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老公刚进门就要 老公出差回来抱着我就想

时间:2022-11-03

蒋玉芬见连向靳的面都见不到,反倒还被司浅浅给羞辱了一顿,一口气差点顺不上来:

 

“小贱人……你……你给我等着。”

 

司浅浅冷笑一声:“你还是先祈祷一下,向靳能平安的出这个门吧。”

 

“你什么意思?”

 

蒋玉芬一下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司浅浅你这个小贱人,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放过我们?”

 

“你以为……真的是我?”

 

司浅浅笑了笑,直接走过去,给蒋玉芬像模像样的抚了抚衣服,“向靳在司家这么多年,从来都没出过事,我一回来,他就进来了,你不觉得太过巧合了?”

 

警局的其他人都眸光甩向了蒋玉芬。

 

蒋玉芬脑袋一转,忽然间警惕道:“你说什么?”

 

“如果我是你的话,这会,我就不会在这里胡搅蛮缠,真要救你儿子的话,先动动你的脑子,想一想,谁能有他这么多捏在手里的证据?”

 

蒋玉芬的脸,一下子就跟菜色一样,蔫儿吧唧的,然后再是瞪圆了眼睛,看着司浅浅:

 

“你给我等着!我会叫你们都好看的!”

 

“切。”

 

看着蒋玉芬骂骂咧咧的走开了,司浅浅冷哼了一声。

 

“司小姐,里面请。”

 

女警官眼观鼻鼻观心,只是伸手请了司浅浅进门:“笔录时间半小时,可以探视10分钟。”

 

“明白。”

 

司浅浅点点头,“辛苦你了。”

 

然后两人的身影消失在长廊。

 

“你们,有没有听说,这一次还闹得挺大的。”保安大叔在门外唠嗑起来,看到蒋玉芬的车终于走了,不禁是骂骂咧咧的:

 

“真没想到这些有钱人这么会玩,都玩到这里来了。”

 

“就是,还老总呢,被人扒了衣服,多丢人。”

 

“还说没羞没臊的事情多着,都被爆料出去了,啧啧。”

 

几个人在门外闲聊,却没看到,一道黑影一闪而去。

 

……

 

而司浅浅,时隔几天,又见到了向靳。

 

他现在满下巴的胡茬,满脸苍白,似乎还消瘦了一大圈。

 

司浅浅施施然的走了过去,拖了个凳子,坐下,敲了敲手边的桌子。

 

向靳抬了抬头,呆滞的眼神瞬间有了点神采,马上扑上了隔音玻璃!

 

司浅浅嫌弃的指了指,有通讯器。

 

向靳马上拉起通讯器,急切道:“浅浅,我可以解释的,那天不是你想象的那样的,浅浅!你帮帮我,我不能被毁在这里!”

 

向靳一边敲着玻璃,一边急切的说着。

 

“哼。”司浅浅看着向靳,冷冷的开口:“你现在,好像条狗啊。”

 

向靳全身都在颤抖:“浅浅……好歹我们当初……”

 

“最没有这个脸提当初的,就是你,向靳。”司浅浅捏紧了拳头,“你知道吗?当年你最大的错误,就是让我跑了。”

 

司浅浅敲了敲桌子,重重的几下,似乎是敲着向靳的头一样:“你以为,没有了我,就能震住那些老东西,现在再看看呢?你这叫偷鸡不成,还把你自己赔进去了。”

 

向靳的脸一阵青,一阵白,现在估计是很想削死他自己。

 

“我也不跟你废话了,向靳。”司浅浅下了最后通牒:“如果你还看不清楚局势的话,你大可以继续,反正你现在怎么都是逃不过制裁的,换句话说,你已经,被人、扔、了。”

 

向靳全身一震,难以抑制的痛苦,让他捂着脸痛哭了起来……

 

司浅浅冷冷的看着向靳,忽然有些想笑。

 

“我的时间要到了,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现在对于你来说,再错一步,就是天翻地覆。”

 

“你想要我怎么做,你说!”向靳马上一叩桌子,急切的问道。

 

“我要你发公告,澄清五年前所有的事情。”司浅浅冷冷道,“还有……你上面的那位,你还要替他藏着掖着么?”

 

司浅浅一边说着,一边挂上了通讯器,直接甩头就走。

 

却不见,向靳死死的握着拳头,看着司浅浅窈窕的背影,眼中,一抹阴狠之色浮现了出来。

 

……

 

“司小姐。”司浅浅前脚出门,Louis便匆匆的赶来,看着司浅浅有些忧郁的眼神,眼中闪过一抹复杂的情绪。

 

“怎么了?”

 

平时这些保镖都充当隐形人,难得会在人前跑出啦,司浅浅瞬间惊醒。

 

“老爷子,催了。”

 

Louis只是轻轻几个字,就让司浅浅皱了皱眉头。

 

“知道了。”司浅浅顿了顿,“告诉老爷子,等周日,我就安排时间过去。”

 

“最好尽快。”Louis淡淡的开口,“您在这里耽搁的时间越长,老爷子对您的能力问题就越是不满,再有,我收到了一个不太有利于您的消息,那就是,厉家也听到了风声,来派人和司氏集团接洽收购了。”

 

司浅浅心头一震:“厉家?厉锦城?还是另一个?”

 

Louis皱了皱眉头:“是……厉锦城的贴身助理亲自来了。”

 

司浅浅有些心烦,踱了几步步子,“先不着急,明天我去看一下,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好,请尽快,程老爷子那边给的时间越发紧迫了。”

 

司浅浅看了看天色,这才匆匆的收拾了一下,回家。

 

厉锦城……司浅浅在车上,忍不住又一次点开了厉锦城的资料。

 

似乎,除了杂志上一次大封推的照片,基本没有这个男人的任何信息。

 

可她盯着厉锦城的模样,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大。

 

……

 

家中。

 

“妈咪!你可算回来了!”

 

一进门,司小宝就奔向了司浅浅,挂件属性又发挥到了极致。

 

司浅浅无奈的抱起司小宝:“你知道吗?你已经快40斤了。”

 

“呜呜,多少斤都要妈咪抱。”

 

司小宝说完,嘿嘿一笑,顺带蹭着司浅浅的脸,差不多糊弄了一脸口水,才放过她。

 

“司小宝,你烦不烦,妈咪不累的吗?”

 

司律律端着吃的喝的走了过来,一把拽下了司小宝,一脸无情的模样:

 

“妈咪,洗个手,吃点点心先。”

 

“呜呜,司律律,你是不是亲哥了。”司小宝嗷嗷叫痛,玉嫂此刻走了出来,见状,绷不住了:

 

“大小姐,您的这一双儿女,真的是太可爱了。”

 

“噗。”司浅浅挠挠头,可想到厉锦城也要搀和一脚司氏的事情,又是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如果只是风行集团的话,她可以直接处理对接事项,可要是司氏集团那帮老狐狸倒戈,这件事,就复杂了许多。

 

“妈咪怎么了?”司律律眼尖,看着司浅浅好像一脸心事,马上闪烁了一下眼神,问道。

 

“没事,大人的烦心事,你们不用管。”司浅浅揉了揉他的头,可是看了眼手机,眼见发出去了一天的微信都没有人回,心头忽然冒出一股无名火。

 

可就像是能掐会算似的,司浅浅刚要发作的时候,这微信电话却忽然亮了起来。

 

还没等司浅浅反应,身旁的那只小胖手却抢先了一步,欢呼道:“爹地爹地!”

 

司浅浅绝倒。

 

却见男人的声音,通过扬声器传来:“开门,给你们带了好吃的。”

 

“哇,爹地万岁!”

 

司小宝马上往下一跳,欢天喜地的去开门了,完全忘记了自己前一个小时还在埋汰爹地多坏多坏。

 

司浅浅:……

 

司律律:……

 

可等他们再反应过来的时候,厉锦城已经一身风衣,大摇大摆的,抱着司小宝,走进了家门。

 

“等一下!”

 

司浅浅马上拦住他:“我说了你可以进来了吗?”

 

厉锦城却是扬了扬手上的东西,一脸的无辜:“又不是空手来的。”

 

司浅浅深吸一口气,真的是想把他扔出去。

 

可下一秒,却眼尖的发现了熟悉的袋子。

 

凉记米糕。

 

司浅浅的表情慢慢凝滞了下来,看着厉锦城把东西放了下来,再一边逗着司小宝。

 

“爹地,你真去买啦,这个据说排队起码3小时,到你还不一定有呢。”

 

司小宝故意大声说道。

 

“那是,你们要吃的,别人有的,也必须有。”

 

厉锦城笑了笑,可远在公司秃头赶文案的李燃,却是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喷嚏。

 

石锤惨,现在沦落到排网红店这种事情,也得他亲自去,去完了还得给boss趁热送走。

 

关键是,回来,还要继续做收购计划。

 

苦啊,真的是命苦。

 

李燃拿着纸巾,默默的替自己抹了一把辛酸泪,然后看着办公楼渐渐黑了灯,哭唧唧的继续奋战。

 

……

 

而司浅浅捏着手里的米糕,脑中浮现的是七八年前。

 

那个时候,她和秦卿卿,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偷偷溜出学校,买这一口来吃吃。

 

秦卿卿是看上了当时做米糕的帅哥哥,而她则也是在这里认识了……向靳。

 

那狗男人当初为了讨好他们,也是花了好长时间,又是买米糕,又是带她们吃吃喝喝。

 

可是后来呢?

 

想到以前,心绪起伏,司浅浅拿着手里的米糕,却再也不是那个味道了。

 

“怎么了?妈咪,你不是以前说,最想念这家店的吗,现在都成网红店了呢。”

 

司小宝吃着吃着,看着司浅浅居然拿着一块米糕发呆,不禁是奇怪道。

 

“没,没有。”

 

司浅浅收起那些奇怪的情绪,只是递给了一块给司律律。

 

司律律轻轻的接过,也是咬了一口:“有点甜。”

 

“恩呢。”司浅浅揉了揉他的头,有些感慨:“也不知道当年的那个帅帅的哥哥还在不在了。”

 

厉锦城瞬间竖起耳朵:“好像并没有听说什么帅哥。”

 

“啊呀,妈咪,原来你当时是奔着帅哥去的呀。”

 

一边吃着米糕,居然还有个瓜吃,司小宝马上发现新大陆了,马上跟厉锦城挤眉弄眼。

老公刚进门就要 老公出差回来抱着我就想

“以前的事情了。”

 

司浅浅抽了抽嘴角:“而且关于这个问题,下次可以去问问你的卿卿姨。”

 

“啊真的吗?卿卿姨和那个米糕帅哥哥有故事?”

 

司小宝一听,更来劲了。

 

“嘿嘿……”瞬间尴尬了,司浅浅瞬间觉得,是不是为了转移话题,就把卿卿卖了。

 

厉锦城挑挑眉,伸出了大长腿,就往他的房间里去,可是没过一会,就奇奇怪怪的出来:

 

“我的东西呢?”

 

“扔了。”

 

司浅浅望望天,“谁叫你不声不响就走的。”

 

“啧啧,有人明明在意的要死哦,还要装不在意咯。”

 

吃着米糕的小家伙,一边香喷喷的咂咂嘴,嘴巴还一边在叭叭叭的。

 

司律律看了司小宝一眼,决定还是闭嘴低头。

 

却不见,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司浅浅整个人,都被拖拽到了房间里,还被“砰”的一下踹上了房门!

 

司小宝马上张开嘴,跟能吞下个鸡蛋似的,然后拉着司律律,就马上去听墙角。

 

老公出差回来的时候,一见门,就抱着我想要,我对他说。先洗个澡,然后我们做吧。看老公猴急的样子,真的好可爱。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