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终于可以好好玩玩你了 体育课老师带我去没人的地方

时间:2022-11-03

上官家已经托人找了不少关系,下周一竞标。”

 

“呵,那正好,沫儿她上学太辛苦了,正缺个实验室。”

 

话落,顾夜城捻灭烟头,嘴角泛起一丝邪肆的弧度。

 

“......”楚寒。

 

他......没听错吧?

 

BOSS要在东街那上千万的黄金地段给苏小姐盖实验室?!

 

楚寒一阵错愕。

 

坠入爱情的男人太可怕了!

 

“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他微微颔首。

 

“昨夜L 国传来消息,上官澈的亲生母亲开始认人了。”

 

顾夜城转过身来,漆黑的眼眸睨向楚寒,片刻,继续说道:“让我们的人看住了,这期间不准出任何岔子,两个月后,我要让上官家彻底在云城消失。”

 

楚寒心中了然,BOSS这是想永除后患,不给上官澈和苏小姐一丝一毫再接触的机会。

 

顾夜城从书房下来时,苏沫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女孩儿容颜绝美,在光线的照耀下镀了一层淡淡的金色,显得肌肤更加白皙剔透,只是眉头紧锁着,睡得有些不安稳。

 

顾夜城心疼的抱起小女人,跨着大步朝卧室的方向走去。

 

而苏沫又梦到了上一世顾夜城为她挡枪,浑身是血的样子。

 

男人双手捂着腹部,可血还在不断地涌出,他表情极其痛苦,拉住她的手,唤她的名字:“沫儿......”

 

“对不起,都是我没有保护好你,但是你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苏沫,我顾夜城的心里只有你,从始至终!”

 

话落,他从嘴里喷出一口浓稠的鲜血,高大的身体倒在了地上。

 

随后,他笑着却掩盖不住眼底的凄凉,说道:“沫儿,这一次我真的要离开你了......”

 

陡然,画风骤变。

 

他们身处于一片白茫茫的世界,顾夜城在前面走,任由苏沫在后面怎么都追不上。

 

“阿夜,不要离开我......”

 

“顾夜城,不要离开——”

 

苏沫猛地睁开眼睛坐了起来,豆子大的汗珠不断从额头滑落,她大口的喘气,却怎么也不能平复心中的慌乱。

 

而后,忽然想到什么,四处寻找。

 

阿夜呢?

 

阿夜去哪儿了?他是不是真的不要她了!

 

苏沫光着脚跑出房间,与端着晚餐正要进来的顾夜城撞了个正着。

 

“阿夜!”

 

女孩儿柔软的身体毫无预兆的扑进他怀里,顾夜城怔愣一瞬,瞪大眼眸僵在原地。

 

随即,他抬高餐盘,以免弄撒里面汤汁和饭菜,烫到女孩儿。

 

“阿夜,你别离开我,别不要我,以后我们好好过日子,我再也不跟你闹了,再也不跟你吵架了。”

 

什么意思?!

 

顾夜城没反应过来,他微微蹙起眉宇询问道:“沫儿,你怎么了?做噩梦了吗?”

 

苏沫双手环住他的脖子,整个人埋在他的颈窝处,直至闻到男人身上清冽的烟草味,她的心才彻底安定下来。

 

阿夜还在,她的阿夜还在她身边!

 

“嗯,刚刚做了很可怕的噩梦,梦到你离开了我,不要我了......”

 

顾夜城吻了吻她的额头,纤薄的大手覆上她的脑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发丝,“沫儿,对不起,是我不好,我应该陪在你身边的,我只是怕你醒来会饿,去厨房做了点吃的,别生气好不好?”

 

都怪他,若是他一直陪在沫儿身边,沫儿便不会做噩梦了!

 

“傻瓜,你道什么歉,一个梦而已,我知道我的阿夜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阿夜,谢谢你。”谢谢你爱我,谢谢你还在!

 

顾夜城做了两个菜一个汤,只是厨艺还没有前世那般精湛。

 

吃过晚饭,外面的天色渐渐黑了下来。

 

苏沫躺在床上,顾夜城陪在她身边,却也没有逾矩,隔了一层被子,两人谁都没有说话,气氛宁静且夹杂着淡淡的暧昧。

 

苏沫几次欲开口,最后都生生止住了。

 

前世阿夜怕她厌恶他,自从她搬来半山别墅,他不是睡在客房就是集团,从未强迫过她,所以除了昨晚,还有上一次的第一次,他们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睡在一起过,现在她心里难免有些紧张。

 

“沫儿,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吗?”

 

忽而,男人富有磁性的嗓音在黑夜里响起,如拉响的大提琴般格外好听。

 

苏沫挑了挑眉,转过头打量着他的侧颜,邪魅狷狂,就像雕刻的那样没有一丝瑕疵。

 

“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在表哥的集团吗?我还说了些难听的话讽刺你。”

 

“呵~”顾夜城轻笑出声,抬起手刮了一下苏沫的鼻尖,“没想到我的沫儿竟是个小笨蛋。”

 

“......”居然骂她笨。

 

她没有记错啊,之前她只对他略有耳闻,从没见过,若是有也是在电视里见过。

 

苏沫不服,撅着小嘴与他四目相视,“那你说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秘密。”男人揉揉她的发丝,丝毫没有讲出来的意思。

 

苏沫哼了一声,决定不再理他。

 

小气的男人,不告诉她拉倒,待明日她去问表哥。

 

而后,她安静的躺在他怀里,不知何时困意来袭。

 

临睡之际,她迷迷糊糊的搂着顾夜城说道:“阿夜,让我多了解你一点好不好......”

 

看着熟睡的小丫头,顾夜城嘴角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狭长的眼眸流露出无限柔情。

 

渐渐地,眼前的女孩儿与脑海中那张稚嫩青涩的脸庞融合在了一起。

 

女孩儿穿着迷彩服,梳着马尾辫,宛若天使降临般出现在他面前......

 

那个夏天,他第一次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因为他遇到了他此生的挚爱!

 

沫儿,答应我,永远都不要离开!

 

否则,他会死的!

 

翌日,温暖的阳光照进洁白的房间,女孩儿缓缓睁开了眼眸。

 

看着熟悉的格局,她怔了一下,转过头便对上男人那张俊美如斯的脸庞。

 

瞬间,她扬起一抹甜美的笑容,仰头深情款款的注视着他。

 

刀削立体的五官,浓墨剑眉,鼻梁高挺,且薄唇极致性感,犹如古希腊画中最尊贵的王者,高傲不可亵渎。

 

她的阿夜当真是这世上最完美的男人!

 

慢慢的,苏沫动作轻柔覆上了他的眉眼,一路向下,最终停留在男人精致的下颌线上。

 

怎么可以这么好看,简直帅到人神共愤!

 

其实,早在苏沫醒来之前顾夜城就醒了,只是他一直不敢睁开眼,怕所有的一切只是一场梦,却没想到这丫头居然......摸他。

 

女孩的触碰让他身子略微僵硬,如那晚在酒店一般,一股浓浓的欲火燃烧着他的理智。

 

他猛然睁开了眼睛,四目相对,苏沫有些猝不及防,继而脸蛋红了个透彻。

 

“阿夜,你......你醒啦?”

 

话落,她垂下眉眼,不敢再看男人,简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太丢人了,居然被阿夜抓到她偷看他!

 

他该不会把她当成花痴吧......

 

见小女人一副害羞的姿态,顾夜城薄唇勾起一抹浅笑,忽然欺身而上,俊脸凑近她几分,嗓音磁魅性感:“我的沫儿可是害羞了?”

 

盯着女孩儿绝美的容颜,他想起曾经看到过的这样一段话,一个女子的脸红,胜过千言万语的情话!

 

所以,他的沫儿是真的很喜欢他。

 

她没有骗他......

 

沫儿,你可知能得到你的心,我有多么荣幸!

 

而苏沫则是抬起水汪汪的大眼睛,撅着小嘴咕哝道:“阿夜长得这么帅,是个女孩儿都会害羞的好不好!”

 

“呵~看来沫儿也有被我迷惑到。”

 

顾夜城亲昵的蹭了蹭苏沫的鼻尖,嗓音撩死人不偿命。

 

苏沫的脸蛋越发红,且胸口酥酥麻麻的,整个人燥热不已。

 

顾夜城强压制住体内的恶魔因子,松开她起身下床,“不闹了,我去给沫儿做饭。”

 

再闹下去,他怕忍不住像那晚一样伤了沫儿。

 

他的女孩儿那般娇气,他舍不得让她掉一滴眼泪。

 

再者,他想等到沫儿真正的心甘情愿!

 

苏沫等着男人高大的背影,唇瓣勾起一抹柔意。

 

她下楼时,餐桌已经摆好了两道菜,而顾夜城却还在厨房忙碌着。

 

看得出来,男人做菜的手法很青涩,一遍忙着翻看ipad上的煲汤教程,一遍往锅里放作料。

 

金色的阳光照在他完美的轮廓上,使他周身平添了一丝暖意,再无往日的冰冷。

 

苏沫抬脚走过去,从后面抱住了男人,脸蛋贴在他的后背上蹭了蹭。

 

“怎么不再多躺一会儿,嗯?”男人低沉慵懒的嗓音在清晨格外好听。

 

“身边没有你,不想躺~”

 

苏沫撒娇的说道,离近看男人额头上冒出许多细细密密的汗珠,她一阵心疼。

 

一会儿阿夜还要去集团,时间本来就不够,还辛苦他为她做饭。

 

“老公~以后的饭都由我来做吧,你这样太辛苦了,而且我也想让阿夜吃我亲手做的饭!”

 

顾夜城听闻蹙起眉宇,看着环在自己腰间那双白嫩的小手,他果断拒绝:“不准!”

 

而后转过身,两只手摁在苏沫的肩膀上,黑眸深深地盯着她。

 

“苏沫,你听好了,我既然娶你为妻子,便是要将你宠成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你只管乖乖做女王,其他的交给我。

终于可以好好玩玩你了 体育课老师带我去没人的地方

沫儿,你记住,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发生什么,你老公都会是你最坚强的后盾!”

 

苏沫与男人四目相对,眸光闪烁,仿佛见到了前世一次次护自己在身后的男人。

 

“阿夜......”

 

她猛地扑进他怀里,心脏弥漫出千丝万缕的感动。

 

她苏沫这辈子有夫如此,妇复何求!

 

不远处,威廉管家看着这一切,苍老的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老天有眼,先生之前吃了那么多的苦,如今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

 

......

 

吃完早餐,楚寒来接顾夜城去集团,顺便将苏沫送去了医院。

 

苏沫的弟弟苏逸轩在一年出车祸成了植物人,苏家人除了拿过几次医药费,却从未来医院看过他。

 

苏沫走进ICU病房,睨着床上面色苍白,仿佛死去的少年,眼泪一下子流出来,宛若断了线的珠子。

 

“小轩。”

 

她咬紧唇瓣,声线颤抖,纤白的指尖轻轻触碰到少年的脸抚摸着。

 

“姐姐~”

 

有那么一瞬间,苏沫眼前浮起少年曾经阳光般的笑容,好像又看到他跟在自己身后唤她姐姐时的模样。,放学以后,我们的体育老师带我的去没有人的地方,对我说,这里没有人。终于可以好好的和你玩游戏了。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