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都是同学c一下怎么了? 你可以继续哭反正我不会停

时间:2022-11-03

原来你真的在这儿,真的与别人......”她故作震惊的开口。

 

“混账,你丢尽了苏家的脸!

 

紧接着,苏沫的父亲苏暮海勃然大怒,扬起手便狠狠地给了苏沫一巴掌。

 

苏沫被打的猝不及防,头偏过去,脸上传来火辣辣的感觉。

 

“沫儿——”

 

反应过来顾夜城一个箭步冲到她身边,将人紧紧护在怀里,周身散发着嗜血杀意,冰冷的目光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

 

该死的,居然敢伤害他顾夜城的女人!

 

“沫儿,你有没有事?”

 

苏沫抬起头,撞进男人那双充满担心的眼眸里,顿时她心中划过丝丝暖意,笑着摇摇头,“没事。”

 

“苏先生,伤害我的人要付出代价!”

 

顾夜城面容凛然,眸光冰冷睥睨着苏暮海,一字一顿从薄唇吐出。

 

“顾先生,这是苏某的家务事,还烦请顾先生给苏某解释一下,你和这个逆女昨晚......你们......”

 

“苏先生,请注意用词,我的女人任何人都没有资格指责,至于昨夜......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没必要与一个外人解释。”

 

“夫......夫妻?”苏暮海一脸错愕,皱起眉头。

 

闻言,苏蔓偷偷地打量顾夜城,眼底划过嫉妒,还有怀疑。

 

这个贱人竟跟顾先生搞在了一起,她昨晚明明找的都是些小流氓,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姐姐,你与顾先生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快点跟爸爸还有澈哥哥解释清楚啊,我相信你一定不是故意的对不对?”她咬着唇瓣,故作急切的问道,罢了又看向上官澈:“澈哥哥,发生这种事我想姐姐也很难过,你千万不要怪罪于她,或许姐姐也是被迫的,你说对吧姐姐。”

 

苏沫暗暗翻了个白眼。

 

是不是被迫,她还不清楚吗?让她名誉扫地,与上官澈订不成婚,这件事最大的受益者是谁,当然是她苏蔓!

 

不等她开口,苏蔓的母亲林芸便冷嘲热讽道:“哼,能有谁陷害她,不过是想急着找男人罢了,天生就是个贱蹄子。”

 

顾夜城眸子微微眯了起来。

 

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敢骑在沫儿头上,简直活腻了!

 

感受到男人的怒火,苏沫侧过头对他浅浅一笑,白皙的手挽上了顾夜城的手臂,接着看向苏暮海。

 

“没有谁陷害我,我和阿夜我们两情相悦,再说男欢女爱本就是你情我愿之事,此生能把自己托付给阿夜,是我莫大的幸运!”

 

苏沫一字一顿,坚定有力。

 

女孩儿清脆的嗓音落入到顾夜城耳朵里,犹如天籁!

 

他的沫儿居然真的承认他了!还是在上官澈这个小白脸面前!

 

“小沫,你——”

 

上官澈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苏沫。

 

怎么可能?

 

他们青梅竹马,一起长大,若不是发生了这样的事,他们昨晚就订婚了,她怎么会喜欢上别人!

 

一定是顾夜城威胁她,那个男人有多坏,云城的人都知道,小沫绝不会跟他在一起。

 

“小沫,别闹了,你一定是在乱说的对不对?你不能因为跟伯父置气就拿自己的清誉开玩笑,快解释清楚啊,解释啊。”

 

上官澈上前几步,迫切的想要听苏沫的解释。

 

然后,还没等接近苏沫,在距她三步远整个人就被顾夜城踹飞出去。

 

男人居高临下睨着他,俊美的脸庞一片冷若冰霜。

 

还敢觊觎他的沫儿,他废了他!

 

“阿夜,让我亲自解决好不好?”

 

她不想像上辈子那样愚蠢下去,她的仇她要亲自报!

 

更何况,她与上官澈总要做个了断!

 

今天便是她复仇的第一步,他们三个之间的游戏刚刚开始。

 

罢了,苏沫转向上官澈,目光冷冽狠绝,宛若地狱里的鬼魅。

 

“上官澈,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退一万步来讲,就算没有昨夜之事,我也不可能与你订婚,我爱顾夜城,这辈子除了顾夜城,我谁也不要!”

 

上天既给了她重生的机会,就是要她好好珍惜眼前这个男人,所以从此刻起,直至生命的终结,她苏沫只为顾夜城而活!

 

“小沫......”

 

“姐姐,你怎能如此对待澈哥哥?”

 

与此同时上官家的人也赶来了,上官尘一脸恼怒,将矛头直指苏暮海。

 

“听听这就是你们苏家生的好女儿,苏暮海,今日之事怎么解决,你必须给我一个完美的答复,不然就别怪我终止合作。”

 

“逆女,还不快跪下认错。”苏暮海瞪着苏沫怒吼道,他气急败坏,恨不得杀了苏沫才解恨。

 

若上官家终止合作,他几个亿都要赔光了,不行,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认错,呵......”

 

苏沫冷笑,她上前几步来到苏暮海身侧,刻意压低声音道:“苏暮海,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我,根本就不是你的亲生女儿,这么多年你利用我和上官澈的关系,从上官家那儿得了多少好处,你心里清楚,还有,需要我把那件事说出来吗。你和上官夫人......”

 

“住口——”苏暮海震惊,瞳孔瞪大看着苏沫。

 

这小贱人怎么会知道他从前的事!

 

“苏沫,你败坏苏家家风,不配做我苏家的女儿,若再敢多言,你这辈子休想再进我苏家的门。”

 

苏沫恍若未闻,毫不在意的迈着步子重新走到顾夜城身边。

 

而最高兴的莫过于苏蔓和林芸,两人眼底的幸灾乐祸已经表现的不能再明显。

 

太好了,苏沫这个贱蹄子终于被爸爸赶出去了,苏家的一切都是她的了!

 

“苏先生,你是在威胁沫儿么?哼,我顾夜城的女人自有我宠着,苏家算什么!”

 

顾夜城揽上苏沫的肩膀看向众人,语气狂妄,字字干脆霸道。

 

“苏先生,我家阿夜说的没错,苏家的门我的确不稀罕进,既然断绝关系就断的干净些,关于我母亲的股份,三日后会有律师专门去跟苏先生谈。”

 

从前是她太善良,才让林芸可以鸠占鹊巢,霸占着她母亲的东西。

 

如今,她要拿回属于母亲的一切!

 

“阿夜,我们走。”

 

“苏沫,你混账——”

 

“暮海,你快看看这小贱人,要拿走我的东西,绝对不行。”

 

顾夜城和苏沫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后面的一切仿佛与他们再没有关系,苏沫也没看上官澈一眼。

 

倒是上官澈,看着两人恩爱离开的模样,一双眼迸发出浓浓的妒忌和恨意。

 

凭什么!

 

小沫应该属于他!

 

小沫,你会为今天的决定后悔的......

 

半山别墅。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驶进了院子,顾夜城打开车门,他迈着修长的腿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副驾驶。

 

这时,管家迎了出来。

 

“先生,你回来了。”

 

“威廉,快去拿医药箱。”顾夜城吩咐道,抱紧怀中的小人儿走进别墅。

 

他快要心疼死了。

 

该死的苏家,动他的沫儿,他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威廉拿来了医药箱,看着沙发上的苏沫,他内心一片激动。

 

二十多年,先生终于开窍了,终于知道带女孩儿回家了!

 

顾夜城斜睨了他一眼,管家立刻灰溜溜的走了。

 

而后,顾夜城打开医药箱,盯着苏沫肿起的半边脸开始上药。

 

他害怕苏沫疼,自己又从未安慰过女孩,便说道:“沫儿,你要是痛就咬我的手,我不怕痛。”

 

整个过程顾夜城都是小心翼翼的,如同对待一件稀世珍宝,让苏沫感动的红了眼眶。

 

她真是眼瞎心盲,前世这么好的男人,她为什么没有好好珍惜!

 

“沫儿,是我弄疼你了吗?都是我不好,你别哭啊,别哭。”

 

见心爱的人哭了,顾夜城也跟着慌起来,急忙帮女孩擦眼泪。

 

苏沫再也忍不住,扑倒他怀里,紧紧将人抱住。

 

“阿夜,对不起,对不起,呜呜呜......”

 

这句迟来的对不起,足足欠了阿夜一生一世。

 

顾夜城不明白女孩为何道歉,纤薄的手掌轻轻抚摸她的发丝,心中猜测,难道是为上次在集团她对他恶语相向。

 

他的坏名声在云城早已传开了,沫儿对他印象不好也在情理之中!

 

“沫儿,我的傻女孩,我说过,你是我顾夜城的女人,任何人都没有资格责怪你,包括我!”

 

说着,他双手搭在苏沫的肩上,极其认真的盯着她,内心泛起一丝忐忑。

 

“沫儿,你是认真的吗?真的愿意跟我在一起?我怕今天的一切都是一场梦,梦醒后你就会离开我。”

 

他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他是从地狱中走来的人,这样的他怎能配得上这般纯净美好的沫儿!

 

“不是梦,阿夜,我不会离开你的,永远都不会!你也要答应我,永远都不许再离开我好不好?”

 

她不能没有他!

 

苏沫不能没有顾夜城,没有他的日子,她整个人宛若一具行尸走肉。

都是同学c一下怎么了? 你可以继续哭反正我不会停

“好。”离开沫儿,他怎么舍得!

 

沫儿就像是一朵绽放的罂粟之花,让他上瘾到不能自拔。

 

而后,顾夜城的下巴抵在苏沫的肩头,搂着她的长臂不断收紧,薄唇勾起甜蜜的笑意,就像得了块糖的小孩子。

 

沫儿,你一定要记住今天说过的话,此生我都不会对你再放手!

 

你是我的,只属于我!

 

两人静静地相拥了好一会儿,突然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

 

“BOSS。”

 

只见楚寒匆匆的跑进来,似有什么急事。

 

顾夜城脸沉了下来,不悦睨他一眼。

 

真是越发没有规矩了,居然敢打断他和沫儿!

 

“阿夜,楚寒貌似有急事,你先去处理吧。”

 

“嗯,想吃什么就吩咐威廉管家,我马上回来。”顾夜城起身,指骨分明的大手揉揉苏沫的发丝,宠溺说道。

 

......

 

书房。

 

“发生什么事?”

 

顾夜城面无表情,站在落地窗前点燃一支香烟。

 

“BOSS,您和苏小姐在酒店的事被泄露了,现在网上,还有云城的报社媒体,头版头条都是你们俩的新闻,传的沸沸扬扬,恐怕对苏小姐很不利,我们集团的股价也有下跌趋势。”

 

楚寒看了顾夜城一眼,恭敬地如实汇报道。

 

男人没说话,那双狭长幽深的眸子凝视着窗外,薄唇中吐出得到烟圈雾气缭绕,很快朦胧了他的轮廓。我的同桌对我来,都是同学c你一下怎么了?你可以继续哭,反正我没有爽快我是不会停的。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