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网-怀孕,母婴,早教,育儿知识大全

首页 > 生活 > 百科知识 >

不要塞鸡蛋了已经4个了作文 夹一天不能掉晚上我检查

时间:2022-11-03

苏沫笑靥如花的在男人脸上亲了一下,显得俏皮又可爱。

 

“好,晚上来接你。”

 

顾夜城深深地看着她,薄唇轻吐,英俊的脸庞多了几分柔和,整个人心情愉悦。

 

直到小女人身影消失,顾夜城才恢复冰冷的模样。

 

楚寒透过后视镜看了他一眼,语气严肃:“BOSS,上官家已经查到是我们带走上官澈,已经去集团要人了。”

 

“呵。”男人冷笑,狭长的眸子尽是阴森嗜血,“要人便给他们,卸了上官澈一条腿,把人丢回上官家垃圾桶。”

 

丢垃圾桶?!

 

楚寒后背闪过一丝凉意,惹谁都不能惹他家BOSS,太可怕了!

 

……

 

医学院。

 

苏沫刚走进学院就迎面扑过来一个人,那人紧紧的将她抱住。

 

“……”不用看苏沫都知道是谁。

 

她的闺蜜之一,秦熙,法医系学霸。

 

“沫沫,终于见到你了,呜~都要想死我了。”

 

秦熙肤白貌美,特别是那双纯净的眸子,碎芒滢滢,有种随时要落泪的柔婉。

 

更多时候,苏沫都把她当成亲妹妹照顾。

 

“想我你这一个暑假都没理过我。”苏沫一脸黑线的看着她。

 

“嘻嘻~人家不是去了外婆家嘛,沫沫,我跟你讲嗷,在那儿,我新认识了一个小哥哥,长的可帅了,等有机会我介绍给你认识。”

 

秦熙搂着苏沫的胳膊撒娇,说到最后,眼底划过一抹狡黠。

 

苏沫明白她什么意思,连忙拒绝:“不用了,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怎么,沫沫,你这辈子就真的认准上官澈了?他配不上你!”

 

秦熙皱起眉头,满是不赞同,忽而,又像是想到什么,立刻抓住苏沫的胳膊,惊恐的问道:“沫沫,你不会真与他订婚了吧?”

 

提起上官澈,苏沫表情冷了下来。

 

“没有,我跟他已经说清楚了。”

 

她留上官澈,也只是为了复仇!

 

秦熙瞪大眼睛,不可置信。

 

“所以你们分手了?”

 

不应该啊,之前沫沫还不准她说上官澈任何坏话,怎么这么快就分手?!

 

不过,她绝对支持!

 

一看上官澈她就觉得虚伪到不行,骨子里都透着一股渣男的气息。

 

“没关系,分手了本小姐给你介绍更好的,沫沫,你终于做了一个无比正确的决定。”

 

秦熙对苏沫竖起大姆手指,傲娇的仰起脸庞。

 

苏沫笑了,仅一瞬间,笑容便凝固起来。

 

前世秦熙也是这样劝她,劝她离开上官澈,告诉她上官澈不是什么好人,可她从未听过,还认为秦熙是见不得她幸福!

 

最后,她和秦熙闹掰了,毕业后,秦熙去了国外,好景不长,半年后,秦熙的死讯传了回来,她被一个经常作案的杀人凶手用枪打爆了头。

 

苏沫看着女孩儿阳光开朗的笑颜,暗暗在心底发誓:这一世,她一定会保护好秦熙!

 

“沫沫?沫沫?”

 

“嗯?”听到秦熙叫自己,苏沫回过神。

 

秦熙撅起小嘴,咕哝:“你想什么呢,叫你这么半天才理我,行了,我去上课了,第一节就是母老虎的课,我们中午食堂见。”

 

“嗯好。”苏沫点头,走进了教学楼。

 

一上午过的很快,苏沫上完理论课,几乎都泡在实验室。

 

直到秦熙打来电话,她才有时间看一眼手机。

 

已经快十二点了,想必秦熙都等着急了。

 

收拾一下,苏沫抬脚朝着食堂走去。

 

俗话说,冤家路窄!

 

到了食堂门口,苏沫就遇到几个不想见到的人。

 

呦,这不是姐姐吗?”

 

苏蔓先开口,只见她和几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富家千金朝苏沫走来。

 

“姐姐,你这几天生活的可还好吗?你都不知,自从你被爸爸赶出家门,妹妹有多担心你。”

 

苏蔓故作担忧,企图拉过苏沫的手,却被苏沫无情的躲开了。

 

苏蔓表情更加委屈,似要盈盈落泪,“姐姐,只要你乖乖认错,我相信爸爸一定会让你回来的。”

 

“演完了吗?”

 

苏沫抬眸冷冷的看着她,终于开口。

 

“姐姐,妹妹没有在跟你演戏,妹妹是真的担心你……”苏蔓咬紧唇瓣,声音哽咽。

 

此时,食堂门口已经集聚了不少人,对苏沫议论纷纷。

 

“早就听闻这苏家大小姐嚣张跋扈,竟如此欺负自己的亲妹妹。”

 

“还大小姐,苏沫这货就是个草包,哪一点及得上她妹妹。”

 

“你们看到新闻了吗,听说这次苏沫被她爸爸赶出家门是因为出轨,与上官少爷的订婚之夜,竟跟野男人去酒店开房。”其中一个富家女看了眼苏蔓,故意大声说道。

 

“什么?野男人是谁啊?居然这么劲爆!”

 

同学们更感兴趣,都是一副爱八卦的模样。

 

“图片不清楚,而且只有一分钟,网页就变成了代码,被人禁了。”

 

看到自己的目的达成,苏蔓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最好弄到苏沫这小贱人退学才好!

 

“啪——”

 

一道响亮的耳光在人群中想起,当众人看过去的瞬间,只见苏蔓的脸被打的偏向一侧。

 

“姐姐,你……你怎么打我?”

 

苏蔓抽泣道,她抬手捂着脸,眼睛里泛起泪花。

 

“苏蔓,这一巴掌是你应该承受的。从前我那般真心待你,可你却一而再再而三的陷害我,当真以为我还会再容忍,还有你们苏家,能有现在的一切,还不是我靠母亲打拼回来的,若没有我母亲,你连苏家的门怕是都进不来。

 

你就好好享受你苏家小姐的身份吧,苏家,我苏沫根本不稀罕。”

 

说着,苏沫走上前,附在她耳畔用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苏蔓,你记住,我们之间的游戏才刚刚开始,如今的苏沫已经不再是以前的苏沫了,现在的我是从地狱回来找你索命的!”

 

苏蔓吓得身体僵住,莫名觉得一阵毛骨悚然之意爬上她的后背,凉飕飕的……

 

“沫沫——”

 

这时,秦熙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只见女孩儿满头大汗的跑过来。

 

“死沫沫,你放学跑哪儿去了,害的我在食堂等半天没人,又跑去实验室找你。”

 

“没什么,碰到几只苍蝇找茬,饿了吧,我们去吃饭。”

 

两人在众人的瞩目下,走进了食堂。

 

然而,事情还没完。

 

就在苏沫和秦熙的饭吃到一半,两个男生端着滚烫的汤汁故意撒了苏沫一身。

 

当即苏沫的手就被烫的起泡了,她蹙起眉心,抬眸看向始作俑者。

 

她认得这两个人,苏沫的追求者,俗称舔狗,经常跟在苏沫屁股后讨好,都是想找苏氏集团合作的纨绔子弟。

 

“喂,你们干什么,走路不长眼睛吗?”秦熙急了大声吼道。

 

而后,急忙跑到苏沫身边查看她的手,“沫沫,你的手……走,我们赶紧去医务室。”

 

“等等——”

 

黄头发的男人痞里痞气的开口,双手环在胸前,不屑的睨着苏沫。

 

“苏大小姐,今天只是给你个教训,以后再敢动我们蔓蔓,小心我让你淦死你,荡妇,呸。”

 

“你怎么说话呢,有没有家教!!!”

 

“熙儿。”

 

苏沫制止了秦熙与他们争执,她盯着那两个男生离开的方向,清澄的眸子覆上一层寒霜。

 

之后,秦熙带苏沫去了医务室处理伤口。

 

“太过分,这个苏蔓简直太过分了,居然派人整你,有这样对待姐姐的吗?而且大家都是学医的,她不知道手对医生来说有多重要么,这口气我绝对咽不下。”

 

医生给苏沫上药的过程中,只听秦熙在一旁碎碎念。

 

苏沫见这小丫头如此担心她,心中划过一丝暖流。

 

“晚上带你去教训坏人。”

 

额?!

 

苏沫突然一句让秦熙有些茫然。

 

……

 

晚上放学,苏沫和秦熙直接去了学院附近的小巷子。

 

秦熙不知道苏沫要做什么,问了一下午也没告诉她。

 

就在她忍不住想要缠着苏沫再问的时候,今天中午将汤汁洒到苏沫身上的两个男生出现了。

 

“蔓蔓女神在哪儿呢?”

 

“是啊,我也没看到,兴许还没来呢,你说她单独约我们两个是想做什么呢?”

 

两个男生对视一眼,随即脸上露出了淫笑。

 

“怎么是他们?”秦熙不悦,皱起眉头。

 

苏沫笑了笑没回答,她朝那两个人走去。

 

“不用找了,是我让你们来的。”

 

苏沫的声音引得他们转过身。

 

“是你?你居然敢冒充蔓蔓?”

 

没错,今天下午苏沫收买了一个女同学,答应帮她过这次的实验考核,让她已苏蔓的身份约这两人出来。

 

“熙儿,在这等我别动。”

 

苏沫嘱咐了秦熙一句,便不跟他们废话,直接动手。

 

前世,顾夜城为了以防万一,特地逼着她练跆拳道保护自己。

 

她可是跆拳道黑带,收拾这两个杂碎,根本不在话下。

 

很快,他们被苏沫打倒在地,模样非常狼狈。

 

“女侠饶命!”

 

“苏大小姐,我们知错了,你饶了我们吧,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今天中午的事,医药费全算在我身上,放过我……”

 

而不远处的秦熙,脸上的表情完全可以用震惊来形容。

 

沫沫也太帅了吧?!

不要塞鸡蛋了已经4个了作文 夹一天不能掉晚上我检查

她什么时候会武功了?

 

“熙儿,这两个人交给你处置。”

 

闻言,秦熙露出了狡黠的微笑。

 

她主修法医,副业修的是心理学,所以,一些简单的催眠不在话下。

 

秦熙将两人催眠,让他们把做过的坏事全都说出来,并录了音,之后报警交给警察。

 

两人离开之前,苏沫破解了他们的手机,把他们手机通讯录的号码都删了,只留了苏蔓的。

 

而此时,学校门口,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在这里许久了。

 

车内气氛冷冽,男人臭着一张脸,楚寒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每个几秒就瞄一眼外边。

 

心想着:夫人啊,姑奶奶,你怎么还不出现,BOSS从未等过人,您要是在晚一会儿,他非把学校拆了不可。

 

五分钟后,楚寒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看见了苏沫的身影。

 

但心下觉得奇怪,苏小姐的方向怎么是从巷子那边过来的,不过管他呢,人来了就好。

 

“夫人,这边。”

 

楚寒下了车子,主动为苏沫打开后座的车门。

 

“楚寒,阿夜也来了吗?”苏沫开心的大喊。下面已经有4个鸡蛋了,不要再塞我会不行的,楚寒说夹一天不能掉晚上我检查,如果没有再,你死定了。

图文新闻

评论

相关文章

热门资讯

返回顶部