”

 

说着,他看了小四一眼,小四便立刻走过去,推着大少爷的轮椅,准备转身离开了。

 

在转身的时候,肖逸凡却突然伸手,一把拉住了叶小双的手。

 

“好了,快回去吧。”

 

可是,叶小双看到肖逸凡这样,只觉得有些心疼,她在心里暗暗想着,肖逸凡以前在家里应该没少受过气吧。

 

“等一下,大夫人,爹,话不是这么说的,有的人即便身体残疾了,他照样能够成为一个有用的人,比如说孙膑,他在双腿残疾以后仍然写出了孙膑兵书,可是有些人呢,四肢虽然健全,倒不如一个窝囊废!”

 

叶小双说着,冷哼一声,意有所指地看了一眼旁边的肖逸云。

 

很明显,她刚才嘴里所说的这个四肢健全的窝囊废,指的就是眼前这个脑满肠肥的家伙。

 

肖逸云听了这话以后,立刻就火了,这叶小双还真的是野丫头,无法无天,也没有规矩了,竟然敢这么说自己!

 

可是,他正准备教训叶小双的时候,看到肖逸凡的眼神,立刻便不再敢说些什么了。

 

大哥虽然是在坐在轮椅上,但是,只要肖逸凡的一个眼神,肖逸云便立刻听话了。

 

他甚至都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总觉得,肖逸凡的那个眼神不简单。

 

叶小双把这话丢下来以后,便也跟着自己的夫君后面,转身离开了。

 

她从小四手里接过来轮椅的推手,然后,自己推着肖逸凡离开了,肖逸凡也没有说话。

 

两人走了一段以后,肖逸凡这才开口对叶小双说道,“怎么,觉得生气了吗?”

 

叶小双心里显然还是有火气的,并且,火气还不小。

 

“本来就是他们实在是欺人太甚了,你那个弟弟分明就是个窝囊废,他有什么用啊?”

 

叶小双不满地嘟囔着,那男人,只怕也只有在青楼里面有点作用了,在其他地方,就是个废物,如何能够比得上自己的夫君?

 

可是,肖逸凡却笑了。

 

他苦笑着,说了一句,“可是,他起码能够站起来啊。”

 

叶小双好像意识到,肖逸凡的情绪不太对劲,便也不再用这件事去刺激他了。

 

她想到了这里,便赶紧安慰肖逸凡说道,“你不要想那么多,也不要听大夫人在那里胡言乱语,你比他的儿子强多了,她那个儿子以后肯定就是个废物。”

 

肖逸凡只是摇了摇头,轻轻地叹了口气,笑着看了一眼叶小双感叹道,“你这个丫头啊,口无遮拦的毛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改过来?”

 

她若是今天就当着大夫人的面这么说,那么,只怕大夫人要把她一层皮给活剥了下来。

 

“以后这话在我面前说说也就罢了,不要到处乱说,知道吗?”肖逸凡不放心地嘱咐道。

 

他在的时候,尚且可以保护叶小双周全,可是,他倘若不在呢。

 

叶小双却眉头一挑,一脸调皮地看着自己面前的肖逸凡,开口问道,“那我如果得罪了大夫人,你会保护我吗?”

 

“你觉得呢?”肖逸凡反问道。

 

“我觉得,我相公肯定是站在我这边的。”

 

叶小双说着,双手托着自己的下巴,一脸可爱的模样,看着自己面前的肖逸凡,那么他呢?

 

他会同意自己的想法吗?

 

肖逸凡点点头,回答道,“嗯,你的这个想法不错。”

 

可是,肖逸凡也说了这话以后,便也让小四推着自己离开了,并没有说多余的话。

 

叶小双挑了一下眉头,没关系,反正她一个人照样也可以活的很好。

 

不过,她心里倒是暗下决心了,以后她在这个家里,便不会让肖逸云那个王八蛋欺负自己相公了。

 

但是,她只怕还不了解肖逸凡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

 

他虽然残疾,但是在这个家里敢欺负肖逸凡的人,只怕还没有出世呢。

 

小四推着肖逸凡到了书房以后,肖逸凡只是从书架上取出一本书。

 

可是,拿在手里半天以后,却皱起了眉头,他手里拿的那本书,正是孙膑的兵法书。

 

看着肖逸凡手里拿着那本书,只是细细地看着,也不说话,小四便立刻明白了肖逸凡是什么意思。

 

小四开口问道,“少爷现在是在怀疑少夫人吗?”

 

肖逸凡把手里的兵法书轻轻地翻开,看了几页以后,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

 

不过,他心里也不得不承认叶小双带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多了。

 

她就像是个古灵精怪的小鬼一样,总是给他一次又一次带来意外的惊喜,亦或是惊吓。

 

片刻以后,肖逸凡突然开口吩咐说道,“你若是觉得闲得慌,可以帮我去叶小双家里看看。”

 

其实对于自己娶回来的这个新娘子,肖逸凡根本就不熟悉。

 

只是大夫人说娶她,老爷子也同意了,他便就顺从了所有人的意思。

 

至于他自己对这个新娘子,在没有见面之前,肖逸凡完全是不知道的。

 

可是,娶了叶小双以后,肖逸凡才渐渐感觉到,自己像是娶了一个活宝回来。

 

她完全就不像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乡野丫头,她的谈吐虽然有时候挺粗俗的,吃饭的时候也大大咧咧的,着装什么的,也都是不修边幅,甚至有些贪财。

 

但是,她却能总给人意想不到的惊喜。

 

她有时候说的那些话,引经据典,甚至有些比自己懂的还要多,这一点倒让肖逸凡觉得古怪了。

 

按理说,在叶家那样的地方,叶小双应该是从小都没有进过私塾的那种姑娘。

 

那么,那些听起来头头是道的大道理,她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得知的呢?

 

虽然肖逸凡心里觉得古怪,但是,即便是觉得奇怪,也并没有改变他心里对叶小双的看法。

 

在他眼里,叶小双就是个单纯的姑娘,她不会存有什么坏心思,虽然贪财,但是贪的有点小可爱。

 

小四不放心地开口问道,“少爷,酒坛子的事情你真的不打算再继续查下去了吗?”

 

肖逸凡摇了摇头。

 

“既然有些人不想让我们知道事情的真相,那咱们就装作不知道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也懒得惹麻烦了。”

 

他说着,慢慢地把自己手里的兵书放回了原处,仿佛刚才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其实不需要查什么,他已经能够看出来一二了。

 

小四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但是,他心里却在想着,二少爷那个草包,他能够查出来什么价值的东西。

 

老爷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他,不等于石沉大海了嘛。

 

正室的房里。

 

大夫人靠在旁边的榻上面,一脸惬意的表情,王婶正在帮着大夫人揉肩膀呢。

 

“王婶,你能不能用点力啊,怎么像一副没吃饭的样子?”

 

“是是是,大夫人,我知道了。”

 

可是,王婶只是揉了两下以后,大夫人却又不满意起来。

 

“你是不是故意的,用那么大劲,想要把我掐死,对吗?你这个老刁奴,给我滚一边去!”

 

大夫人说着,直接一脚踹到了王婶的屁股上,把她踹得老远。

 

王婶偷偷看了一眼大夫人以后,又慢慢地爬了回去。

 

她看的出来,大夫人今天面上虽然平和,但是,心情肯定不会太好。

 

王婶笑着开口问道,“大夫人,是不是府里又出什么闹心的事情了,你告诉我呗,我说不定还能给你想想办法、支支招呢。”

 

可是,大夫人只是冷冷地睨了王婶一眼,一脸不高兴的样子。

 

很显然,她并没有把这老家伙放在眼里。

 

“你懂个鬼呀,你不知道,叶家嫁过来那个小妮子根本就没那么简单!”

 

可是,王婶只是笑了笑。

 

“大夫人完全是多心了,那小妮子克死了自己的母亲,又克死了自己的丈夫,要我看啊,大少爷的命也不长喽。”

 

王婶说着,一脸谄媚的表情,看着大夫人。

 

她当然知道大夫人当初那么精心谋划,特意找到这个叶小双,让她嫁进来肖家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克死自己的丈夫吗?

 

可是,大夫人却也只是冷哼了一声,如果事情真的那么简单就好了。

 

“我现在甚至都觉得,这个叶小双不是我之前看到的那个叶小双了。”

 

王婶皱着眉头,一脸不解的表情,开口说道,“咱们先前不是去过小泉村吗,就是她啊。”

 

这叶小双和之前的那个叶小双完全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更何况,叶家又没有什么孪生姐妹,自然不可能说这个人不是叶小双。

 

可是,大夫人却摇了摇头。

 

话不是这么说的,尽管外貌一模一样,但是给她的感觉却截然不同。

 

之前的那个叶小双完全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乡下丫头,即便是嫁进了肖家,只怕也在自己的掌控中。

 

可是,现在这个叶小双,不对劲……

 

“你有时间的时候,帮我去小泉村查一下,看看有没有第二个和叶小双长得像的人。”大夫人吩咐说道。

 

王婶得了命令以后,便也立刻点点头。

 

不过说实话,小泉村就那么点大,总共也就100多个人吧,怎么可能会有和叶小双一模一样的人呢?

 

在她看来,大夫人的担心完全就是多余的。

 

“大夫人,其实依照我的想法,你完全可以派是一个丫头跟在她后面,看看这个女人到底有没有什么古怪的地方?”

 

大夫人的眉头皱了一下,开口问道,“你的意思是说,找一个人去帮我监视她吗?”

 

“对啊,大夫人,到那时候,这叶小双的一举一动可就在你的眼皮子下面了。”

 

大夫人听到王婶这么说以后,认真想了想,也觉得有些道理。

 

“你说得对,派个人跟她后面,这样无论她有什么动静,或者是肖逸凡那臭小子有什么动静,我都能知道。”

 

“大夫人,正好,我这里有一个老家的侄女,找不到活干的,不如这样,你就把她收下来,然后赐给叶小双那丫头做丫鬟。”

 

大夫人听到王婶这么说以后,眉头却是一挑,这王婶倒是会在自己的身边安插她的人啊。

 

“那你确定你的这个侄女会对我绝对的忠心吗?”

 

王婶立刻信誓旦旦地保证说道,“这一点,大夫人可以尽管放心,我的那个侄女除了听大夫人的话,绝对不会再听其他第二个人的话了。”

 

大夫人稍微考虑了一下以后,也觉得自己身边实在没有其他可以利用的人了。

 

现在,王婶好不容易提供出来了一个人选,她自然是想要利用一下的。

有天我在班里捡了个遥控器 前天在地铁里捡了一个遥控器

“那你告诉你那个侄女,只要她做好了,我以后一定不会亏待她的。”

 

王婶立刻高兴地回答说道,“好的,多谢大夫人,大夫人你真的是个好人啊。”

 

大夫人想了想,又开口问道,“对了,你的那个侄女叫什么名字?”

 

王婶立刻回答道,“回大夫人的话,她叫柳芳。”

 

大夫人点点头,一边低下头来,慢慢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指甲。

 

然后,她悠悠地回答说道,“好,我知道了,明天,你就把她带过来见我吧,记得打扮得体面点,别丢了我的颜面。”

 

王婶立刻点点头,“是的,夫人!”

 

第二天。

 

叶小双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在卧房里面趴着,也不知道肖逸凡去什么地方了。

 

不过,他整天和小四在一起,也不需要自己担心的。

 

但是,叶小双在这府里的日子实在是过的无趣,每天除了吃吃喝喝就是吃吃喝喝,简直就像要养猪一样。

 

她觉得自己这样下去一定会胖十斤的,她必须要想个办法来赚钱了。

 

可是,她也很清楚自己如果一直在家里坐着,银子是不可能从天上飞下来的。

 

想到了这里,叶小双便立刻打算出门了,她要出门想办法赚钱去。

 

可是,刚一出门口,叶小双便立刻撞到了大夫人带着王婶,还有王婶身后一个看起来年纪约莫十四五岁的姑娘进来了。

 

一想到昨天发生的事情,叶小双对大夫人显然并没有什么好脸色。

 

她现在这会儿过来了,叶小双心里想着,也绝对不可能是什么好事情。

 

“大夫人,你今天过来有何贵干吗?”

 

叶小双说着冷冷地看了大夫人一眼,虽然语气客气,但是很明显,脸上的表情是不服气的。

 

尽管今天肖逸凡不在,没人护着她。

 

但是,让她对这女人卑躬屈膝,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大夫人看到叶小双对她这副完全不恭敬的样子,心里显然很恼火。

 

可是,她又找不出来挑刺的地方,所以也只能忍着。

 

不过,她心里却在想着,等到找到机会了,她一定要好好收拾这个臭丫头才行!

 

“小双,你看啊,真的是我疏忽了,你一个人在这肖家里面也没有人照顾,想来无趣,这样吧,我把柳芳就给你了,以后她来负责照顾你的衣食起居,这样才像是咱们肖家的少夫人嘛!”

 

大夫人一边说着,一边拉着叶小双的手,一脸亲切的样子。

 

可是,叶小双却觉得很恶心。

 

这女人实在是太虚伪了,现在突然派丫头到自己的身边,莫不是做间谍来了?

 

她探过头去,看了一眼躲在大夫人身后的柳芳,这丫头眉眼翘起,眼神也有些不正,看起来就不像是什么柔和的角色。本篇文章主要介绍的是《有天我在班里捡了个遥控器 前天在地铁里捡了一个遥控器》希望大家喜欢。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